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六十七章 元龙的视频

作品:《怪厨

    回家以后,柳文青又恢复到以前状态,面上多是严肃表情。

    确切说是火车开到北城市,柳文青就变了模样,全不似昨天半夜酒后的状态,也不似早上的俏皮样子,甚至和她前十几分钟的表情都不一样。

    从上火车开始,柳文青紧紧依在白路身边,很有点小媳妇的感觉。可当火车开进大北城,柳文青就离开白路身侧,拿出手机不停点翻,不知道是在查资料还是打发时间。

    在感慨之余,白路认为北城的空气一定有问题,会让人产生如此大的转变。

    刚到家没一会儿,陈建安打来电话,代表韩国商人朴仁宗问他是否肯卖房子,或者租也行。被白路直接拒绝。

    陈建安是给人打工,所以毫无压力回报消息,至于韩国人怎么想,没人在意。

    如此,等于解决掉这件事情。只要韩国人不再瞎折腾,白路就不会理会他们。

    第二天,柳文青开始忙碌,除去饭店事情,还要和扬铃、桃子面试新员工。

    白路被珍妮弗抓壮丁,和孙佼佼一起,三个人到处溜达。

    珍妮弗的表演比较轻松,只是跟着伴奏唱两首歌而已,再偶尔看看舞蹈演员的排练,多数时间和孙佼佼混在一起到处转悠。此时多个白路,更是转悠的欢乐。

    孙佼佼建议白路理发,白路不肯;建议刮胡子,还是不肯。孙佼佼很生气:“你就这样参加演出?尊重一下观众好不好?”

    这个名头好大,白路勉为其难答应下来,随便找个理发店收拾自己。

    待理发之后,白路一下年轻五岁,瞅着好看多了。

    那就好看吧,白路无所谓的陪俩人继续溜达。

    当天下午,基奴赶来,同样住进大房子。他喜欢乐队演出,由白雨出面,邀请几个玩音乐的朋友,和基奴临时组队,在大房子进行排练。

    乐队几个人很喜欢这里,原因是有漂亮女孩,一批一批的美丽,让人如何不动心?

    在基奴到来的第三天,演出开始彩排。

    本来不用这么麻烦,扬铃很厉害,硬是谈下来电视台转播事宜,不但谈下来,电视台还要派主持人,要负责录象等事情。在如今很多演出都取消的情况下,能有这样规模的慈善演出,电视台也很高兴,起码可以多些收视率。

    因为电视台有要求,而白路又不想假唱,所以每个人都得充分做好演出准备。

    元龙特给面子,彩排时带徒弟们早早过来,陪着白路看效果,不时给予建议。

    白路好奇:“你不拍电影?”意思是说他很闲。

    元龙呵呵一笑:“拍,当然拍,不过还是那句话,想请你来拍。”

    很早以前,元龙就有这个打算,奈何白路不同意。此时一问话,元龙马上旧话重提。

    白路继续拒绝:“我不会演戏。”

    “你会的,我想拍一个好故事,用那个歌手的话来说,要拍一个走心的电影。”

    白路总看电视,知道元龙说的是谁,笑了笑:“就怕我走不进去。”

    “相信我,我认人极准。”在舞台上表演出现空挡的间隙,元龙拽白路往后走几步:“我一直想拍个全新的动作片,以打斗为主,但是要有内涵,好象《给爸爸的一封信》那样的片子,打斗一定要真要险,这两天看没看新闻?”

    白路说:“没怎么看。”

    “就是俩老外,徒手爬一个什么塔,无保护措施那种。”

    白路听的一惊:“你也想爬那个塔?”

    “想什么呢,我是想拍那样紧张的片子,一下就抓住人心,好象不是电影一样。”

    电影有个问题,无论多么惊险的画面,无论特技做的多好,只要一上银幕,就没人担心,因为都知道是假的,没人会为一些假象胡乱紧张。

    白路听出话语意思有点儿不对,小心问话:“怎么拍才不是电影?”

    元龙对这部片子早做准备,马上回道:“有个视频看过没?在几十层高楼的楼边凌空跳、翻跟头,没有任何保护。”

    白路摇头:“电视上没演这个。”

    “网上有的是,很多都是类似状态,反正就是发疯一样的玩命,我的新电影里就想拍这些……”

    话没说完被白路打断:“你是要疯?还是活腻了?”

    “我肯定没活够,不过拍了四十多年戏总该有个突破,你觉得这个够突破不?”

    “够了,就怕没突好,一不小心突挂了。”白路甚是无语。

    “我会多做准备。”元龙显得很有信心。

    白路彻底没有语言:“我不建议你拍这样一部疯子电影,视频里那帮人是那帮人,你不是他们,你是大明星元龙。”

    “明星也是人,为什么别人能做,我不能做?”

