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 需要好多钱

作品:《怪厨

    何山青很有兴趣,继续说:“有很多人关心梁安静是先跟你探讨人生,还是先跟平之探讨人生的,当然,也有人猜测是穿插着同时探讨人生。”

    不管是先和谁探讨人生,在网友口中,平之和白路都有带绿帽子的嫌疑,于是大肆讨论。

    白路没兴趣看别人胡说八道,去厨房做饭。

    中午就他们俩人,随便吃点东西,轻松搞定。

    下午何小环打电话问白路:“我把你楼下的房子买了好不好?”

    “什么意思?”白路没明白。

    何小环说:“梁安静要卖房子,宁肯便宜点儿,只求尽快出手,是昨天放出去的消息。”

    听到这句话,白路马上明白过来,难怪昨天半夜那俩人一起回来,敢情是要收拾东西。

    何小环有点不好意思:“我觉得这事得问你。”

    白路笑道:“问我干嘛,你的钱你做主,想怎么花不成?”

    何小环说知道了,挂上电话。

    当天下午稍晚一些时间,小区开进来搬家公司的汽车,简单拿些衣服和私人物品,梁安静就此告别居住没多久的新家。

    白路跟何山青站在楼顶往下看,看厢货离开,感慨道:“这帮女明星真有钱。”

    龙府的房子巨贵无比,梁安静说买,那就买了;何小环说接手,也就接手了。

    何山青说:“都是辛苦钱,到处商演,还得努力逃税,怎么也得辛苦个两、三年才能买得起这里的房子。”

    “都是辛苦钱?”白路鄙视道:“她们这样都辛苦,那老百姓还活不活了?”

    “她们付出的比老百姓付出的多。”何山青说。

    “拉倒吧,我从来不信这个话,什么是付出多?我怎么就付出的少了?你就是鄙人,卑鄙的人。”白路给何山青上教育课。

    何山青懒得和他争执,问:“我一会去买章鱼,你帮我做个章鱼刺身。”

    “不做。”

    说话间,柳文青打来电话,问他晚上去不去饭店?

    白路痛快回话:“去。”

    请人吃饭,主人必须到场,否则付出再多努力都是白费。

    等挂电话以后,何山青问他去哪。白路说去饭店。何山青又问去饭店干嘛。白路瞥他一眼:“你是我祖宗啊?”

    何山青轻轻摇头:“不就是请人吃饭么?唉,好好一个人废了。”他不喜欢白路为个女人头拱地的瞎忙活。

    白路双手握出咔吧声响:“信不信我先废了你?”

    何山青琢磨琢磨,认真问白路:“说实话,你觉得佼佼好看不?”

    白路说:“好看。”

    “佼佼懂事不?”

    白路说懂事。

    事实上,除去对待何山青的态度稍有不同,那个大个子美女对谁都是和蔼可亲。

    不仅如此,还很节俭,就这么一个有钱、漂亮的白富美,全身衣服加一起也不够两百块,比李小丫都节俭。

    当然,李小丫更节俭。那丫头就没买过衣服,全身上下,除去内裤袜子,都是沙沙的。

    何山青继续问:“佼佼体型好不好?”

    白路点头:“好。”

    有句话是前突后翘,孙佼佼虽然后面未必有很翘,但前面绝对突,用主席的话说,那是无限风光在险峰。

    何山青继续说:“咱说实话啊,你别嫌难听,你就是个狗屁承认不?没根没底的,什么都没有。”

    白路吧唧下嘴巴:“好吧,我是狗屁。”

    “孙佼佼是红四代,咱这么说一句,只要孙佼佼还活着,曾经的副国级以上干部,最少有三分之一很关心她,有一半以上会照顾她。”

    白路无奈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何山青没有马上回话,问道:“知道胡雪岩不?”

    “不知道。”

    白路的无知又一次打败何山青,换个方式问道:“听过红顶商人没?”

    “这倒是听过,你们不就是?”

    何山青摇头:“红顶商人不是那么容易做的,起码一点,要上达天听。”意思是说孙佼佼的老爹是很了不得的红顶商人。

    白路笑着摇摇头:“你这么辛苦给我介绍对象,你妈知道不?”

    “少扯蛋,我说正经的,孙佼佼他爹巨有钱,不但有钱,还有免死金牌,只要你娶了她,咱不吹牛皮,整个北城你横着走,别说柴定安,老柴家加一起算个屁。”何山青继续爆料。

    白路无奈了:“孙佼佼他爹给你广告费了?”

    “和你说实话,我对孙佼佼大人是一点欲望都没有,咱不吹牛,就我睡过的女人得四位数以上……”话没说完,被白路打断:“等会儿,四位数?我就算你十八岁开始,到现在……你现在有多大?”

