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 白路行动了

作品:《怪厨

    事情发生时,郑燕子一直低着头,不回嘴也不说话。

    从带上导盲犬出门开始,她常遭遇各种情况,超市、饭店、地铁站不让进不说,甚至连花园也不能去,花园里常有小孩在玩,孩子的父母要保护小孩。

    这类事情遇到的越来越多,郑燕子越来越不愿意和陌生人解释这是导盲犬,多是低着头默默坐着。好在世人多是骂上几句话就离开,少有动手现象。

    她以为今天也会如此,尤其病房里还躺着姥姥,心中只剩下害怕,她怕姥姥出事,怕只剩下她自己。

    可越这样想,心里越害怕,加上又被人漫骂,心里的委屈无处说,眼泪又是流出来,掉到小白身上。

    小白忠心护主,本身又聪明,觉察到郑燕子的情绪不对,知道受了委屈。眼见这些人一直骂一直骂,小白没忍住,冲他们低低吼上两声,意思是不许再骂了。

    它这一叫,怕狗的妖艳女子啊的大叫一声往后退,碰伤老大伤口。老大气愤,骂她一句。妖艳女子一下觉得委屈了,指着狗骂:“揍它,打它,打死它。”

    成年导盲犬很大,如果站直身体确实有点儿吓人。这也是它们不被众多父母喜欢的原因。

    因为体型稍大,那帮家伙有个人抽出短棒打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和别人打架打输了,一肚子气需要发泄,小白成为发泄目标。

    有一个人冲上去,就有别人冲上去,加上小白不还口,甚至连妖艳女子也冲上去踹几脚。

    郑燕子吓坏了,大喊别打别打,没人听。连续几次想扑到小白身上,都被人挡住,最后好不容易扑过去护住小白,这帮人才停止殴打,小白却已经受伤了。

    在他们打架的时候,有保安跑进来,见他们人多势众,壮着胆子让他们走,又说报警了。

    那帮人倒也不害怕,有人不屑道:“打狗也犯法?”

    是啊,打狗也犯法?

    这时候的燕子哭的乱七八糟,抱着狗就是哭,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本来已经很坚强很坚强,比如姥姥病重,她硬是一个人打电话找120,而不是找白路帮忙。

    可命运多舛,自身残疾不说,更遭遇过太多不公,尤其姥姥生死未知,小白又被人殴打,燕子崩溃了,在医院里哇哇大哭。

    她哭成这样,打狗的那帮家伙也觉得不对,又听说报警了,便是骂骂咧咧离开,去下一家医院看病。

    可燕子一直哭,保安、护士,还有好心人围过来劝话,可是怎么劝?你知道一个人伤心到极点以后的心情么?

    燕子哭啊哭,小白就在她怀里呜咽,想安慰主人,又不会说话。

    一直过了好久,有人提醒:“有亲戚么,打电话叫你亲戚来帮忙。”到这个时候,很多人才知道这是个瞎子,开始想着帮忙。

    小白得到提醒,记起白路说有事情找他。于是打过去电话,可是打完电话她也没站起来,就是坐在地上抱着小白。

    这是整个过程,综合了护士、看热闹的人,又有保安几方面话语,得到的事实经过。

    白路跟这些人说谢谢,回去看郑燕子。

    燕子还是抱着小白,低着头小声说话,谁也听不清在说什么。

    白路有点害怕,不是刺激太重,疯了吧?走过去轻轻问话:“饿么?”

    郑燕子摇头,停上好一会儿说声谢谢。

    听到这俩字,白路长出口气,知道说谢谢就是没事。

    何山青几个人拽白路出去:“怎么办?”

    “怎么办?”白路阴阴一笑:“先把人给我找出来。”

    何山青看他一眼,担心搞出更大事情,小声说:“我去搞定。”

    “你搞定?”白路轻笑一声,看看这哥三个,笑笑说道:“帮个忙,一人去一家医院,一家没有就再去找下一家,找到他们告诉我。”

    何山青还想劝,林子拽他一下,跟白路说声好,三个人离开。

    以他们身份当然不会自己去找人,三个人坐在医院门口,看何山青打电话。

    何山青手下最多,说不句不好听的,在旧社会就是有很多狗腿子。何山青打完电话,无奈说道:“今年还真多事情。”

    当然真多,而且是特别多。往大里说,不谈国际上许多大事,只说国内,很多地方发生过当众砍人事情,每发生一起,都造成很大负面影响。往小里说,光他们哥几个就遇到过太多事情。

    医院里,白路找护士说话:“帮我找个护工,找俩,工资没问题,人品必须要保证。”

    小护士问:“一天多少钱?”

