正文 第四百七十三章 夜晚的生活

作品:《怪厨

    走了大约五分钟,他们几个走出会馆,来到停车场,是一辆金杯面包,上车后,车门一关,韩冰微笑说道:“可以采访了吧?”

    白路甚是无奈:“想问什么?”

    “说说去边疆干嘛了?”

    白路在边疆搞出那么大事,除去最开始的晚报记者采访过两次以外,没接受任何人采访。新闻能报道的详实详尽,完全是边疆塔城百姓的功劳。

    听到这个问题,白路苦笑一下:“我说去奔丧,你信么?”

    “信。”韩冰按开录音笔。

    白路郁闷了:“你能不能信点有用的啊?”

    “那你去边疆干嘛了?”

    “伟大神的感召,告诉我边疆有事情发生,我就去了。”白路开始胡扯。

    “你信教?信的是什么教?上帝还是和尚?”记者很善于抓关键。

    “我信你个脑袋。”白路说:“整点儿有用的吧,我要做慈善演出,和你们台合作好不?我能请来明臣、丁丁、白雨、元龙,再加上我,这就是五个大明星,你再给凑几个呗?”

    “拉倒吧,我就一小记者,你真瞧得起我,不过你要是真想和我们台合作,我可以试着问问人。”

    “别问了,全国好几十个卫视,就不信没人和我合作?”

    韩冰理理这段话的内容,问道:“电影什么时候拍?”

    “我真心不知道。”

    “除慈善演出和公益电影,还打算做什么事?”

    白路听得无奈一笑:“我那电影成公益的了?”

    “你不知道?有报道说,央六会播,可能重播两次。”

    白路挠挠头:“电影还没拍呢,就重播?”

    “反正这类电影没有票房,肯定走电视和网络,目的是宣传是让更多人看,这是公益电影的作用,重不重播的并不重要。”韩冰说道。

    “那就不重要吧。”白路说:“我得走了,超人拯救地球缺个帮手,一直在找我,我真挺忙的。”

    韩冰笑了一下:“你猜我信不信你说的话?”

    “爱信不信,跟你说,我就不愿意搭理超人,那家伙不要脸,一天到晚把内裤穿外面,像我这等正直的奇男子,岂能和暴露狂混在一起?”

    “你没找神奇四侠打麻将?”韩冰笑道。

    可惜找错了谈话对象,白大先生能知道超人已经很不容易,对这些才引进中国内地没多久的美国英雄完全不了解,认真问道:“神奇四侠是四个人?听着像武侠小说,谁写的?主要讲的是谁?”

    韩冰无语,喜欢看热闹的何山青那是相当开心,点着头捧臭脚说:“绝对的,讲的是古代某个朝代四位奇人,是金庸巨作。”停了下补充道:“是金庸巨的大作。”

    白路点头:“金庸巨就是厉害,电视老演他的片子,一个天龙八部拍八遍,把我都看恶心看串了,你说那大姑娘,怎么把内裤穿脸上啊?”说完这句话若有所思,问何山青:“你说那女的和超人有没有关系?都喜欢内裤外穿。”

    何山青直接震惊了,捂着脑袋不知道说什么。韩冰和摄像师也傻了,仔细看白路,努力分辨这家伙是在搞笑,还是真的不知道神奇四侠,以及金庸和金庸巨的关系。

    他们几个人说不出话,白路吧唧下嘴巴:“没话了?走了。”开门下车。等韩冰反应过来,那家伙早跑没影了。

    白路没回家,开着何山青的红色跑车往南走,去看刘晨。

    送去戒毒所接近一个星期,正是最难熬的时候,希望那丫头能挺住。

    可怜何山青追出来后,只能打车回家,坐到车上就大骂不止。前次白路去999俱乐部,把车丢在门口好几天。这刚取回来,又开跑了。

    刘晨瘦了,不到一个星期,刷地就瘦了。不但瘦,而且憔悴,面色煞白,整个人变得有些呆。

    管教说现在是最难熬的时候,过了这段就没事了。

    白路说谢谢,和刘晨简单说上几句话,上楼找李所。

    请人吃饭,心意要诚,上门邀请是必须的,否则谁会为吃顿饭给你打电话?那也太没面子了。

    看见白路到来,李所很高兴,让他坐,又说刘晨最近很好,放心,大家一起照应,绝对不会出事,也没人敢欺负她。

    白路只能表示感谢,顺便问:“去吃饭的轮换班次排出来没?”

    李所笑问:“还真吃的?”

    白路回话:“不管真吃假吃,我把话说出去了,你不带人来,你手下不得埋怨我?”

    李所笑着摇摇拖:“那就吃,今天排班,明天去一批,后天去一批,你看怎么样?”

