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零一章 白路很悲剧

作品:《怪厨

    白路记得兜里有几个硬币,随手一摸,还真有五个,为求准确,一枚枚丢出。手腕连抖,速度飞快,五名枪手刚发现有人骑自行车过来,已经有人被硬币打中脑袋,发出当的一声响,那家伙捂着脑袋慢慢倒下。

    硬币无锋,砸在那人耳后位置,硬生生敲裂那块骨头。

    这个人是侧后脑位置中招,有个家伙是侧脸面对白路,硬币轻易砸到太阳穴,那家伙啥反应都没有的直接晕倒过去。

    这俩人倒下去,另三人是同样命运,全被白路硬币砸中,暂时失去攻击能力。

    白路的手劲大,又会使力,硬币丢出去堪比砖头威力,碰到即伤。

    五名枪手倒地,白路蹬自行车往前,冲罗天锐藏身方向喊道:“把那五个人抓起来。”说着话跳下车,在地上随便拣起把枪,卧倒前进从货车底快速钻过去。

    白路认为自己运气不好,来救高远,没料到第一个救的居然是罗天锐那个混蛋。

    他蹬车从侧路上来,一眼看到罗天锐的半边面孔。就那张破脸,记忆犹新,要多烦有多烦,白路实在不愿意多看一眼。

    可没办法,要找高远就得从这里经过。

    待钻过货车,看见两个很嚣张的疯子拿着霰弹枪到处乱射,一个对着中巴车射击,一个对着藏在货车下面的高远等人射击。幸好货车的轮胎巨大,且数量众多。形成最好屏障,六个人小心藏在前后轮胎后面,努力躲避子弹。

    可轮胎再多也是死的,枪手慢悠悠戏耍众人,东走一下放一枪,西走一下放一枪,然后慢慢装弹,那是无比轻松,完全不像在杀人。

    枪手玩的快乐,没一会儿时间。六个人都受枪伤。幸亏是散弹,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高远等人不甘心引颈就戮,躲避同时进行反击。他们有刀,全当飞刀丢出。隔会儿丢一把。努力扰乱对方枪手的射击。顺便寻找攻击机会。

    刀有杀伤力,每丢出一次,枪手也得赶忙闪避。加上疯子枪手不着急杀人。好象玩游戏一样玩弄众人,轻易浪费些时间,高远几个人还能活着。

    可车体另一边还有老虎,有俩聪明家伙低着身体爬到车下,去咬高远等人,六个人互相帮忙,手机、皮鞋、皮带,所有能想到的武器全部使用一下,算是勉强抵挡过去,代价是又有人继续受伤。

    眼看枪手越走越近,老虎也越来越凶,高远狠心下来:“冲出去。”

    就这时候,白大先生到了,见俩名枪手在玩游戏,他赶忙举枪就射,只听到很清脆的咔的一声,郁闷个天的,居然卡弹了?

    白路大骂一声倒霉,正想摆弄下手枪,俩枪手发现到他,有一人笑眯眯转身致意:“你好。”话音未落,是一声爆响。

    紧急间,白路拿手枪当暗器,抢在对方开枪前丢出去,小白飞枪重出江湖,可惜没砸到人。

    他拿枪砸一名枪手,那人闪避一下,没来得及开枪。可还有一人,白路丢枪之后,猛往侧扑,然后枪声响起,他侥幸躲过一难。

    可接下来怎么办?白路落地后双手撑地,嗖地钻回大货车下面,躲避到两组轮胎后面。

    两名枪手互看一眼,一人转身回去监视大巴车和大货车下面的高远等人,一人端着枪来找白路。

    还来?白路大喊道:“暂停。”

    枪手笑道:“好,暂停,你出来。”

    “不许骗我。”

    “一定不骗你。”

    这哥俩聊的很开心,另一辆大货车下面的高远等人甚是无奈,这白痴是干嘛来的?

    白路继续聊天:“你把枪放下呗。”

    枪手很给面子:“好了,我放下了。”说着话把霰弹枪丢到脚下。

    白路说:“君子无信不立,你是好人。”说着话往外探头,却看到一柄微型冲锋枪,朝着他突突突突的疯狂扫射。

    “你大爷的,阴我。”白路大喊道。他嗓门之大,连机枪都没能盖住声音。

    “我答应你放下枪,可没说不拿另一把枪。”枪手有点吃惊,这么打都没打到那家伙?好象有点儿难缠。

    正吃惊一下,眼前忽然飞过来一只黑糊糊的东西,枪手习惯性的拿枪格挡,我靠,居然是一只臭鞋。正想仔细看过去,另一只鞋也飞过来了。

    继小白飞枪失败后,小白飞鞋这门传奇武功也是再次重现江湖。

    可惜依旧是失败。

    第一只飞鞋的力量很大,让枪手感觉手麻;接着又是第二只飞鞋,枪手扣动扳机,把飞鞋打成飞絮。

    郁闷个天的,老子二十块钱的新鞋!白路很郁闷,小白飞鞋居然失去威力,难道说是我老了?眼见黑洞洞的枪口又要冲自己眨眼,当下毫不犹豫,快速缩回大轮胎后面,并快速往另一边爬动,他要回去安全地带。

