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白路玩滑板

作品:《怪厨

    出门后,扬铃给剪辑工作室打电话确定时间,问珍妮弗:“后天早上做配乐,可以么?”

    珍妮弗说可以。扬铃再电话通知传奇妹子。

    然后打车回家,在路上,珍妮弗跟白路说:“当歌手吧,你嗓子真好。”

    “我嗓子不好。”

    “我说真的,昨天折腾十多个小时,今天还能唱这么好,真的很棒,是怎么练的?”

    白路随口回话:“我哪知道。”

    珍妮弗怂恿道:“搞个音乐工作室,要不就签唱片公司,我帮你写歌,绝对一炮而红。”

    “我已经很红了。”

    “你现在算什么红。”珍妮弗说:“要有作品,艺人有作品才能长红。”

    “我不是艺人。”白路说。

    从西四往家走,先往北,然后东行出二环,经过地铁站,晕乎乎的白路记起昨天未完成的工作,让司机靠路边停车,他说:“大好天气,安步当车,何其一个快哉。”

    “为什么下车?”珍妮弗问了一句跟着说:“我也下车。”

    啊?白路摇头说不行。珍妮弗问为什么不行?

    为什么?白路努力想理由,司机问:“停车不?”

    白路说停。可是才一停车,珍妮弗抢先下车,跟着孙佼佼也下车,白路反是比较慢,下车后问俩大个子:“你俩干嘛?”

    “你干嘛,我们就干嘛。”孙佼佼大声说。

    车上就剩扬铃自己,琢磨琢磨付了车钱,跟着一起下来。

    白路有点无奈:“这大热天的,你们再晒黑了,赶紧坐车回家。”

    “偏不。”珍妮弗往前走。

    现在是下午四点左右,太阳却是高挂,天气热的可怕,在外面站上一会儿,身体就会发粘。

    看着三个大美女陪自己体会炎热,白路无奈说话:“那就走。”

    有她们仨陪着,不能去地铁站,只管往前溜达。没一会儿来到体育馆附近,这片地方有很多高楼,楼下阴凉处歇着一些人。

    往南一些有条步行街,没多长的距离。是附近几栋商业大厦圈出来这么一块地方,楼上楼下有很多商户。

    被高楼围住,这片地方很荫凉,有几个穿大裤衩大背心的青年在玩滑板,边上站了五、六个青年男女看热闹。

    珍妮弗远远看见,很有兴趣走过去,边走边问白路:“你不是也会玩?玩个给我看看好不好?”

    白路摇头:“我不会玩花样。”

    “去玩一个。”珍妮弗怂恿他。

    白路看看眼前这位出道极早的大个子美女,许多年熬下来,怎么还像个小女孩一样?不过再一想也就释然,如今社会,别说美女,连男人都不愿意长大,很多人努力保持青春的容颜、青春的心态,就是想多年轻一些时间。

    孙佼佼也起哄:“玩一个吧,玩滑板的男人最帅。”

    他们边走边说话,引起别人注意。

    这地方是大厦中间的小广场,多有行人路过,边上有花坛,有楼梯,虽说场地一般,但是可以玩些简单花活。

    他们一行有两个特别高的大美女,还有一个很高的美女,很引人注目。等他们走近,连场中玩滑板的几个人都停下,朝他们看过来。

    美女当前,白路被许多人忽视掉,男人的目光在三个美女身上来回刷。

    珍妮弗虽然有名,可毕竟是外国人,又戴个大墨镜,再有边上的孙佼佼同样美丽,一时间没人认出她是谁。

    四个人走到人群外头站住,孙佼佼继续怂恿白路:“玩一个。”

    白路转头看珍妮弗,她似乎很想自己表现一下,于是拿下墨镜交到她手里,走上一步问那些滑板青年:“能借个板子不?”

    这是想玩滑板?

    玩极限运动的人有个特点,遇到同道中人多会很大方,有个穿紧身背心,肩膀露出文身的青年脚下使力,把一块板子踩给白路。

    白路单脚点住:“谢了。”也不做加速,右脚踩板,左脚往上提的时候勾住板子一带,身体往上一跳,人跳起有一米多高,板子在空中快速翻滚。

    当上升力量消失,双脚往下虚踩,人跟着板子一起落下。

    滑板的四个轮子才一落到地面,白路后脚使力,前脚收劲,板子朝后翘起,后两轮支地轻翘起一点角度。白路一扭腰,人带动板子在地上轻松转上两圈,跟着前脚用力,啪的一声轻响,板子四轮落地,白路一脚踩实,另一脚蹬地。

