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一十八章 解决的办法

作品:《怪厨

    比如前几天发生的枪击案件。外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同是警察系统的内部人员,或多或少会有些耳闻。

    或许最开始,他们只是想开个玩笑,即便是真的问出案情,问出白路和那名小姐的不正常关系,也不会如何如何。

    可还是那句话,玩大了,先入为主的观念害死人。到这个时候,几名警察集体傻眼。

    白路不管那些,说完该说的话,整个人变得沉默沉静,继续装雕像。

    见他油盐不进的架势,俩警察叹口气,重又出门。

    没过多久,方才问案的五个人集体回来,其中一人鼻子通红,看来摔的不轻。

    当先一人说话:“咱商议个解决办法好不好?毕竟我们只是问案,而你已经伤害到我们干警。”

    白路又不说话了。

    “你到底想要怎样?”又一名警察问话。

    白路笑笑,开始乱扣帽子:“我突然想起新闻里报过许多冤假错案,是不是就像你们方才那样问出来的?”

    警察们一怔,又一人说道:“方才我们问案的方法是有点儿错误,可我们也是想破案,希望你能理解。”边说边看白路的表情,继续说:“我们的错误在于问案方法稍有问题,不过很正常,即便报到局里,也算不得大错。”

    白路笑道:“我是活人。”

    没头没脑四个字,警察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互相看看,有人说话:“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

    “我提了,叫你们所长过来。”白路淡声说道。

    说话间,门外走廊响起急促脚步声,没多久房门打开,走进来名警官,沉成问道:“怎么回事?”

    不管认不认识这人,肩膀上的警衔不会骗人,五名警察马上站的笔直,刚想说话。门外又走进来一个人,是派出所所长,进来后先跟前面警官敬礼:“宁局好。”

    前面那人是宁成,大国庆的任务繁重,今天该宁局长值班,刚到单位没多久,接到下面人汇报,说白路在某派出所接受调查,好象有些问题。

    这名警察见过宁成和白路在一起,知道有关系,所以会汇报一声。

    宁成很好奇白路又做了什么事情?前几天的派出所枪击事件已经让他很吃惊,怎么没过两天又闹出事端,大概询问一下,传递消息那名警察所知不多,简单回答:“好象和有关。”

    宁成有点不相信,谁不知道白大先生身边全是美女?会牵扯到这样案件中?于是急忙赶过来,在路上给老邵打电话,通知一声。

    老邵是真可怜啊,放个假也被骚扰,听到事情和白路有关,他感觉头痛无比,这个混蛋怎么又犯事了?难道真打算走遍大北城所有的派出所?

    不过到底对白路多些了解,不相信他会去嫖,回话说让宁成好好查一下。

    那就查吧,宁成在路上给所长打电话,所长赶忙查这个案子,看来看去,好象和白路没关系,便把消息报上去。

    宁成是老警察,听过大概介绍就能猜到具体是怎么回事。

    大北城明星多,经常有明星出事,比如吸毒,比如酒驾,比如打架、涉黑,纷纷抓进去许多,还有猥亵男童的,自然更有的,类似明星那是抓过一批又一批。所以很多警察对明星多是不以为意。

    可白路不是普通明星,不说影响力和背景问题,只说这个人虽然冲动热血,可骨子里是好人,怎么可能去嫖?

    宁成知道下面警察先入为主了,急忙赶来想要做些补救。

    所长在电话里汇报情况后,就下来找几名警察,可巧,宁局长到了,他赶忙过来见面。

    看见宁成出现,白路笑道:“惊动大官了。”

    一听这五个字,宁成就知道闹出问题了,笑问道:“来做客了?欢迎啊。”

    白路说:“你可别欢迎我,我害怕。”

    宁成笑道:“有什么可害怕的,难得见你一面,我先了解了解案情,如果事情和你无关,中午我请吃饭。”说着话看向所长大人。

    所长明白过来,让五名警察出去,他也陪着宁成离开问讯室。

    他们刚出去没多久,走廊里又响起急促脚步声,这次的声音要大的多,边跑边喊:“白路,你在哪?”

    何山青几个人来了,这几个家伙又一次把派出所当菜市场,进门就大喊大叫。

    有警察想要劝阻他们,还没开口,反被何山青问道:“白路在哪?”

    白路站起来,打开房门说:“小声点儿。”

    何山青丢掉警察,跑过来问:“怎么了?”

    “没怎么。”白路懒得废话,回房间坐到桌子后面,双脚跷到桌子上一晃一晃的。

    何山青和林子、鸭子进门:“到底是怎么回事?”