    “必须完全可以。”白路认真说道。

    俩人再聊一会儿,白路告辞回家。

    回去的路上没发生事情,一路平安,甚至不堵车。可白路总有点不安感觉,好象要出事?急忙车停路边打电话,先打给沙沙,一切安好。打给柳文青,饭店和人都安好。打给丁丁,剧组那帮人更好,玩的无比开心。后来又打给何山青和高远,那两个不要脸的,再加上鸭子和司马,已经坐在家里等他回去做饭。

    高远很认真:“今天是亚洲美食节开幕,做为北城一份子,我们十分骄傲、激动和感动,得庆祝一下,你回来做饭吧。”

    白路当然得回家,尽管很气愤,可还是得回家做饭。自出名以后,接送沙沙上学的事情转交给柳文青,买菜的时候也转交出去,他只负责做饭。

    没多久车进小区。停车后,白路没下车,越近家门越有不安感觉。

    琢磨又琢磨,转头往外看,看来看去没发现异常情况。难道是自己多疑?

    歇了会儿,猛地打开车门,快速下车,人往大楼跑去,随手带上车门,同时按下电子钥匙。

    就在汽车发出滴的一声清响的时候,白路跑到大楼门口,不安的感觉越发强烈,身体猛地往旁边一跳,方才站立的地方发出啪的一声响,砖块泥土飞溅。

    郁闷个天的,又被自己猜中了。白路猛地窜进楼里,一直往里跑,跑到看不到的地方停步,然后坐电梯上楼。

    遇到这种事情,完全没必要伸个大脑袋去看敌人在哪。这次的枪手和前次不同,这一次是真正的狙击步,一定是来杀人的。

    很快回到十八楼,好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安静做饭,不过整个过程都远离窗户。

    高远几个人很开心,鸭子拿瓶外国酒跟白路吹牛:“知道劳斯莱斯不?这就是酒中的劳斯莱斯,限量版,每年就那么几瓶,喝一瓶少一瓶。”

    白路不屑道:“我做的酒全都是限量版。”

    “那不一样。”

    一样不一样的不重要,白路懒得废话,继续做饭,然后让何山青去接沙沙回家。

    何山青很懒,不想动。鸭子笑笑:“我去。”他去十八中接人。

    从这个时间段开始,白路一直在计算人数,一直计算到晚上十点钟,确认所有人都到家,才回去自己房间。

    在房间里换上黑色紧身衣,外面随便套上一套宽松运动服,然后就藏在窗户后面往外看。

    白路很聪明,记忆力也好。他想记的事情不能说全部记住。只要有点特征的,只要用心去记,一定会记个八九不离十。

    现在白路就在用心记忆外面街道的风景。

    刚搬进来那会儿,他曾在楼顶记忆周围景色,如今再记一遍,看看和记忆里的图画是否有差别。

    差别肯定会有,他要做的是努力查找哪一处差别可能带来致命隐患。

    一直看上半个多小时,然后闭目休息。

    十二点钟声一响,白路翻身坐起,慢慢往外走,确认客厅无人,开门下楼。

    小区里不但电梯里监控,大堂有监控,小区道路和门口同样有监控,所以白路没必要隐藏行迹,坐舷梯下去,除非他能飞。

    出电梯后,站在楼下大堂往外看,看上许久。

    对于某些人来说,晚上十二点并不晚,正是玩够了回家、或是换地方继续玩的大好时间。从白路在大堂站住之后,陆续有六拨人回来,有单独一男的,有俩女人的,多是一男一女的。

    只看衣着打扮,每个男人都是城市精英分子,每个女人都是白富美。

    这些人进楼,看见鬼一样的白路,都是吃一惊,随即快步走进电梯,离疯子越远越好。

    白路一直站啊站,距离远远看着门外面那处弹痕,按照子弹射来的方向猜测杀手位置。其间常有人回来,便让白路开了眼界,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栋楼里的美女还真不少。

    一直站到凌晨一点半,感应门再次打开,是梁安静依偎着平之回来。

    平之是一线男歌手,很成熟很感性很沧桑很有魅力。把影后梁安静迷得一愣一愣,去年跑去美国过二人世界,今年直接在高档小区买爱巢。

    他俩进门,看见白路后一愣。

    梁安静仔细看了一眼:“白路?”

    大晚上的,白路没带墨镜。梁安静和平之倒是带着,可是不耽误认人。

    见是他俩,白路冲梁安静叹气道:“你能不能靠点谱?正和我闹绯闻呢,不知道收敛点儿?这要被记者拍到,会说我被你带了绿帽子。”

    啊?梁安静和平之愣住。犹豫一下,梁安静问道:“大半夜的,你站在这里,就是为了抓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