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二章 俩警察值夜

作品:《怪厨

    看到他这种古怪姿势,俩警察甚有点儿无奈,幸好这几天见惯白路的疯狂,索性不理会,依旧想出去抽烟。

    雕塑白路终于动了,叹气道:“我就闹不明白,那个破烟有什么可抽的?”

    俩警察看他一眼,摇摇头没说话,一个准备下楼,另一个继续留守白路。

    真是阻止不了你们做死!白路转身冷声说道:“我要是说,杀手来了,在下面想杀你,你还下去抽烟么?”

    一句话说出,俩警察齐愣住,一人急问:“你说什么?”

    “你聋了?”白路是真讨厌和警察打交道。

    要么耸的不像个警察,遇事就躲,屁本事没有。要么以为自己是神探,遇到点儿事情就扎着屁股往上冲,不闹明白不罢休。除此两种之外是大多数,好似看透世事,对什么都波澜不惊,有人牵头,他们跟上,否则就安静等候,绝不轻易出头,明明有一腔血性,偏要说世情如此,他们只能如此。

    俩警察没有计较白路的不礼貌,他俩更在乎前面一句话,说话的警察继续问:“你怎么知道有杀手?”

    白路扫他一眼,简直是无奈之极,特别想骂脏话,你们俩瞎么?我一个重病号在外面站半天岗,难道只为耍帅?

    他不说话,警察却要搞明白是怎么回事,追着问话:“你说啊。”

    “我爱刻丝你个歪的,你们俩是猪么?”白路骂道。

    “爱刻丝我个歪?”俩警察琢磨琢磨:“哪国语言?”

    白路突然没语言了,无奈笑笑:“我是文盲,没上过一天学,不知道还有情可缘;可你们俩好歹警专毕业吧?不知道什么是爱刻丝什么是歪?是英文字母!”

    尽管他做解释说是英文字母,可俩警察还是不明白整句话的意思。

    白路叹服:“我是文明人,不骂脏话,爱刻丝和歪是未知数,你们随便代。”

    话说到这个份上,如果还是听不明白其中意思,只能说那个人绝对的纯洁如白纸。

    俩警察想明白以后,面色很难看,另一人沉声问道:“我们在问你怎么知道有杀手,不是让你找借口谩骂我们。”

    白路笑笑:“幸福吧,知足吧,我是身上有伤,不然,绝对揍的局长都不认识你们。”说完这话,不等俩警察继续说废话,跟着又说:“从现在开始,要么闭嘴,要么滚屋里去,别在外面烦我。”

    听到这句话,俩警察的脸色越发难看,不但被人骂,还被人瞧不起,一警察站到白路面前:“我们在保护,希望……”

    “我希望你大爷。”白路一个大耳刮子扇过去,跟着骂道:“谁带电话了……老子不用你们!”转身回屋拿手机,打给邵成义。

    这个时间的邵成义在加班,接通电话问道:“怎么了?”

    白路大骂:“赶紧把病房门口那两个白痴给我弄走,你不弄走,出任何事我不负责。”

    他的声音很大,邵成义听出不是玩笑,急忙再问:出什么事?”

    “别跟我废话,赶紧让他们滚蛋!”白路拿电话出门,门口站着俩警察,都是愤怒看他。尤其挨打那家伙,几乎想杀了白路。

    白路朝他俩骂道:“看你大爷啊?赶紧滚蛋。”跟着再对电话说:“老邵,你跟他们说,赶紧赶紧给我滚蛋,老子没耐心了,我可告诉你,别逼我。”

    说完这句话,把电话递到一名警察身前。

    那警察犹豫下没接,白路大骂:“你他马的……你等着。”他在骂人的同时,还要注意走廊里动静,看上好一会儿,一直没有异常情况发生,也没看到熟悉身影。

    所有的住院部都一样,严格点说,所有大医院的住院部都一样,无论半夜几点,走廊上永远会有人走动。更何况现在时间并不算太晚,有病人出来上厕所,有陪床家属出来倒尿,还有陪床家属出来买东西吃或者抽烟,反正再静的走廊,隔个两、三分钟,总会有人经过一下。

    刚才装雕塑那会儿,白路一直在记人。好歹住六天院,总见过几个熟悉面孔。其他不熟悉的,就在要此时记忆,一边记忆,一边回忆枪击自己的两个杀手的模样。

    白路的记忆力很好,这半天也一直特别辛苦,莫奈何有猪队友,两个自以为是的警察一定要干扰他,正是性命攸关之时,白路不怒才怪。

    这一刻的白路很忙,忙着观察走廊,忙着骂警察,忙着和老邵打电话。仔细看过走廊,给电话那头的老邵说:“要么你赶紧过来,要么让他俩滚蛋,我就想问一句,你们警察是不是都跟猪一样?”

