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零三章 行动失败了

作品:《怪厨

    在二楼那些人勇撞不锈钢护栏的时候,三头饥饿的老虎一直在追逐白路。

    白路早爬上车顶,几只老虎试着上扑几下,发现跳不上去,于是转换目标,朝高远等人重追回去。

    一共四只老虎,有一只濒临于死亡状态,另三只被身上伤口刺激的正是凶猛之时。而这时候的高远几个人刚想往派出所里进,却又看到楼上有人跳下,一时间乱了去处,六个人正停在派出所大门处。

    三只老虎冲过来的时候,楼上还有人跳下。同时从派出所里跑出许多人,约略一数,起码二十多人。

    如此一来,高远等人更不能乱动,于是被老虎追上,只能努力迎接第二次攻击。

    还是那句话,幸好有白路。白大先生跳到货车后面,把罗天锐的手枪拿过来,匍匐前进钻过货车底部,开始射击

    幸好还有几发子弹,对着三头老虎射过,然后光着身体出现在老虎眼前。

    不问他和高远关系如何,单说从派出所二楼跳下来的许多人,他就不可能视若无睹。

    连续几声枪响,被击中的三头老虎更怒,行动却是稍慢一些。眼看到白路就在眼前,三只老虎快速扑来,它们的念头就是一个,弄死这家伙。

    可怜白路又迎来没有子弹的岁月,把手枪当暗器丢出,砸到老虎身上和挠痒痒一般。

    既然攻击无效,白路只好继续逃跑。可正是因为他吸引住三只老虎,从派出所二楼和一楼大堂陆续连跑带跳的逃出许多人,疯了一样朝路口跑去。

    乱世出英雄,现在还不是乱世,白路已经成为许多次的英雄。比如这次恐怖袭击。

    他吸引住老虎,派出所里的众人得到解放,快速往外逃。从大堂到二楼,只一会儿时间,算上原来的。共跑出来三十多人。

    逃跑中的白路大为好奇,那个小二层楼到底装了多少人?

    老虎凶猛,即便是白路也无法全身退离。尤其是三只饿虎攻击一个人,被攻击的白路很是忙碌,兼着狼狈,穿个裤衩满世界乱跑,抽空还要吸引仇恨,保证逃离出的众人尽快去到安全地带。

    三只老虎毕竟是中过枪,随着时间越过越久,三只老虎的行动逐一变得缓慢。到这个时候。只穿个裤衩的白路终于得到机会大显神威。好象《猫和老鼠》故事中的老鼠一样。一次次挑衅大猫。

    结果是他赢了,当老虎行动变慢,他终于逮到机会欺负老虎,加上逃出众人帮忙。三只老虎很快被搞定。

    有人很愤怒,找来刀子想要杀虎,白路大喊一声:“不许杀。”喊出三个字,快速跑进派出所。

    今天的派出所是最神奇的地方,仅仅两个人便封住大部分去路,很多人到处乱跑,想要找寻活命机会。

    事实证明在这等时候,你越乱,生存的希望越渺茫。

    在王子肆意行凶的时候。重伤甚至死亡最多的那些人,全是惊慌失措的那帮人。

    不过白路到底是白路,在和众人搞定三只饥饿并受伤的老虎后,一个人冲进派出所。

    二层楼,一楼空无一人。高远等刚冲进去的那批人带着原先众人早早离开。只是在大堂中、走廊里倒着许多人。看不清是死是活。

    这栋小楼的布局很有个性,无论怎么走都有卫生间,也都会有休息室。如果按照正常手段来清场,起码要多折腾上好一会儿。

    王子不正常,虽然他很想多玩一会儿,可是谁肯拿性命陪他玩?

    空旷走廊里,依稀响起王子的哈哈大笑:“马战,出来。”

    王子有强大机枪,身边有人陪伴。王子的目标是马战,可马战的运气真正不错。

    派出所里有个临时看守所,就是遇到重要犯人、哪怕是不重要的也可以临时关押的场所。那里和看守所差不多,走廊一端有个铁栅栏门,门口是两排相对立的房间。

    虽然没几间,却足够藏人。马战带些人藏在两侧房间里,勉强进行抵挡。

    何谓勉强抵挡,就是有数名持枪警察和马战凑到一起进行还击。

    可有一点,派出所的民警和刑警队的警察是两回事,他们更注重调解。不夸张的说,除去训练时候,很多民警根本没有开枪机会。

    现在,马战带着这样几个人,依托于紧锁的铁门,努力与王子对耗。

    王子玩的很开心,单说这一天的作为,不问结果如何,他已经算得上是第一人,最白痴最疯狂的第一人。

    尤其是举起加特林,等一通子弹宣泄过,走廊里的门窗、墙壁都变得支离破碎。

    王子不在意这些事情,他只管自己开心,经过会折腾,压迫得警察都无法反抗后,身边小弟拿出手雷压到铁门上,然后引爆。

    王子对手下有信心,相信他们会搞定其他一些人。因为单从人数来说,他一个人要搞定小楼里所有人,且能应付下来,其他人自然应该更轻松。

    幸好这些事情不比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总有许多突发事件。比如这道铁栅栏门,待锁上以后,竟是出乎意料的结实。一通机枪射击,子弹乱飞,有栅栏被打断,可大门依旧坚挺。为此才会加上手雷。

