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六十五章 遇到老同学

作品:《怪厨

    小城市吃饭早,五点多赶到医院,病房六张床,有四张床在吃晚饭,每张床边上都有或男或女或老或少的人来送饭或是探望。

    这一下午,柳妈妈过的极开心,闺女漂亮,在北城管个大饭店,年薪几十万,和病友们好一通吹。

    此时闺女到来,柳妈妈更开心,随便唠上几句,开始吃饭。

    白路只进门打声招呼,然后去走廊尽头站着发呆。

    一般情况下,这等地方是烟民抽烟的地方。如果走廊有窗,烟味好歹能散出去。可若是封闭窗户,烟气便会飘向走廊中的病房里。

    白路站着看窗外,身边停下个人,熟练点烟,长吸一口再长吐一口,白烟笼散而出。白路看他一眼,再看看走廊,指着窗外说:“出去抽。”

    那人有四十多岁,听到这话打量下白路,往边上走几步,没接话,但是也没出去。

    “你是白痴么?滚出去抽,住院部不让抽烟,知道不知道?”白路很气愤。

    总有人在火车上、医院里抽烟,不管别人如何,只管自己快活,难道说就你自己有瘾呗?尤其医院,这里都是病人知道不?

    那人变了脸色:“小兔崽子,你说什么?”

    白路吧唧下嘴巴,想想这是医院,到底忍住没揍人,走过去伸手一夺,抢过香烟掐死,冷冷看着中年人说:“不服就找人来打我,你再敢抽烟,老子先抽你。”

    看白路这么嚣张,中年人骂声晦气,又骂声兔崽子,转身走开。

    身后柳文青小跑过来:“干嘛?又要打架?”

    白路不承认:“不许造谣,我在进行友好的双边会谈……”新闻联播的台词没背完,被柳文青打断:“就胡扯吧你。”

    “怎么是胡扯呢?”白路想起方才说过的话,又说:“你问我,快问我,你是我的什么?”

    “你是我的什么?”柳文青犹豫着问出,难道说这家伙终于开窍了?

    “烟。”白路很酷的拽出一个字。

    柳文青想了想:“什么意思?”

    “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抽你。”白路哈哈大笑。

    柳文请使劲瞪他一眼,到底是高估了这个混蛋,本来还以为能说什么吸进肺里留在身体里一类废话,哪知道是要抽自己?

    正气愤着,有一个女声犹豫着响起:“文青?”

    俩人回头看,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拎着包站在身后。

    见柳文青回头,女子很高兴:“呀,真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柳文青笑道:“真巧,来医院干嘛?”

    “你说呢。”女子说:“在这等我,我去送饭,马上回来。”说完话,蹬蹬蹬快步离开。

    如今是六月份,女子打扮的挺好,发型做的好看,裙子和鞋子加一起大概有个一千多块。个头和柳文青差不多,短裙下是肉丝袜,腿部稍有点儿肉,看着很性感。再加上长的不丑,着实有点儿吸引力。

    十分钟后,女子小跑回来,一把拉住柳文青的手:“多久没见了,有六、七年了吧?”柳文青笑笑,先做介绍:“我朋友,我同学。”

    女子打量白路,觉得这人有点眼熟,特像新闻上那个人,不过哪有这么巧的事?就没多想,伸手自我介绍:“宫媛媛。”

    白路轻握一下:“幸会幸会。”没说自己名字。

    宫媛媛看他一眼,怎么不懂礼貌?不过这不重要,转头和柳文青说话:“这么多年去哪了?还在北城?”

    柳文青说是。

    女子仔细看看柳文青的打扮,问:“现在做什么工作?”

    柳文青上班穿职业装,这次着急回家,来不及换衣服,就穿普通工作装回来。这套衣服真的很普通,不是名牌,图的是穿着舒服,不过脚上的鞋是名牌,八千多一双,可是在身上衣服的遮掩下,不懂行的还真不一定能看出来。

    听同学问话,柳文青笑着说:“给人打工呗,还能做什么?”

    见文青不想说,宫媛媛也不多问,换话题问道:“你来这是?”不能说不吉利的话,语气就有点拖延。

    柳文青回话:“我妈病了。”

    “怎么样?那可得去看看,在哪个病房?”宫媛媛问。

    “不用看,已经好了,打算明天出院。”

    “这样啊。”

    “你呢?来看谁?”

    “我婆婆,脑血管有问题,在输液。”

    “严重么?”

    “就那样,老年病都那样,反正来了就是打吊瓶。”宫媛媛又说:“太巧了,一会儿跟我走。”

    “干嘛?”

