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七章 一定要三思

作品:《怪厨

    “五环?五环算市里不?”白路问。

    “这个没法分,反正五环外不能和三环内比较,你知道燕郊吧,我打算弄个小燕郊出来。”

    白路笑笑:“您老人家真有野心。”

    付传琪说:“我能投五十亿,银行能贷一些,孙佼佼投二十亿,我知道你有闲钱,一起玩?”

    白路又笑了下:“您老人家太猛了吧?五十个亿啊,说的好象五十块一样轻巧。”

    “五十亿又不多。”付传琪轻飘飘说道。

    “不多?”白路彻底没有语言。

    “多什么?随便一个三线城市,哪个城市没有几个百亿工程?弄个黄帝陵公园都得一百多亿。”孙佼佼更是轻飘飘说话。

    “难怪说巾帼多汉子,你俩是真汉子。”白路拱手道。

    “嘁,随便盖个楼都要上亿,想要做好做大,没有个几百亿怎么行?”孙佼佼说。

    “上亿的楼那是星级宾馆!”白路说:“我可以确认,你活这么大,就没自己赚过一分钱。”

    “我就不赚钱怎么了?我有那么多钱还出去干活?疯了么?”孙佼佼反驳道。

    说话的时候,付传琪电话响起,接通后淡淡说上几句话,很有领导气势,巨有范儿!

    挂电话以后,付传琪说:“我知道你不在乎钱,等那片地方弄出来之后,给你留三栋住宅楼,两栋商用楼,再加一个大园子,地方任你选,你估摸投多少钱合适?”

    牛,太牛了,人和人果然不同。自己想的无非是弄个小饭店过一辈子,这丫头一折腾就是几十上百亿的大买卖,太吓人了。

    白路琢磨琢磨:“我不掺和。”如同他不肯掺和丽芙的商业帝国一样,他没心情把自己塑造成成功人士。

    遭到孙佼佼鄙视:“小气样。”冲他做鬼脸,还有鄙视手势。

    传奇妹子点点头:“那成。”上楼去找高远。

    “你真是猪,传奇妹子想帮你,你居然拒绝。”孙佼佼蹬蹬蹬跑上楼。

    帮我?白路微笑一下,有什么可帮的?

    就这时候,门铃再次响起,是何小环,挺着微凸的肚子站在门外。

    白路开门:“进来坐。”

    何小环没动,直接说:“我想打胎。”

    啊?白路站直了看她:“是不是谁和你说过什么?”

    何小环苦笑道:“我就是笨的像猪一样,也该知道你的麻烦都是因我而起,既然留下孩子这么难,又会给身边人带来不幸,我就不留了。”

    白路皱下眉头:“管别人怎么说,就问自己想不想要这个孩子。”

    何小环有点犹豫,最终摇头道:“不想。”

    白路叹口气:“你什么都不用和我说。”

    何小环朝白路微微鞠躬:“谢谢你,活了这么多年,除高远以外,你是第二个真心对我好的,而且你和高远还不一样,那时候我们在一起,你……真是个好人。”

    白路木着脸不说话。

    “谢谢你,我回去了。”何小环根本没进屋。

    白路站在门口看着电梯门打开,看何小环进入,电梯下沉,然后才关上房门。

    转过身体靠着大门,面上是无奈的讥笑。

    他明白何小环想做什么,是在为自己考虑。可他完全不喜欢何小环刚刚做出的选择。

    白路不在意自己付出多少,也不在意事情会如何,他是在乎生命的存在。既然已经有了生命,就该让他活下去,而不是遇到困难就要消灭那个生命。

    在门上靠了好一会儿,孙佼佼过来问:“干嘛呢你?”

    白路摇摇头。

    “装什么酷?让开,老娘回家。”

    “你回家干嘛?小三不是在楼上?”白路问。

    “看见他就来气,你说你们男人是不是就没个好玩意,每一个身边都是一大堆女的,互相玩互相闹,乱搞乱来……”

    白路打断道:“关我屁事,我可是什么都没做过!”

    “也就你还凑合,小三那帮朋友,一个你,一个高远,还算是个男人,其他几个都不是好东西。”孙佼佼很生气。

    白路笑道:“你是没碰到于善扬。”

    “少跟我提那个王八蛋,他敢在老娘面前出现,老娘就敢阉了他。”孙佼佼打小跟何山青一起长大。何山青小时侯和于善扬是一个幼儿园的,大家自然认识。

    白路笑笑:“改改脾气,再换下高跟鞋,你会找到好男人的。”

    “少跟老娘说教。”孙佼佼一把扯开白路,开门下楼。

    白路笑着给何山青打电话:“你把孙佼佼怎么了?”

