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章 二叔要救急

作品:《怪厨

    女孩手背上是吊针,不能乱动,招呼白路:“过来下。”

    “干嘛?”

    “有没有镜子?”

    白路无语:“没有。”

    “我的脸没事吧?”女孩有点儿担心。

    “没事。”

    “不许骗我。”

    白路说:“脸没事,就是腿和胳膊有擦伤,医生说养几天就没事了。”

    女孩轻出口气:“那还好,电话借我用用。”

    白路拿出大山寨手机,女孩说出串数字:“帮我拨号。”

    白路像小工一样辛勤工作,接通后交到女孩手里,女孩拿过电话:“爸,我住院了。”抬头问白路:“什么医院?”

    白路拽过护士:“你说。”

    护士说清楚地方和房间号,还回来电话。

    二十分钟后,走廊里响起急促脚步声,不一会儿跑进来个中年男人。

    这家伙就是电视剧里的那种成功男人,长相不错,拥有完美体型,收拾的干净利索,有风度,从容。不过此时终于稍稍地不那么从容一次,跑进病房,眼睛一扫,快步走到女孩床前问话:“怎么样?”

    “没事,就是有点痛。”女孩回话。

    男人多看女孩一会儿,好象确实没有大碍,眼神扫过白路,好象看过空气一样面无表情,柔声问护士:“大夫在么?”

    护士说在。

    “麻烦你,能带我去么?”男人很有礼貌。

    这有什么不能的?护士带中年男人去找医生。

    屋子里剩下白路,苦笑着看女孩:“他是你爹?”

    “你认识?”女孩反问道。

    “认识。”白路叹口气,还真是巧,那家伙是被他骂过王八蛋的满正,也就是和他闹纠纷的满龙翔的小叔。

    没多一会儿,满正回来,表情轻松下来。刚在医生办公室看过片子,女孩被车撞晕居然只有几处擦伤,也没有内出血现象,真正是运气逆天。

    走到床前看闺女:“没大事,好好休养。”这才转身看白路:“你怎么在这?”

    白路想了下,伸手道:“医药费五千块。”

    满正看他一眼,转头看向门口,马上走进来个西装男,从皮包拿里出耷钱,抽出一半递给白路。

    白路也不点,装进兜里说:“使馆区酒吧街有监控,自己去看。”说完话往外走。

    他迈步,西装男同时移动,挡住去路。

    白路皱下眉头,转头看满正。

    满正没说话,满丫头抢先说道:“不能走,我得想想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什么可想的,你被车撞了。”白路脚步一动,绕过西装男:“走了。”快速出门。

    西装男想追,满正说:“去查酒吧酒的监控。”

    “是。”西装男离开。

    满正坐在床头的椅子上:“去喝酒了?”

    “恩。”

    “你刘叔一直在找你。”

    “我又丢不了。”满丫头问道:“你认识刚才那家伙?”说的是白路。

    满正说:“见过。”

    “他是谁?很有名么?”

    满正没回答问题,轻声说:“睡吧,明天来看你。”起身离开。

    病房外站着两个男人,一个年纪略大,约五十岁的样子,一个三十岁左右。

    见满正出来,岁数大的人:“正哥,怎么样?”

    “没事。”

    “正哥,是我疏忽,对不起。”岁数大的男人道歉。

    满正笑笑:“那丫头就那样,和你无关,送我回去。”

    “正哥,我想留下来照顾快乐。”

    “不用照顾,小马留下,有事情打电话。”说完话,满正往外走。

    岁数大的人犹豫片刻,跟着满正出去。

    满正回家后没睡,在等消息。一个小时后,西装男打回来电话:“正哥,是一辆黄色跑车肇事,车主撞人后逃逸。”

    满正问:“和白路有关系么?”

    “应该没有,当场很多人,白路主动跑出来救人。”

    满正想了下:“明天早点儿过来。”挂上电话。

    这一夜如此过去,第二天一早,满正带人来到医院,安排人带着闺女做全面检查。他在了解事故经过后,安排人仔细调查,闺女被撞和白路到底有没有关系。

    黄色跑车车主成为第一个拿来开刀的人,先是被一帮不明身份的人好顿揍,后被交给警察,走正常程序告他肇事逃逸。

    同时有很多人去酒吧询问满家闺女喝酒时的经过,通过监控和口供来看,白路没有怀疑。

    等拿到所有结果后,满正找闺女谈话:“白路为什么救你?”

    “那就是个小气鬼,我这么漂亮,让他请我喝杯酒都不肯。”满快乐大咧咧说话。

    满正女儿叫满快乐,从名字可以看出来这个爹有多疼爱闺女,一生就一个目标,快快乐乐过一辈子。

    “酒不是什么好玩意,在外面最好少喝。”满正柔声劝道。

    “知道了老头,找到撞我那家伙没有,揍死他,敢撞老子?”

