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我要去越南

作品:《怪厨

    大军好奇道:“你怎么知道?”

    “军哥,这个真不能告诉你,也就是你问,换别人,我根本什么都不说,听小弟句劝,别找他了。”小龙想想又补充一句:“里面涉及很多事。”

    大军思考片刻:“知道了,你忙。”挂掉电话。

    在沙发上靠了会儿,看来没财缘啊。大军刚想起身,看见门口站个头上带丝袜的男人,不由眼神一凝,慢慢起身,往左边走一步。

    左边是桌子,有两个抽屉。

    白路小声说:“别动。”

    大军当然不会听话,一把拉开抽屉,拿出把枪,应该是私制的,看上去有些破旧。

    举枪瞄准白路:“谁让你来的?”

    白路笑道:“电影看多了?还谁让我来的。”说着话摇摇头。

    “你是谁?”大军说:“三个数,不给我满意答案,我杀了你。”

    “别紧张,我就是来问句话。”白路随口说道。

    大军一听就明白了,想想问道:“刚才是你打的电话?”

    “恩,帮我找孟风,这家伙欠我点儿东西,少不了你的好处。”

    大军回话:“我找不到他,他在越南,你走吧。”

    这个丝袜男敢单枪匹马杀上门,肯定有所倚仗,大军不想冒险得罪他,拿着枪主要用途是自保。

    白路问:“刚才和谁通电话?”

    大军面无表情举着枪:“我让你走就走,别逼我杀人。”

    “杀吧。”说完话,大军就感觉眼前人影一晃,白路已经贴在眼前。

    方才,俩人相距四米,可这四米好象没有距离一样,跨一步就到。

    大军有些胖,动作不灵敏,刚想有所反应。白路已经一拳打掉手枪,跟着侧肘撞开大军,快速拣起手枪,笑眯眯问话:“聊聊?”

    大军是拼出来的江山,临危倒也不乱,拽过把椅子坐下:“我不知道孟风在哪,聊多久也没用。”

    白路说:“现在的问题是刚才那个电话,打给谁的?”

    “我以前小弟,现在在宁城混。”大军说:“找他也没用,他也不知道孟风在哪。”

    白路长出口气:“想找个人还真难。”

    大军说:“反正我找不到他,你就杀了我也没用。”

    白路有些不甘心。

    他来大义县,原因是孟风在这里带许多人出去搞钱。人多嘴杂,出去的人太多,混在黑色或是边缘地带的一帮人肯定会得到消息。白路想通过这帮人挖出孟风,可没想到费大劲折腾一趟,居然还是无果。

    白路说:“把你小弟电话告诉我。”

    大军摇摇头,念出一串数字。白路记好后把手枪拆成一地零件,随口说声:“走了。”悠闲下楼,好象是来朋友家做客一样。

    大军站着没动,确认白路离开之后,给小龙打电话。

    这一次没让手下接,小龙问:“军哥,怎么了?”

    大军说:“有个王八蛋拿手枪逼我要你的电话号码,为了活命,我只好告诉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你小心一些。”

    “啊?”小龙问:“是什么人?”

    大军说:“那人在找孟风。”

    小龙问:“找孟风?他也找孟风?”心里有点狐疑,怎么大军找孟风,那个人也找?顿了下说话:“没事,我知道该怎么办,军哥,你得低调一些了,现在不比从前。”

    大军说:“这个我知道,你要小心,那小子挺厉害,下手挺狠。”

    “没事的。”

    挂掉电话以后,小龙仔细琢磨琢磨,心里很不满意,把我的电话号码告诉危险分子,等同于出卖吧?

    这一晚上,白路闹得很多人鸡飞狗跳,无法安宁。白大先生自己也很不安定,到处跑到处打人,所以在离开饭店后摘下丝袜,脱掉上衣,溜达回小旅馆睡觉。

    隔天一早去车站买票,哪来回哪儿去,要重回宁城找小龙。

    尽管白路很有本事,可再有本事也不是神仙,孤身一人,如何在大海里捞针。

    中午时分回到宁城,在火车站边上找个公用电话给小龙打电话。

    小龙也挺哏儿,在得到大军提醒后,索性自己拿着电话,专门等白路打电话。

    电话接通,白路直接说:“我找孟风。”

    小龙回话:“我找不到他,现在估计没人知道他在哪,警察抓的紧,他在跑陆。”

    白路默然,难道大老远南下一次,结局是无功而返?想想问道:“你知道他做了什么?”

    小龙笑问:“谁不知道?”

    是啊,谁不知道,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名字。

    小龙又说:“除非去越南找,否则想找他?难。”

    “他还不回来了?”

