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 来了个大爷

作品:《怪厨

    这是看守所的规矩。哪怕你再厉害,在外面再牛皮,进到看守所就得按这里的规矩来。除去个别人以外,多数人都要从受欺负的新人一步步熬上去,运气好的早早熬出结果,或回家或下监狱。运气稍差一些的混成组长管理别人。

    想混成组长十分艰难,首先你得在看守所呆的时间够长,比如一年两年的,管教没心思天天换组长。其次要够狠,还要有耐心有手段。

    简而言之,想找一个合适的组长并不容易。

    小眼睛为逼走白路,宁肯拿自己的未来去赌,豁上从头来过再吃一遍苦,也不和白路呆在一起。

    听他说的这么坚决,管教沉思片刻,突然拍拍他肩膀说话:“我知道对你有点不公平,你也算帮过我,说吧,想去哪个监?”

    什么?小眼睛直接迷糊了,怎么会这样?一时间说不出话。

    管教想想说道:“去十四监好不好?他们那里十四个人,人少是非就少。”

    小眼睛犹豫一下:“为什么不能调走白路?就因为他是明星?”

    管教说:“他肯定有关系,只能算你运气不好,喏,抽根烟。”管教递过去根烟,然后又帮他点着。

    小眼睛想啊想的也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来个白路,我辛苦打拼出来的老大地位就没了?

    管教等他抽完烟,又说:“你回去收拾下东西,下午换监。”

    下午换监的意思是中午还能吃顿好的。换到新号房变成新人以后,吃的东西肯定要差上一些。

    这就是做好决定了?小眼睛很郁闷的回到号房。

    他找管教汇报思想的时候,监舍犯人知道他去做什么。可没想到回来后竟是这样一副脸孔,有个比较熟的家伙凑过去问:“怎么了?”

    “老子倒霉了。”小眼睛恶狠狠看向白路。

    “要收拾他么?”那人问道。

    “收拾?你能打过他?”小眼睛叹口气,倒霉啊,怎么这么倒霉的事情也能遇上?

    很快到十一点钟,看守所放饭。在这里吃饭,名义上是免费的,其实想吃点好东西,没有钱怎么可能?

    只要你有钱。不能说和在外面吃的一样。起码鸡鸭鱼肉不会少。

    同时看守所也鼓励大家消费,每个月都会有几天特殊日子,好象节日一样,所里定时给犯人发放他们购买的水果、零食等物品。可乐也是常见之物。

    订饭由组长等一些人负责统计并交上去定菜单。他们可以做手脚。只要你卡里有钱,他们可以多划道菜。等饭菜送过来,组长这些人会扣下菜。你根本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

    此时,铁门上的窗户打开,铁板上是大家订的饭菜,有负责接菜的犯人给大家分菜。最好的饭菜拿给组长等人。

    白路初来乍到,来了以后就在睡觉,没人帮他订饭,不想竟有他一份,监舍外放饭那人喊道:“白路。”

    白路拿着饭碗懒洋洋过去,打回三两饭,一份浓汤,一道青菜,还有俩鸡腿。

    监舍吃饭是分等级的,最厉害的几个人一起吃,次之一些人,再次之又一些人,最差那些那些没钱没关系没家人的犯人,只能吃着清汤寡水的号饭。

    这个吃饭位置是固定的,是得到监舍所有人承认的,你换到别的位置吃饭,就是自身地位的改变。比如最厉害那些人可以称为一号桌,一提起一号桌,就是每个监舍的老大所在。升到那个位置吃饭,是所有犯人的梦想。可以不被欺负,还可以欺负别人。

    最差的是四号桌,就是老维那些人。

    等打好饭,监舍众人发现白路的饭菜很丰盛,一个个多把目光看向小眼睛。

    按照往昔规矩,遇到好饭好菜,小眼睛会克扣一些。可惜今天没有,见大家在看自己,小眼睛也明白他们在想什么,只好叹口气,招呼和一号桌那些人吃饭。

    那就吃吧,监舍里多出个白路,什么都变得不同。

    饭后,有排在后面的犯人过来收拾饭碗,他们就是干活的。在收到白路的时候愣住,不知道该不该收。

    白路瞥他一眼,拿着饭碗往后走,自己刷自己的碗。

    这家伙太古怪了,是不是大明星都这么古怪?

    监舍有十八个人,总有人想和白路说话,毕竟能认识个大明星不是坏事。可组长不发话,谁敢找不自在?

    就在这种古怪中,监舍铁门突然打开,管教站在门口招呼小眼睛换监。

    这样一来,房屋里众人更加吃惊,不是吧,大明星就是大明星,不守规矩不说,进来第二天就把号房老大给顶走了?

