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八章 去酒吧喝酒

作品:《怪厨

    面对老邵,白路懒得说假话,问话:“你怎么知道?”

    老邵很生气:“把我当成猪了?二十五个要饭的被抢,你正好送来二十五份头发,你觉得我能不能猜到是你?”

    “说不好。[]”白路认真说道。

    “滚蛋,这件事你别管了。”不等白路回话,老邵挂掉电话。

    好吧,不管就不管。白路给郑燕子打电话:“以后尽量别去爱心之家,太远了。”

    郑燕子说:“没有经常去,我是艺术团演员,要演出的。”

    这丫头还真忙,白路笑笑:“那成,有事儿打电话。”

    此时时间是晚上六点多,天色尚亮,挂电话后的白路坐在路边无聊发呆。

    说白了是心虚不敢回家,家里有个特美丽特诱惑人的大美女在。

    他不怕珍妮弗引诱,怕的是经不住诱惑。

    珍妮弗比柳文青小点儿有限,可身高腿长会保养,端的是无比美丽。因为人种不同,本就腿长,珍妮弗又特别漂亮,那是相当相当诱惑人。

    在珍妮弗前面,白路经受的最大诱惑来自柳文青,可毕竟害羞不好意思,所谓诱惑不过是同榻而眠。珍妮弗不同,那是真真儿的勾引啊,亲亲抱抱,柳文青不敢做的事,她都敢做。

    接触越多,白路越喜欢拥抱柔软香体的感觉,实在太舒服了。

    经过这几天的骚扰岁月,突然明白何山青和于善扬两位大神为什么愿意沉浸温柔乡中长久不醒。

    他坐在路边发呆。低着头,穿件普通衬衫。等闲人看不出是谁。可总有人特别熟悉他。

    白路在地砖上找蚂蚁,找啊找的,忽然看到身边停下一双脚,亮色高跟凉拖,一双洁白小腿。

    见小腿不走,白路抬头看一眼,是白雨。

    白路问话:“干嘛?”

    白雨在身边坐下,问他在干嘛?

    “我在研究世界和平。”

    “怎么研究。”白雨饶有兴趣问道。

    “说了你也不懂。你干嘛呢?”白路换话题问回去。

    “我住在后面。”白雨叹口气:“你忘了?”

    “啊,我说怎么眼熟呢。”白路转头往后看,看了会儿发现不对:“少来,还隔着俩路口呢。”

    白雨笑问:“怎么不回家?”

    “听不懂人话是不?说了我在研究世界和平的大问题。”

    白雨继续笑,笑上一会儿说道:“得了,哄谁呢,没地儿去了吧?去我家坐会儿?”

    “什么意思?”白路粗嗓子问话。

    “没什么意思。去我家坐会儿不?我给你下厨。”

    白路琢磨琢磨:“好吧。”俩人起身往东走去。

    白雨一直在剧组里混,山河大厦装修完毕,她帮着看东西。今天全部收拾完毕,中午大家吃庆贺饭,饭后解散,李可儿一帮女孩去唱歌继续玩。白雨凑不进去,就近找个茶吧坐上一会儿,回家时遇到白路。

    难得白路肯去家里做客,白雨问:“吃什么?我去买。”

    “你还真拿我当客人了。”白路说什么都不吃。

    没多远的距离,不到十分钟。白路第一次进到白雨家中。

    一居室,收拾的很干净。卧室很香,电视、电脑都堆在卧室里面,床很大很软。

    白雨把电视打开,让白路看电视,她去做饭。

    晚饭很简单,炒个牛肉,拌两道小菜,红酒佐餐。餐桌摆在卧室中。

    白雨其实吃过晚饭,此时主要是喝酒兼聊天。俩人说上会话,白雨突然问话:“珍妮弗在追你?”

    “啊?”白路看她一眼:“人家是大明星,不能胡说八道。”

    白雨吧唧下嘴巴:“得了,哄别人成,哄我干嘛?我能去美国和她演出,说白了不就是因为你?”说完话,大口喝酒。

    白路摸下鼻子:“你干嘛吧唧嘴?”

    “跟你学的。”白雨嘿嘿笑道。

    白路无语:“不学点好玩意?”

    吃饭快,有酒慢,没多久喝完一瓶红酒,又开第二瓶的时候,白路想起件事情:“拍电视不发工资,你房租怎么交?有钱么?”