    “懒得废话,等下就知道了。”白路继续晃椅子玩。

    “你怎么还不去死?”何山青拽把椅子坐下。

    这几个家伙在所里横闯,有人报告到所长和宁局那里,没多久,宁成和所长回到问讯室,跟白路说:“是个误会。”

    白路不满道:“哪有那么误会?是你们工作方法有问题!也就是我,换个寻常百姓怎么办?就白白被你们羞辱了?我要求不高,一,道歉;二,开除吧。”

    这还要求不高?宁成摇摇头,跟何山青几个人打声招呼,然后解释道:“有个女记着白路的电话号码,叫他来协助调查,就这么点儿事,帮着劝劝。”

    何山青还没说话,白路气道:“协助调查?你们是协助么?”

    宁成苦笑下说道:“你没做过警察……”

    被白路打断:“我没做过的事情多了,他们就敢诬陷我嫖……”

    宁成再打断回去:“没人诬陷你,他们只是在询问案情。”

    “说这话你信么?”白路完全不配合。

    “你想怎么办?”宁成重问一遍。

    白路叹口气,没有说话,已经说过的事情不想说第二遍。

    宁成想了下,让所长先出去,又跟何山青说:“麻烦几位,我能和白路单独说几句话么?”

    何山青几个人看向白路,见这家伙不做任何表态,想想说道:“好。”几个人走去屋外。

    宁成关紧房门,小声说话:“何必呢,他们是做错事情,但是不至于辞职吧?给你道个歉得了,你也没什么损失。”

    “你怎么知道我没损失?我一分钟几十万上下,来这多久了?损失多少了?”白路不肯松口。

    “现在没外人,咱俩好好商量,没必要把事情搞大。”宁成想了下说:“要不把邵局叫来?”说着拿起电话。

    白路笑道:“叫他来干嘛?”言语中很是无所谓。

    宁成看他一眼,给老邵打电话,当着白路的面说明事情,然后把电话交给白路:“邵局和你说话。”

    “不说。”白路不接电话。

    宁成只好从中转达:“邵局说差不多得了,闹这么僵干嘛?你就能保证以后不会犯错?就算你不犯错,你身边人也能一直不犯错?留一线好相见,退一步成不成?”

    白路说:“不成,我要出气,不然这样,把那五个人叫进来,和我打一场,然后就没事了。”

    “和你打一场?”宁成笑了下,问电话那头的邵成义:“邵局,白路是不是特能打?前几天王子那件案子,主要是他搞定的吧?”

    得到肯定回答后,宁成回道:“不可能。”

    “那你看着办,反正我得出气,你们不能白白折腾我,拿我当什么了?”

    宁成叹口气:“你等着。”拿电话出门,和老邵商议解决办法。

    商议来商议去,也回来跟白路再商议,比如给个处分啥的,可那几个警察不干,凭什么处分?我们做什么了就挨处分?处分以后还怎么升职?

    虽说这次是他们有错在先,可多年来的办案习惯就是这样,有很多大案子都是在这种没完没了的问话里套出来的,什么旁敲侧击,又有什么迂回反复,反正能问出案子就是好方法,谁能想到会遇到白路这种古怪家伙。

    五名警察商议商议,决定按白路所说,和他打一架。

    宁成暗叹口气,问道:“你们可是想仔细了。”

    五名警察说想仔细了。

    宁成无奈摇头,回去告诉白路。

    白路很高兴,他最想做的就是揍人出气,尤其是揍几个对自己不恭敬的公务人员,这要是揍一顿,何其一个开心。

    更何况,他很了解分局绝对不会处理这五名警察,无非是推推拖拖,尽量淡化事情。难道自己真的一直呆在派出所不成?

    派出所前面有个院子,本来停着几辆车。这时候把车开走,让出一块场地。五名警察换上宽松服装,带上头套等护具,等着和白路一较高下。

    他们对护具有信心,对白路更有信心,就不信他敢下狠手。

    可惜,他们还是低估了白路。

    白大先生溜达出来以后,问宁成:“要是一不小心打断他们的胳膊腿,不会判我吧?”

    宁成点头:“判!一定判!你这是袭警。”

    白路鄙视道:“哪还打个屁?”

    宁成无奈了,这家伙就没安好心,再次提醒道:“正常比试,不允许恶意伤害,否则一定抓你。”

    “抓我?”白路笑道:“是不是不骨折就成?”

    “你还想干嘛?告诉你,不能造成任何伤害!”宁成第三次警告白路。

    “没意思了啊,皮肉伤也不成?连皮肉伤都没还打个屁?他们五个人,打我身上可一下是一下啊。”白路抗议道。

    “正常比试,点到为止,不可以恶意伤害,打几下没事儿,但是不能有任何重伤害。”见白路如此有信心,宁成是彻底没信心,惟恐手下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