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章 打热线电话

作品:《怪厨

    三个人走进候车室,没过多一会儿,到点发车,白路送他们上车,告别离开。

    小孩妈妈因为误会白路是坏人,有些不好意思,一劲儿说话:“谢谢谢谢。”

    白路本想买点小食品给小孩,可她们娘俩大包小包的已经很辛苦,实在不敢再添累赘。

    溜达到街上,正好汽车离开长途汽车站,车窗里的小男孩冲他挥手。白路笑着挥手再见,等汽车开远,他拦下一辆出租车。

    上车后念出车牌号,告诉司机:“帮我找到这辆出租车,一千块钱。”

    “这?”司机有点儿犹豫:“有什么事?”

    白路没回答问题,直接说道:“如果你不想赚这钱,我找别人。”

    “不是不赚你的钱,这么大城市,他也在跑车,根本追不上;除非让他自己过来,请问你和那辆车是什么关系?”司机师傅说理由。

    也对,白路琢磨琢磨,问道:“交通台热线电话是多少。”

    “啊?”

    “啊什么啊,去火车站,交通台热线电话是多少。”白路拿出手机又说:“开广播,调到交通台。”

    “哦。”司机发动汽车,然后开广播并说出热线号码。

    这个时间段是主持人胡说八道的时间,就是热线直播节目,听歌、聊新闻、聊路况,帮司机查积分,谁丢东西、拣东西什么什么的都可以说上一番。

    热线很热,白路打上六遍才接通。接通直接说话:“我是白路,就是头条白那个白路,有事情要反应。”

    电话那头是导播,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你说你是谁?”

    “头条白,经常上新闻那个白路。”

    “你在我们城市?”

    导播是个女孩,白路笑道:“妹妹,咱先聊正事儿成不?”

    “成,你想反应什么情况。”导播妹妹马上说回正题。

    不管怎么说,电话那头是个明星,能做现场交流。总不是坏事。

    白路把事情简单叙述一遍:“七十分钟前。我在火车站下车,帮一对母子拿行李,送她们去长途汽车站,坐出租车花费一百二十块钱。我想问一下。从火车站到客运站。打车需要一百二十块钱么?”

    “应该不需要那么多钱,如果真是一百二十块钱,应该是被宰客了。请问有证据么?”导播妹子问话。

    “没有,我记得那辆车的车牌号。”

    “这样啊,还能提供别的证据么?”

    白路不耐烦了:“哪有那么多证据?你不是主持人吧?”

    “我是导播。”

    “让主持人接电话。”

    “这个,你最好有证据。”

    “要什么证据?凭我白路两个字,至于为了一百二十块钱说假话?”白路藏下半句话没说,要证据干嘛?揍人还要有证据才能动手?

    他本来是想亲自动手给那司机一点儿教训的。

    “这个,你先等一下。”导播冲直播间打手势,过一会儿,主持人放歌,出来问:“怎么?”

    “白路打电话告状,说有司机骗钱,接么?”

    “白路?头条白的白路?”

    “他说是。”

    “接,快切进来。”主持人马上有活力了,赶紧关门回位置坐好。

    导播妹子跟电话那头的白路说:“现在把电话转给主持人,您请稍等。”按键,把电话切进直播间。

    半分钟后暂停放歌,主持人把话筒声音推上来说道:“下面接听一个热线电话。”

    操作台上有指示灯,亮灯代表有电话打进来,不同的灯代表不同的线路。主持人接通白路那条线:“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

    白路把方才那段话重复一遍,主持人说着和导播差不多的话,希望多提供证据,白路说:“我就反应个情况,事实存在的情况,你们爱处理不处理,这里是你们的省会,在省会城市都存在这种情况,会抹黑城市形象的。”

    “可以重复一遍车牌号么?”她只是主持人,收集情况而已,遇到严重事情会转给相关部门,至于该部门怎么做是另一回事。

    白路多重复一遍号码,主持人说:“先别挂电话,咱聊会儿别的可以不?”

    “啊?”白路问:“聊什么?”

    “什么都成,请问你叫什么?”

    白路咳嗽一声:“白路。”

    “是明星白路么?”主持人难得找到个好话题,一定要慢慢聊。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明星,反正我是白路。”

    “请问,是和元龙拍《流浪鱼》的白路么?是解救流浪儿童、保护沙漠防护林的白路么?”

