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死后的影响

作品:《怪厨

    不提澎湖湾小区在繁乱忙碌中,此时的白路先要送车回去。

    费时半个小时,把面包车送回原来位置,抹去一切痕迹。下车到黑暗处脱衣服,紧身衣一定要脱下来,装进小包,再穿上宽大运动上衣,下身是裤衩,戴上帽子,背着小包跑步回家。

    凌晨两点半,白路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锻炼身体,慢跑回龙府小区。纵有汽车开过,只把他当成古怪的锻炼者,并没有多加留意。

    小区附近有条小街,道路两旁是高树。白路跑到这里拐进小街,在街中间位置找棵树,爬上去倚着树干睡觉。

    一觉睡到五点,估摸着送奶车快来了,从大树下来,稍微活动活动身体,慢慢往回走,走到街角阴暗处站住。

    五分钟后,一辆厢用货车从道右面开过来。

    现在的白路站在马路左边,往回走没多远是龙府小区。这辆货车从外环进来,要在这个路口掉头。

    此时天色昏黑,是黎明前的黑暗。不过路灯通明,倒也是光亮一片。

    白路慢慢往回走,看货车拐过来,开向龙府小区。

    白路开始慢跑,从人行道跑上慢车道。等货车在快车道从身边开过去,他开始加速,跳过车道中间的隔离带,跟在货车后面跑步。

    再往前百多米是龙府小区,那个地方留有汽车通道。

    货车开到那个地方要减速右拐,同时等待保安打开小区大门,速度减到很慢很慢。这个时候,白路跑到车后,猛地蹲下身体,钻进车底,攀住后,让货车带他进入小区。

    在这里,额外多说一下这个送奶公司。

    如今讲究集团化,啤酒啊,奶企啊,多是集团化产物。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就那么几个大牌子。听着好象不错,是名牌产品,值得放心。其实多是换汤不换药,他们做的主要是收购以前的企业,改个名字,派些管理人员过来,基本就没事了。

    什么东西一大就不好管理,容易出纰漏,比如前几年,许多个知名奶企前赴后继闹出事故,失去客户信任。

    然后呢,有聪明人看到商机,自己养奶牛。

    倒退个十几二十年,那时候喝奶,是奶农蹬自行车挨家挨户送。每个月订一次奶,大清早的住宅楼常会看到长绳子下挂着篮子,篮子里是空玻璃瓶。奶农所做的就是用满瓶奶换走空瓶子。

    后来国家发展大企业,限制私人作坊,因为没有安全保障,于是再也看不到楼上垂下来的篮子。

    可也奇怪,那时候都喝那种奶,也没听说谁会出事。

    许是人心变了,才会不断出事。

    前几年,大奶企接连出事故,有商人在城郊包场地养奶牛,购置全套安全设备,办理相关手续,生产高价奶、精品奶。

    这些奶煮热之后,会和很早以前的散装奶一样,有一层发黄的奶皮子,很香。

    价钱却是提升了二十倍不止。

    这些奶数量少,专供高档住宅小区,一般情况是每天两斤起订,一斤奶二十几块钱,属于绝对的高价奶,可即便这样昂贵,也是供不应求。

    龙府小区几乎家家订奶,白路给家里订了五斤,主要是沙沙和小丫喝,文青和丁丁偶尔也抢着喝几口。

    这家奶企很聪明,知道钱是赚不完的,所以没打算扩张营业,只养了六百多头奶牛,不再增加。

    听起来,六百多头奶牛好象不少。可奶牛产奶是分时期的,孕期产量高,取个平均数,一天大概在二十五斤到四十斤之间。可这个时间段只有三个月,除此外,还有三个多月的停奶期,剩下的时间是淡奶期。如此计算下来,六百多头牛其实真的不算多。

    尤其养牛很麻烦,不说生不生病的问题,只说奶牛一天饲料就得二十块。这么多牛肯定不能散养,老板一边努力种草养草,一边买高价饲料。

    另外还有设备啊,员工啊,各方面的花费太多太多。除此外更要打点,卫生检验知道你的牛奶是好东西,你给不给?公安、林业、环保也来你企业转悠,你给不给?

