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二章 车上遇美女

作品:《怪厨

    列车运行两小时,即将进入下一个车站,白路赶忙去找列车员要卧铺。

    列车员倒是言出必行,让白路补票后,带他换车厢。

    只是在看到白路脚的时候,有些疑问:“鞋呢?”

    “丢了。”

    “丢了?”列车员没反应过来:“是扔了还是被偷了。”

    “被偷了。”

    “穿在脚上的鞋也能丢。”列车员如见天人,说完话多看白路一眼:“有点眼熟。”

    “别眼熟了,先去卧铺成不?”白路很无语,我都这德行了,咱就别聊天了。

    列车员看看他的脚,摇头说:“不行,弄脏被单没法洗。”

    白路赶忙说:“我洗脚。”

    “洗?”那就去洗吧,列车员带他去水龙头那里,问话:“要拖鞋不?”

    “要,什么鞋都成。”

    列车员说:“等着。”不多时拿双新塑料拖鞋过来:“把脚洗干净点儿。”

    白路一看是新鞋,问道:“给你钱吧?”

    列车员瞪眼道:“废话,你以为白送啊,八块钱。”看得出来列车员心肠不错,没多要钱。白路笑着给钱说谢谢,然后开始洗脚。

    把袜子当毛巾用,努力擦干净脚板,丢掉袜子说:“洗好了。”

    列车员多看一眼,摇摇头重复一遍:“你真有本事,穿在脚上的鞋都能丢。”

    走过餐车,多走过一节车厢,列车员指向一张上铺说话:“你的。”

    那就上吧,白路快速爬上去。

    老式车厢,上中下三铺相对而立。对面上铺是个女孩,用被子盖住腿在努力睡觉。两个中铺是男人,一个是三十多岁的业务男,腿上是笔记本电脑,腿边是手机,再边上是公文包。

    另一个年轻点儿,侧躺着玩手机,眼睛不时往下铺飘。

    下铺是两个漂亮妹子,就是论坛上总能出现的穿很少的扰乱男人心的坐火车女孩。

    年纪约莫有个二十五、六岁,打扮好看,一个是短裤,光着大白腿盘膝靠在身后隔板上,一个是短裙穿着肉色裤袜,侧放着腿,一脚压在另一条腿下面,另一只脚藏在薄被下面。

    俩人都是拿手机在看,有一搭没一搭聊天,不时哈哈笑上几声。

    这是夏天的好处,妹子穿的少。

    白路倒是没看,心无旁骛,专心睡觉。

    他像个没事人一样,却不知道鹰城因为他临时起意的一个热线电话,决定整顿出租车行业,在未来一些天里将会进行各种排查,但凡有点儿不正常行为,一律罚款学习,严重者吊销执照,甚至有可能押监。

    发生如此事情,很自然的闹上新闻。

    这是明星的威力,只要一上新闻,只要一闹出来,领导们都会头大。

    稍晚些时候,老邵看到这条新闻,不禁无奈苦笑,白路是祸害转世吧,走一路祸害一路,去过的地方都不能安生。

    想到这里,忍不住念句阿弥陀佛向上帝祈祷:赶紧收了这个混蛋,别让他回来。

    看到新闻的何山青等人也觉得可笑,头条白太牛了,随便弄点事情就能上新闻,然后政府就得有所行动。比如保护治沙防护林那次,边疆省政府领导亲自下文批示保护私人林产。

    白路被捅那次,市局升级警方戒酒令。

    白大先生发善心帮助个小姐,结果市里扫黄。好吧,扫黄不算,因为经常扫。

    现在坐出租车被宰,鹰城整顿整个行业。

    晚上,哥几个喝酒,何山青笑着说出这些事情,感慨道:“这家伙是不是老天派下来折磨世人的?”

    高远很生气,骂道:“这个王八蛋。”

    他给白路打电话的原因是礼服做好,要去试装,所有伴郎伴娘每人两套衣服,不合适及时修改,可白混蛋把他结婚这么大的事情当成狗屁,不生气才怪。

    他们在喝酒骂人的时候,白路在卧铺上继续睡觉。实在睡不着,就趴在床尾看窗外景色。

    可看着看着,下铺丢上来一颗花生,一个女孩冲他瞪眼,做凶狠表情,用口型说:“看什么看?”

    白路很纳闷,往外看都不成?一偏头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对面下铺是穿短裙丝袜的美丽妹子,用枕头和被靠住床后隔板,身子斜倚,双脚交叉着搭着小桌子上,很舒服的躺着。她舒服,看到这个情景的男人也会很舒服。

    短裙,长腿,丝袜脚,无比强大的美丽。

    白路叹口气往床里挪,这也能被误会到?如果不是大庭广众,他真想大喊一声:你打扮的这么风骚,做出这么诱人的动作,还怪男人看?