    这会儿时间,因为枪手在玩耍,两辆中巴车上的人陆续下车,借着车体抵挡霰弹枪的攻击。这帮家伙最惨,因为人数较多,是主要戏耍对象,很多人伤重不能动。照这种情况再折腾下去,肯定全军覆没。

    见枪手被白路吸引过去,柴定安冲几个人使眼色,意思是开始行动。

    这怎么行动?这哥俩不光有霰弹枪,还有手枪和微型机枪,但有人想冲出来,而他们又不及装弹的时候,微型机枪就会排上用场。刚才已经有好几个人被打伤,现在还要尝试?

    也是柴定安活该倒霉,两辆中巴车停在派出所门口。俩疯子九十度角攻击,一个是左上,一个是右上,包围住车前车尾,除非跑进派出所,否则根本没地方去。

    总之一句话,目前情况危险重重,对方是全副武装的狼,他们是数量众多的羊,运气不好就得牺牲性命。

    按照王子原先计划,由外而内收网,所以外面埋伏的人最多,里面只是他们三个疯子加一个帮忙的。当外面收拾妥当,大家合兵一起扫楼,把派出所里清扫干净,然后安全撤退。

    这么做只有一个原因,王子太疯了,他不想放过一个人,要全部搞定。否则两名枪手专心攻击大巴车,柴定安早死透了。

    只是如此做的话,高远有可能逃掉。反过来也是一样,全力搞高远就得放过柴定安,说到底还是人手不足,否则何至于搞这么长时间?

    当然,三个疯子喜欢玩也是搞这么长时间的原因之一。

    在预计中,罗天锐先遇爆炸,再有枪手轰击,早该挂掉。可大家等上好一会儿,只听到外面一声爆炸,然后就不知道了。王子和俩疯子觉得不对劲,可疯子的想法真是完全不同,王子反是越玩越兴奋,嘿嘿笑着找寻马战。

    现在大白天,道路被两辆大货车封住,道路上众人看不到发生什么情况,可远处有高楼啊,当霰弹枪一声声有节奏的响起之后,终于引起一些人的注意,想要看发生什么事情。

    在这里真要感谢一下雾霾,距离远些就是朦朦胧胧看不清楚,可再不清楚也能看到一些情景。只是场景实在太夸张,俩大俩小四辆货车封路,里面在枪战?好象还有老虎?道路另一头发生爆炸,地上躺着几个人,还有人去捆绑他们,这分明是拍电影么!

    一定是拍电影,除去电影情节,太平世界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事情发生?

    只能说一句,疯子的世界实在没有办法理解!

    现在的白路很气愤,小李飞鞋居然失手了?钻出车底,靠在车体另一边琢磨对策。

    在身上到处乱摸,啥玩意都没有,还好有皮带。解下皮带头,为避免影响行动,顺便脱去裤子。

    正脱着呢,身后又响起枪声,白路赶忙趴下往里面看,正看到一张微笑的脸贴着地面冲他点头,然后是机枪猛扫。

    白路嗖地纵身跳起,扒在车体往上攀,裤子脱了一半,有一条空裤管搭在下面。

    白路发力,身体猛窜,攀上车顶,为动作更利落,顺脚踢掉裤子。

    当裤子在空中飘落的时候,手中裤带头猛飞出去,砸向另一边的疯子枪手。自己则是快步跑到车厢另一边,打量打量身体,除去内裤,能脱的只剩一件衬衫。咬咬牙脱下衬衫,团成一团朝身体另一侧丢过去。

    按照电影里的剧情,枪手应该开枪射击衣服才对。可这个枪手没有,边慢慢往后退边哈哈大笑:“你真幽默。”

    “我幽你二十块钱的。”白路喊回去,暗打主意,以后再不能相信电影,都是瞎演。

    枪手端着枪慢慢后退,看到车顶上近似于果体的白路,笑得更加开心:“你是来打架的,还是来跳脱衣舞的?”

    郁闷个天的,被鄙视了?白路准备跳下去,忽然身后有人吃惊问话:“你干嘛呢?”罗天锐爬上来了,看见没穿衣服的白路,那是同样吃惊。

    这段打斗过程说来话长,其实一共没多长时间,加上说废话的时间也没过去半分钟。在这半分钟里,罗天锐让手下去搞定那三个人,自己拣两把手枪,然后爬上车顶。

    “废话,老子在打架……”一眼看见罗天锐手里的手枪,快速冲过去,轻轻一个擦身而过,手枪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