    说起环保,牛羊吃植被,养得越多,土地越贫瘠,为避免被人找麻烦,又得想办法恢复植被。

    而这些还只是小花费,最大的花费在牛身上,一头成年奶牛的价钱轻易过万,就算平均一万五一头,随便几百头就得投资千万以上。

    这家奶场选的是国外品种的奶牛,更要贵一些。

    除牛钱外,基础设施是另一个大头花费,那家伙把奶场建的跟花园一样,反正是干净美丽。并对所有客人免费开放,什么时候都可以来玩,顺便监视一下生产过程。奶场可以保证,提供给你的一定是最优质的牛奶。

    另外,奶场主人也会做生意,时不时弄些小纪念品送给客户,甚至请客户聚餐,反正挺贴心。

    能订得起二十多块钱牛奶的人自不差这一点东西,但是舒服啊,只要他们心里舒服,牛奶就会一直订购下去,奶场也会一直赚钱。

    白路也曾被送过东西。

    白路是典型的居安思危,住进龙府没多久,就把大概情况摸的一清二楚,知道半夜零点有垃圾车过来,凌晨五点有送奶车过来。

    送奶工一般是三个人,每人抬一个箱子进入电梯,分楼层送奶,并带走空瓶子。在高档小区就这点好,汽车丢在下面不锁,也不用担心丢东西。

    趁送奶工进楼,白路从车底钻出来,背好小包。轻出口气,又得爬楼。

    好在住宅楼只大堂和电梯有监控。其它地方很安全,所以只要爬进楼道就成。

    回望保安室,刚才开门那人爬在桌子上打盹,白路开始爬墙。一直爬到三楼,翻进楼梯通道,走楼梯到十八楼,站在自家门口直叹气,郁闷个天的,回自己家还得偷偷摸摸。

    悄悄进门,悄悄上楼,飞快进到房间,脱下身上装扮,找个袋子装起来,如果没有意外,这些衣服帽子鞋,永不会再穿。

    再放好紧身衣,上床睡大觉。

    一气睡到九点半,被何山青拽醒:“死了啊,还不起?”

    白路迷糊着睁开眼睛:“干嘛?”

    “佛爷死了,一枪爆头,那个惨啊。”

    听何山青说的很具体,白路有点好奇:“你看到了?”

    “还用看?”何山青撇下嘴:“你说他怎么就死了呢?”

    “出去,我要睡觉。”白路不想说这些废话。

    按照一般人的复仇情节来说,应该在杀人前弄醒那家伙好好说道说道,比如说你是我杀的,你现在是什么感觉等一堆废话,似乎很扬眉吐气。

    白路费事跟死人聊天,都决定杀了,说再多废话也就是个死人,完全没必要!所以他更没必要和何山青讨论这等无聊事情。

    何山青鄙视道:“你怎么就没一点好奇心?”

    “我好奇你个脑袋,老子巨忙知道不?一会儿还得接见外宾,赶紧滚出去。”

    “脑袋外宾,是你老婆还差不多。”

    “你嫉妒啊?”

    “真是你老婆?”

    “滚蛋。”轰走何山青,白路继续睡觉。

    可惜没多久,扬铃进屋:“该去机场了。”

    白路无奈睁开眼:“不知道敲门?”

    “我在自己家敲什么门?”

    扬铃的回话让白路无语,只好起床、洗澡、穿衣服,等他收拾利索,下楼后,看到客厅全是人。有传奇妹子,陶妹子,扬铃,林子。何山青穿一身大红凑在一旁。

    “你无聊不?”白路问何山青。

    “靠,你以为老子想去?林子让我做司机。”

    “好吧司机,出发。”一堆人下楼,坐上大房车,轰轰的往机场走。

    路上,白路接到邵成义的电话,声音很冷:“你现在在哪?”

    “去机场。”

    “佛爷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老大,咱不带这样的,你别一有什么事就往我身上扯,对了,我那个见义勇为的锦旗什么时候给?你跟记者说了这么久,也不发给我?”

    “还没做呢。”老邵给出个意外答案。

    白路无语,叹气道:“算你们狠。”

    邵成义又问:“事情真和你无关?”说回最初问题。

    “换个话题吧。”白路说。

    邵成义想了想,不说话挂上电话。

    这一天,佛爷的死对某些人造成很大影响。

    佛爷是北城公认的黑道老大之一,玩的比较狠,一般警察都要给面子。

    这样的老大很有几个贴心手下,最贴心的是大蛮子,被抓进去。学哥死了。另外还有三个人混的不错,一听到佛爷死掉,哥三个开始有想法,一个个主动出击,有联系大小蛮子手下的,或通过关系往看守所里送话。有联系学哥手下的,这是准备收编。还有联系佛爷直接手下的,可惜人数有点少。

    三个人都想出头,少不了争斗拼抢。幸好事情刚发生,三个人在玩联合与结盟的游戏,还没开始血拼。

    除去内斗,外面还有人打佛爷产业的主意。

    这么大北城,又不是只有佛爷一个人不怕死。敢混黑道,不怕死的人有的是。这些人开始做准备抢地盘。

    这是黑道受到的波及。

    另外有几个人对佛爷的死很有触动,第一个人是罗天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