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一打四十多

作品:《怪厨

    “小范围的,你不太看带色的网站吧?”大块头问。

    “滚蛋。”满快乐马上变脸:“会说话说,不会说话闭嘴。”

    “你看你这人,忒没劲,这不是你问的么?”大块头退后几步站住。

    大夏天的,也不下雨,能热死个人。满快乐站在龙府小区门口有点无奈,折腾一天,好不容易请来些打手揍那个白痴,白痴居然不在家。这个混蛋!

    多琢磨一会儿,给白路打电话,被那个混蛋直接按死。满快乐改发短信:“我现在去砸场子,砸你家饭店。”发完短信息,带人去标准饭店。

    山河大厦,白路正悠闲的看李可儿一帮妹子练舞,这次选模特,按说她们的条件最好,可惜是异族面孔,连一个都没选上。

    为宽这帮妹子脆弱的心,白路安慰说:“不算个事儿,谁都有这一遭,等过些日子经历的多了,面试的多了,就知道失败很正常。”

    李可儿气道:“故意的是吧?”

    “瞧你这话说的,我故意什么故意?累不累啊。”白路问:“诶,有个事儿,沙沙在学舞,是不是就不学芭蕾了?”

    方才面试模特,除个别人是脚趾头稍有些挤压变形,最难看的几双脚都是学芭蕾的。

    李可儿回话:“学民族舞能好一些,你看我们,谁的脚都挺好看。”

    “人家的脚也好看。”白路说:“再说了,只有够努力够吃苦,并且持之以恒,脚才会有变化,像你这样的,平时肯定不用功。”

    李可儿更怒了:“你到底是不是来安慰我的?”

    啊?白路抬头想了想:“对,咱说哪儿了?”

    “死去。”李可儿背朝他,和一帮妹子继续练舞。

    白路挠挠头,拿出手机看一眼:“我靠,什么时候发的短信?”赶忙看时间,再看现在时间,转身就跑。

    这家伙跟个疯子一样,李可儿无奈看那个背影一眼,就这样的家伙居然也能有钱?

    身边妹子笑道:“你弟真有意思,我要是你,就玩个姐弟恋,反正没亲戚关系。”

    ……

    山河大厦和龙府小区在一条街上,距离标准饭店稍微多远一点。

    跑出大厦,白路拦车就往标准饭店冲。二十分钟后到达标准饭店,一下车,看见一帮健壮男围着满快乐说话。

    白路偷偷走到路口往里看,长出口气,还好,还没砸。于是混到人群里,听他们在说什么。

    凑过去听上一会儿,还真有意思,几个人在跟满快乐砍价。

    大块头说:“你说的是帮你揍一个人,每人二百块,而且不用下狠手,只要打伤打服就成;可你现在让我们砸饭店,这不行,毁坏人家财产,公然袭击,万一再丢点儿东西,我们要判刑的。”

    满快乐说:“又不进去,就在外面丢石头,也不伤人,判什么?”

    “话不是这么说的,万一失手怎么办?要不这样,你再涨二百,先给钱,我们丢完石头就跑,咱谁也不认识谁,怎么样?”

    “又要二百?”满快乐不乐意:“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是你们该帮我做的事没做,丢块石头就要四百,这么好的活儿介绍给我呗。”

    “成啊,我给你一千,你去人民大会堂丢石头,敢么?”边上一个大方脸说道。

    “我为什么要去大会堂?”满快乐说:“就让你们丢块石头,看看你们……要不这样,你们随便想办法,只要能把白路叫回来揍一顿,我额外加一万,你们怎么分我不管。”

    这就一万了?大块头几个人互相看看:“你说的啊。”回头大喊:“哥几个,找砖头去。”

    满快乐很生气,不还是丢石头么?

    四十多个人呼啦散开,去各处找寻砖头石块,这地方剩下两个人,一个白路,一个满快乐。

    见还有个人没动地方,满快乐转过来说:“你怎么……啊!”一声凄厉叫喊:“白路在这,快揍他。”

    她叫的声音太大,大块头一帮人被吓一跳,待听到后一句话,一群人快速跑回来,层层围住白路,大块头说:“对不住了大明星,我们轻轻打你一顿,你不许告我们。”

    说完话喊一声打,带头冲上去。

    郁闷个天的,这不是一帮白痴么?知道我是明星还敢动手,就不怕被关进局子里?

    眼看这帮家伙已经动手,白路也不能站着挨打不是,于是大喊一声:“啊!”

