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章 一枪杀死你

作品:《怪厨

    小区里的街灯是那种酒吧一样的艺术灯,两米来高,铜管顶端是四面镂空的罩子,里面灯泡散出柔和光芒。

    看见罩子,白路也就懒得玩飞石灭灯的游戏,看看十几米外的六层楼,处在一片明亮之中。幸好那楼下停着许多车。

    左右看一遍,确认没有摄像头,戴好手套,猛往前跑,瞬间钻进楼前停放的汽车下面,再一次查看周围情况。

    晚间来时,两辆越野车停在这栋楼下,当时第二和第六层黑着灯,说明那些人不在这两层楼。另外四层,一楼和四楼亮灯数最多,三、五层只亮着一、两盏灯。

    在不知道目标具体位置的情况下,只能一层层扫楼、寻找目标。

    躺在地上往上看,不由暗骂一句破烂小区,一楼、二楼居然安着防护网。郁闷个天的,这里是高档小区,你们居然如此防贼?和龙府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龙府所有住宅,没有一家安装防护网,甚至连搭台子养花的都没有。不就是养花么?每一户最少有俩阳台,一个没封闭,一个全封闭,谁好意思在外面搭台子争那点儿空间?

    既然一楼二楼有围栏挡着,只好从三楼开始行动。

    在车下多躺一会儿,思考攀爬路线,然后略做调息,确认周围一切安全,双脚一蹬,从车底快速窜出,在外窜过程中同时扭腰,等他从车底出来之后,身形变躺为爬,手足并用,瞬间爬上一楼的防护栏。

    小偷最爱防护栏,一是这玩意没有想象中结实,起不到太大防护作用。二是可以当梯子,轻松爬楼。

    从这点可以看出,住户还是很体恤小偷的,惟恐小偷们行动不方便,自费安装偷盗梯。

    白路踩着防护栏轻松来到三楼,进入口是阳台窗,拨弄几下打开窗户,翻身进入。

    第一件事,确认房屋里是否有人,轻轻走上一圈,一百八十多平米的房子,没人居住,家具倒是一应俱全。

    挨个屋子转转,轻叹口气,难怪张老三那么有钱,难怪大老王坚决不允许自己偷东西。这玩意来钱太快了。

    白路搞过许多钱,比如在美国打劫那个黑帮老大。

    真正是要想富,偷盗是条路,比如今天晚上的大蛮子家里,还有现在这家。

    卧室梳妆台上随便放着两样珠宝首饰,抽屉里是许多个小盒子,每个盒子里都有一个金银首饰,有的还有金店开的发票。好奇拿起来看,最便宜的五千多,普遍是八千一万的价钱。

    看过女主人的抽屉,再看书房抽屉,大抽屉里散放着一小堆百元大钞,应该有个七、八万块。

    白路叹口气,别引诱我犯罪了。关好抽屉和阳台窗,消除痕迹,开门离开。

    出门后稍微费点劲儿,把门锁尽量恢复成原来状态,再在走廊里溜达溜达。打开隔壁房间的大门。

    然后是老一套,不过这家住着人,不敢太嚣张,略微转一圈,没看到那几个开越野车的男人,也没有佛爷,就又出门离开。

    对于豪宅来说,这一层算是小户型,一百八十平到二百六十平米不等,一共住着八户人家。

    看着一大堆门锁,白路直叹气,这是锻炼专业技能来了?

    无奈之中,继续开门进入。

    这一家就太爽了,客厅睡个o女,大沙发上就那么躺着,两条腿分着,借着外面的朦胧光亮,看上去甚是引诱和迷惑。

    白路过去仔细看,长的还成,胜在年轻,皮肤肌肉都是最佳状态,胸很大,腿很长,皮肤很白,尤其下面……好吧,只看一眼,转身就走,也太黑了。

    同样是一百八十平米的房子,只住着这一个女人,和隔壁屋差不多,家具很全,梳妆台上丢着几件首饰,抽屉里也有点儿散钱。于是,白路开始浮想连翩,这一定是小三。

    临出门时,白路表示愤慨,大五月就热的不穿衣服,八月份怎么办?褪皮?

    如此浪费些时间,转悠过八间房,搜查无果后来到四楼。

    晚上那会儿在外面看,四楼是整栋楼亮灯最多的楼层,猜测开越野车的那帮家伙就是来了这里。

    四楼是四户人家,看楼梯户型,估计是两间合成一间。

    随便选间屋子进入,客厅漆黑无人,悄悄往里进,挨个卧室查看。其中一个屋睡着俩女孩,和三楼那个一样,也是不穿衣服。

    白路不禁感慨,大北城的夜晚居然炎热如斯,为何我一无察觉?

