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八章 又要有危险

作品:《怪厨

    屁股受伤不方便,走路要活动臀大肌,一动就痛,只好暂时当几天瘸子,拄拐行动。

    好不容易回到病房,一屋子的人冲沙沙伸大拇指:“太牛了,敢骂主治医生。”

    沙沙说:“我又不知道他是医生。”

    得,人家的白大褂白穿了。

    贾佳很殷勤,凑过来问白路:“痛么?想吃什么?我让我妈做,要不就出去买。”

    白路笑笑:“你俩不回去上课?”

    “不去。”贾佳本来就不上课,是看到白路新闻后,特意跑去学校等沙沙。

    沙沙也不回学校,还有什么事情比照顾白路更重要?

    得,那就都不去吧。

    那些医生在查完丽芙病房后,又转来白路房间,一进门,好家伙,比菜市场还热闹,主任医师冷着脸说话:“闹什么?都出去!”

    白路点头:“我支持你的意见,是他们不肯走。”

    “都出去。”主任怒了。于是一帮子亲朋好友全被驱逐出去,只有沙沙坚持不肯离开。

    接下来就是检查伤口,大略看看,训斥白路几句,医生们离开。

    在医生之后是护士查房,查完房开始打吊针,然后一上午不能动,囚禁在这一间白色牢笼中。

    九点半的时候,鸭子和林子进屋,看着他直笑。

    白路说:“有屁就放。”

    鸭子和林子伸四只大拇指感慨道:“牛人,我今天算是知道什么是牛人了。”

    白路瞪着他俩不说话。

    鸭子笑道:“刚收到消息,北城公安升级警方禁酒令,警察可以在家饮酒,在外饮酒要报批才可以。未经允许在外饮酒就是违反规定,会被处理。”

    白路说:“关我屁事。”

    “还真关你屁事,你让丽芙昨天出那么大事,市局召开临时办公会议,副处以上级别全部参加,结果到会场一看,一多半是喝了酒过来,最酷的有俩大牛,在会场上呕吐,还有俩呼呼睡觉,这四个倒霉蛋直接停职检查,路子,你又多了四个仇人。”鸭子边说边摇头。

    林子做补充:“丽芙出事,惊动到国家外事办,市里就不用说了,市局今年头一件大案就是你的案子,上头发话,两天破案,路子,你的仇人真不是一般的多,全北城警察都是。”

    这面刚得到震撼消息,邵成义带个小警察来了,一进屋就是唉声叹气:“祖宗啊,你什么时候回沙漠,再别出来了成不?”

    白路好奇道:“昨天晚上你喝酒了?”

    “幸亏没喝!”邵成义问:“你知道了?”

    白路指了指林子和鸭子:“刚知道的。”

    邵成义苦笑道:“刚从交警大队调过来测酒仪,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先吹一下,你牛,你真牛,全是你的功劳。”

    白路气道:“老子被枪击,你们吹什么关我什么事?”

    “你跟谁喊老子?”邵成义瞪眼道。

    白路吧唧下嘴巴:“您老人家来一趟医院,就为气我?”

    “气你?我得有多闲!做笔录。”邵成义让小警察坐下,准备笔记。

    “记者和保安都知道,我的事情你也知道,用的着么?”

    邵成义是真没力气和他争论,叹气道:“就当走个程序,你配合点儿,还有你俩,请离开一下。”得到提醒的林子和鸭子笑着离开。

    邵成义又跟沙沙说:“你也得出去。”

    “好吧。”沙沙慢慢出门。

    无非是例行公事,该知道的事情,警察都知道。不该知道的,白路什么都不说,包括大蛮子房间里曾经的那堆军火。

    白路本打算告诉邵成义,可有个问题,警察查不到的事情,大蛮子也没交代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为避免一切麻烦,白路只好闭口不言。

    这一天,北城警察因为白路,多了条很不近人情的条例法令。这一天,白路持续占据头条新闻位置,以一种长红不衰的架势,领跑所有新闻人物。

    也是在这一天,国家宣传部针对枪击事件,发出条令,所有新闻媒体、网站,不得擅发白路枪击事件的所有新闻,若有转发,必须以新华社原文转发。

    一个人混的牛不牛皮,就看这个!

