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三章 连续的巧遇

作品:《怪厨

    他俩说话,对面床的短裤美女也坐过来,举着手机说:“明星,照个相呗。”

    不等白路同意,偎到白路身前,单手举手机咔咔照相。

    白路很郁闷的睁开眼睛:“照相收钱。”

    短裤妹妹笑着摸出五毛硬币:“赏你的。”

    白路很好奇:“这么短的裤衩还有兜?”

    “色狼,看什么呢。”话是这么说,完全没有责怪的意思,短裤妹妹看手机上的照片。

    她照相,丝袜妹妹也照相,照完给白路看,白路仔细检查一遍,还好,就是正常照片,不过分亲近,也没有暧昧模样,就懒得说这事儿,再看眼手机,问道:“什么时候到站?”

    “晚上八点多。”

    还好,磨难即将过去。白路暗松口气:“困了。”说完话,快速翻回自己床。

    “你怎么这样啊,还没聊够呢。”

    白路躺下说:“睡着了。”

    当天色全黑之后,火车终于开进广南省省会宁城。停车后,下铺两美女每人拖个大旅行箱等着下车,身上还背个小包。

    白路躺着没动。

    短裤女孩喊道:“下车了。”

    白路懒懒回话:“知道了。”等前面人走的差不多,俩女孩却还是不走,显然在等白路。

    等上一会儿,丝袜女孩说:“走不走?不走把你鞋穿走了。”

    “走。”白路一惊,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快速跳下来,穿上拖鞋往外走。

    “就一个包?”丝袜女孩问。

    白路没回话,瞬间消失在人群中,走出车厢后仰天大笑:“世界真美好。”

    跟随人群出站,左右张望一番,往宾馆走去。

    如果换成别的男人,一定会问俩美女是干嘛来了,下车也会帮着拿行礼,可惜白大先生眼中无美女,视她们如无物。

    他很开心的往前溜达。忽然觉得后面不对劲。转头看看,什么都没有,只街边停辆出租车。

    难道多疑了?白路转回身继续前行。

    一共没多远的距离,溜溜达达进到宾馆。刚走到前台。后面追进来方才俩女孩。每人拖个大箱子快步走过来:“你太过分了。”

    白路反应过来,这俩丫头一定藏在出租车里。当下装没听见,让服务员办理入住手续。

    短裤女孩走过来看看价目表。问白路:“换家宾馆成不?”

    “为什么?”

    “贵。”女孩回道。

    白路不在意住哪,之所以进到这家宾馆,是因为距离火车站很近。便是笑笑回道:“不。”

    “你真过分。”俩女孩小声商议几句,到底舍不得把钱花在住宿上,拖着大箱子往外走。

    白路忍不住的暗自得意,开心啊,哈哈,正得意着,忽然发现前台两名服务员的眼神有点不对,得意瞬间变成郁闷,用的着这么鄙视我么?

    他真想解释一句不认识那俩女人,莫奈何解释就是掩饰,越解释越黑,只好灰溜溜拿着房卡上楼。

    第二天很早退房,出去吃早饭顺便买鞋,然后去火车站买票,往大义县进发。

    没料到在售票厅又遇到那俩女孩,短裤女孩拖着俩箱子等在门口,另一个女孩去买票。

    看见白路走进大厅,短裤女孩冲他冷哼一声,转头看向别处。

    白路嘿嘿一笑,去前面买票。

    买好票去候车室候车,这时候才发现,他们居然买的是同一趟车票。

    白路很无奈,用不用这么巧?

    不过还好,俩女孩没理他。原因是瞧不上白路的人品,那么主动和你说话,那么主动找你聊天,你居然爱搭不理的,俩女孩很受伤,昨天晚上就把所有合照删除,认为他是坏人,不值当喜欢。

    等上四十分钟,剪票进站。

    白路去的地方是大义县,那地方没多远,坐火车三、四小时就到。过去大义县再往西是中越边境。

    中越边境线很长,到处崇山峻岭,造就无数风景。

    因为买票时间不同,白路和俩女孩没有坐在同一个车厢。

    这个时间段往西走的多是自助游游客,三、五个人凑一起去玩,很多人在聊风景区或是旅游话题,也有人在车厢里拍照。

    白路和他们目的地不同,只当自己不存在,上车后就拉低帽子睡觉。

    如此过去一个多小时,车厢尽头忽然有人喊:“打起来了。”有很多人跑去隔壁车厢看热闹。

    白路隐隐有点不好的感觉,别是和那俩女孩有关吧?