    久未使用的大喊神功重出江湖,这一声喊,吓跑在附近遛弯的三条狗,吓呆了在荫凉处下棋的老年朋友,吓响了好几辆车的警报器,自然也吓住大块头等人。

    既然想打我,那我就可以打你们。

    一声大喊之后,接着再是一声清喝:“八卦游龙掌。”这家伙好象条蛇一样在人群里穿行绕弯,大概十分多钟,四十多个倒霉蛋全部被击倒。

    如果估计没错,这帮家伙很有可能是体校学生,正是青春躁动期,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想干。对上他们,白路没下狠手,放倒就算。

    可这帮家伙不干啊,放倒了就又站起来,白路只好很为难的再次放倒他。如此折腾来折腾去,一个接一个好象割韭菜一样。

    经过好一会儿折腾,总算把这帮家伙打清醒,被放倒后再不站起来,白路摆个收功架势,而后傲然站立:“累死我了。”

    满快乐都看傻了,很是不敢相信的盯着白路看上又看,再看地上一帮没有受伤、却不肯再站起来的体育精英们,阴谋论刷地浮现在小脑袋里,指着大块头说:“你们做扣骗我钱。”

    大块头很委屈:“你可以打我,可以骂我,但不能……”

    “但不能不理你对吧?”白路突然接话:“这话老好了,我看电视里演,马上拿笔记下来,多有感觉一句话。”

    被白路一打断,大块头愣住,半张着嘴巴忘记想说什么,缓上一会儿记起来:“不是!你先闭嘴!”坐在地上的他很有气势,冲白路大喊过后,再跟满快乐说:“重说,你可以打我,可以骂我,但不能不理……”

    这句话没说话,发觉自己说错话的大块头猛地站起来,恼羞成怒冲向白路:“我和你拼了。”

    白路摆出无辜表情:“关我什么事?你让我闭嘴,我闭了,干嘛还找我……喂,别这样啊,再这样我只好放倒你了……喂,别来了啊……不给面子是吧,我要放倒你了啊。”经过会罗嗦口舌,白路又一次放倒大块头,作为惩罚,手下加力,让他稍疼上一会儿。

    白路退开两步,指着满快乐问大块头:“喂,还说不了?人家等着呢。”

    大块头左手扶住右臂,很不舒服,很痛,愤怒看向白路。

    “不说话是吧?你这人,唉,没劲。”说过大块头,白路冲满快乐说话:“你这是侮辱我呢,和他做扣?就算我没有人格,可我有智商……”说到这里停住,好象刚反应过来一样,再看向大个子:“你刚才那话,但不能什么?是不能侮辱你智商?还是不能侮辱你人格?”

    “啊!”大块头被逼疯了,不管胳膊疼痛,爬起来又冲向白路。

    不光他自己冲起来,四十多个家伙跟着一起,再次围向白路。

    “你们真是疯了。”白路转身就跑,边跑边喊:“八卦游龙掌。”这家伙游啊游的跑没影了,丢下一群气喘吁吁的家伙站在路口到处乱看。

    满快乐很受伤,为什么就搞不定这个混蛋?带了四十多个人都搞不定一个他,这家伙是孙猴子转世么?

    往胡同那里看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地方突然站满了人,有从山河大厦回来的美女服务员,还有许多年轻厨师,最前面一帮家伙边嗑瓜子边聊天,完全是看大戏的感觉。

    满快乐更受伤了,哼,混蛋白路,给我等着。昂起好看的小脑袋,得得得离开这里。

    满快乐刚一消失在街口,白路就出现在众人眼前,咕哝道:“真是个疯子。”

    疯不疯的另说,看到白路,有个小厨师问话:“老板,这是孽缘吧?”

    “我孽你个脑袋,扣工资。”白路想去饭店歇息,可一看那帮家伙好奇、兴奋的表情,只好打消念头,转身回家。

    回家路上经过银行,去给王某墩大人转了点钱,再慢慢往家走。

    回到小区门口,保安跟他邀功:“刚才有很多人找你麻烦,上次拿喇叭喊话那个丫头带头,被我们拦住。”

    白路笑了下,上楼回家。

    家里面很冷清,只有沙沙、花花两个人在。

    高远和传奇妹子结婚,俩人搬走。珍妮弗、丽芙、孙佼佼去美国,三人离开。何山青一帮家伙不肯安分呆在家里。柳文青、李可儿、冯宝贝等人在上班。这个时间段的大房子突然就冷清了,冷清的有点不适应。

    在客厅坐了会儿,隐约听到楼上有琴声,走上去看,沙沙和花花在练琴。

    想起周衣丹说过的话,白路问沙沙:“要不要找个声乐老师?”

    “不要。”沙沙摇头。

    “那就不要。”白路说:“你们玩。”转身离开。

    他本来还想问,开学读高二,要不要换个艺术院校学唱歌跳舞弹琴,不过再一想,何必让沙沙那么累。开心悠闲过一辈子得了,六十亿人,没必要让一个女孩来拯救地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