    国宣部禁止你的新闻,是白路遇到的头一遭。

    被禁发新闻的事情,每个月都有发生,比如几年前的动车遇难事件,又比如某某奶粉事件,再有某陈姓维权人士的言语,还有海南校长事情,都是爆出新闻后,快速沉寂无声。

    反正一句话,某些超出影响的事件、又或是背后有人关照的事件,新闻一定会控制。

    在如今的信息大爆炸时代,信息控制就意味着信息淘汰,用不到几天,大家就会忘记那件很让人气愤的新闻。

    白路遇到的事情是影响太大,涉外、且是枪击事件,必须要严控,所以,这条新闻在今天上过头条之后,从明天开始,将会消失在众人眼里。除非,白路会一直不断的闹出别的新闻,兴许会引起许多人对枪击事件的记忆。

    受到枪击事件影响,白路拿了亚洲厨王的新闻也不过存在一天而已,顺带的,白路曾经的新闻全部封死,反正在正规网站看不到,媒体更是不会报道。

    于是在这天,白路终于顺从某些人的意愿,从新闻上消失掉。

    可白路是谁?那家伙属毛驴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进入医院的第三天,在医院里呆着没事,拿着遥控器猛看电视,足足看上一天,竟然没有一个节目谈到自己一句话。

    正巧何山青陪床,拿着手机乱玩。白路说:“出去买几份报纸,新闻上有我的才成。”

    何山青白他一眼:“神经。”顺便问话:“吃什么?一起买了?”

    “先买报纸吧。”

    昨天,沙沙在医院呆上一天,今天总算劝回学校。下午时候,柳文青打电话,说饭店服务员都要去看你。

    白路有点好奇:“只有女孩想看我?”

    “当然不是,厨师等明天。”柳文青回道。

    “那还好。”白路长出口气。

    既然一帮人来看自己,肯定少不了吃的,所以不让何山青买东西。

    何山青说声好,去外面买报纸。可是直等到半个小时以后才回来,进门就是苦笑:“新闻上都没你。”

    白路很生气:“什么意思?我这么大明星,被人开枪啊,居然不报道?”

    何山青明白是怎么回事,笑笑道:“不上新闻是件好事。”

    话是这么说,可白路不爽了,给传奇妹子打电话:“我那个演出是哪天?”

    传奇妹子回话:“你受伤了,定在下个月。”

    “下个月就下个月,跟报纸说,开始报道,要多卖票。”

    传奇妹子笑道:“卖票不是问题,问题是很多人来分钱,还有电视台的事情,扬铃没和你说?”

    白路的公益演出,原本是传奇妹子给白路想的一种自保方式,把他暴光成众人注目的明星,就算有人想对他不利,也得多考虑考虑。

    可事情接二连三发生,事情的发展超出原有估计。

    不说白路,单说其中一件事,传奇妹子和高远结婚,婚后,高付两家推高远上位。传奇妹子必须做好贤内助,所以把演出的相关事宜交给扬铃去做。

    可扬铃刚接过活儿,白路就中枪。有柳文青的提醒,就目前这种情况,万事不要麻烦白路。所以扬铃什么都不说。

    听到传奇妹子问话,白路想想问道:“你不是说,帮我搞完演出么?”

    “我是帮你搞完演出,有些琐碎事情得扬铃去做。”

    听到这句话,白路无奈摇下头,说声再见挂电话。问何山青:“高远和传奇妹子什么时候结婚?”

    “不知道。”何山青随口回道,跟着一惊,问道:“他俩要结婚了?”

    白路叹气:“你和猪的最大区别,你是两条腿走路。”

    何山青瞪他一眼,刚想骂回去,脑子里突然崩出个念头,问道:“你说杀手会不会追来医院?”

    白路特别佩服他的跳跃式思维,气道:“电影看多了?”

    “万一呢?”何山青又说。

    “他们真要来了,你会挡在我身前的。”白路笑道。

    何山青点头:“还是你了解我,我就是这么一个豪气干云忠肝义胆的奇男子。”

    原本,何山青的问话就是废话,白路和丽芙受枪伤,除去少部分医护人员外,消息封锁。但凡有人询问这两人的情况,不出五秒钟,身后肯定是警察。不但如此,在来到这两间病房前,需要通过警察和老外保镖的双重检查。

    除非杀手能买通医护人员,否则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对二人造成伤害。

    可有句话是事有例外,下午两点钟,一个女护士拿着个本子,还拿着一把温度计走向这一面的病房。从走廊头开始,每个屋子都进入,片刻后出来,进入下一间房屋。

    很快走到白路房间前面,警察看她一眼没说话。保镖看她一眼,用英语咕哝一句,护士好象听不懂的样子,睁大了眼睛看。

    保镖想想,你爱去哪去哪,只要不进丽芙的病房就好,所以退后一步,挡住丽芙病房大门。

    很显然,护士明白他们的意思,冲他们笑笑,推门进入白路的房间:“测体温。”

    房间里是何山青和白路,俩人看够了电视直销,开始看新闻,认真评点每一条新闻背后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