    他不愿意理会陌生女孩,可更不愿意看见欺负人的事情发生,于是起身挤去隔壁车厢。

    随着越走越近,听到有女孩大声骂人,反正是脏话,没什么可说的。有个男声对骂,骂的时候还动手打人。

    白路凑过去看,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被他说中了,是俩女孩被人欺负。

    昨天的丝袜女孩今天穿条白纱长裙,指着一个男人大骂脏话,骂的时候还往前扑,被那男人随手一巴掌扇回去。

    短裤女孩在和另一个男人撕打,不过那男人还成,没太欺负人,只是努力控制住女孩,不让她动手就成。

    白路走过去,胳膊一抬,把短裤女孩和那个男人分开,挡在身后,再朝另一个男人猛踹一大脚,那家伙踹倒在别人身上。

    白路跟白裙女孩说:“过来。”

    看见白路出现,而且帮她们打人,俩女孩有点安慰,可算有靠山了。不过白裙女孩甚是泼辣,不听白路的话,站在原地大骂被白路踹倒的男人,反正国骂三字经接连蹦出。和美丽形象完全不匹配。

    白路不喜欢听女孩骂脏话,过去抓住她胳膊拽到身后,挡在火车座里,冷着声音问对面男人:“怎么回事?”

    刚才是和俩女孩吵架,对方几个男人没有插手,毕竟不光彩。此时出现个想救美的白痴,走出个壮汉冲他说:“赶紧滚蛋。”

    白路吧唧下嘴巴,继续往下拽帽子,几乎拽到眉毛上面那块地方,刚想动手。方才被他踹倒的家伙冲过来。抡拳就打,口中同时骂着国骂。

    白路不躲不挡,挥拳砸过去,后发先至。只一拳。那家伙倒下。

    这是战斗的开端。对方一共五个男人,除倒下去的那人以外,剩下四个人都冲过来。奈何火车上空间太小,不适合打群架,哥四个刚冲过来,就很悲剧的每人挨上一拳。

    白路动手,身后俩女人助威,国骂连贯喷出。白路无奈了,转头问:“不说脏话成不?”

    白裙女孩愣了一下:“骂人不说脏话说什么?”

    也对,骂人讲究个气势,不说脏话就没有气势。

    他们打架,列车员赶过来,大喊散开。没一会儿,乘警也跑过来。

    警察出现,架是打不成了。所有参与打架的人被叫到餐车问话。

    事情很简单,俩美女出去旅游,隔壁位置五个老爷们也出去旅游。男人旅游离不开酒,上车后,五个人开始喝酒。

    男人多喜欢看美女,包括白路也是。五个男人边喝酒边看隔壁座的俩美女,随着越喝越多,小声议论起这俩女人的话题。

    有个家伙喝多了,酒意上头,过来邀请俩美女和他们一起喝酒。

    俩女孩不干,她俩对这帮男人早有厌烦心,怎么会给好脸色。

    那人喝多了,挤走边上旅客,一屁股坐下,问女孩去哪旅游,大家可以结伴而行。

    女孩当然还是不肯,因为屡被骚扰,说话语气有些不好。

    这家伙喝多了酒,觉得没面子,骂上一句废话。

    他骂人,女孩气不过,自然骂回去。喝多那家伙一激动,抬手一巴掌,于是打起来。

    听明白事情经过,白路朝俩女孩直笑,赞叹道:“真是汉子,人家五个老爷们,你们都敢骂回去?”

    “有什么不敢的?”俩女孩被打的很难看,起码发型乱了,白裙女孩更惨一些,脸上有清晰巴掌印。

    问明白事情经过,不是什么大事,乘警的意思是一人退一步,男人道个歉得了。

    可女孩不干,要验伤要报警,不能白挨打。

    如此一来,男人也不干了,指着白路说:“我们还被他打了。”

    乘警看看白路:“把墨镜和帽子摘了。”

    白路很郁闷:“关我什么事?干嘛都说我。”

    “你说关你什么事?你动手打人,很多人都看到了。”乘警说道。

    他想尽量化解此事,认为白路是突破点。打算用白路逼女孩让步,事情就可以解决掉。

    白路苦笑着嘟囔一句:“我特想风平浪静的走走看看,为什么总是不能顺心?”摘下帽子和墨镜,跟警察说:“好吧,我打人了,抓我吧。”

    露出面目的他很有些眼熟,突然有人小声说:“白路?”

    有了这一声提醒,大家认出他。乘警有点不相信:“你真是白路?”

    “爱是不是,说吧,我怎么打人了?”说话的时候看向五个男人。

    乘警琢磨琢磨,小声说道:“咱都是当事人,其实没什么大事,谁活着不还打个架吵吵几句?要不这样?你们几个赔点钱得了,毕竟打女孩不光荣。”他在劝五个男人。

    五个男人没有马上说话,事情起因是醉酒男人引起,得看他想怎么解决,另外对方俩女孩的态度也很重要,万一不肯和解呢?

    俩女孩很气愤,挨打的人都容易生气,也容易冲动,白裙女孩指着喝多酒的男人说道:“我们不要钱,让我打回来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