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是你唱的么

作品:《怪厨

    孙佼佼插话问:“照顾什么?担心什么?”

    白路回道:“咱的电影公司即将开张,第一部影片由我和元龙主演。”

    “我要参加。”孙佼佼说。

    “还有我。”珍妮弗说道。

    见几位大明星说话间就定下拍戏事情,花花有点小激动,满心羡慕,又渴望参与其中,轻轻拽沙沙一下,想要问话。

    白路看到,笑着说话:“沙沙、花花,如果有合适角色,你俩也可以演。”

    “哦。”花花开心大叫,可满桌人只有她自己兴奋,变得有些不好意思。

    元龙看眼花花,又看沙沙,冲白路摇头:“你身边怎么全是漂亮女孩?”

    “你猜。”

    几个人边吃饭边说事,晚饭后,元龙拽白路上楼单谈:“危险的戏份还是由我来演。”

    白路说:“不可能。”停了下又说:“不是想看我的身手么,楼上请。”他要证明比元龙强很多。

    元龙想想说好,和他去楼顶。

    楼顶有很多空地,白路站住,向元龙说:“随便你打,只要能碰到我一下,就算你赢。”

    元龙问:“不格挡,不还手?”

    白路说是。

    元龙稍稍活动下手脚:“开始。”冲向白路就是一拳。

    他是武生出身,这么多年一直在演动作片,基本没停止过锻炼,虽然多是表演形式的花拳秀腿,可与武术套路大是不同,很有搏击的战斗范,打的有感觉。

    白路玩风吹杨柳般的摆动,如非必要,基本就是晃动脑袋和腰身进行躲避,待元龙逼得紧了,才往后略退一步。简单说来,俩人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从目前状况来看,四个元龙未必能打过一个白路。

    俩人打上十分钟,元龙累的气喘吁吁,摆手说:“不打了,比我拍半小时片子还累。”

    白路走进杂物房,拿出两个皮垫,丢过去一个说:“坐。”

    元龙缓上一会儿,坐在白路身边说:“你是不是特能打?”

    “凑合吧。”

    “别谦虚,敢进武行的都有一身本事,可你这样的是第一次见。”

    俩人歇上一会儿,元龙说:“这么说吧,这部片子非常危险,我也怕死,可再怕死也不能让你去送死,我不敢。”

    白路说:“你都这么说了,我也跟你交个实底,我觉得你这个人还不错,不想让你出事,才决定演的;咱第一次见面那会,我啥都不是,你就能微笑对我,很不一般。”

    元龙笑道:“那次拍卖是吧?其实不是冲你,我是冲丁丁,香港两位大导演亲口封她是yu女,别说你不动心。”

    白路笑笑:“不当色狼你会死?”

    “男人不当色狼还活个什么劲儿?”反正是俩人胡说八道,元龙倒是什么都敢说。

    白路摇摇头,每个人的生长环境不同,想法自是不同,比如有人就是说美国好民族好,有人就是想做五毛党,有人信上帝,有人喜欢佛,都是没法说明和没法改变的事情。没必要多费口舌。

    不等白路接话,元龙又说回电影:“谢谢帮我成就梦想,我回去想想办法,尽量多筹些钱,主角是你和我,大部分危险戏份由我来演。”

    白路笑道:“我还没说完话,你急什么?”跟着又说:“那个,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觉得你对我还算不错,几次见面没为难我,后来更是礼贤下士,虽然我不是士……咱这样,你回去改剧本,把危险镜头让给我,什么时候改好了,什么时候拍。”

    “这不行。”元龙不肯同意。

    白路笑笑,起身走到楼边问话:“你说,我从二十层楼跳下去,会不会死?”

    元龙马上起身跑过来:“你要疯?”

    楼边是水泥护栏,白路扶住了往下看看:“天黑,看不到下面情况,先不说跳的事,就说从这个高度,我空手往下爬,三十秒内可以落到地面,你信不信?”

    元龙往下看看:“剧本里没有这样的戏。”

    虽然是拍危险镜头,可是再危险的镜头也得有成功的可能,他是想拍电影,不是想自杀,任何一个危险镜头都要在事前做上许多次的演练,熟练后才能进行无保护实拍。

    白路说:“我是想告诉你,我很灵巧,就这个高度,这个环境,绝对没有问题。”

    元龙还是不敢让白路冒险,想想说道:“明天去上次那个攀岩场地,我想看看你的本事再说。”

    白路苦笑一下:“你真是犟。”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电话响起,何山青问他在哪。

    白路说:“你想干嘛?”

    “如果在家,就给我滚下来一楼。”何山青挂电话。

    白路跟元龙说:“下楼吧。”

    二人返回大房子,下到二楼的时候听到楼下传来音乐声,等下到一楼后,音乐变得清晰,是白路唱的《流浪鱼》主题曲。

    整个客厅站满了人,都在听这首歌。

    白路问:“嘛呢?”