    再往里走一个屋,轻出口气,终于找到人了。

    从侧面看,极像肥大的光头佛爷,走近细看,果然是他。

    白路马上退出房间,回到客厅站着。

    他刚出门,佛爷迷糊着睁开眼睛,感觉有个什么东西在看他,可左右看,没有发现,就又迷糊着睡去。

    白路不知道这些,他在琢磨怎么收拾这家伙。杀是肯定要杀,问题是如何杀。

    为避免发生临时状况,再去另几个房间转上一圈,没有人,这么大房子就是佛爷和两个女孩住。

    不用问,俩女孩是和佛爷做过床上运动后,被赶到别的屋子睡觉。

    白路本打算制造意外,弄死佛爷算了。比如说家用的厨卫清洗用品,有那么两种合到一起会发生化学反应,生成另一种有毒气体,杀个把人那是一点问题都没。

    问题是,如何能让佛爷豪无反抗的去吸这些气体。第一,佛爷不会干清洁工的活,被这玩意毒死,肯定是谋杀。第二,房间太大,纵是搞出足够气体,能够送到佛爷鼻子里,可隔壁还有俩活人,难道一起弄死?所以这个方法不可行。

    白路还知道一些古怪东西,能给人造成心梗死亡的假象,可同样需要药品。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巧白路难为无药品之杀。

    琢磨来琢磨去,想悄无声息的杀一个人确实很难,看看时间,再走回佛爷卧室,在门口站会儿,走向其它屋子搜东西。

    他一离开,佛爷又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总觉得有什么不对,歪头看会儿,起床去厕所。

    不到二十秒,佛爷走出卫生间,站到门口看看,然后回床上继续睡觉。

    这时候的白路在玩寻宝游戏,可惜折腾二十分钟,除了点儿钱,除了把手枪,竟然什么都没寻到。甚至连刚从大蛮子那里取回来的长短兵器也都不在。

    这就有点儿意思了。

    不过再有意思也和白路无关,佛爷肯定另有巢穴。好象有几个家,却睡在澎湖湾小区一样。白路懒得去猜那些枪在哪里,也懒得琢磨其它事情,现在的任务就是杀人。

    从最后一间屋子出来,拿着打开保险的手枪,子弹上膛。

    既然悄无声息杀人很难,那就死得轰轰烈烈一些。

    先去把阳台窗打开,外门锁好,再悄悄走回佛爷卧室,走到床头,把手枪放到枕头边,枪口对准太阳穴附近,轻轻一扣扳机。轰的一声响,子弹从脑袋右侧进入,左侧钻出,带着血打穿玻璃,不知道飞去哪里。

    整个过程,白路一直戴着手套,不用担心留下指纹。枪响之后,迅速把枪塞进佛爷手里,并把手抬上来。然后跑出卧室,从阳台一跳而下。往下跳的同时还顺手把窗户关上,接着在空中猛一扭腰,落到地面的时候是头下脚下,双手往地上轻轻一按,身体往前翻两个跟头,快速站起,跑向被打坏摄像头的围栏。

    跳楼这种行为很危险,只要手臂使力的时机稍有不对,或早一点或晚一点,双手肯定骨折。好在四层楼并不太高,练过的人可以安全双足落下。何况白路先在空中扭腰卸一点力,又用双手撑地卸去一些力,再用后背卸掉大部分力,所以毫发无伤,能够快速站起来逃跑。

    此时再不遮掩身形,健步如飞,来到围栏处挺身一跳,双臂按住围栏上方,收腿扭腰,下一刻已经落到小区外面。

    继续前跑,跑进阴暗楼下,拣回衣服帽子,快速穿戴上,钻回面包车,发动后回家。

    这一串动作做下来极其干净利落,从跳楼时开始计算,连跑步、翻墙、穿衣服,直到开车离开,一共用时不到二十秒,主要是发动汽车浪费近五秒钟。

    等他离开后,四楼才响起女人尖叫声,声音巨大。那两个没穿衣服的女人,一个只会尖叫,另一个跑到阳台打开窗,冲下面大声喊救命。

    不是俩女人迟钝,是正常人只有这个反应。

    大半夜的,你楼上、或者楼下,再或者隔壁房间突然爆出一声巨响,你的第一反应是被惊醒。

    没听过枪声、没受过训练的人,被惊醒后多半不会去猜是枪击事件。他们会猜测是什么动静,是不是高压锅炸了还是怎么回事?哪怕猜测是枪响,也不会很肯定,反要等上一会儿,如果不再响起巨大动静,才会下床看是怎么回事。而即便下床,也不会离开房间去外面。

    两个女人醒来以后,互相询问是怎么回事。等了会儿出房间查看,开灯去厨房看,去客厅看,再去卧室看,最后看到血淋淋的场面,这才开始大叫。

    她们大叫之后,不到十秒钟,楼下保安室出来人,同楼房间陆续有人家亮灯。

    枪声很响,大半夜的尤其响亮,惊扰到很多人,再有女人凄厉尖叫,一定出了大事,同楼住客当然会关心是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