    何山青气道:“那就是个疯婆子,别理她。”

    三分钟后,从楼上跑下来哈哈大笑的林子,那个开心啊,简直没法言语。

    白路问:“小三怎么了?”

    林子说:“这些天你住院,咱的戏也不拍了,鸭子就带着我们几个出去玩,主要是于欣欣帮着联系,叫来一帮丫头吃饭唱歌,反正就是玩,小三在里面搞了俩,刚才在屋里拿着手机跟我们显摆,说这个好看吧,那个也好看吧,反正乱说一通,还说这个假那个更假之类的废话,正好孙佼佼进门,听到这话就怒了,大骂小三不尊重女人,给他一顿胖揍就跑了。”

    林子笑得前仰后合,白路十分气愤:“老子住院呢,老子受伤呢,老子屁股那么难受,你们居然在外面吃喝玩乐?一群王八蛋,老子跟你们绝交。”

    “你可别绝交,小三弄了个大趴,有好几个女孩喜欢你,说到时候请你去,大家一起玩,看那几个女孩的架势,不吃了你绝对不算完。”林子继续大笑。

    “我靠,老子更气了,这家伙泡妞居然打着我的名头?这是想死么。”

    “行了行了,一会儿我们还去,你去不?”林子说。

    白路看看他:“桃子怎么办?你这么疯玩,不考虑她的感受?”

    林子笑笑:“我考虑有用么?我的事情,我完全不能做主,说实话我挺喜欢她,不过她家出那么大事儿,我们家就有点儿不同意了。”

    “你混蛋不?人家刚出事你就分手?”白路真有些生气了。刚才的生气是假装,现在的生气是不齿。

    “还没分呢,你瞎想什么?就是我们家有人总在我耳朵边嘟囔,他们说我不求上进也就算了,但是结婚对象一定要选好,要找能给家里提供帮助的,唉。”

    “滚你的蛋去。”白路气道。

    “不是滚不滚蛋的问题,我都准备和她结婚了,骗你我是小狗是王八,可我家太奶奶不同意啊,我家太奶奶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桃子太能折腾了,整天抛头露面,很不好;老人家原本就瞧不太上桃子,现在桃子家出事,她是天跟天的跟我爸我妈谈心,把我爸烦的,把我叫去好一顿骂,可我有什么办法?”林子也有点为难。

    一面是爱,一面是孝,有人高兴就会有人不高兴,话谁都会说,都会轻松做出选择,可真正轮到你,你真能轻松做出选择?

    白路自由惯了,随性惯了,最讨厌这些所谓顾全大局的废话,不屑道:“有意思么?你们有意思么?不就是钱么?我把中成酒店给桃子,你娶不娶?”

    林子愣了一下,伸大拇指说道:“我林思聪眼里轻易不容人,说实话,我连高远都不佩服,但我服你!真的,扬铃说了我们才知道,你居然一下子把五千多万美子就那么送人了!佩服,你太牛皮了!我信你说的话,可我的婚姻,自己真做不了主。”

    停了下又说:“不要说我,高远怎么样?和何小环恩恩爱爱,谁看了都羡慕,结果呢,家人不同意,他就只能分手,让何小环搞到如此地步。”

    苦笑一下,继续说:“真的,我们几个其实特羡慕你,因为你自由。”

    “我怎么就那么不愿意听你说废话?什么是我自由?那么多有钱人,难道每一个都像你们这样?赶紧滚蛋吧,以后也别上来了。”白路越说越气。

    “算了,路子,我们都知道你,你也知道我们,就那么回事。”说了话,林子转身上楼。

    听过这番话,白路心里是极度不爽。他相信林子喜欢桃子,如果有可能,也会想要在一起。可问题是林子有家有父母有长辈,这麻烦就大了。

    君不见,有多少对鸳鸯被父母大棒敲散。

    郁闷着走到窗前,贴着玻璃往下看。本是漫无目的乱看,一下看见小区门口有两个人慢慢往外走,赶忙拿出手机拨号,过会儿电话接通,白路说:“在楼下等我。”按死电话,在墙边抓起拐杖,快速出屋。

    坐电梯下楼,双手拄拐,好象小时候的玩耍那般,也好象四大恶人里的段延庆那样,一悠一荡往前走。无它,速度快尔。

    快速来到小区门口,何小环站在保安室里,门口是小助理。

    白路过去问话:“去哪?”

    “我想出去散散心。”

    “不是告诉你,如果我不在,你一定不要出去么?”白路问。

    “我想散心。”何小环咬着嘴唇回话。

    世上事多是这样,总是没完没了的出现许多不顺心,总是没完没了的折腾你的人生。

    白路看看他,轻声道:“回家。”

    何小环没说话,轻摇下头。

    白路看看她,轻声说:“人活一辈子最怕后悔,遇事情一定要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