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三章 林子出事了

作品:《怪厨

    他知道高爷爷想要什么,好比刘备三顾茅庐,高爷爷想让白路帮高远。

    就这一点小心思,白路如何看不懂?

    当然,不是说高爷爷对白路不好,就好象不能说刘备对诸葛亮不好一样,高爷爷只是在给高远找帮手。

    白路不怕胡振兴使坏,也是因为有高爷爷的存在。他一共有两个倚仗,一个是付副总理,也就是付泽涛同志。如果胡振兴真要判他,兴许会给付泽涛打电话,用掉这一个人情。

    另一个倚仗是高爷爷。逼不得已的情况下,诸葛亮只能为刘备干活,

    有四个字是人老成精,尤其高爷爷这种从无数斗争中走出来的精英老人,看人极准。他认准白路有大作为,为大孙子考虑,为老高家考虑,才会数次来见白路。

    高爷爷是国家高级干部,离休后还配备警务员,只这一点,就决定了高远的高于旁人太多太多。

    可惜,老高家的和白路无关,白大先生只想逍遥过一生,不想被控制。

    等高爷爷离开后,说明事情就这样了,白路不会屈从于高远之下。

    作为人中龙凤的高远同样看清这一点,所以稍微做个解释,说高爷爷是高爷爷,他是他。

    这样的解释只能解释一次,再多一次……这么说吧,就没意思了。

    白路明白这些道理,回话说“废话”,其实到底是不是废话,谁又能知道?

    不过,俩人既然表明彼此心意,也就不须多言,拿啤酒开喝。

    高远闷头喝,白路也不多话,陪着喝,如此一瓶瓶下去,很快喝完十二瓶。高远又出去拿酒,就这个时候,陶方冉来了。

    白路请她坐下,陶方冉面色阴沉,手里是一叠报纸,坐下后放到桌子上推给白路。

    白路拿起来看:“郁闷个天的,又是头条,你说这帮家伙怎么就不拍我张帅气照片,弄张破照片充数。”

    报纸头版下方是白路撞人事情的解析,在内版有完整报道。

    陶方冉说:“不是看这个。”

    “不看这个?”白路很好奇,打开报纸挨页看,看来看去还是觉得自己最有料,问道:“看什么?”

    陶方冉打开新闻版面第二版,指给白路。

    白路瞅上一眼,说的是五星级饭店自我整顿的事情,好奇问道:“怎么了?”

    “看完再说。”陶方冉一直沉着面色。

    高远买啤酒回来,看到陶方冉,随口打声招呼:“单位不忙?”

    “还好。”陶方冉让开正座,去一旁拽个椅子过来。

    白路专心读报,用时三分钟看完报道,其实就是大概扫一遍。这篇报道主要说一件事,国家在反腐,一直抓大力抓,影响餐饮业的生意。采访很多人,列出一些数据,总的来说就是五星级酒店不好过了,住宿、吃饭,与去年同期比,最少差一半以上。有许多酒店为招揽顾客,甚至主动摘掉星级标牌,更有很多饭店关门歇业。

    大略扫过这篇报道,白路问:“你想说什么?”

    “我想告诉你,卖饭店给你是我陶方冉没办法了,不是存心坑你。”陶方冉说的很认真。说完后看看白路眼神,接着说:“北城饭店也存在这种情况,但是影响不太大,客房入住率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一成半;来吃饭的顾客减少两成,但可以肯定,饭店还在赚钱,你要相信我。”

    白路呵呵一笑:“就这个?”

    “就这个,我陶方冉虽然是个女人,可绝对不差事,该做的做,不该做的绝对不做,我也绝对不会骗你。”陶方冉有点儿小激动。

    白路笑道:“你真不是一般的傻孩子,不就是钱么,你是不是觉得你很便宜,比不上我花的那些钱?”

    陶方冉点头道:“比不上。”

    白路一时无语,想了想说道:“好吧,比不上,就比不上又怎么了,我肯花钱帮你解决困难,不就完了?想那么多干嘛?”

    “你说呢?”陶方冉硬着声音问道。

    白路只好叹气:“好吧好吧,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怀疑你在骗我……这句话真拗口,反正说一千道一万,我相信你,成不成?”

    陶方冉盯着白路看,看了又看,突然起身后退一步,好象日本人那样大鞠躬,起身道:“老板,我不会让你失望。”

    白路说:“拉倒吧,还是喜欢你叫我路子。”看看陶方冉那张认真的脸,补充道:“你放心,饭店还是你的,想怎么做要怎么做全由你,记住一点,好好活,活给自己看。”

    陶方冉好大一个自信女强人,在这一时候竟然哭了,眼框里泪盈盈的,抬袖子一擦眼泪,转身离开。

    看着陶方冉离开,白路跟高远说:“和你一样,想多了。”是说高远方才的解释是多余。

    高远笑笑:“我觉得想多了总比什么都不想要好。”

    “未必。”白路不同意他的观点,又说:“给林子打个电话,桃子需要安慰。”

    高远点点头,给林子打电话。可是一通电话之后,面色急变,等挂掉电话,一脸凝重表情问白路:“最近,咱哥几个是不是特别不顺?”