    何山青很不平衡:“我靠,你不是唱歌跑调么?”

    白路不承认:“你是猪么,我什么时候唱歌跑过调?”

    鸭子在一旁悠悠说道:“你什么时候唱歌不跑调?”说着话按暂停键,停止放歌。

    “郁闷个天的,你们是拆台的么?”白路撸胳膊没挽到袖子,但是欲以武凌人的意图显露无疑。

    林子说:“咱这么熟,别闹了,是不是请歌手做假?根本不是你唱的。”

    “我去,昨天老子练歌练到下半夜,你们都聋了么?”

    何山青说:“就是听到你昨天练歌,才怀疑不是你唱的。”

    白路眼睛瞪圆了喊道:“老子一辈子就唱一首好歌,你居然敢污蔑我?”说着话想冲过去打人。

    边上元龙面带疑问,小声问话:“你唱的?这么好?”三个字一个问句,每个问句的尾音都是上扬,那是完全极度的不相信加怀疑。

    白路怒道:“再敢废话,你那个狗屁片子,老子不演了。”

    元龙赶忙说:“没错,就是你唱的,绝对是,唱的真好!”

    白路很满意:“就应该说实话,要好好表扬我,这样才能做朋友。”

    “真是你唱的?”高远问话,身边是同样带有怀疑表情的传奇妹子。最可气的是丁丁、柳文青都是一样表情。

    白路气道:“珍妮弗,你说是不是我唱的?”

    珍妮弗说:“亲我一下,我就说。”

    这句话一出,大客厅里所有人愣了一下,这是什么节奏?很多拥有强大八卦之心的美少女战士们刷地看向珍妮弗,再刷地看向白路,纷纷猜测着是要表白么?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珍妮弗的私人情感事宜,至于那首歌是谁唱的已经完全不重要。

    由此可见,这就是群众基础,歌唱的再好,也没有八卦吸引眼球。

    听到这句话,白路马上站成冰棍,想起昨天半夜的初吻,再看看周围人群的表现,咳嗽一声说:“其实,这首歌不是我唱的。”说完想上楼。

    珍妮弗略有一些失望,不过因为是可以预想到的结局,所以面上毫无表现。

    可敏锐的女人们纷纷察觉到不对劲,大家认识珍妮弗这么久,从没听她说过这样话语。尤其傍晚时候,三大门户网站加各种弹窗新闻纷纷报道白路和珍妮弗后海泛舟的亲密表现,配以此时话语,一定有情况。

    就在有人想问话的时候,传奇妹子抢先说道:“等下,这首歌不错,更适合男声演唱,我想明天把这首歌推出去,提前给电影做宣传。”

    白路说:“反正也不是我唱的,随便。”嗖地跑上楼。

    在今天晚上,元龙好象白路的狗腿子一样,刚从楼上跟下来,此时再跟上楼,跟白路说:“公平说,这首歌特棒,我一直觉得男人就该唱这样的歌曲,大声张扬,愤怒呐喊,是真汉子的歌曲。”

    白路不屑道:“就听了两句,你知道什么?”

    “我也是歌手好不好?”

    白路继续不屑:“连你都能当歌手,可见歌手的门槛有多低。”

    元龙无语,跟白路进入房间:“咱再研究研究拍戏的事……”

    “不用研究了,回去做预算,想在美国就在美国拍,想在国内就回来拍,我只管花钱。”说完又补充道:“还有件事,把我的戏压缩在一个星期内搞定。”

    元龙说:“不可能,每一个危险镜头都得做好前期准备,有可能一个镜头就得拍一个星期。”

    白路摆手道:“这个不重要……”话说一半,电话突然响起,接通后是丽芙。

    白路拿电话往外走:“怎么了?”

    丽芙笑道:“偷偷告诉你一件事,是好事。”

    “什么好事?我公司的事情?”白路问。

    “那不算好事,我偷偷告诉你啊,从明天开始的一些天,大概在一到三个月之间,米其林杂志会派人去你的饭店吃饭。”

    “这算什么好事?”白路问。

    丽芙气道:“你是猪么?通过考核就是米其林三星饭店!是饭店业的至高荣誉!”

    白路嘿嘿一笑:“是好事,谢谢你。”

    虽然他不在乎是米其林还是面其林,哪怕是冰淇淋也无所谓,可丽芙满心欢喜帮他做一件事,那就必须得感谢。

    丽芙嘿嘿笑道:“我厉害吧。”

    白路琢磨琢磨,没明白厉害在哪,于是施展套话大法:“把整个事情说一遍,越详细越好,我好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