    “别算了,怪累的,我敢说我玩过的,你都没听过。”

    “废话,我在沙漠里听屁。”白路觉得这句话很有内容,问道:“你都玩过什么?”

    何山青琢磨琢磨:“不能告诉你,反正我睡了很多女人,但一看到孙佼佼大人,我是什么脾气都没了,别说,连害怕的感觉都没了,我肯定不会和这个女人在一起,高远也不会要她,至于司马那几个王八蛋,根本没资格娶她,我觉得介绍给你最好,好多方一起赢,第一,我赢了;二,你赢了;三,老孙家赢了;四,佼佼赢了;五,我们这一帮人也赢了。”

    白路摆手道:“成了,做媒婆有瘾啊。”

    “真不是开玩笑啊老大,孙佼佼眼中无人,她活到现在,能看上眼的只有她爹,然后就是你,别说我,连高远都瞧不上,那丫头的心气高着呢。”

    白路越听越郁闷,心里话是,早上刚经历生死瞬间,上午去公安局受审,这大下午的,你就不能让我舒服舒服?

    咳嗽一声问道:“林子什么时候回来?”

    听到这个问题,何山青马上从媒婆的身份脱离开来,先是一声轻叹,而后琢磨琢磨,问白路:“跟我说句实话,你有多少钱?”

    白路更好奇了:“干嘛?”

    何山青说:“如果没意外,老陶家的生意得停了,你要是有钱,把中成饭店接过来。”

    白路轻笑一声:“你太瞧得起我了,那可是五星级酒店。”

    “这几天,我们都在琢磨这个事情,林子说非桃子不娶,他家里呢,好几个叔都在政府上班,更不要说他爹,为顾及影响,中成饭店接不下来,我们几个也白废,高远不能接,小齐不能接,司马、鸭子、还有我,都不能接,可是大好饭店总不能白白送人,我们几个凑些钱,你跟丽芙说一声,让她收购中成,你是老板,然后我们把钱通过地下渠道转给她。”说这些话的时候,何山青很没有情绪。

    白路有点惊讶:“你们疯了?就这么信任那个外国女人?”

    “我们不信她,信你。”何山青闭着眼睛想上好一会儿,说出这么句话。

    白路苦闷之极:“被人相信的感觉真难受,哥们,别信我成不?”

    何山青微笑如春风:“这几天吧,等桃子回来,局势也就该明朗了,你给我交个实底,到底有多少钱,看看够不够,不够咱再凑。”

    白路无奈摇头:“能不能说点别的?”

    “是你先提起来的。”

    白路叹气:“你们这个也太瞬息万变了吧?好好一个酒店,说没就没了?”

    何山青说:“你以为罗天锐凭什么要收购中成饭店?那家伙鬼着呢,去年就猜到有变化。”

    郁闷个天的,用不用扯那么远?白路挠头道:“你们的那些事我不懂,别说给我听,我不感兴趣。”

    “不用感兴趣,你只负责买酒店,桃子可以继续做管理。”

    白路连连摇头:“那个饭店多少钱?”

    “市值十三个亿。”

    “我……”白路吧唧下嘴巴,气道:“你们太瞧得起我了吧?十三个亿啊!”

    何山青说:“这已经是优惠价,主要是要给几个股东有所交代,一共是十二个人,十二个势力的30股份,再有银行三成贷款,剩下的才是老陶家的。”

    不等白路说话,何山青又说:“剩下的四成,老陶家好多人有份儿,算桃子运气好,陶家老爷子还在,谁都不敢有想法,只要陶家老爷子一走,不光是家族内瓜分财产的事情,外面也会对她家不利,所以急着出手酒店。”

    白路听的头大:“这是豪门恩怨?”

    何山青笑笑:“要不说计划生育是国策,孩子少了,麻烦就少。”

    白路轻笑一声:“十三个亿。”无奈摇摇头。

    何山青说:“不是桃子想卖,是陶家老爷子发话,赶紧处理掉,然后把钱一分,大家爱干嘛干嘛,如此一来,陶家主动示弱,兴许能躲过一劫。”

    白路还是无奈摇头,低声重复一遍:“十三个亿。”无奈道:“开玩笑呢。”

    “你到底有多少钱?”何山青问道。

    白路说:“我是真不知道,大概能有个几亿?我对钱那玩意没什么感觉。”

    “不会查一下?”何山青气道。

    “查什么啊?不就是买个酒店么?”白路看眼时间,说:“晚上我问问丽芙,实在不行就问珍妮弗,让她俩买下得了。”

    何山青笑道:“你才是开玩笑,丽芙能买得起?她买等于是她们集团买的;至于珍妮弗,我还真怀疑她能不能拿出一亿以上的美元,更不要说是买价值十三亿人民币的五星级酒店。”

    白路无奈了:“大哥,交个实底吧,告诉我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