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一十二章 我这爆脾气

作品:《怪厨

    第二天是国庆节,没想到啊没想到,白路昨天的一番胡说八道说教居然上晨报了!

    连区领导和教育局领导都没想到,更不要说白路本人。

    领导们想做势宣传一下教育局,宣传一下学校,证明自己一直在工作一直在干活,便是业绩之一。所以请许多记者过来,其中有晨报记者。

    可实话实说,这类演讲活动实在不重要,一般情况都是教委内部刊物发表一下,或者党报上说一下,证明有个成绩就得,没想到晨报会做报道。

    晨报向来薄,就那么几张纸,硬是挤出小半版介绍十八中的这次活动。标题是珍惜时间,副标题是时间在不同的情况下有不同的价值,把白路说的话加以渲染,再简单介绍一下相关领导和举办这次活动的原因和意义。

    于是白路又出名了。

    自白路成为明星之后,有许多人替他收集各类消息。当晨报刊登文章后,网上很快有了全版内容,于是没过多久,何山青就知道了。

    那家伙抱着笔记本电脑来找白路:“你疯了?”

    白路在楼顶训练老虎吃饭,让这群小肉球必须找准相对应的数字,否则就是一顿揍。见何山青一副便秘表情,随口回道:“你才疯了。”

    “没发疯你去演个屁讲?”何山青照着屏幕念大字:“时间在不同情况下有不同价值,你是真要疯了。”

    白路郁闷道:“你一个大男人天天搜集我的新闻干嘛?你才要疯!赶紧滚蛋,我不喜欢男人。”

    “靠,当老子喜欢你?老子是看你女粉丝很多。”何山青说出实话。

    “我还有女粉丝?漂亮不?”白路起身走过来。

    “赶紧滚蛋,都是我的。”何山青抱着电脑下楼。

    白路琢磨琢磨,一定不能让自己纯洁的女支持者们坠入小三子的深渊,当即抛弃老虎不理,跑回房间上网。

    于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开始了,来到白路贴吧,白路抱着治病救人的念头疯狂揭露何山青的真实面目,把那何山青气得,打电话大骂他是混蛋,然后重新注册帐号,重新勾搭妹子。

    白路则是给云恩惠打电话:“还是吧主不?”

    “一直就不是,不过我和大吧主很熟。”

    “那就好,我告诉你个帐号,你查出网络地址,严密监视这家伙的一举一动。”

    “你要干嘛?”

    “那家伙是色狼,你要多提醒妹子们,千万不要上当。”

    云恩惠笑道:“万一妹子们就是想上当呢?”

    白路无语,忍了下说道:“这不可以这不可以。”

    云恩惠哈哈一笑:“我帮你查查。”

    作为明星,白路是最特别的一个。一般情况,知名明星的贴吧是公司派专人管理,白路完全没有,他一不在乎形象,二不在乎钱财,随便别人折腾。

    得到云恩惠的回答,白路得意去跟何山青宣布好消息:“你的丑恶嘴脸将彻底呈现于世人面前。”

    何山青骂道:“王八蛋,别忘了老子有个网络公司,黑死你!”

    “你那是游戏公司。”白路悠然离开,继续找老虎玩。

    楼顶地方就这么大,老虎们囚在这一方天地,未免有点儿憋屈。白路琢磨琢磨,给小黑打电话:“修车厂还开不?”

    “开,你要修车?”

    “不是,我想买车,就那种双层巴士,能不能从公交公司淘出一辆?最好连牌子一起买。”

    “我问问吧,应该买不到牌子,你想干嘛?”

    “你先问,打听好了告诉我。”

    小黑说好,挂上电话。

    今天是国庆节,学校放假,很多人也都放假,大街上满是人,白路决定在家呆着,哪儿也不去,可惜不能够。

    刚陪老虎们玩一会儿,元龙打来电话:“我徒弟被人欺负,告诉你个电话号码,去帮我看看。”

    白路问:“你这么个大腕,随便找谁不成?还有你解决不了的事情?”

    “现在咱俩是合作伙伴。”元龙问:“去不去?”

