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 来到大义县

作品:《怪厨

    大义县修的不错,称得上干净,县城还算热闹,道两边是各种门市。

    沿街溜达溜达,找家饭店吃午饭。

    这里就是大义县,可是去哪找孟风?那帮家伙的口供里说孟风是上线,但是警察抓了又抓都没抓到人,说明孟风藏的很深。

    饭后,白路去超市买个面具,买双厚点的黑丝袜,然后到处乱逛。

    县城不大,溜达溜达走上一遍,进入一家练歌房坐下,第一句话是:“有小姐么?”

    “有,就是还没来上班,您稍等一会儿。”

    “这样啊。”白路拿出两百块钱:“把鸡头也叫来。”

    “请问您有什么事?”服务生没有马上拿钱。

    “当然是找小姐,不管小姐还是鸡头,都给我叫来。”

    “好的,您稍等。”服务员拿钱离开。

    五分钟后回来:“廖姐一会儿就到,小姐也马上到,您喝点什么?”

    白路又拿出一百块钱:“按这些钱上。”

    “好嘞。”服务员接钱出门,没多久送上东西,打开电视和音响。

    又等上一会儿,房门推开,走进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艳妆女人,一进门就是笑颜满面:“老板,你找我?”

    白路戴着大墨镜,压着大帽子,坐的位置很低,就进来个神仙也认不出是谁。

    廖姐想走过来说话,白路说:“别动,问你件事。五百块钱报酬。”

    “啊?”廖姐琢磨琢磨:“什么事?”

    “你们这块有地痞流氓吧?随便告诉我一个。”

    “你要做什么?”廖姐发觉不对劲。

    白路低着头说话:“我要揍人,你告诉我,我就去揍他;不告诉我,揍你,自己选。”说着话点出五百块钱放到茶几上。

    廖姐犹豫一下:“你不能告诉别人是我说的。”

    “恩。”

    “二蛇,这条街前头有家麻烦馆,二蛇常在里面打麻将。”

    “知道了,把钱收起来,跳舞。”

    啊?纵是走南闯北见过许多古怪客人,可白路这样的也不多见。廖姐犹豫一下收起钱。放开音乐。站在白路前面跳舞。

    正跳着,服务员敲门,领进来两个妹子:“大哥,你看这俩行么?”

    “行。都留下。”

    于是。房间里三个女人一个男人。服务员离开。

    想赚钱就得有觉悟,俩女孩主动过来倒酒敬酒,被白路拦住。拿出三百块钱,每人分一张:“跳舞。”

    这客人够怪的,俩女孩和廖姐拿起钱,站前面跳舞。

    一直跳了一个小时,白路说:“够了。”起身离开。

    还有这样的客人?什么都不干,就看人跳舞?两名小姐跟廖姐说话。

    廖姐说:“别背后嚼舌头。”顿了下又说:“今天的份儿钱不收了,给我保密啊。”

    一个女孩问:“保密什么?”

    廖姐冲她瞪眼。

    另一个女孩笑道:“你猪啊,廖姐出台了。”

    “啊。”头一个女孩反应过来,赶忙说:“放心,一定会保密。”

    世上没有笨人,白路叫来小姐替廖姐打掩护,廖姐用坐台的事情再打一遍掩护,即便是二蛇出事,也怀疑不到她头上。

    而她之所以出卖二蛇,是因为被二蛇欺负过,没实力报复。

    白路离开客厅,往街角溜达,最把角一栋住宅楼的一楼挂个小灯箱,上面写着棋牌室三个字。路过时眼神一扫,人还不少呢。

    脚步不停,继续往前走,找到家小旅馆登记入住。把身份证等证件带在身上,摘下帽子墨镜,和旅行包一起放在旅馆,揣着丝袜外出。

    先找地方解决晚饭,然后往郊区走,看到一处院子里晾着几件衣服,光明正大走进去,随便拿件外衣出来。

    然后继续走,走到天黑找个黑暗角落坐下,一直坐到晚上九点多,穿上偷来的外套,走回棋牌室。

    来到棋牌室外面,先去拐角黑暗处套上丝袜,随便拣块破砖头走进棋牌室。

    棋牌室是民居,连客厅带卧室一共有四个屋子,有的屋子放两张麻将桌,客厅放五张,加一起大概有个十三、四张,每张桌子有四个人在玩,算上看眼的,这间屋子里起码有六、七十人。

    白路大大方方进门,手里是砖头,站住了大喝一声:“呔,黑龙帮办事,都给我闭嘴。”

    什么玩意?黑龙帮?一进门是最大房间,连站带坐有二十五、六人,都是愣愣看向白路,琢磨是怎么回事。

    白路重复一遍:“别乱动啊,也别想着报警,黑龙帮办事,不想死的就老实坐着。”

    没人乱动,连说话的都没有,看这家伙打扮的就不像好样子,只要不是抢钱不招惹自己,没必要冲上去装英雄。

    白路很满意大家的表现,大声说话:“二蛇,只找二蛇,和别人无关。”

    听到这句话,很多人把目光投向角落里一个光膀子文身青年。

    白路很欣慰,还是做坏蛋比较爽,大声问道:“你是二蛇?”