    白雨笑着说话:“有,我和衣丹、丁丁上过很多节目,只要你名声不衰,就总有节目组邀请我们。”

    白路不贪功:“得了,是你自己有本事。”

    如此边喝边聊,在第二瓶见底的时候,白雨有些多了,双手托腮盯着白路看:“我住过来好多个月,今天最开心,终于不是一个人吃饭。”

    白路纠正道:“瞎说八道,一共才住几天。”

    白雨微笑着不去反驳,悠悠说话:“打小有个梦想,有自己的房间,有一扇窗,有音乐,可以在音乐中透过窗户看世界,不过后来梦想变了,老师说我嗓子好,带我学声乐,带我参加比赛,新梦想是成为歌星。”

    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喝口酒继续说:“如果可以选择,我现在想要第一个梦想,就像现在这样,静静坐着,可以静静看着。”

    白路琢磨琢磨,说句脏话:“我靠,老子就没有梦想。”

    他当然有梦想,不过他的梦想是偷懒,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来。

    白雨呵呵直笑,笑上好一会儿,问话:“你和元龙拍戏?”

    “恩,我的息影之作。”白路认真胡说。

    白雨摇摇头,举杯说话:“喝。”

    没多久,第二瓶酒也喝完,白雨还想继续喝,被白路拦住:“就这样,走了。”起身去门口穿鞋离开。

    等房门关闭,白雨在窗口站上一会儿,去厨房拿瓶红酒继续喝。

    小区外面的街道。白路慢慢往家溜达。路上接到李强电话,问他怎么又上新闻了?没完没了的全是事儿。要不要帮忙?

    白路笑问:“看把你闲的,你那口子怀了?”

    “瞎说什么?”李强说:“和你说正经的呢。”

    “没事,我回家了,改天喝酒。”白路说。

    李强说:“还改天干嘛?有事儿没?没事就今天喝。”

    白路笑笑:“成啊,说地方。”

    他挺喜欢李强,一个特别简单的人,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会藏着掖着。也不会有坏心眼骗人。

    李强说在使馆区附近的酒吧街,到了打电话。

    白路说好,打车赶过去。

    一个是没多远,一个是晚上车少,不到二十分钟,白路站在酒吧街上。

    这条街上有很多节目,比如有站街女。有酒托,还有各种业务员。

    白路刚想打电话找李强,看见街角走过来一个白衣胜雪的妹子。恍惚间以为是传奇妹子来了这里。等那妹子走近一些,是个很纯净可爱的妹子。论长相不及传奇妹子,但是年轻纯净,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比沙沙大不了多少。

    妹子很好看,边走边往酒吧里看,一条街从南走到北,选择靠北边一间酒吧进入。

    白路对美女基本免疫,拿着电话给李强拨号。顺便往前溜达。

    刚走到那家酒吧门口,妹子又出来了。站在街上左右乱看。白路距离最近,于是走过来问话:“借我二百块钱成不?”

    白路放下电话笑了下,当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素不相识的人也可以借钱?

    见白路没说话,女孩又说:“一百也成,你不会连一百块都没吧?”

    女孩身上是白色礼服,白色皮鞋,脖子上有钻石项链,很有点公主的意思。瞧女孩气质,还真像个公主。

    白路马上想起沙沙,漂亮是漂亮,可和眼前女孩比较,总是少了份富贵气。不由轻叹一声,这玩意不是短时间能改变的。就像自己,来北城快一年了,皮肤依然算是黑的,面相依旧有些老,这玩意和钱多钱少没关系,是打小形成的。

    见白路还是不说话,女孩气道:“小气样,三十有没有?”

    白路笑道:“胆子真大,就不怕被人卖了?”说她敢跟陌生人随便说话。

    “嘁,谁敢卖我?少说废话,请我喝杯酒成不?”说着话左右乱看,估计是看谁能请她喝酒。

    白大善人恻隐之心发作,不想女孩遇到坏人,叹口气应声:“成。”和女孩走进酒吧。

    在酒吧喝酒,总有些人拿一瓶啤酒或两瓶喝啊喝的,干喝也喝不完,桌子上一目了然,偶尔带两个小吃,那还是因为有女孩在。

    真要喝酒,随便找个饭店也比酒吧好。来这里喝酒的多是无聊发疯、顺带抱着其它目的的高人。

    很显然,女孩不在此列,坐到吧台前面跟酒保说话:“两瓶啤酒。”

    白路笑着递过去一百块钱,等拿过酒来,女孩猛灌一大口,还剩下小半瓶酒。女孩看看酒,跟白路说:“再买瓶成不?”

    白路摇头:“不成。”

    “小气样,电话给我,我打个电话。”

    白路递过去手机。

    女孩接过去一看,巨大的山寨版,顿时惊为天人,嘲笑白路:“拿这玩意来酒吧泡妞?不用这么有思想吧?”

    “打你的电话吧。”白路喝口啤酒,左右张望着看,最里面的位置有歌手唱歌,无所谓好坏,反正足够应付表演。

    女孩拿电话按几下,过会儿气愤还过来电话:“靠,不接电话。”

    白路笑笑:“还知道别的号码不?”

    “能记住这个就不错了!都是别人记我电话。”女孩很骄傲。

    白路点头:“能看出来,你绝对是白富美。”

    “少骂人,不要以为请我喝瓶酒就怎么怎么的了,老子有钱,明天还你。”

    “你是老子?”白路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