    “恩。”白路简单回道。

    主持人的语气马上兴奋起来:“听众朋友们,司机朋友们,你们听到了么?现在在电话另一头,正在和我们通话的是大明星白路,是那位在楼顶勇救跳楼女,在北城救下许多被拐儿童,还去边疆保护沙漠防护林的正义英雄白路。”

    白路打断道:“太夸张了。”

    “不夸张,一点儿都不夸张。”主持人问:“请问你来鹰城做什么?说说对鹰城的看法。”

    “我是路过,在这里转火车,至于印象,挺好的吧,可惜有个不好的见钱眼开的出租车司机。”

    “您请放心,我们已经把情况反应给出租车公司,有准确时间,可以查询gs记录,只要查清您说的情况属实,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主持人倒是什么都懂。

    “我要交代干嘛?你们愿意查就查,不愿意就不查。反正我一会儿就走。”说话时间看眼计价器,十五块钱,而前面没多远就是火车站。

    这会儿时间,出租车司机也很激动,乘客是大明星不说,居然说的是同行的事情,奈何白路在说热线电话,想插话也不能够。

    看过计价器,白路说:“我到地方了,不能说了。”

    “别啊。这才刚聊一会儿。鹰城很美,您可以多留几天,到处走走看看,会发现这里的人很好。我可以免费给你当导游。”

    司机突然插话:“我开去停车场。你可以慢慢打电话。”不等白路同意。朝路边商场拐去。

    白路笑道:“你也太配合了吧。”

    司机笑笑,指一下白路手机,意思是让他继续聊。

    听到有人说话。主持人问:“可以问一下,你在和谁说话么?”

    “我从客运站打车去火车站,是司机师傅说话。”

    下一刻,电台里传出主持人的大喊:“拉白路的那位司机师傅,一定要关好车门,千万别让他下车。”

    拉我的那位司机师傅?白路吧唧下嘴巴,这主持人真不会说话。

    不会说话的主持人继续找白路聊天:“白先生,您来鹰城做什么?”

    “不是说了么,路过。”

    “哦,你不是和元龙在拍电影么?怎么有空坐火车出行。”

    “那个电影啊,拍完了。”

    “拍完了?”主持人快速在电脑上搜新闻:“这么快就拍完了?说说拍戏时的趣事儿好么?”

    “哪有什么趣事,光干活了,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不够用的。”白路随口回话,也不放下电话,当着所有听众,笑问司机:“你打算关我多久?”

    司机凑到电话边上大声喊:“什么时候主持人让你走,我就让你走,放心,今天免费送你,不要钱。”

    主持人在电台里大喊:“好样的,师傅,留个名字,改天我给你报销车费。”

    司机再凑到电话跟前喊:“不用了。”

    白路很郁闷:“你们玩的真开心。”

    “哈哈。”主持人和司机一起笑。这会儿时间,主持人搜出与《流浪鱼》有关的新闻,惊讶道:“开机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月时间,你们就拍完了?”

    “拍完了,十四天拍完,影片长一百四十五分钟。”

    本来要做九十分钟影片,结果白大先生和元大先生表现的实在太好,再有何小环等一帮大明星客串,剧情又紧凑好看,加上白路不计较收益,传奇妹子索性把片子剪成两小时二十五分钟长,留出五分钟加题头和结尾,一共是两个半小时的片子。

    白路配音时没有开头结尾,单纯的故事情节就是两小时二十五分钟。

    一般情况下,我们看到的影片多是九十分钟长,原因有二,一个是历史原因,早年间是胶片放映机,每一盘胶片的播放时间约是十五分钟,那时候我们看到的电影长度多是十五分钟的倍数。

    另一个原因是利益,九十分钟的电影可以将故事讲的很完整,在一天内还可以尽量多的增加放映场次,多放一场就多赚一场钱,电影院很喜欢。除九十分钟,再是一百二十分钟的片子比较多,图的就是排期方便。

    发展到今天,大家已经习惯九十分钟的播放时间,便多按这个标准执行。

    鉴于这种情况,《流浪鱼》片长一百五十分钟就有些不好,除非不想发行,既然想发行,还剪成两个半小时长度,你是故意不给电影院面子么?

    不过传奇妹子不在意,白路不在意,别人想在意也没用,《流浪鱼》还就一百五十分钟了。

    电台里的主持人听说十四天就拍完一部一百四十五分钟的片子,很是惊讶,多问一遍:“十四天拍一部电影?”

    “恩的。”白路看看时间:“挂了吧?”

    “不行不行,再聊会儿,当是给电影做宣传了。”主持人问:“什么时候上映?”

    “不知道,上不上映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曾经做过。”白路开始装大尾巴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