    一听这话就知道出事了,白路问:“怎么了?”

    林子有家饮料公司,主营高端饮料,客户是ktv和高档娱乐场所。就在昨天晚上,林子回家之后,厂里有人打电话说饮料喝死人了。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林子一直待在警察局。

    他在警局不是被抓进去,是要全程监督验尸过程。

    据死者好友说,死者刚失恋,心情极差,一天没吃东西。晚上,朋友叫去歌房散心,喝酒前点一瓶饮料解渴,顺便沉沉胃。然后就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白路仰天长叹,我靠你个叉叉的,狗屁老天,游戏玩一遍就成,你还没完了?

    高远起身:“不喝了,过去看看。”

    白路无奈摇下头:“等下。”先给柳文青打电话,又给丁丁打电话,就一个内容,停下手里活去陪桃子,哪怕把她喝醉都成,千万别让她乱想。

    俩女人都想知道发生什么事,白路说:“什么都别问,什么都不知道最好,照顾好她,以后和你们说。”

    挂掉这个电话,白路关店门,和高远打车去警察局。

    高远本想开车,白路坚决不同意:“人活一辈子得对得起自己,更得对得起这个世界,喝酒开车是对别人的不负责。”

    高远气得大骂:“你不入党都白瞎了!”最后还是打车去警察局,

    他们去的是南文分局,那家娱乐场所位于南文分局辖区内。

    赶到南文分局的时候,白路不禁苦笑:“我和警局还真有缘,进啊进的,再这么干下去,估计满北城警察就没有不认识我的。”

    “少废话。”高远付车钱,大步往里走。

    南文分局比东三分局的待遇好多了,别的不说,起码有个大院子,最少五百平米以上。

    当然,对于某些人来说,五百平并不大,横五十米纵十米而已。

    此时院子里,靠近大门口站着十几个人,小声议论着什么。白路和高远往里进,从他们身边路过,听到他们说不能便宜歌房和厂家,一定要坐牢,还得赔钱,赔很多钱。

    俩人大步流星进入分局,被保安拦住。高远很怒:“滚蛋。”白路一看,到底是纨绔,比自己猛多了,跟保安说:“我来见宁成局长,我是白路,他知道。”

    宁成是南文分局副局长,地位和邵成义差不多,但是比以前的邵成义混的好。

    见这家伙说的一点都不含糊,保安没敢继续为难,说声等会儿,往上面打电话。十秒后挂电话说道:“宁局长不在,他们在尸检中心,你最好打手机联系一下。”

    一听在尸检中心,白路跟高远说:“在这等着吧。”高远点头,去大厅椅子坐下。

    宁成去尸检中心,只能有一个原因,有朋友或者领导在那里,否则以他身份,没必要抢小警察的活儿干。

    俩人等了大约一个小时,门外院子开进来三辆车。停车后下来六个人,有宁成、林子,另有四个不认识的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宁成和一个中年警官,俩人边走边说话,林子退后一步,再后面是三个警察。

    这些人进入大厅,白路和高远起身走过来。

    宁成看到白路愣了一下,跟着笑道:“瞎跑什么,你的事儿还没完呢。”

    白路说:“我没事儿,他的事儿怎么样?”

    宁成摇下头:“没查出死因。”

    在林子等人进入办公楼后,门口处站着的十几个人中间,有人说话:“那个就是饮料公司老板。”

    这句话一出来,十几个人快速跑过来。

    保安大声呵斥:“嘛呢?冲击政府机关?还想袭警咋的?都老实点儿,我们在帮你们处理案子,想尽快知道结果就老实点儿。”

    这时候,外面又开进来一辆车,下来四个人,俩个岁数大的,两个年轻人,分别是两男两女。

    看见他们回来,十几个人赶忙围过去询问事情究竟。

    白路很好奇:“歌房老板呢?”

    林子说:“早控制起来了,服务员和酒水员也在里面。”

    白路又问:“怎么说?”

    “没怎么说。查不出死因,慢慢查吧,我靠,都他马的算什么事!”林子很生气。

    高远说:“没事,路子那么大的事还活蹦乱跳,你那算个个屁事?”

    白路郁闷:“你这是安慰他还是骂我?”

    “一个意思。”高远随口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