    “不知道,还有事没?没事儿挂了。”

    白路琢磨琢磨,隐约发现点儿什么事情,问道:“孟风不是一个人,上面还有人对吧?”

    小龙马上回话:“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

    白路再问:“你觉得这么大的宁城,有谁可能知道?”

    “你找警察吧,反正我什么都不知道,说白了,我就是个二道贩子,从越南接手新娘,想要女人可以找我,别的都帮不上忙。”停了下又说:“我知道你够狠,所以会接你电话和你说这些话,坦白说,我没活够,不想和你这样的人打交道,希望你能明白。”

    人家说软话说的如此坦白,按说不该再逼他。可白大先生哪管这些,他的情绪是天上流云,鬼知道能变成什么形状,所以此刻,白大先生笑笑说话:“你办跨国婚姻?我还没去过越南,带我去一次成不?”

    电话那头的小龙苦笑一下:“你是想见我对吧?”

    “恩。”白路很诚实。

    小龙想想说道:“成,后天有个五天团,先交一万团费,估计你也不想找老婆,别的钱就不跟你要了。”

    “用不用这么贵?”宁城有很多去越南旅游的广告宣传,白路看过一张宣传单,最低好象才一千六百多块。

    小龙特别坦白:“我们这不是旅游,是去找老婆,有些钱赚不到,只得多收一些,别人是三千到五千左右的花费,你来得加倍。”

    “算了,不去了。”白路挂电话。

    他临时想到个问题,出国用护照会暴露身份。

    走出火车站,在附近街道溜达溜达,找到家旅行社进入,他要去越南旅游。

    试问天下,还有没有比白大先生更不靠谱的人。这家伙对广南一无了解,对孟风一无了解,只凭个地名就过来查案。经过一晚上折腾,连续揍了几个人打上许多个电话,又决定出国找人。

    依旧是什么都不了解,只凭一点残存的不知真假的信息,他就出国了。

    因为要办手续,在宁城多耽搁一天,后天上午直飞河内。

    越南也有黑社会,白路的想法和在大义县时一样,直接找老大,让他们帮自己找孟风。可有一点,等坐上飞机才记起来,他不会越南话,就算找到老大也没法沟通。

    他是跟团走的,每人发个小红帽。白路边摆弄帽子边琢磨,河内应该有唐人街,到时候找唐人街老大,让他帮忙找孟风。

    如此一想,认为自己真聪明,充满智慧的脑袋随便一想就是无数个好主意。

    正在沾沾自喜的臭美中,导游坐到他身边说话:“这一路跟我走,保管让你吃好玩好。”

    一个团俩导游,一男一女。和他说话的是男导游,大概二十七、八岁,有些黑瘦黑瘦。女导游约莫二十五、六,相貌普通,身材倒是不错,在后面位置闭目养神。

    白路恩了一声,问道:“去唐人街不?”

    导游愣了一下,反问道:“你是说河内?那地方没有唐人街。”

    白路很失望:“什么国家么,怎么可以没有唐人街。”心里话是没有唐人街怎么找孟风?

    导游说:“以前有,后来没了,你知道的,打过仗。”

    两国打架时,白大先生没出生,不过那么大的事情,用许多生命堆出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他也有耳闻。

    听导游说打仗,白路暗叹口气,没了说话兴致。

    沙漠那座监狱,有个叫王战士的犯人参加过这场战争,立下二等功,后来升到营官。就在成为营长的那一年,王战士回家,单人匹马杀死二十六个人,军事法庭判其死刑,是他的老首长多说句话,保条性命,改成无期,扔进沙漠里。

    在监狱里,王战士的故事为很多人都知道,也因为和大老王一个姓,又是军人出身,大老王对他还不错。

    至于王战士为什么杀人,原因是家人遭遇不公待遇,老爹被打成重伤,老娘被活生生气死。

    又是一个悲惨故事。

    王战士气不过,去报仇,连政府干部带黑道分子,只要和这件事有关的人,全部搞死。然后被抓,失去自由。

    在白路小时候,王战士说过猫耳洞的故事,无论战役打成什么样,无论杀死多少个敌人,他的语气永远是低沉悲伤,所以一想起那场战争,白路也会情绪低落。

    他不想说话,导游倒是满有兴趣,问他:“怎么自己来越南玩?”

    “不为什么。”白路回话。

    导游换问题再问:“拍戏有意思吧,你看我能演个什么角色?”他有游客名单,自然知道白路是谁。

    白路笑道:“去北城或者横店,有无数剧组招演员,尽管去试。”

    “拉倒吧,老大不小,可不敢做梦。”男导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