    看满快乐生龙活虎的样子,满正放下心里石头,笑笑说:“已经揍过了。”

    “就知道老头对我最好,什么时候出院?”

    “明天吧。”满正看眼手表:“我有事,明天接你出院。”

    “那什么,我是不是应该感谢那个白路一下?”

    “再说吧。”满正离开医院。

    在医院门口站上一会儿,给白路打电话:“快乐的事情,谢谢你。”

    白路没听明白:“什么快乐?你谁?”

    “我是满正,快乐是我女儿,谢谢你救他。”

    “啊,没事,挂了。”白路按死电话。

    这时候的他在吃大餐。

    今天是山河大厦的摄影棚、舞蹈工作室、编剧工作室正式开工第一天,很多人赶来凑热闹。热闹过后是正式开工,一直忙到晚上,所有人出去吃饭庆贺。

    标准饭店要营业,所以包下山河大厦的餐厅,玩个疯狂流水席。吃到后面,连标准饭店的服务员和厨师们都赶过来,一顿饭足吃到十一点多才散。

    吃饭过程中,有些丫头喜欢玩,吃到八、九点钟,跑去山河大厦附近练歌房唱歌,唱够了回来继续吃喝。

    就在吃的正热闹的时候,满正打来电话。等白路挂电话后,鸭子问:“谁?”

    “满正。”

    同桌几位公子哥有些不解,林子问话:“找你有事儿?”

    “没事儿。”

    “到底什么事儿?”林子问道。

    “真没事儿。”

    “你死不死的。”何山青气道。

    高远看看白路,问道:“是明天吧?”

    “明天干嘛?”白路问。

    何山青气道:“赌局,你和满龙翔的赌局。”

    白路随口说话:“好象是。”

    何山青服了:“你牛。”

    一顿饭吃到很晚,回家后,一群人习惯性地上网看新闻,比如沙沙,不定时搜寻与白路有关的消息。何山青也是如此。

    白路正洗澡,何山青过来砸门:“你和满正说什么了?”

    白路气道:“等我出去再说。”

    三分钟后,白路去客厅找何山青:“怎么了?”

    “满龙翔那些手下跟记者说,北安俱乐部的事情和你无关,是他们互相打架,连累到你。”何山青满脸求知欲:“你给满正灌什么迷糊汤了?”

    最近两天的网络上,很多人揪着白路胡乱打架这件事不放,说这样的人有大问题,必须严惩。

    虽只是言论,公安局也不管,可毕竟对白路名声造成影响,尤其北安俱乐部一事,照片里,白路踩着别人的手,好象电影故事一样夸张。

    只冲这一张照片来说,政府部门再宽容,也只能稍微拖延点时间而已,在以和谐社会为大前提的方针政策下,必须要给公众一个合适交代。

    幸好,白路运气来了,一不小心救个人,轻易解决这件事情。

    新闻里被踩手的那个倒霉蛋接受采访,说自己手里有刀,几乎砍到白路,白路为自保,不得已做出踩手行为。

    这条新闻和上次老柴家给白路做证明一样,以通稿形式发出,主流媒体和主要新闻网站都有详细报道,于是,白大先生的形象又光辉了。

    白路简单看过新闻,随口说道:“有意思。”

    “有个屁意思,你和满正说什么了?”何山青追问。

    “什么都没说。”白路回去房间。

    因为满龙翔手下的良善口供,打架事件画上完美句号。当然,白路不太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只是真心觉得有意思,连满正都这么配合?

    满正之所以肯配合,一个原因是白路救下满快乐。另一个原因是发觉这件事情不对,满龙翔已经压下事情,为什么会有相关消息和照片发上网?这是有人从中挑拨。

    满正当然不会给人这个机会。

    此时已经夜半,回房间玩会游戏,白大先生就寝。

    睡正香的时候被电话叫起来,是一个外地号码。

    白路很郁闷,看眼时间,凌晨三点半,这是要疯的节奏么?随手按死。可片刻后再次响起,而且是一直响一直响,不像是诈骗电话。

    白路接通电话:“小子,你要疯么?”

    “是我。”电话那头是久违的二叔王某墩先生。

    “是你怎么了?是你也不能大半夜打电话。”白路很生气。

    “江湖救急。”

    “不救。”

    “我靠,老子是你二叔,真的是江湖救急。”

    “我真不救。”白路闭着眼睛说话。凭王某墩的武力值和机敏度,他不相信会遇到危险逃不掉。

    “小兔崽子,老子养你这么大容易么?”王某墩开始胡说八道。

    白路腾地坐起来:“大老王都不敢跟我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