    快速蹬上两下,双足分前后踩住滑板,然后靠腰力扭动带着板子呈s型往前走,轻松跑出二十米远,原地一个大转向,板子换方向朝一个垃圾筒滑去。

    临接近垃圾筒,白路双脚往上一带,凌空跳起,带着板子从垃圾筒上方跳过,看高度足有一米多。

    白路玩的确实好,从这么高的高度落下,身体卸力,板子落地声音很轻。当身体站稳,一脚蹬地,让滑板跑起来,跟着再是向上一跳,轻松跳到三十厘米高、二十厘米宽的花坛边沿,让惯性带板子前滑,临到花坛边缘,再往上一跳。滑板在空中足飞出两米多才落地。

    借着前冲力量,白路继续扭腰走s路线,带着滑板晃回来。

    滑到珍妮弗身前,身体猛地空翻,滑板被带到空中。待他双脚稳稳落地后,抬右手一夹,将滑板夹在肋下。整个动作既完整又流畅,还特别帅气。

    一帮玩滑板的有人鼓掌有人喊好,珍妮弗也是笑着鼓掌,说真厉害。

    白路学话剧里的绅士模样,单臂张开,抡出个弧度收回身前,给她弯腰行礼,又冲看热闹叫好的几个人同样行礼,把滑板拿回到主人身前说谢谢。

    青年接过板子说玩的真好,问有队伍没?

    白路笑笑说没有,转身往回走。有人觉得他很眼熟,想想问道:“你是白路?”这是终于认出来了。

    “不是。”白路冲珍妮弗使个眼色,几个人快步离开。

    见白路为自己单独表演滑板,珍妮弗很开心,等离开这片地方,跟白路说:“我还想玩,咱去划船吧。”

    白路揪住衣服领口往外抻两下:“多热啊,都出汗了。”

    “划船就凉快了。”孙佼佼帮着起哄。

    说话时候,扬铃电话响起,拿着去一边说上几句,回来跟白路说:“要不咱招标吧。”

    这些日子,她一直是最忙的那个人,即便是今天出来录音,她的电话也是没完没了的响起。

    白路一听就明白了:“又有人找你?”

    “恩。”

    因为是军队用地,那块地方是静悄悄的谈协议,静悄悄的搬家,静悄悄的拆迁。外界多不知道消息,可再静悄悄也有消息传出。

    到目前为止,前期工作很顺利,由部队派人传达政策,统计面积,商定赔偿标准等事情,以后该怎么分房也是部队的事情。

    只待住户搬走,就可以开始拆迁、建设。

    为能尽早拆迁,在马战的提议下,白路会出面和住户签定协议,保证他们有房住。

    他是大明星,是好人,曾有过许多英雄壮举,相比较于虚无缥缈的组织,百姓更愿意相信这个活生生的人,所以很配合拆迁工作。

    这个地方没有多少住户,基本全部通知到,只待拆迁动员大会一开,白路来签协议,住户搬家,拆迁队进场,工程开工。

    开工就是商机,八方人士各显其能找上门来,有实力有胃口的想吃下大部分工程,实力略逊一些的琢磨赚个三几千万,再逊一些的公司目标是一千万、甚至几百万,反正能赚一些是一些,谁也不会嫌钱多。

    扬铃跟白路抱怨过这类事情,白路把事情推给马战,总算是略略安静一些。可此时又有电话打过来,说明电话那头的人物很不一般,起码马战不方便压制。

    白路问:“是谁?”

    “满龙翔。”

    “满龙翔是谁?”

    “正利建设集团总经理,想接下整个工程。”

    白路笑道:“他疯了么?”

    扬铃想想说道:“他叔叔是满正,正利影视老板,建设集团也有股份。”

    满正?白路想了一下:“这个名字挺熟悉的。”

    珍妮弗在一旁说话:“我记得,上次在胡同里见过,我和茱莉,还有扬铃一个,咱四个在胡同玩,那时候见过。”

    扬铃补充道:“那时候,满正和洪宾宾在一起,你对满正没印象,总该记得洪宾宾,胸特大的那个影星。”

    白路想了下:“没印象,那个满龙翔是怎么回事?”

    扬铃说:“他说让咱们好好考虑考虑,最好把工程交给正利建设。”

    她刚说过话,白路电话响起,是马战,一接通就问:“满龙翔找过你了?”

    “那家伙什么来头?”白路问。

    “当然有来头,那家伙是根红苗正的红三代,比我们几个可荣光多了,大概有个三十五、六?继承父业,现在是正利建设老总,以前追过传奇妹子。”

    白路笑道:“意思是你压不住?”

    “老大,我可不能出面压他,得由你来。”马战说:“里面有些事没法说,简单一句话,他爷爷是开国上将,后来转文职,可在部队依然有很大影响力,我们家和老武家也不好和他家对着来。”

    “我去,这是大怪物啊,打倒了掉不掉宝物?”白路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