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单请孙望北

作品:《怪厨

    折腾到两点多散场,回去房间后,白路有些睡不着,明天,珍妮弗和丽芙回美国,他的感觉很复杂,有点轻松,又有点不舍。

    感觉最能愚弄人,比方说丑男追美女,丑男胆子大,一直追啊追啊追。美女不喜欢,一直烦啊烦啊烦,可有天丑男不追了,美女不适应了,失落了,搞不好就要倒追。这就是长久的相处慢慢改变你的感觉。

    白路和珍妮弗相处那么久,又知道这妹子喜欢自己,如何会不动心?

    按照某些成熟男人的想法来说,这种情况早该睡之。他没睡。

    可他能坚持着不睡,却不能坚持着不动感情啊。

    明天就要走了,回去美国拍大片,起码有个半年、甚至一年不能见面……白路忽然想起丽芙,然后有了巨大发现,呀,老子居然是花心男!

    幸亏何山青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否则一定会不睡觉也要过来教育他:可别给花心男丢人了,一没婚约二没对象三是处男,你有什么资格当花心男?

    在胡思乱想中,花心男沉沉睡去。隔天一大早,满快乐打来电话:“跟我拍电影。”

    “你要疯么?”白路吼道:“你要是没玩具,就去百货市场买!老子不是玩具,你再敢打电话骚扰我,我弄死你二十块钱的。”

    “你要死啊!敢这么大声吼我?老子活这么大,还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你跟我等着。”满快乐气愤挂电话。

    白路琢磨琢磨。这个白痴丫头不会又打上门来吧?当即起床,快速收拾一新。先做早饭,再去敲珍妮弗房门。

    珍妮弗早装好包裹,坐在床上玩手机,见他进门,起身张开怀抱:“姐姐要走了,来,给姐姐抱个。”

    白路皱眉头:“你到底跟谁学的汉语?这都说的什么怪话。”

    珍妮弗笑道:“能听懂就行。”轻轻拥抱白路,然后亲亲脸颊。松开手说:“好了,你解放了。”

    轻轻四个字,白路心里一颤,他能听出话语中的失望之意,笑着重新拥抱珍妮弗,然后也学她动作亲脸,却被珍妮弗扳住脑袋。来个凶狠舌吻。

    这一次吻过,珍妮弗说:“你真好。”然后让白路学英语,不能这么懒惰下去。

    白路笑着说好,出门去敲丽芙房门。

    丽芙拖着俩大箱子出来:“买太多衣服了。”

    白路笑道:“安慰安慰你啊?活该。”又说:“吃饭了。”

    丽芙放下行李,打白路一拳:“敢骂我,找揍。”

    同行的还有孙佼佼一个。大个子到处乱转悠,白路问:“你干嘛呢?”

    “炉钩子怎么没了?你确信带回家了?”

    白路服了:“吃饭。”

    早饭后,白路跟冯宝贝要车,让他们打车上班,他开大黄蜂送人去机场。

    再歇一会儿。三个大美女出发,大房子众人出来送行。男的在屋里挥挥手就得,女的跟送到楼下,顺便上班。

    孙佼佼特潇洒的猛挥手:“下次再看到我,我就是大明星了,等我回来给你们签名。”

    司机白路帮着拿行李,装满小面包车,载上人,出发。

    一路无话,白路送三位美女进机场,办好托运,在安检处分别。珍妮弗过来拥抱白路,抱上好一会儿,贴了贴面。然后是丽芙。

    这个时候,大家都不知道说什么,白路只能傻傻地说:“旅途平安。”

    说完话,看见孙佼佼冲他张开怀抱,白路好奇道:“你干嘛?”

    “我也要抱,你抱她俩不抱我,我不是女人啊?”

    白路叹气:“女人的智商都被你拉低了。”

    “少废话,快抱。”

    白路只好笑着拥抱过去,不想孙佼佼竟是很大力量抱他,时间也最久,有些不舍放手的意思……白路突然明白,这孩子是不想离开,便用力抱了下两下,轻声说:“早去早回。”

    “恩。”孙佼佼用力点头,松开手说道:“好了,你占够我们便宜了,赶快滚蛋,我们要进去了。”

    白路忍不住笑:“你要进去了,好的。”冲三个美女挥手,等三个美女过安检,他转身离开。

    安检口总有很多人,两外一中三个大美女挨个儿和白路拥抱,早有人拍照下来。见当事人全不在意,似乎有点召告天下的意思,他们就拍的更自由。

    今天是二十号,《流浪鱼》上映第三天,机场有人看过那电影,认出白路后,冲他喊一声:“电影真棒。”

    白路循声望去,朝那个方向微微鞠躬,起身说:“谢谢。”

