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四十九章 很不守规矩

作品:《怪厨

    犯人们无语,这位大明星一定是进来度假的,拿我们当讲相声的了。

    白路等上一会儿,见没人说话,催促道:“赶紧说啊,大家聊的这么开心,要保持下去,”又说:“大家难得进来一次,一定要把握相处的珍贵机会。”

    珍贵机会?这家伙胡说八道有瘾,犯人们都不接话。

    白路琢磨琢磨:“没意思了啊,你们平时都干嘛?你说。”随手点个人问道。

    那人回话:“用纸壳做象棋玩。”

    “下象棋多无聊,做扑克多好,这么多人正好打升级,我跟你们说,打升级很斗智斗勇……”说上几句话,发现别人都是沉默不语,只好叹气道:“算了,你们下棋吧。”

    没多久到晚上放饭时间,下面负责接菜的俩人站到窗口,过道里站着后面那些老犯,站成排往后传菜。

    白路的饭依旧是单独一份,在放过犯人们的饭菜后,单独吆喝白路一声。从此一点可以看出白路有很强的背景、关系。

    到这个时候,傻子也知道白路有来历,背后有人罩着,而本身又能打,谁会吃多了去挑衅这样一个存在,所以连原先组长那些手下也变得老实起来。

    饭后有人自动过来收拾白路的饭碗,白路说不用,自己过去洗碗,放到柜子里。

    监舍里洗碗是新犯该做的事情,要帮大家服务。可白路不愿意让他们洗碗,这些家伙就有点迷糊,不知道该怎么做。

    好在白路对号房里谁伺候谁并不在意,刷过碗就回去躺着。

    从这个时候到新闻联播开演之间的时间是自由活动,可以在屋里随意走动、聊天、玩闹什么的。但是仅限于此,活动稍一过分,马上会有管教从扬声器里警告。

    白路实在呆的没意思,又得尽快搞定老维,正在想办法之时,有人小声喊他:“组长,老病号又病了。”

    “什么玩意?又病了?”白路走到后面看。

    最后面那块地方睡着老维和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俩人都不喜欢说话。现在,瘦弱老头紧闭双眼蜷着身体,眼睛周围肌肉很用力,显得很痛苦。

    白路问:“怎么了?”

    “胃痛。”老头咬着牙说出句话。

    看样子不像是假装,白路让人去按门口按键,这玩意是呼叫器,直接传到控制室里。片刻后,房间里的小喇叭响起管教冰冷的声音:“八监,怎么了?”

    八监?还不如叫八戒呢,怎么住这么个屋子?白路听的很郁闷。

    呼叫器边上的犯人回话:“管教,老病号又痛了。”

    听到这句话,没过多久,管教和一名医生跑过来。医生在所里上班,和学校卫生员差不多一个作用,大病不治,小病不看,就会贴个胶布擦个酒精,再就是分发感冒药。

    医生进来问怎么了,又去看老病号。见老病号确实痛的难受,跟管教商议:“送医?”

    管教恩了一声,出去跟所里汇报,十分钟后,老病号被送上车,开去市里医。

    等铁门重关上之后,白路问:“老病号是怎么回事?”

    在后面位置有个十七、八岁的小孩,瞧着挺机灵,走过来小声说话:“老病号是癌,医确诊了,老病号没钱治病,故意去菜市场抢劫,然后进来了。”

    “既然都确诊了,所里为什么不送去医?”

    “去医不得花钱么?癌症啊,随便治一下就得十几万,这个钱谁拿?”小孩说:“看所里的意思,赶紧审判送去监狱,能少个麻烦还是少个比较好。”

    白路冷笑一声:“监狱?菜市场抢劫能有多大罪?顶多进个短期监,如果从轻判,兴许拘留两天就放。”

    “这就不归咱们管了,反正管教们想赶紧把他送走。”

    肯定要送走,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喜欢这类犯人。和病号犯人享受同样待遇的,还有吸毒犯人、老年犯人、传染病犯人,这些犯人特别麻烦,同在不受欢迎之列。

    看老病号离开,每个人多少有点兔死狐悲的感觉。进来这里的人都有危机感,朝不保夕是最完美形容,老病号的今天兴许就是自己的明天,和他一样的老无所依。

    这些人里,只老维始终面无表情,静静坐着看。

    这家伙还真难搞定。白路指着老维说:“说说怎么砍人的,在哪砍的,说不明白,今天你就甭想睡了。”

    老维看看白路,说道:“就是砍人,他得罪我,就砍了。”说的很慢,差不多一字一顿的边疆普通话。

    还真是简单。白路扫他一眼,问道:“家哪儿的?”

