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七章 澎湖湾小区

作品:《怪厨

    那些人,最后一个人锁大门,上车后,汽车掉头南行。

    白路很郁闷,这帮倒霉玩意,关键时刻怎么就不等自己一下?现在想开车、想打车都很困难。可是困难也得跟上啊,没办法,跳到路上打车。

    三秒后,出租车停在道边。白路上车说:“直开。”

    司机发动汽车后问话:“去哪?”

    白路努力寻找前面两辆汽车,哪有时间说话。随口应道:“直开。”

    司机看他一眼,隐约有点眼熟,想了又想,看了又看,小声问道:“你是白路?”

    白路反问道:“我戴着大帽子你也能看出来?”

    司机笑道:“你要不戴帽子,还真不一定能认出你。”

    得,白路很无语,继续往前看。

    幸好此时是晚上,又往外环走,路上汽车不太多,直行没过俩路口,在红绿灯下看见那两辆越野车。

    司机师傅又问:“去哪?”

    白路说:“就往前开,我散散心。”

    司机师傅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做名人苦吧?累吧?我就知道是这样,别看我是开车的,一个月最多赚个四、五千块,但是活的舒坦,像你们一定特累,上次我拉过元龙,那是个牛人吧,比你牛多了,可也想坐车满北城转悠,我就闹不明白有什么可转的,这么大一名人,要什么车没有?非要坐出租车!那天拉了他俩小时,下车时都不好意思收钱,人家刷的甩出一千块,进饭店了,那是真牛啊……还直走么?”

    白路点头说是,同时对北城出租车司机这种强大的生物表示敬佩。

    这些人简直都是演讲家和辩论家,知识渊博堪比专家,若有一天坐车,听不到司机大哥和你唠嗑,有八成可能是司机大哥心情不好,剩下两成才是性格问题。

    听了他的回话,司机大哥继续前开,顺口说道:“再往前可是四环了,是绕四环还是继续向前?”

    白路没有回话,隔着几辆车盯住越野车。

    越野车有个好处,底盘高、车型大,在后面可以轻易看到,追踪起来特别方便。

    三分钟后,两辆越野车右拐,是一条双车道的小街,里面挺黑。

    白路说:“右转。”

    司机大哥熟悉道路,问话:“你要去澎湖湾?”

    白路没明白:“澎湖湾?”

    司机把车拐进小道,解释道:“往前五百米是澎湖湾小区。”

    白路哦了一声:“道边停车,就那家串店门口,对。”看眼计价钱,掏钱付款。

    司机大哥接钱笑道:“你还真酷,跟电视里的情节一样,大老远打个车就为吃口烤串喝口啤酒,改天我也来尝尝味道,回见了您。”出租车调头离开。

    等出租车开走以后,白路靠着街边往前走。

    小街两边是老式筒子楼,临街都是门市,有许多人坐在街边吃小菜喝啤酒。从这些人身边路过,白路感觉生活特别真实。

    可惜这种真实只有短短几百米路,走过这条街,是大门紧闭的豪华小区澎湖湾。在小区边上硬是挖出个十几米宽、二十多米长的小湖,敢情这就是澎湖湾的由来。

    走到街边往里看,小区里有喷泉、有凉亭,在喷泉正对面有栋六层楼,两辆越野车停在楼下。

    高档小区的停车位分配到户,一般没有临停或是抢停现象,也就是说刚才两辆车上的那帮家伙有很大可能是进入这栋楼。

    大楼只有一个单元,占地颇广,被环绕在一堆高层中,这栋楼的房价可想而知。

    隔着老远往楼上看,六楼二楼黑着,其余四层都有亮灯,一楼和四楼各有有四间屋子以上亮灯,三楼五楼只有一、两间亮灯。

    看了会儿,转身离开,打车回去南三环东路,开上面包车回饭店。

    这个时候,柳文青又打电话来催,说李所等人不想等了。

    白路说:“一定要留住,告诉他们,最多二十分钟就到,回去后我做一道菜赔罪。”

    柳文青说好,继续陪李所说话。

    说到热情照顾李所等人,不得不说一下饭店服务员真好。好几十口子啊,搁到一个班级里还比上比下比东比西呢。在饭店里,虽然互相常有小罅隙,可每一个人都是宽和待人,骨子里都是好人。

    能形成这种氛围有多个原因,第一个是这帮孩子不错,这是根本。第二个是没有不均的事情发生,每一个人都有优厚待遇,得到小费也是平分。第三个,白路和柳文青双管齐下,一个特照顾她们,一个会管理她们。

    柳文青的店规,背后传小话、或是使绊子的,直接开除。

    大家有时间有精力,多玩多闹或是多学习也好,何必没事瞎嫉妒乱生气?