    电影上映两天,正是最热时候,网络上多有讨论,原本就热闹无比的白路贴吧更火了。

    喜欢一个人,起码要能看到这个人。影迷喜欢一个人明星,首先是被他的角色吸引。白路出名良久,只有名有声,一直缺少个更贴近人心的机会存在。

    如今《流浪鱼》上演,电影里那个有血有肉又能打的小警察一下拉近大家与白路的距离,有很多人像喜欢韩国明星一样,一下子就喜欢上他。

    离开机场,往家走的路上,扬铃打来电话,说满正问他要不要开媒体交流会,现在有很多记者想采访白路,询问下部影片计划什么的,当然也想询问绯闻。

    记者找来扬铃这里,被挡下。只好找播放电影的院线老板咨询,满正出于正常人的思维为白路考虑,让手下询问扬铃。

    虽然知道白路没心情接受采访,不过满正是好心,扬铃就多问白路一句。

    白路说:“不用问我,你觉得对公司有好处,随便怎么说都成。”意思是不用和记者见面。

    扬铃说知道了,又说下午两点在山河大厦面试模特,你来不?

    白路当然要去,他得给这帮妹子把关,万一遇到别有想法的老板怎么办?

    送走珍妮弗和丽芙,白路有点空落落的,车停路边想上一会儿,给孙望北打电话:“中午请你吃饭。”

    “有酒么?”

    “没有。”

    “成啊,去你的饭店?”

    “十一点半,小王村路,五星大饭店。”

    “知道了。”孙望北挂电话。

    白路开车去小王村路,停好车,去市场买菜。

    如今的他实在是名声大噪,连一个卖菜阿姨都知道他拍电影,边称菜边问:“你还亲自来买菜?”

    白路无语:“我不但亲自买菜,还亲自吃饭。”

    买好菜回饭店,先开门收拾卫生,正忙着,包子铺老板李黄进屋:“路子,你真拍电影了?”

    “你说呢?”白路在擦桌子。

    “当明星了还回来干嘛?”

    白路看他一眼:“我二叔让我收房租,你通知一下,差多少钱赶紧交过来,从现在开始到下午一点,过期不来,别怪我收房子,也别说什么现在没钱的话,我不想听,没钱就去借。”

    “你怎么这样啊?”李黄赶忙跑出去通知大家。过会儿回来说:“王若梅没法通知,回家好几个月也没消息,大门关着。”

    “先不管她,你们交你们的。”

    李黄说声好,重又出门。

    半小时后,连续走进来九个中年人,每人手里是一沓钱,白路懒得数,拿过钱盒子,把钱往里一丢:“行了。”

    “打个收条呗。”

    “打收条干嘛?怕我不认帐?”白路看向说话那人。

    “不是不是,万一你二叔回来,再收一遍怎么办?”

    “你觉得我们叔侄俩是这样的人么?”白路认真问道。

    李黄赶忙打圆场:“不是不是,当然不是,成了,你先忙,我们走了。”连使眼色带往外推,让大家离开。

    白路看看帐盒里的钱,大概能有个十几万,心道房租还真便宜,难怪交这么痛快,把帐盒往厨房台板上一丢,开始做菜。

    单请孙望北,他懒得弄那些麻烦菜,随便买两条鸡腿,切块熬土豆,又拌个黄瓜、花菜,再炒两个青菜,很简单一顿午饭做完。

    刚摆上桌,门口停下辆银灰色大劳,走下穿西装的孙望北。

    白路推开饭店门:“你不热啊?”

    “心静自然凉。”孙望北打量打量饭店:“这里不错,比标准饭店雅致。”

    “不是比标准雅致,是比那小,人少,显得静。”白路请孙望北坐下,去厨房倒两杯白开水过来。

    孙望北笑道:“真没有酒。”

    “没有,这地方一直不营业,你要是想喝,我去买点,边上有小店。”

    “不用,我去买。”孙望北起身出门。

    他一出门,汽车里马上下来司机,孙望北摆下手,左右看看,走向对面小卖店,过会儿拎了六瓶老啤回来,开门说:“好久没喝老啤,尤其冰镇的,今天托你的福,过过嘴瘾。”

    很多中年男人讲究养生,不喝凉啤酒,不吃雪糕冷饮。

    “喝个啤酒也要托我的福,你赚这么多钱干嘛?”白路摇头道。

    男人喝酒多是把瓶喝,一人一瓶,谁也别吃亏。开瓶后倒到杯子里,握上冰凉的杯子,仰脖一口干掉,幸福的打个酒嗝,孙望北说:“舒服。”

    白路笑了下:“吃。”

    那就吃吧,孙望北边动筷子边问:“你这厨艺跟谁学的?”

    高远婚礼那天,孙望北有去,凭他身家,足以吃到白路制作的席面,当天很是没吃够。

    白路摇下头说道:“没跟谁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