    “边疆。”

    “废话,你要是来自海南倒有意思了。”白路说:“家住哪儿?”

    老维没接话。

    白路脾气上来,就不信搞不定你,走过去说话:“我是塔县的。”

    “哦?”老维眼睛看过来,好似第一次见到他一样,从头到脚仔细看。

    白路说:“有病啊,没看新闻?老子在边疆闹出那么大事,你都看毛了?”说完这话,跟着装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啊,你早出来了是吧?我那事儿刚发生没多久。”

    “你说话不像。”老维说道。

    “肯定不像,我爹就这口音,不让我上学,把我教成这样。”白路跟着自吹自擂:“中秋晚会看没?有我,告诉你,全国各地电视台都请我去,就俩字,不去!咱大边疆喊一嗓子,好使,嗷嗷就回去了,你没看是你的损失。”

    他在乱吹牛,老维听得连眨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路问:“出来多久了?怎么这么瘦?咱那边出来的人,只要肯干活,基本都挺壮。”

    “身体原因,长不胖。”难得的,老维肯聊上一句。

    白路拍下他肩膀:“现在我是老大,有什么事儿说话。”然后很潇洒的回去一号铺躺下。

    他和老维说话,边上人一听,我靠,他俩是老乡?想起前些天一直收拾老维来着,这家伙会不会趁机报复?曾经动过手的众人赶忙往远处挪挪,远离灾祸地带。

    一个人经常被欺负,会对外界变化特别敏感。因为白路一通胡话,老维分明感受到其他犯人对自己的善意,会对他笑了,不再随意支使他,不用他干活也尽量不惹他。

    因为总被欺负,老维心里本已有了计较,打算做件大事轰动一下,比如杀人。

    从被抓起来开始,一天二十四小时被警察折腾,即便转到看守所,刑警也会经常提审,反正是没完没了的折腾。除这个原因以外,监舍里就没有一个人把他当人看,都在努力用心的欺负他。

    别看老维不声不响,好象什么都能忍,其实一直在等机会,等一个能杀人的机会。

    监舍要求二十四小时光亮,夜间有许换值班。老维的想法是慢慢混,混到组长放心自己值夜班以后,先动手收拾掉和他一起值班的家伙,再去杀组长,然后再有其他人,反正欺负过他的人,一个都不留。

    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只等运气来临就要血染看守所。可惜因为白路的意外出现,计划暂时耽搁一下,欺负他最狠的组长被调走了。

    不过他没放弃计划,如果白路也欺负他,最多一起杀了就是。

    虽然是老乡,虽然主动和他说话,看起来不象坏人。可是在分裂分子的眼里,好人坏人不重要,是否善良也不重要,他们要的是大业,如果你和我们有一样的信念,那才是同行战友,反之是敌人。

    白路是汉族,应该不会是一条心,老维多想上一会儿,暗下主意,大不了一起杀了。反正他打过自己,还骂过自己。

    凭他的罪过,虽然过堂时什么都没交代,但基本上是难逃一死,老维不肯就这样死去,太不甘心,他想在死前做件大事情。

    白路的突然出现虽然让他的计划暂时落空,却也给了更多希望,一个原因是老乡,比较好说话;一个原因是白路表现的很和善,应该有门。他决定先和白路处上几天关系,等处的差不多了,让白路安排自己值晚班,那就有机会成就自己的事情。

    因为这个想法,老维对白路的态度发生转变。但是为求稳妥、不让白路产生怀疑心理,他还是保持着白天时的状态,继续一个人发呆耍酷。

    白路一直在惦记他,更惦记他那帮不知道呆在哪里的同伴。说句难听的话,我不管你在哪搞事,只要别牵连我身边人就成。

    可从目前状态看来,鬼知道那些人会在哪里发疯?

    白路心路没谱,想来邵城义他们更是没谱。

    又过了会儿,新闻联播开始,所有人必须端正盘膝坐在床板上看电视。要坐成一条直线,不得说话,不得有其它动作。

    看守所为使犯人安心等待审判结果,不乱搞事,每个月都会做评选,为的是激起这些人的荣誉心,往正道上领。看新闻联播时的表现是其中一项考核,管教们通过监视器里的情况给监舍打分。分数高的会得到一些不太值钱的物质奖赏。

    原先呢,八监也想拿点奖励,所以是尽量往好里做。可现在来了个永远不守规矩的大爷,其它犯人都盘腿坐好了,白大先生却依旧躺着。)

    ★雲来阁,万本小说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