    白路苦笑一下:“我还想当国家老大,可能么?”

    “你说的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我说的是可以做到的、触手可及的事情,咱俩说的不是一回事。”元龙认真说道。

    白路笑笑:“把本子给我,你想让我演谁?”

    “本子在车里,一会儿拿给你,我想让你演你自己,我要让这部影片成为历史上唯一一部最真实最疯狂的演出,是独一无二的,没人能够模仿的。”说起电影,元龙有点小激动。

    白路笑了下:“国家让你这么拍么?”

    “为什么不让?”元龙叫过来个徒弟,让他出去拿本子。再继续跟白路说话:“这部片子绝对是大制作,凭我这张老脸,已经邀请到十一名一线明星加入,他们都是友情价,你是新人,但因为是主演,你的价钱比他们要高。”

    白路问:“主演的意思就是大部分危险动作都要我去做?”

    “是我和你一起做,本来想让李杰演你的角色,可担心他会出事,换成配角。”

    “你就不怕我会出事?”

    “这部电影最大的花费是场地和器材、以及准备工作,每次拍危险镜头,一定要多尝试多做准备,确认可以后才去拼一次,你敢不敢拼?”

    白路摇头:“不敢,开什么玩笑?拍个电影而已,怎么迷糊着就把性命交出去了?我不干。”说完看看元龙:“你是不是疯了?”

    说话间,那名徒弟拿回来剧本,一个厚厚的文件夹,元龙把本子交到白路手里:“多看看,有什么不明白的,或是有什么想法,咱俩及时沟通。”

    “你真是要疯了。”白路要本子的意图是想找到不让元龙发疯的机会,不过从现在的状态看来,很难!

    元龙说:“我有信心。”看看节目单,轮到他上场彩排,便带着十名徒弟上台表演。

    这是真唱啊,只冲这点,白路就十分感谢元龙。人家不欠你的,却是肯这样帮忙,而且还是免费的,你不感动么?

    当然,你也可以理解是为那部电影做准备,可白路毕竟没答应下来不是。

    见元龙这么卖力帮忙,搞得白路有些不好意思,说不得,只好帮他演演那部疯戏。

    彩排结束后,所有演员和工作人员拉回标准饭店。因为是特殊情况,饭店在晚上七点钟以后难得加班一次,给所有演员、工作人员准备最可口的饭菜。

    到了这个时候,白路才有时间看本子。

    只随便翻翻,就明白元龙为什么一直抓着自己不放了。

    这部戏除去他,还真没有别人能演。

    第一个条件,身手敏捷,头脑冷静。只这一点就可以刷掉绝大部分人,是刷掉大部分人,不光指演员。

    第二个条件,要不怕死。这一点也可以刷掉九成九以上的人。

    本子里有段戏是楼顶救人,就是白路在十八中楼顶边缘阻止张蔚然跳落那个经过,本子下面有配图,将危险性表露无遗。

    在看到配图后,白路轻吹个口哨:“我去,这么吓人?”

    这种戏如果没有保护措施,一定要身手特别敏捷,又头脑特别冷静的人才能演。

    可以看出这段戏是后加的,在白路做出这样事情之后,元龙把这段情节加进去。

    看到这一段,白路合上本子,元龙真是要疯了。

    疯这个字可以随便理解,白路认为疯,在元龙看来,兴许是敬业。

    不疯魔不成活,元龙想拍个世界上唯一一部精彩电影,他想凭着这部片子杀进奥斯卡,不是要拿最佳外语片,是以美语参选,拿奥斯卡大奖。所以影片的制片公司是美国某电影公司,其中雇请很多老外演员,当然,主角是元龙和白路。

    虽然不知道这样搞是否有奥斯卡入选资格,但元龙想拼一下,就算进不去那个奖项的评选,也一定让这部片子成为历史上最卖座的影片,没有之一。

    这是野心,也叫事业心。

    等大家吃过晚饭,各回各家后,白路去找沙沙:“帮我找几个视频,一个是元龙以前拍片子的精彩打斗片段,一个是楼顶跳楼,好象是玩命跑酷之类的。”

    沙沙说好,开始搜索视频。不一会儿,点开许多视频,全部暂停,让白路一一观看。

    先看元龙的精彩打斗片段,其实不是打斗片段,是他的受伤历程,这家伙从七十年代拍片子时就开始受伤,受各种各样的伤,几乎每个片子都要受伤,从轻到重,不一而足。从大楼掉下来,脑袋撞玻璃,被汽车撞到,被各种意外搞伤,一个个看过之后,白路对元龙肃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