    “你他马的谁啊?”光膀子的文身青年站起来骂道。

    有道是倒驴不倒架,自以为有点名号的二蛇同志,当着众多街坊的面坚决不敢丢面子。

    “我是你大爷,出来。”白路扔下句话,转身出门。

    “想死是吧?”二蛇去柜台处抽出根钢筋。这时候里屋走出个胖子,拎着凳子问二蛇:“怎么回事?”

    “我他马怎么知道。”二蛇往外走:“敢惹我?干死他。”

    俩人一个拿钢筋一个拿凳子跑出来,也不说话。抡起武器打向白路。

    白路裂嘴轻笑:“够狠的。”躲开二人攻击,往楼拐角引,等俩人追过来,一个快步冲过去,对着俩人脑袋咣咣两下,用砖头拍晕。然后丢掉砖头,一人拖一只脚往黑暗处走。

    他是真凶啊,麻将室的人不敢出来,站在门口看热闹,可是刚凑过来。发现三个人已经跑没了。

    这是什么情况?有人大胆出来看。前后左右没看到人,有人喊老板报警。老板气道:“怎么报?要是二蛇没事儿呢?报假案算你的?”

    这倒是个强大理由,一群人议论一会儿,继续回去打麻将。

    白路拖着俩家伙走到很黑的一道墙下面。先拍醒二蛇:“大义县有没有老大?”

    二蛇没回答问题。坐起来盯着白路看。

    白路啪的一下扇过去个大耳刮子:“瞎看什么?弄死你信不信?”

    声音很冷。虽然隔着黑色丝袜,二蛇好似能看到那张脸上的凶意。往后蹭一下问道:“你想做什么?”

    “废话真多,放心。不杀你,做道选择题,要么带我去找你们这块的黑社会老大,要么打断你四条腿。”

    “你想做什么?”二蛇有点害怕。

    兴许这家伙认识孟风?白路琢磨琢磨,还是决定去问老大,冷着声音说:“告诉我答案。”

    二蛇犹豫一下说:“哥们,咱商量商量成不?你为我考虑下,我带你去见老大,你谈完事情走了,我怎么办?会出人命的。”

    白路笑道:“你们这还真有黑社会老大?”

    二蛇继续商量:“我没得罪过你,你没必要把我往死道上逼,咱这样,我告诉你横哥一般在哪玩,你自己去找好不好?”

    “不好,我没耐心,赶紧带我去找,不然就断四条腿。”

    二蛇想上好一会儿:“断吧,打不过你认栽,我不想死。”

    白路愣了一下:“够光棍的,你怎么不按剧本演呢?”看眼仍然昏迷的胖子,笑笑说道:“还不醒?再装死,我弄死你。”

    胖子赶忙睁开眼坐起来,跟着想站起来逃跑,被白路一拳砸倒:“老实点儿,我没说话,不许站起来。”

    这家伙武力值太高,二蛇和胖子认清形势,老实坐着不动。

    白路说:“再说一遍,你俩谁带我去找那个什么横哥。”

    俩人不说话。

    白路笑笑,可惜隔着袜子看不太清,加上又处在黑暗中,显得很诡异。

    白路说:“你俩只有一次机会,我再问一次,没人回答就全部断四条腿。”

    “每个人只有两条腿。”二蛇借着纠正白路错误的机会拖延时间。

    “我说四条就四条,再废话打断你五条腿。”白路冷声说话:“最后一遍,谁带我去找横哥?”

    “我俩一起吧。”胖子不想断腿,又不能出卖队友,于是决定一起倒霉。

    白路笑道:“很有思想,我同意,但是在走之前让你们看样东西。”左右看看,又找到小半块砖头,托在掌心举给俩人看,随口说道:“看仔细了。”说着另一只手猛拍下来,就听啪的一声,好象武侠小说那样,砖头碎裂成大小不一的碎块。

    白路有点不满意:“一直想拍成粉末,真难啊。”

    二蛇和胖子被吓住,掌拍碎砖?咱不是拍电视剧吧?

    白路又说:“我跑的很快,如果不信,你俩可以试试。”

    这会儿时间,他一直在做一件事情,威胁这哥俩。

    二蛇面色有些难看,站起来说话:“可以带你去,不过不能保证找到横哥,还有,能弄辆车么?我还想活下去。”他怕被人看到。

    白路吧唧下嘴巴:“成,偷车去吧。”

    胖子也站起来,和二蛇走在前面。白路拿下丝袜,低着头跟在后面:“千万别回头。”

    三个人好象遛弯一样沿着街边慢慢走。走出百多米,街角停辆汽车,白路让俩人站到车头位置,他过去捣鼓几下,打开车门,打着火,再套上袜子坐到后座说:“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