    “我和王晓露她们约好今天吃饭,正好你来了。”说着话拿出电话,是被咬了一口的大苹果,给王晓露打电话:“你猜我碰到谁了?哈哈,文青……恩,告诉她了,没问题,一会儿见。”

    挂上电话又跟柳文青说:“过年时你回来没?同学聚会,来了二十多个人,每次都没有你。”

    太久没见,她们有太多话要说,白路不打扰她俩的兴致,溜达回病房。

    正好柳妈妈吃好饭,白路拿饭盒去清。柳妈妈勤着说不用,白路只笑笑,也没多言。

    等他收拾好饭盒,柳文青进来病房,跟老娘说上会儿话,和白路离开医院。往外走的时候问:“和我一起去吃饭?”

    白路笑道:“你们同学说话多好,我就不去了。”

    柳文青说好:“我把饭盒送回家,你回去看电视?”

    “今天住旅馆,你要是玩的晚,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柳文青想了想,确实不能让白路和老爸在一起,有点尴尬,于是说声好,二人先打车回家,放好饭盒,跟老爸说几句话,重又出门。

    柳文青问:“你去哪?”

    白路指着街对面一家宾馆说道:“我住那。”

    “这么早就睡觉?”柳文青说:“河边可能有夜市,挺有意思的,你可以去转转。”

    白路笑道:“知道了,当我是小孩?”

    “那成,我走了,有事打电话。”柳文青拦车去吃饭。

    如此,白路一个人呆在陌生城市,体味另一种生活滋味。

    按照记忆中的方向走去河边,再多走个一千米,道左边有条街,灯光明亮,满满的都是人。各种食物的香味被风吹向各处,闻起来很有食欲。

    街上多是各种烧烤,比如烤鸡头、烤鸡腿、烤香肠什么的,还有臭豆腐、麻辣烫等玩意。

    小吃最吸引女孩,看各种美女走来走去,白路便是一头扎进去看美女。

    北城也有小吃街、甚至有小吃城,可是和这里一比,完全是两种感觉。好似越小的地方就越悠闲,连小吃都沾染上各自城市的特点。

    他一个人随意溜达,随便买些东西塞口,正吃的过瘾,柳文青打来电话,说同学想见他。

    白路吧唧下嘴巴:“我有什么可见的?”

    “那你过来好不好?”

    能说不好么?问清楚地址,白路走出小吃街,打车去看饭局。在去的路上还琢磨,别是有什么富二代或是流氓男要欺负文青,她要找自己帮忙?如果真是那样……也太狗血了吧。

    不到十分钟,汽车停在一家烤鸭店门口,白路直接上二楼包房,找到房间后轻敲下门,而后推门进入。

    他一进门,屋里人全部站起来,走过来个男人伸手说欢迎。

    白路扫看一眼,屋子里一共十一个人,五男六女,人数还不少。和那人握一下手,走到柳文青身边空位坐下。柳文青给大家做介绍:“白路,就是新闻上那个白路。”

    这些人之所以一定要白路过来,就是因为身份暴露。

    在医院时候,宫媛媛看白路眼熟却没多想。因为遇到柳文青,她又通知留在丹城的同学来聚会,把晚上饭局从四个女人的小聚变成十一个人的大聚。

    这些人也是陆续赶来,期间,宫媛媛跟柳文青说话,无意间问起:“你朋友叫什么?”

    柳文青回话是白路。宫媛媛想想问道:“是网上那个白路不?”

    自然是一定的。

    知道是名人,宫媛媛赶忙让柳文青打电话喊他过来,不管是什么明星,既然碰到了,就先喝个酒再说。

    大家都是同学,关系不错,没出现那种你踩我我打你脸的俗烂情节,反正凑一起就是聊,越喝越聊,越聊越喝,关系自然就越来越好。

    在这种和睦气氛中,有人问话:“你和白路是什么关系?他是不是在追你?”

    柳文青不承认:“他身边全是美女,哪有时间搭理我,天天上新闻,多忙啊。”

    王晓露说:“知道,头条白么,鼎鼎大名,不过你可不能说假话,头条白陪你回家,你要是说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敢信,你敢说么?”

    同学们在一起图的就是欢闹,说来说去,一定要柳文青叫白路过来。不叫来就是不给这帮同学面子,柳文青也是难得看见同学,被逼无奈,只好打电话求救。

    白路好歹是个名人,进门时大家起立欢迎,有人过来热情招呼。

    但等他坐下以后,便是当同学对象那样对待,有人倒酒敬酒,管你是谁,先喝了再说。

    白路不在意这些事情,他是给文青长脸来的。何况她的同学又没做什么过分事情,就是聚一起开心乐呵,白路很配合,用高脚杯打通关,每人敬一杯啤酒。

    不管能不能喝,先把态度表现出来,高脚杯能装三、四两酒,这一杯杯喝下去,除文青不算,十个人就得喝十杯,差不多有两瓶半。

    什么都没吃,上来先干两瓶半啤酒,只这一个举动,赢得所有人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