    “得,你是老大,说号码吧。”等记住号码,白路打电话过去。

    元龙有五男五女十名弟子,走组合路线,唱歌、演戏一起来,按说演出机会不算少,元龙经常提携他们,可就是不出名,走到街上跟路人一样。

    元龙去美国拍戏,带走很多工作人员,包括上次在攀岩场选出来的六名动作演员,但是没带这些弟子过去。

    国庆节,全国人民放假,十个弟子们合计合计,也想出去玩。

    他们平时除去训练就是训练,再是接通告上节目,少有玩乐时间。今天也没想走远,连长城都没想去,就是在二环里转悠转悠,比如划个船逛个公园啥的。

    十个人有点多,不可能一直粘在一起,走着走着,男生和女生自然分开些距离,甚至女生与女生之间也分开些距离,于是遭遇搭讪。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几个青年看见漂亮妹子,心动后索要电话号码,被拒后觉得没面子,多说几句废话。

    元龙的男徒弟在后面见到,赶忙跑过来帮忙。

    对方青年不知道五男五女是一起的,以为男徒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随意骂上几句。

    元龙这几个徒弟正是血气方刚的,当场回骂,双方闹起来,也不知道怎么动手了,对方一人打元龙一个徒弟,那徒弟练武出身,随便一还手,那家伙被打倒。于是麻烦变大,报警。

    警察来了之后,那青年说怎么怎么受伤,要怎么怎么检查。警察不管那些,把事主带回去,其余人自己打车过去。

    打架是不好事情,徒弟们不敢说和元龙的关系,只努力做解释。

    如今警察处理打架案件,完全不问前因后果,只看谁受伤重,所以他们的解释都是白费。要等挨打青年验伤回来才行。

    而且挨打那青年似乎有些关系,警察对他的态度比对徒弟们要好一点儿。

    眼看对方没完没了,徒弟们没有办法,只好通知元龙。

    元龙马上想起巨能惹事的白大先生,这家伙屡次进出公安局派出所,多少有些熟人,应该能帮忙,于是打来电话。

    白路在和元龙徒弟联系过后,问清楚地址,打车过来,在车上才询问事情经过。

    等一切都听明白,白路说:“运气不好啊,这要是在东三分局,随随便便给你搞出来。”

    白大先生屡闹事故,去过东三分局大部分派出所,辖区内多数警员认识他,很有点面子。当然,别地方的派出所也没少去,比如国家大道上的东城大街派出所。

    不过元龙徒弟们去的是东二大街派出所,白路很是感慨:“我的派出所版图又增加一个。”

    给老邵打电话:“大过节的,值班呢?”

    “少废话。”老邵越来越不想接这个家伙的电话,只要电话一通,准没好事。

    白路说:“那就不废话了,东二派出所有熟人没?”

    “没有!”老邵大声说假话。

    “少来这套。”白路说:“不是找你走后门,是找你主持正义,元龙一徒弟被抓进去……”

    “到了。”司机突然打断他说话,汽车停在路边。

    白路赶忙付钱下车,继续讲电话:“徒弟顾及师傅形象,没敢明说身份,趁现在还没被人认出来,赶紧把事情解决掉,否则以后更麻烦。”

    “你是帮别人忙?不是你惹事?”邵成义问道。

    “我……”白路无语,气道:“赶紧办正事。”

    “成,等我电话。”

    “别等啊,那我进不进去?”白路问。

    “别进了,你一个大明星去哪都是焦点,我先问问,有事情通知你。”老邵考虑挺周全。

    “那成。”白路左右看看,找到家冷饮店坐下。

    十分钟后,老邵打回来电话:“挨打那家伙是公务员,家里有点关系,你得找个大人物压压他,反正我是不够分量。”

    “这是逼我出手啊。”白路呲着牙花子做凶狠状。

    “你能不能老实几天?”邵成义气道:“前几天刚救了柴定安他们,不会打电话说一下?一句话的事儿。”

    “和他们说?还不如杀了我。”白路琢磨琢磨:“算了,我自己来。”

    老邵赶忙劝道:“你出面,警察肯定怀疑这些人的身份,只要闹上新闻,到时候不要说他们,就连你、还有元龙都得上新闻,这可是绝对的负面新闻,怎么洗都洗不干净。”

    舆论导向永远偏向弱者,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白路不在意形象问题:“我管那个。”

    “你不在意,元龙未必不在意。”老邵越来越会劝人。

    白路咳嗽一声:“还真麻烦。”

    老邵沉默片刻说道:“私了吧,认倒霉赔钱。”

    “我靠,就我这爆脾气。”白路很生气,这都是什么事?

    “你再爆脾气也没用,谁让他们冲动打架的?”老邵说:“趁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身份,赶紧赔钱了事。”

    郁闷个天的,白路轻出口气:“我问下元龙。”

    挂掉这个电话,打给元龙:“知道事情经过吧?”

    “大概知道一点。”

    白路道:“我简单说下,有人搭讪你女徒弟,男徒弟去帮忙,对方一个人和你男徒弟打架,你男徒弟随便一还手,那人倒了,然后报警,就这样了。”停了下问:“你想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