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 应该被枪毙

作品:《怪厨

    白路选择停车的地方在三环边上,下车后先过街,还要再走上一段才能到富贵茶庄。

    戴着大帽子的白路边走边看,路过正门时,卷帘门垂着。绕到侧面院门,大门紧闭。从外面看,看不出什么,封条贴在院子里面。

    这个时间段大概是五点多钟,街上不时有人走动,白路选个人少的时候,走到墙边,左右再看一眼,见没人注意他,便是纵身一跳,双手一按墙头,身体一翻,好象狸猫一样轻松入墙。

    整个动作特别快,如果不是一直盯着他看,会怀疑自己眼花。

    跳进墙里后,院子里是一堆汽车。

    白路往里走,边走边给沙沙打电话:“我临时有事,让小三去接你放学。”沙沙说不用,白路说必须要接。挂电话后打给何山青:“去接沙沙放学。”

    “你干嘛呢?”何山青问:“不是找佛爷去了吧?我告诉你,千万别冲动,佛爷在局里有人,只能小心点儿慢慢来。”

    白路说:“你去接人就是。”挂掉电话。

    茶庄后门、二层楼上下的所有门都贴着封条,白路靠在茶庄后门站住,仔细看封条,再打量周围。

    茶庄二楼窗户是推拉式铝合金窗,这类窗最容易打开。

    在下面活动活动手脚,仰头上看,确认茶庄上面的楼层民居看不到自己,轻轻助跑两步,身体一纵,脚步蹬墙,双手一攀一使力,胳膊架到窗台上,然后是收腰而上,空出双手推窗,轻轻一个拉推,窗户打开,白路轻轻跳入。

    关上窗往外看,对面三十多米外有高楼,侧面挺远的地方又有几栋高楼。

    白路看了会儿,应该不会被发现,戴手套转身去一楼,找到电源开关,啪的拉闸,然后开始搜索。先在一楼转转,有个自动收款机,除此外再没值钱东西。于是上二楼。

    二楼有包房有散座,更有会计室和经理办公室。此时上着锁。

    室内锁头太没有科技含量,轻而易举打开,先去会计室转转,有个保险柜。

    再去经理室转转,同样有个保险柜。

    这两个摆在明面上的东西,白路不感兴趣,他相信警察一早搜查过,没必要浪费时间。

    出来后在大屋子里溜达溜达,到处看看,没什么出奇的地方,又走回经理室,打开所有的抽屉和柜门,贴着墙、贴着地找上一圈,依旧没有发现。

    于是把一切恢复原状,下楼合上电闸,回到窗边往外看,主要是看对面二层楼的门窗。

    对面房间比这里更好进,一楼三间房,二楼两间房,都是推拉式窗户。

    轻轻翻身而出,合上窗户,擦掉外面的指纹,跳落到地上,瞅准对面一间屋子的窗户,大步走过去,双手扶住窗页往上一台,再往边上一推,下一科,人已经跳进屋子。

    估计大蛮子是嚣张惯了,没想到过自己的老巢也会有人闯,所以门窗尽是简单方便型,自己方便了,给贼也提供方便。

    这间屋子是套房,中间是厅,两侧屋子各是一个大套房,各摆着电视和床。屋内一片乱七八糟,被没叠,到处是烟头、扑克牌、啤酒瓶子等物。

    查过这间屋子,没有发现。以同样方法去另两间屋子,还是没有发现。其中一间屋子有点古怪,好象是会议室那样,空间很大,当中是个巨大无比的长桌。尽头有道门,推开后是空屋子,只墙角有个衣柜,里面堆些衣服。

    白路好奇,这屋子里放衣柜干嘛?

    用手扶了扶,猛地往外一拉,露出里面的半边地面。

    这间屋子是大理石地板,就是那种厕所里常见的玩意。只看露出的半边地面,好象一切正常,索性把柜子全部拉开,可地面依旧正常,蹲下去敲,声音也正常,只墙根处稍有点不一样的动静,可是靠墙根太近,又是整块砖,砖缝间的水泥抹的很密实,根本做不了手脚。

    白路撇撇嘴,把柜子复位,郁闷个天的,居然被骗了。

    抬头看天棚、看墙壁,都是一切正常。可白路就觉得不对劲,屋子里没床,干嘛有衣柜?而且柜子里还装满衣服?

    退出门外重进,再看一遍,把张老三教给他的那些挖门盗洞的本领全使出来,硬是没发现蹊跷,最后判定自己跟个神经病一样的多疑了!