    在这等时候,小楼外面是枪声和老虎叫声,小楼里面是加特林的恐怖声音和手雷爆炸声。虽然隔着几道墙,房间内外却是同样危险。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坚挺了好一阵的铁栅栏门终于被打开,马战挺着重机枪往里走。

    铁栅栏门里的房间也有个性,不知道当初是怎样一个考虑,有两间是厚重隔音门,严实封闭。

    王子端枪把这里面一通扫荡,最后来到两扇厚门前面。

    他甚至懒得使用机枪,冲手下努努嘴,那家伙赶忙别上去手雷。于是没一会儿,又一个爆炸声响起,又打开一扇门。

    房门才开,瞬间响起许多枪声,房间里是一群警察,在同一时间选择开枪,王子的手下最先挂掉。

    王子挺着枪闪到一旁,大喊道:“好玩不?”

    没人回话,只从这句话就知道是个疯子。

    他们不说话,王子不满意,重问一遍:“好玩不?不回话我可丢雷管了。”

    “丢,赶紧丢,炸死他们。”

    这边刚发生爆炸,烟雾有些浓,隐约间看到某个人朝这面走来,边走边说话。

    这家伙表现出来的都是正常反应,不正常的是他说的话,

    王子笑了下,转身面对来人方向,不问不说,直接开枪。等这一通疯狂射击后,机枪终于没有子弹,被丢到一边。王子从腰下拽出两把微型冲锋枪,冲白路喊道:“说话。”

    白路不说话,身影也消失不见。就在王子寻找之时,他突然从天而降扑倒王子,然后是两人间的对战混战。

    王子被扑倒,手抢被打掉,俩手腕吃痛。可他在手腕吃痛的同时,曲膝猛顶,脑袋也是胸忙撞上去。

    可怜白路几乎是光着身体,要和恐怖王子对战。

    王子确实很厉害,俩人在走廊里足打上半分多钟,依旧没有胜负。

    白路特没有耐心,我都成这样了,你还好意思和我打架?眼看时间渐渐流逝,白路不愿再耽搁时间,用比王子更疯狂的姿态往前冲,不论怎么做,一定要搞定王子。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精心策划三年的行动终于全盘告终。

    王子多折腾一会儿,拼命攻击也伤不到白路,知道来了高手,而手下又是一个都没出现,知道事情出现变化,所以多攻击几下,转头就跑。

    虽说王子很疯狂,可也够干脆,见机不好,马上就走。

    另一边,白路还想继续打架,见王子想跑,他赶紧跟出来。刚跑到外面,忽然听到轰的一声,等跑出去一看,我去,太凶残了。

    道路两头是横堵的大货车,白路出门时,一侧货车的挡板轰的落下,露出一排崭新的摩托赛车。

    王子快速跑上去骑一辆,打着火,然后就是强大动力带着他从车厢里冲出来,朝道边缝隙开去。

    白路很郁闷,这还怎么追?可没想到王子冲到车厢缝隙后突然停车,朝他伸手挑衅,意思是赶紧过来。

    白路当时就怒了,没穿衣服怎么了?没穿衣服一样搞定你。

    跳上一辆摩托车,钥匙还挂在上面,轰的一下腾空飞出,直追上去。

    王子哈哈大笑:“我很看好你哟。”一句话说完,摩托车轰的冲了出去,

    下一秒,白路骑车追出去。虽然只穿件裤衩,可为了搞定这家伙,穿什么衣服完全不重要,只要能收拾掉疯子,其它都不重要。

    对于疯同志王子来说,今天的事情发展到现在,基本是完全失败。不过王子并不在意,只要他活着,这类机会就有的是。

    摩托车从大货车的道边开出去,一辆,两辆,基本都是满油状态在驾驶。王子边开边兴奋的嗷嗷大叫,好象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一样。

    这根本是不要命的架势,换做别人,早该吓得停住。可白路就喜欢迎接危险,右手一扭,摩托车轰的叫出更大动静,快速接近王子。

    王子边开车边回头笑问:“要不要头盔?”听这语气,和邻居唠嗑一样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