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一章 比赛结束了

作品:《怪厨

    在丫头们来到以后,不到二十分钟,主展厅便是聚满了人。幸好美女站在一侧,身边是那帮穿名牌西装的厨子们,将抱有幻想的男人们挡在外面。

    女人的美是世界上最难解的算术题,一大堆女人凑一起,只要身材尚可,容貌尚可,再一个年纪也尚可,这群女子便是上佳的存在。

    更何况这帮女人本就好看,绝对吸引无数人的目光和注意力。

    从两点多钟开始,一直到三点,这群女人一直是焦点。这群焦点一直在做的事就是不断变换三条横幅,大声表达对白路的支持。

    而女人身外的西装青年们,则是无比用心,也是无比用力的保护她们的安全。

    一直到三点钟,五名评委重新回到台上,主持人回到台上,左右两边的旗袍服务员也回到台上。

    不过有了台下无数美女的映衬,这十个旗袍妹子的美丽一不小心就打了许多折扣。

    主持人也很感慨于台下的许多美女,他主持节目,经常看到一个又一个舞蹈团体的许多美女上台跳舞。

    但,那是上节目。现在看到的妹子,却是白路的私人队伍。

    因为这许多美女的存在,主持人都对白路有些吃味。

    吃味归吃味,比赛仍要继续。主持人大声宣布比赛选手登场,下一刻,九名选手,三个团队,陆续登上舞台。

    下午的场地和上午相同,每组炉灶依旧是三个灶台,只空间稍大一点儿。

    主持人宣布,请选手拿上食材,限时五分钟。比赛时间是一小时,需要个人比赛菜品和团体比赛菜品一同奉上。

    在主持人说话之后,大家赶忙下台拿上食材。

    兰腾和叶海河只有团队任务,经过一番商议,俩人决定拿猪头参加比赛,菜品名字是锦绣扒猪脸。

    听到这个名字,白路惊为天人,直问两位大师傅:“你俩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两名大师傅不回答问题,只管冷傲回话:“看你了。”

    “看我个脑袋,老子忙着呢。”

    白路选的菜是古菜,不过没什么新意。据说是清朝皇帝吃过,认为很好很好,从此流传下来,菜名是八宝豆腐羹。

    做为大中华美食之一,有了传承之后自然会有改变。没人知道康熙帝最开始吃的豆腐羹是什么模样,反正做来做去,不外乎豆腐。于是豆腐块或豆腐丁,就要看厨师想怎么做。

    一提到羹,肯定要煮,肯定要加汤,除去豆腐块大小或有不同之外,所谓的八宝也会有变化。

    依照美食养生的学说来说,什么季节就要吃什么季节的菜。偶尔变换下配菜也很正常,如同扬州炒饭一样。

    但归根结底来说,其实是白路不在意有什么配菜,反正有豆腐就成。

    而事实上,他想做的是少林八宝酥,同样是皇帝吃过传下来的玩意,也同样是没有个固定菜谱。商家为吸引顾客,弄出个名头,随便配些食材,只管卖钱,其他的并不重要。

    因为白路对和尚无爱,所以改成豆腐羹。

    这道菜除豆腐外,需要七种食材,正常情况下,虾、鸡肉、蘑菇、火腿都要有,其它豌豆、干贝等或可替换。

    既然是比赛,白路当然不会随便做出道菜了事,他把豆腐切丝,切成文思豆腐那样细,鸡肉、虾仁等同样切丝。

    具体制作过程没什么可说的,无非是先处理各种食材。比如鸡丝和虾仁需要酱过,火腿蘑菇笋等食材料要切片,还有葱花辅味。

    然后呢,就要把这一堆东西放锅上煮,煮来煮去的,煮到后来再加入鸡丝和虾仁条。再然后,菜就成了。

    当然,这道菜如果仔细来做,还有许多种讲究。奈何白路懒惰,随便凑合凑合得了。做为他这样懒的家伙,肯把豆腐切丝,已经十分难得。

    不过这家伙就会做菜,尽管懒惰异常,菜成后却很好看。

    看菜品外貌,好象文思豆腐那样,其实是八宝豆腐,一条条白色豆腐线,整齐绕成个旋涡状。在豆腐线中间,零星点缀着其他颜色的细线。

    汤碗中有很多种颜色,更有绿色葱花浮面,好象秋湖漂着夏荷,这样一道菜端上去,评委们马上被菜色打动。

    只有中国老头评委在琢磨菜名,说是文思豆腐,有些不像,说不是,又很像是,一时间也搞不明白。

    看到这道菜,日本老头评委甚是震撼,日本也有豆腐,虽然没有咱们那么全,但是常见的几种都有。在看到一个人把豆腐切成这种状态后,老人家很感慨。

    日餐讲究精,什么东西一传到他们手里,马上会得到大幅度系统上的提升。比如咖喱,比如豆腐,都和原先的不同。

    先说豆腐,据说是鉴真和尚去日本时带过去的,很咱们吃豆腐的历史当然没法比,文明古国别的没有,就是有历史。不过呢,日本人在学会制作豆腐之后,便创造出日本豆腐,好吃好看的玩意,一不小心传回大陆,让我们吃个过瘾。