    气愤的白路原路返回,看看会议室当中的长桌和一堆凳子,挨个地方走一遍,在靠里面的墙角有个电视柜,上面是液晶电视。

    液晶电视很薄,电视柜也不过就二十公分宽,正好和这一个地方的地砖砖缝平齐。

    地砖从房间另一头开始铺起,铺到这边墙角,正好剩出二十公分空间。站着往下看,那么小的地方,根本什么都藏不下。

    一直没找出问题,白路想去二楼搜查,可总觉得里屋衣柜是个事儿,索性多辛苦点儿,勤快搬开电视柜,露出下面的二十公分长的两块拼砖。因为有电视柜压着,这两块长条地砖比其他砖的颜色要白要新许多。

    低头看会儿,好象还是没问题,习惯性踩上一脚,依旧没问题。可白路固执劲儿上来,还就不信邪了。蹲下去敲,再敲敲别的地方,终于露出笑容。

    这个大蛮子真鬼!

    起身去隔壁厨房,拿把菜刀回来,插进砖缝一起,砖头果然没用水泥封上,轻易提出半拉块,用手抓住往上提,拿开这一条二十公分宽、四十六公分长的砖条,下面是一片黑暗。

    再去厨房找打火机,点着后在洞后晃晃,慢慢伸进洞里,下面平放着一个箱子。拽出后,下面还有个箱子,拿出后还一个,一共三个。

    全部拿上来后打开,郁闷个天的,整个一小型军火库,箱子里是油布包裹的枪械,有三把ak47,一把霰弹枪,两把沙漠之鹰,另有两把短冲锋,一看这些枪型,绝对是找死的节奏,你一个黑社会,弄这么多枪干嘛?想造反?

    看着大堆枪械,白路真想带走。可惜不能够!不说特殊枪型需要特殊子弹,只说这么多玩意藏哪?只要被人发现就是个麻烦事。

    叹口气,把枪包上油布,放回箱子,再把箱子一一放回地下,他现在明白里屋那个衣柜是干嘛用的了。

    这个地洞掏在墙下面,两边露头。里屋那面大概有个十公分距离,为避免墙根处出现问题,用衣柜压住。如此一来,里屋十公分,墙厚十五公分,再加上外面的二十公分,藏几个箱子完全没问题。等闲不会发现。

    不过,还是被更鬼的白路发现到。

    平整好地面,把东西归位,收拾好以后多检查一遍,翻窗而出。

    经过这么会儿折腾,天色近晚,正是稍显朦胧的傍晚时分。白路关好一楼所有窗户,上去二楼。

    以同样方法进入房间,楼上明显比楼下豪华多了,有大客厅,健身房,还有个大台球桌。套房更是套来套去,套的乱迷糊。

    白路继续仔细搜查,他相信大蛮子绝对会藏些什么东西。

    混黑的,没有谁把所有东西都摆在外面,除非他认为自己活不了几天。

    查过健身房这些屋子,天色越发昏暗。已经有些看不清东西。现在还剩最后一间房没查,大蛮子的卧室。

    在他之前,警察们已经查过一遍,既然他们都没有发现,说明要么是没藏东西,要么是藏的贼严,像方才那些枪一样。

    说实话,白路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他就是觉得大蛮子一定藏些什么东西,或许与佛爷有关;或许是很多钱财,不论哪一种,他都会愉快的收下。

    卧室当中是一张巨大无比的圆床,看着这个夸张的玩意,白路想起自己的单人床,郁闷个天的,老子坐拥三层豪宅,家产亿万,居然只睡个小单人床,这家伙一个大混蛋,居然睡这么大床。不冲别的,单单这张床就该枪毙两百块钱的。

    绕床走一圈,这玩意根本没啥秘密可言。转头看向其它东西。

    作为一个卧室来讲,这房间里的东西有点多,而且太多了。有冰箱、电视、dvd、电脑、书柜、零食柜,甚至有个吧台,吧椅,放着一堆酒。

    可以这么说,只要不断水断电,单凭这间屋子里现有食物,熬上半个月绝对没问题。在房间一角是巨大的卫生间,房间另一边是巨大的穿衣间。

    看见这么夸张的一间卧室,白路很惭愧,老子那么多钱怎么就不会花呢?唉,郁闷着到处看。

    警察搜查之后,没有把东西复位,只简单堆在边上,倒是给白路带来方便。

    经过这会儿折腾,天色越发黑,外面虽然还是昏黄朦胧,屋子里早已黑不见物。

    琢磨琢磨,走过去开灯,反正最后一间屋子,被人发现也无所谓。

    墙壁上是一排开关,各种灯加一起起码四十多盏。各种形状各种颜色都有,还有各种类型。

    白路再次叹服,这家伙真有才。

    这么多灯一共有六个开关,床头灯是单独开关。

    站在墙边玩会灯,有的大亮,有的跳闪,有的跟霓虹一样在天棚上转圈。白路越玩越感慨,这家伙绝对应该枪毙两百块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