    这句话骂的范围很大,老邵直接不高兴了:“会不会说人话。”

    白路不屑道:“少说废话,那俩白痴甚至不敢接你的电话,你赶紧过来,运气好……你就没什么运气好不好的。”说完挂掉,冰冷看眼两名警察,冷哼一声,回去病房门口推开门,把手机丢到床上,依旧是一手刀一手叉,慢慢挪到走廊拐角处,继续装雕塑。

    他又一次不说话,两名警察对看一眼,被保护目标一顿狂骂,俩人也没心情献殷勤,看着白路背影狠狠骂上一句。不过看白路表情,兴许真有杀手也说不定。

    警察最大的本事就是怀疑,怀疑一切可以怀疑的事情,包括白路说有杀手。

    见白路紧张严肃,俩人再没废话,一左一右贴着墙壁两边往前慢慢走,仔细查看每一个房间。

    看到这一幕,白路连生气的心情都没了,咧嘴一笑,大声问道:“在学校里,你们老师就这么教的?”

    俩警察没理他,仔细查看走廊两边病房,一直走到拐角处。

    从拐角处到白路此时所处位置,最少有四十米距离,说起来并不远,可要查看病房,等他们走过去以后,已经是一刻钟之后。

    在他们身后的白路甚是无奈,真想什么都不管,转身回去病房睡觉。

    可俩警察也是人命,也是一直在为保护他考虑,无奈之下,只好继续装雕塑,好象狙击手那样保护前面进入战阵的战友。

    查过这一段走廊,俩警察站在拐角处来回看,看来看去没有发现,便转身回来。路过白路身边的时候,一名警察说道:“没有发现。”

    白路看他一眼,这家伙还凑合,尽管什么都没发现,起码没嘲笑自己猜错了。

    不过他依旧不回话,继续装雕塑,注意四十米外的拐弯处、和左手边的走廊。

    他和丽芙的病房在走廊最角,出来一段距离是这条走廊,再往前是另一条走廊,杀手想搞事,除非从天而降,否则只能走这两条路。

    在这里还有个好处,护士站在走廊中间,服务走廊两边的所有病房,但凡有人进入护士站,一定逃不过白路眼睛。

    这个时间段,护士站的护士都窝在房里不出来,也没人往里进。

    他这一站,轻轻松松又过去半个小时,老邵来了,带着八名干警上楼,问白路:“你怎么知道有杀手?”

    看见他们大张旗鼓的过来,白路哭笑不得:“老子服了。”不再装雕塑,回房睡觉。

    老邵跟进病房:“你说啊。”

    “说个屁,本来只有俩保镖俩警察,杀手兴许会冒险,可你们来了一万多人,傻子才会出现。”

    邵成义骂回去:“你才说个屁,要不是保护你,老子至于大半夜的带人过来么?”

    白路突然来了兴致,认真辩道:“你听着,我给你打电话是因为我门外两个白痴一样的猪!那两个白痴没发现到杀手不说,还想分开下楼抽烟,是嫌死的不够快么?你赶紧带所有人滚蛋,反正抓不到贼,留着干嘛?”说完后忽然笑了一下:“光下禁酒令不行,你们最好再下个禁烟令!有很多时候,抽烟更耽误事!”

    邵成义怒道:“知不知道好赖?他们在保护你!”

    “保护我?像前几天那样,一个女杀手从他们面前经过,然后进房间杀我?他们却毫无察觉?最后还是我抓的杀手,反是在你们的看押中自杀?”白路有点刻薄。

    邵成义没有马上接话,琢磨琢磨说道:“大家都想破案……”

    话没说完被白路打断:“你以为看香港电影?说破案就破了?说搞定杀手就搞定了?你信不信,就我现在这样,随随便便就能把门口那两个废物杀几个来回?”

    “够了啊!瞎说有个度!杀手在哪?我来这么久也没看到有杀手。”

    白路笑了下:“好吧,你是老大,我睡觉,请出去。”

    无论吵架还是争论,只要有一方不想继续参与,事情就会早早画上句点。

    见白路没心思和自己说话,邵成义琢磨琢磨,去走廊安排一帮人守卫。

    等他们安排好,刚准备执行任务的事情,病房门打开,白路探个脑袋说话:“回去睡吧,只要杀手不是傻子,今夜肯定不会过来。”

    他是漫无目的的想到哪说哪,邵成义瞬间暴怒,大喊道:“什么都是你做主,什么都是你的想象,一点证据没有,却是说什么是什么,我们就要为你站岗,你当我们是什么?”

    看这家伙一副生气模样,白路不想再激怒他,笑笑关上门,躺床上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