    这些服务员,前面一批社会招来的已经淘汰掉许多。柳文青不问业务技能,只问人品,人品不好,直接请走。

    后面一帮舞蹈学院的学生更不用说,你见过几个舞蹈学院本科毕业的学生来做服务员的?她们能来干活,已经说明是塌实好孩子。

    现在,乐苗苗、冯宝贝四个女孩为同学努力招待李所,别的丫头看到,同是抢着帮忙,那叫一个热情,让李所等一帮客人尽感到不习惯。

    幸好白路回来了,把车一直开到磨盘前面停住。进门就冲李所玩了个大鞠躬:“抱歉抱歉,真不是故意的,我先做个菜赔罪,咱一会儿聊。”

    一句话说过,直接冲进厨房。

    看见他鞠躬,冯宝贝和柳文青等人全愣了,她们认识白路这么久,就没见过他给谁行这么大礼!

    冯宝贝瞬间眼里就流水了,白路是为了一个只见过几面的、她们的同学,给另一些不认识的人鞠躬,还请客吃饭,还帮着做饭……小丫头这一激动,控制不住情绪,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

    她一哭,客人看到后很意外:“怎么了?你怎么了?”

    冯宝贝的服务非常到位,已经有干警在琢磨给她介绍对象的事,看见她哭,于情于理都会问上一句。

    可是她一问话,引得更多人看过来,柳文青低声道:“上去换衣服吧。”

    “恩。”冯宝贝快步上楼。

    刘小璐不明白啊,凑过来小声问乐苗苗:“怎么了?”

    乐苗苗没有回话,她认识很多男人,可是比来比去,没一个能赶上白路的,心里颇多感慨,这么好的男人,为什么不能早认识一些?也许就不会走错路。

    因为带家属过来,李所等人一共坐了两张大圆台,白路做上两道大餐,端出来后,还是猛劲儿的道歉。

    李所笑道:“你请我们吃饭,还跟我们道歉?哪有这种道理,来,我敬你一杯。”

    有了昨天的经验,女警们又自带一些酒水。

    白路接过白酒,让服务员拿个大碗,把酒倒进去。连倒三杯后,对两桌客人说:“回来晚了,不好意思,我自罚三杯。”一仰脖,好象喝水一样喝光碗中白酒。

    李所拦都拦不住,笑道:“你不能这样,你要是这样,我们以后还敢来么?”

    白路说:“一定得来,先尝尝我的手艺。”

    那就尝吧,人家老板这么会做人,大家也应该配合一下。可是一口吃下,两大桌客人马上疯狂起来,大家都是单位同事,彼此相熟,不存在假惺惺做面子的事情,都是无所顾忌。反是女警们带来的男伴家属有些不好意思,吃上两口菜就端着酒杯看热闹,不好意思多吃。

    咱国家有个门当户对的讲究,能娶到警察为妻的男人,多是公务员。看年龄,总有某些部门或是单位的小头小脑小领导。比如法院、城管等单位。

    有人觉得混的不错,又觉得白路给面子,更是想认识这人,举着酒杯来找白路喝酒。白路完全给面子,酒到杯干,一点儿不打哏。

    李所一看,这是要喝多的节奏?赶忙叫来白路问话:“干嘛去了?”

    白路叹气道:“搞不好又得给你们所送几个人过去。”

    “怎么回事?”李所问。

    白路简单说道:“有帮混蛋,骗三个不满十七岁的小姑娘扎针,都是学生啊,一辈子就毁了,我去做笔录,然后琢磨怎么帮她们,唉。”

    听到这句话,女警们很气愤。她们就是干这行的,自然知道复吸率有多恐怖。有人气骂道:“有时候真想拿枪把那帮人渣给突突了。”

    白路说:“我同意。”

    李所正色道:“你可别乱来,国家是有法律的,别没制裁到坏人,你先被我们制裁了。”

    “那不能,邵叔总教育批评我,根本没那个机会。”

    “有机会也不能去做。”李所看看时间,笑问:“等你这么久,我们可以走了吧?”

    白路笑道:“我这又不是大狱,哪能不让走?我送您。”

    李所笑着点点头。

    没人不喜欢好人,好人喜欢,坏人更喜欢。李所有些喜欢这个大男孩了,在如今这个年代,还能找到这样一个有赤子之心、并且敢作敢为、能付诸行动的好人,多难啊。

    起身道:“刘晨,我肯定帮你看好,也谢谢你的招待,另外呢,如果公安这块有什么事,可以找我,能帮的帮,帮不上的出出主意。”

    “谢谢李姐。”白路越来越会做人,越来越会说话,把称呼从李所变成李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