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章 疯子的疯狂

作品:《怪厨

    高远在准备动手,身边是四个黑西装汉子,五个人坐在一辆面包车里停在派出所对面路口。[]派出所正门外,马战带着十几个人笔直站立。稍远处停着两辆中巴车,茶色玻璃中隐隐有人影晃动,不知道又是什么人。

    高远很有耐心,就不信派出所不下班,就不信王子不出来。可等着等着,隐隐发觉不对,中巴车里应该是柴定安的人,王子凭什么敢把他们三组人都引过来?

    正这样想着,接到白路电话:“在哪?”

    “干嘛?”

    “废话真多,在哪?”

    “派出所门口。”高远回道,跟着命令司机:“开车。”

    电话那头的白路叹气道:“真是头猪,赶紧离开那个鬼地方。”

    “已经离开了。”面包车缓缓驶出这条街,就这时候,对面开过来一辆大货车,轰轰地直冲过来,然后猛一刹车一拐弯,巨大车厢横着扫过来,扫向面包车。

    与此同时,街道另一边也开过来一辆长货车,同样横过来堵住街道,如此,以派出所为中心,左右两边道路都被封住。

    眼见货车横过来,高远反应极快,喊声:“下车。”面包车快速倒车并停下,然后连司机带手下一起跳车,钻进货车底下。

    他动作快,马战动作也不慢,见两辆车封路,十几个人毫不犹豫,马上冲进派出所。

    货车门打开,下来两个穿黑背心的家伙,一个瘦一个壮,看表情都有些疯狂。每人腰间插着几把匕首,手里拎把霰弹枪。

    俩人慢悠悠走向两辆中巴车,阴阴笑着,边走边举起枪。

    到这个时候,中巴车上众人不敢轻易下车,没谁愿意下去当靶子。

    俩家伙笑着走近一些,分成九十度脚站住。举枪射击。

    轰轰两声巨响,中巴车玻璃被打成筛子一样,有许多人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

    外面闹出大事故,又有马战等人冲进派出所,有警察出来看发生什么事情,可刚一出来,就听到有人开枪,赶忙跑回办公室拿枪。

    马战不管那些,抓住个警察问道:“王子关在哪里?”

    “你是谁?为什么进来这里?”警察问道。

    马战没时间说废话,王子都动手了。他必须搞定王子才成。

    他想找王子。却是没料到王子从里面走出来。手里是两把警用手枪,边走边射击,马战身边众人不时有人倒下。

    好在是警用佩枪,子弹口径小。威力也小,最多打个贯穿伤害,只要不击中要害部位,不会有生命危险。

    王子手中有枪,马战带人赶忙躲闪。方才问话警察也不再说废话,跟着一起闪避。

    王子站在大厅中哈哈大笑:“马战,出来啊。”

    一个人威风凛凛站在厅中,显露着无限霸气,特别有电影男主角的派头。

    他站着刷威风。有警察取枪回来射击,王子抬手乒乒两枪,把警察打回墙后面。

    此时,派出所外面有俩疯子开枪乱射,派出所里面也有个疯子开枪乱射。压制众人没法动弹。

    最委屈的是马战和他带来的那些人,每个人都很能打,奈何手里没枪,只能选择躲避。

    王子很爽,一个人两把枪,压制十来个警察还有十来个剽悍战士,足足压制上五分多钟。在第六分钟的时候,派出所门口跑进来个大汉,双手抱着一把加特林机枪,肩上还背着把机枪。

    马战站在墙角看到,大喊一声:“跑。”转头就往楼上跑。

    这是加特林啊!傻子才去挡子弹。

    大汉把加特林交给王子,拿下肩膀上的机枪给他做掩护。

    加特林特沉,还有更沉的子弹,不过王子很有力气,竟然轻松端起,然后微笑走向马战藏身方向,他要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派出所只有两层楼,楼上楼下加一起不过十几个房间,用来玩游戏最好。

    知道为什么是最好么?二楼所有窗户加装不锈钢护栏,想跳楼都不能够。

    王子真是疯了,这家伙的疯狂让世人难以想象,比电影情节还夸张,以己身为诱饵,引出高远等人,然后封路,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这家伙为了玩这一次游戏,从被判入狱时就开始做计划,足足三年时间,终于准备妥当,于是他出来了。他要出来玩游戏,要亲手搞死柴定安、高远四个人。