    不光豆腐,日本有种调味品叫味增,日本人巨喜欢吃,用这玩意能煮汤,其实也是从中国传过去的。不光日本,韩国的大酱也是咱的起源,当然,也能做大酱汤。

    从某种程度来说,味增和大酱很像,都是大豆和食盐的产物。

    现在暂且不说味增、大酱,只说豆腐,日餐讲究食物的充分利用,不喜欢浪费,他们的精多限于对食品味道的提升,至于像文思豆腐这样的存在,基本上算是没有。

    所以在看到白路的八宝豆腐羹之后,日本老头直接喜欢上了。严格说来,遇到这样菜品,谁又会不喜欢?

    只是做豆腐羹略费时间,在白路做好之后,台湾和日本的选手同是做好比赛菜品,由服务员端给评委。

    剩下的事情就是品尝,这是最没有悬念的事情,白路稳妥第一。

    因为他的出色表现,以及在兰腾和叶海河做猪头的时候,顺便帮帮手,扒猪脸这道古怪菜肴,竟是第一次拿到第一名,终于登了次大雅之堂。

    比赛现场很有喜剧性,只要白路在台上,台下的几十个同样装扮的美女就没断过呼喊和支持,哪怕主持人一再劝说,她们也只是停了呼喊,依旧摇动和变换横幅。

    在主持人宣布白路获得第一之后,丫头们的呼喊冲上云霄那样夸张,蹦蹦跳跳好不快乐。

    女人笑起来最美,她们高兴快乐,附近的男人便也高兴快乐,因为能看到许多美女。

    如此比赛结束,不过九名选手被留下,包括主持人和翻译、五名评委,大家坐一辆大巴车离开。

    至于来看热闹的领导们,还好没上台说废话,也没跟着离开。

    今天是美食节最后一天,下午四点半结束,领导要致词。

    白路懒得理会领导们做什么,只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跟评委一起走。

    一坐上大巴车,日本老头满脸笑容走到他身边说话,翻译成汉语,大意是称赞他厉害、有本事。

    白路毫不谦虚:“那是必须的。”

    这家伙是存心为难翻译,翻译想了又想,换成委婉话语说出,日本老头拍拍他肩膀,回去自己座位坐下休息。

    日本老头离开,中国老头凑过来:“我听英雄说过你,果然不错。”

    白路吧唧下嘴巴:“您老人家贵姓?”

    “我叫时运时。”

    白路听的迷糊:“这是什么名字?”

    “反正就是时运时,我知道你叫白路。”

    “恩,一直叫白路。”白路看看周围人群,问道:“咱去哪?”

    “去饭店。”

    “干嘛?”

    “当然是吃饭,不过由你们九个人来做。”

    郁闷个天的,怎么又是这样?

    时运时说:“美食节结束,组委会要在酒店宴请各国使节,主厨是你们九个人,好好做,我看好你。”

    白路真想说一句,我用的着你看好?

    不过一看老人家的年纪,无奈叹口气,问道:“看新闻不?”

    “怎么了?”

    “我最近很忙,有很多很多事,没时间啊。”

    时运时笑了下:“今天是北城市政府请客,只要事情不大,市长会帮你说话。”

    这是堵死我说谎的道路?白路不信邪,继续说谎:“事情很大,我家房子塌了。”

    “哦?”时运时微笑看他。

    “你不相信我?”白路努力琢磨谎话,看起来说谎也是个技术活。

    在他的胡乱琢磨中,汽车开到地方,名字叫展览中心酒店,可以理解是展览中心的附属宾馆。

    到地方之后,发现日本的三名参赛厨师对日本老头十分恭敬,简直是恭敬到超乎想象那么恭敬,一人在前面引路,两人分陪左右,老头走多慢,他们就陪多慢,完全没有一丝不悦表情。

    白路问兰腾:“那老头是什么来路?”

    兰腾摇头:“我哪知道?”

    “你呢?”白路又问叶海河。叶海河同样不知道。

    站在后面的时运时,用一副痛彻心扉的悲哀表情叹气道:“你们真是不学无术。”

    白路否认:“你不了解我,不许污蔑我。”

    时运时懒得和他争论,轻声道:“他是寿司之神,世界闻名,很多不做这行的人都知道并认识他,你们居然不知道?”

    “好吧,我们知道了。”白路看看日本老头,又问:“他多大?”

    时运时更生气了:“比赛前有介绍,你听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