    小眼睛已经跟最亲近的几个人说自己可能被调监,此时听到命令,冲哥几个苦笑一下,拿自己的东西出门。

    等他出去,管教看过房里每一个犯人,大声询问:“白路做组长,谁有意见?”

    看守所里,管教才是真正的老大,谁敢有意见?于是,白路在进看守所的第二天又破个记录,进入监舍不到二十四小时,坐上号房组长的位置。

    听到这个任命,白路也是乱迷糊,都是什么跟什么,这就当官了?不过他也懒得废话,把自己的被子放到第一个位置上,躺上去继续睡觉。

    管教也懒得管他,反正所长大人都不管,自己何必多嘴?关上铁门,把小眼睛送去新监房。

    突如其来的命令,让监舍里所有人搞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一个个坐在自己位置上,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用眼神说话。

    白路继续睡觉。至于找老维套话的事情……等休息够了再说。

    他不说话,别人也不敢随意说话,偶尔压着声音窃窃私语几句,还得观察白路的白应。这家伙实在可怕,一进监舍就大揍四方。

    待到下午两点,大家有一小时放风时间。

    放风前要报数,蹲在各自铺位前排队,等管教开门后放出去。

    在往常,组长会命令大家排队。可新组长白路大人完全不理会放风事情,只管闭着眼睛睡觉,让人不得不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外面折腾的太欢,进看守所休息来了。

    两点一到,铁门打开,见到房间里众人或站或坐或靠着墙,还有个躺着睡觉的,管教气不打一处来,这到底算怎么回事?这位白大先生到底是干嘛来的?

    管教大喝一声:“集合。”

    在他进门时,所有犯人已经下地。等他喊过这一句,除白路以外的所有人整齐排成一列。

    可惜白路还是没起床,只是懒洋洋动下身体,用胳膊肘撑起上半身,抬起头,用迷糊的双眼看向管教:“干嘛?”

    “集合!”管教重说一遍。

    “好吧。”白路活动下脖子,又动动胳膊,觉得有点不舒服,可能是睡太久的缘故,于是很听话的下到地上,边穿鞋边问:“有事儿?”

    现在的监控室和昨天半夜一样,同是有人在观察白路。不同的是,昨天半夜是值班管教,现在是大所长。

    大所长上班后就接到管教汇报,说昨天半夜白路又打架了。所长同志瞬间明白邵成义同志为何总发脾气,遇到这么个祖宗,神仙都能被他气死。

    眼见监视器里的白路又是极度不配合,所长大人真想拎着皮鞭先收拾这家伙一顿。

    监舍里,管教怒瞪白路,可无论他有多生气,白路一直是那副很欠揍的表情。管教想了会儿,找不到办法收拾他,只好命令其他人排队出门。

    看守所里有多个放风场,说是放风场,其实就是块空地,三面围墙一面铁栅栏门,上面焊着些角铁什么的,起个防范作用。

    面积大小不等,小的约莫有个二十来平米,大的也大不了多少。

    所谓放风就是晒晒太阳,可以随意坐着站着,还会有管教发下来的烟抽。

    上级领导曾经研究过戒烟的问题,准备全国实行。可老犯们离不开烟,这玩意基本就是他们的唯一寄托。

    关到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和一帮渣滓中的精英一起生活,每天经受各种磨难,唯一的希望寄托是那张判决纸,希望会轻判少判。在这样一个环境、这样一种情况下,抽烟对安定心神有很大帮助。

    听起来有点夸张,可事实差不多就是这样。

    抽烟的时候,是最享受的时候。

    每一个监舍都有着悠久的和管教斗智斗勇的藏烟历史。

    作为监舍组长、号房老大,他有个义务就是帮助犯人们问管教要烟。而对于管教来说,用一包两块钱的烟来收买人心,其实也是件乐事,只要犯人安稳过日子,管教就好过。

    所以在正常情况下,在放风时候,犯人们多有机会抽烟。

    可今天不同,新组长白路同志晃着来到放风场,左右看看,找个太阳能晒到的地方坐下,继续闭目养神。心里在琢磨老维的事情,这样下去不行啊,得找个机会收拾收拾他。

    他闭着眼睛不说话,管教一看,我去,还真来个大爷啊。

    白组长不说话,其他犯人不干了,我们得抽烟啊!互相一撺掇,把老维踢出来,让他跟白路说抽烟的事情。

    老维很悲剧,曾经很不要命的恐怖分子,硬是被一群小偷强盗、甚至经济犯给折磨成凄惨一族。(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雲来阁,万本小说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