    为了让高远等人相信他在全力报复,同时让许多人一起动手,能杀死正主就杀,杀不死就杀死几个身边人,为的是激怒四个正主。

    同时把自己丢在派出所,让那几个家伙误以为在做不在场证明。盛怒之下,会亲自带人来派出所堵人。

    这是高远等人该有的骄傲,遇事不会逃避,在有把握的情况下,多半会亲自出面解决与自己的纠纷。

    王子赌中了,高远、柴定安、马战全部过来。然后呢,在外面埋伏的俩疯子开始动手,王子在派出所内策应,要知道他只是来派出所报到,而不是被抓,有很大的自由。

    后面的事情就这样了,王子要血洗这里,杀光这些人再说。

    对于他来说,活着就该如此潇洒如此疯狂,有仇不报王八蛋,至于其它事情,等报过仇再说。

    整整策划、准备三年,把每一种变化都考虑在内,只要那哥四个敢过来,肯定会死在这里。可惜,准备来准备去,到底少考虑一个变数,白路。

    当两辆货车堵路的时候,高远带人从货车底下逃生,刚逃出去,忽然发现外面还停着两辆货车。

    车厢后门打开,是两个狭长笼子,里面装着两只恐怖家伙,是两只残暴恐怖的老虎,不知道饿上多久,眼睛隐隐冒着红光一般可怕。

    一辆车装两只老虎,两辆车就是四只,待铁门打开,四只饥饿中的老虎同时跳下来,想都不想扑向高远等人。

    除四只老虎外,车厢外面还站着三个拿长刀的瘦子,冷冷看向场内。

    高远暗骂一声混蛋,赶忙又钻回货车底下,手下跟他一起回来。

    大货车底盘够高,不过老虎骨架大,一时间不能钻过去,正低着头冲高远等人乱喊,有一只试着往里钻。如此一面是饿虎,一面是两把霰弹枪,高远等人陷入危险之中。虽然短时间内不至于有危险,可只要对方稍一腾出手,死亡会马上到来。

    他身边四个人都是散打高手,一人说话:“高少,拼吧。”

    每个人手里都有把刀,加上一身所学,未尝不能跟老虎斗一下。高远犹豫犹豫,刚想说好。耳听得街道另一边响起爆炸声,几个人很有些搞不清状况,又发生什么事情?

    没什么太大事情发生,是罗天锐也被搞了。

    在去年的某一天,这家伙曾因为大意被白路好顿收拾,从那以后倍加小心。而他本性就是谨慎小心,被王子算到骨子里。

    王子没派人弄他,因为弄也只是弄几个喽罗,完全没意义。想在短时间里搞掉罗天锐,必须让他自己出来。

    王子孤身进派出所,任由高远等人随意等在外面。罗天锐在得到消息后,一定会过来看热闹,顺便地希望可以打几下落水狗。

    可惜,落水狗没打成,自己变成落水狗。

    为对付罗天锐,王子手下俩疯子把派出所这片地形都背熟了,做过数次模拟才敲定行动方案。三年辛苦,只为今朝,容不得一丝疏忽。

    疯子最好的朋友一定是疯子,王子最好的朋友就是这俩手下,大家都是一样的疯狂,一样的不在乎生命,多有共同语言。

    所以,此时的罗天锐被困在货车外面,带着俩手下靠着车轮坐下,在更外面的街上是五个拿着手枪的家伙。

    什么是凶悍?这就是!什么是疯狂?这就是!什么是不敢相信?这就是!

    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情,根本超出任何人的想象。第一,在如今社会里,他们竟然能搞来大批军火。第二,居然敢攻击执法机关!第三,这是真真正正的当街枪战杀人,类比香港电影中那么夸张。

    王子的表现让人震惊,让人不敢想象,可惜他们也没想到,精心准备许久的行动,居然只因为一个人就失败了!

    高远钻货车的时候,白路听到有问题,马上挂电话下楼。事情紧急,他甚至没等电梯,硬是从楼梯上滑下来。十八层楼的高度,这家伙从扶手上连跳带滑,一层楼只有一秒多钟。

    快速跑出大楼后,担心塞车,蹬上自行车就跑,两条腿好象风火轮一样飞快转动。

    在快速转动双腿的同时,脑袋也在转动,计算龙府到派出所之间的最短行程。

    幸好去的是派出所,如果换成别的地方,路痴白大先生还得问路才行。

    只要没迷路就好说,这家伙自行车快的,跟环法那些赛车手的速度差不多,快速在街上穿梭,不到十分钟,白路已经出现在货车外面。

    太疯狂了,平时开车需要走二十分钟的路程,白路蹬自行车,硬是在十分钟之内赶到,这速度该有多么恐怖。

    算罗天锐运气好,白路计算的最短距离正是从这个方向过来。虽然他很想罗天锐被杀,可更担心高远出事,眼见前面有五个枪手,探手在身上乱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