    “照顾老太太,照顾到出院;另一个照顾燕子和小白,每个人一天五百。”

    一天五百?小护士眼睛一亮:“有什么要求?”

    “就一点,认真塌实干活,如果谁偷懒耍滑,我有的是办法收拾她。”

    护士说:“不能,你等下。”拿着电话出去。

    没多久回来说:“我有俩同学想干这个活。”

    一天五百啊,谁不想干?干上一个星期就可以买名牌包包了。

    再则说她们本来学的是护理专业,照顾人是本职工作,不过目前处于无业状态而已。

    白路说好,留下电话号码,又说:“先干活,现在就过来,明天我给开工资。”

    护士犹豫一下,一想白路这么大一个明星,不至于骗她,点头应下来,去打电话找同学过来。

    做好这件事情,白路去买奶、矿泉水、汽水,每样买两瓶回来,拿给燕子:“喝点水。”又摸下小白,多乖的小家伙。

    和小白相比,家里那堆老虎整个就是一群混世魔王,必须要强硬手段收拾再收拾才行。

    燕子摇摇头,轻声说:“又麻烦你了。”

    “不麻烦。”他心甘情愿去做的事情,绝对不觉得麻烦。

    等上一个小时,何山青回来找他:“找到人了。”

    这时候,护士请来的两名护工也到了。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运动鞋,牛仔裤,青春有活力。

    护工的事自有护士去说,白路跟郑燕子打声招呼,离开医院。

    何山青开车等在门口,白路上车就一句话:“走。”

    那就走吧,何山青开车去那家医院,后面跟着林子和鸭子的车。

    等开到地方,那家医院附近停着许多辆车,轿车、面包车都有,大多人呆在车上,有几个人站在门口。

    何山青的车停在医院门口,下车后,那些人中跑过来两个人:“老板,在后面住院部。”

    这里是区中医院,何山青说带路。白路过来说:“病房号。”

    那人看看何山青,何山青说:“一起过去。”让人带路。

    外科病房在三楼,像他们老大这种伤口比较严重,需要手术,要打麻药才能缝合伤口。好在只是缝合伤口,很快手术完毕。白路过来的时候,老大已经送进病房。

    老大暂处于麻醉状态,虽然脑袋保持清醒,可还需要休息,正在睡觉。

    病房里坐着妖艳女人,门外或站或蹲着五、六个青年,有几个人在抽烟。大晚上的,没有护士制止他们,病友见他们不是好模样,也不敢多话。

    这帮家伙在研究报复的事情,说怎么怎么的,肯定不能吃这个亏。正说的过瘾,白路溜达上来,挨个打量一遍,也不说话,看过一遍又要进病房。

    白路突然出现,这帮家伙觉得不对,有个家伙粗声问话:“干嘛呢?”

    白路扫他一眼,拿出手机拍照。

    “草,干毛呢?”走过来俩青年。

    白路还是不说话,把这几个人都照进去,又往病房里走。

    俩青年挡在前面:“想死是吧?”说完这句话,觉得眼前人很是眼熟,想了下没想起来,感觉是个明星,俩青年对看一眼,又转头往回看。

    在他俩产生怀疑的时候,白路左一步右一步晃到病房门前,推门而入,继续拍照。

    “你想死?”一个青年抽出短棒比量白路。

    看见这个兵器,白路笑了下,举起手机又照下来。

    那五、六个青年脾气上来,左右看看,只有白路一个人,便是丢掉手中烟,呼啦围上来:“想死是吧?我帮你。”说着话冲过来两个人。

    白路轻轻闪避开:“等下。”给区医院护士打电话:“给你发几张照片,你看看。”挂电话后发送照片。

    到这个时候,是个人就知道白路跟他们不对付。几个青年再不犹豫,轰的一下冲过来,先打倒这家伙再说,至于是不是明星,很重要么?

    白路笑嘻嘻闪避,可医院走廊只有这么宽,他闪了几下,发觉那些人缠的厉害。便是迎头而上,一拳一脚放倒一人,跟着再是一拳,砸晕另一个。接下来,白路大展神威,快速搞定几个家伙。

    病房门突然打开,走出来妖艳女子:“你们他马的干嘛呢……”说完话才发现这帮家伙全被人收拾了,赶忙退后关门。

    白路往门上一顶,推开门拿着手机照相:“笑一个。”

    “你是谁?”妖艳女人问道。

    “你是白痴么?”白路鄙视她一眼。就这个时候,电话响起,护士来电话说看不太清楚,但是很像。

    一个像字就够了,白路挂上电话,走向妖艳女子:“刚才,你们是不是去过区医院?”

    “你想干嘛?”妖艳女人发觉不对,不敢随便应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