    无事可干的白路只好转个方向,脑袋探到过道两边左右看。

    他看到很多人从过道路过,无一例外,每个人的目光都在下铺俩妹子身上滑过。又看到有人坐在过道的凳子上看手机、或是发呆。

    很快到傍晚时候,有人吃晚饭。

    久躺无聊的白路决定下地溜达溜达,戴好墨镜,压住帽子,跟个特务一样往下爬。可是到了下面发现问题,鞋又丢了。

    白路郁闷之极,还能不能行了,拖鞋也有人偷?

    下铺是俩妹子,为避免麻烦,他根本没踩床,一手扯住栏杆,努力弯腰寻找传说中的拖鞋。可左看右看都是没有,别人的鞋却一双不少,皮鞋、凉鞋、高跟鞋都有,甚至有双高腰露脚趾头的高跟鞋。

    看到这样一双鞋,白路甚是叹服,你是热还是凉啊?

    正找鞋呢,下铺女孩问他:“干嘛呢?”

    “找鞋。”

    女孩俯下身体看两眼:“鞋丢了?”

    下铺俩女孩,对面的丝袜女孩没在。在白路找鞋的时候,女孩回来了,脚上是白路那双新拖鞋。

    白路正低着头,眼前突然出现一双好看的丝袜脚,脚下是他的塑料蓝色拖鞋。

    丝袜女孩笑道:“不好意思,着急上厕所,借你鞋用一下。”

    说着坐到床上,两只脚分别轻踢,把拖鞋还给白路。

    白路笑笑说话:“不怕我有脚气?”

    “这是新鞋,再说来不及不是,我那鞋穿着有点麻烦,嘻嘻。”

    白路叹服:“真是条汉子,居然敢穿陌生人的鞋。”刚想穿鞋,忽然顿住,认真问道:“你没有脚气吧?”

    “开什么玩笑?我有脚气?”女孩扬起两只脚给白路看脚底。

    白路有点无语,女人心咋就这奇怪?刚才怪我偷看她,现在又毫不顾忌地举给我看,你是想让人看呢,还是讨厌人看啊?

    赶紧穿鞋,拿着背包去厕所。

    丝袜美女说话:“在车厢里带什么墨镜?傻不傻。”

    白路当没听见,快步走去厕所。

    美女总有人追捧,养成点儿小脾气很正常,多以自我为中心,说话做事全凭喜恶,所以会忽冷忽热的跟白路说话。

    白路去完厕所,在车厢连接处站上一会儿,没过多久,有人来抽烟。不想吸二手烟的白路溜达回床铺。

    刚想上床,丝袜妹子跟他说话:“帅哥,坐下聊聊呗。”

    啊?要不要这么主动?在这一瞬间,白路想起邱缈,不禁有点沾沾自喜,难道说我的帅气已经冲破墨镜的阻隔,让美女们为之疯狂。

    不过么,很酷的白路拒绝任何诱惑,忍住心下暗喜,拒绝道:“不聊。”脚踩床梯,一踩一蹬,翻上床铺。

    丝袜美女鄙视道:“没劲。”

    许是听见他俩对话,丝袜美女头顶睡中铺的青年跳下床,假装去厕所,隔会儿回来问丝袜美女:“坐会儿行不?”

    “不行。”美女翻脸无情。

    青年很没面子的爬回中铺,继续玩手机。

    白路在上铺笑坏了,这女娃子的心也太难懂了,跟骰子一样,丢一下就是一个面就是一种变化。琢磨琢磨大房子里的那些女人,更加确认自己的发现,女人,尤其漂亮女人,就没个正常的。

    既然不正常,坚决不能理会,看眼大手机,耐心等待列车到站。

    丝袜美女倒是站起来,穿着他的拖鞋仰头说话:“加个

    呗。”

    白路说:“不加。”

    “你怎么这样?”女孩扶住床想往上爬。

    白路无奈了:“姐姐,您老人家干嘛呢?”

    美女没回话,一直爬上来,胸部以上出现在白路眼前,扶着床小声问话:“你是白路对吧?”

    白路咳嗽一声:“你走了。”

    美女低头看眼:“没有。”

    “我是说下面,裙子那么短,如果有人路过,你这下面的风景……”

    “你个大色狼。”美女赶忙下床。

    美女下床后站住了冲上面招手:“下来,你不下来,我就把拖鞋穿走。”

    郁闷个天的,现在的妹子也太难管理了,为了不光脚走路,也是为了夺回八块钱买的珍贵拖鞋,白路只好下来,坐到丝袜妹子床上说:“说吧,想怎样?”

    “墨镜。”丝袜妹子坐到白路对面,用手压住短裙,避免走。

    白路拿下墨镜,妹子笑道:“就知道是你,看着就像你,哈哈,你干嘛去,怎么一个人坐火车?干嘛不坐飞机?”

    白路带回墨镜:“小点声。”

    “哈哈,就知道是你。”美女眨巴下眼睛:“你以为我能随便穿别人鞋,早知道是你了。”

    郁闷个天的,最近是不是流年不利,坐出租车被宰,看录象丢鞋,上了火车还被女孩调戏,白路垂头闭眼,假装大神连续掐动手指。

    女孩很惊讶:“你会算命?”

    白路闭着眼睛说:“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