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六十二章 我们很着急

作品:《怪厨

    饭后回家,算上行路和吃饭时间,共用去差不多两个小时时间。就在这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尚士内衣出名了,只要看过新闻图片的人都会记得。

    白大先生的低腰裤实在有个性,大内裤更有个性,除去女人的塑体内衣除外,还没见过哪个男人的内裤有这么高的腰。

    大内裤轻易打败看守所事件,成为讨论最热的话题,配上发布会的发言,白路的打架事件慢慢被撇清。

    等到了晚上,记者们拿到打架事件的卷宗之后,新消息出炉,白路没伤人,伤人的是一群蒙面人,由此,白路被撇的更清一些。

    与此同时,在有心人的引导及水军的推动下,另一件事成为热议焦点,导盲犬该不该出现在公共场所,比如医院、饭店、地铁等地方。

    在打架事件之前,一群坏人把盲人伙伴的导盲犬打成残疾,可怜的苦主无法告他们,不能索赔,导盲犬因为是狗,白白挨顿打。

    有热血青年留言说,就这样一群混蛋,连导盲犬都打,别说是被人打,就是被人杀了也是活该。

    随着事件完整浮现出来,人们议论的焦点慢慢发生改变,有讨论狗的,有骂坏人的,说什么的都有,骂白路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少。在大家讨论之后,忽然发现白路没做坏事,是有人在故意陷害、抹黑。

    于是,白路进看守所的新闻事情慢慢冷却下来,他又挺过一次非议。网民的焦点转移到其它方向。其中。讨论最多的还是有关于导盲犬的事情。

    几年前的统计数据,中国有超过五百万以上的盲人,几占世界的五分之一。另外还有六百多万低视力者。想想这个数据,多么可怕吓人,却又残酷。

    我们在街上几乎看不到盲人,偶尔见到一个还是要饭的。但是不代表他们不存在,单说北城,近十年前的数据,约有盲人六万七千人,而导盲犬只有六只。导盲犬是盲人的眼睛。整个北城数万盲人中只有六个人有这个荣幸。可以在导盲犬的带领下出来感受新奇世界。

    可最近,其中一只导盲犬被打了。

    因为这件事情,有记者进行专题报道,去采访拥有导盲犬的盲人。洋洋洒洒写出六万多字的故事。其中列出许多带导盲犬出行遭遇到的不公正对待。

    让你无法想象的是。有很多看起来衣着光鲜的老太太会指着导盲犬大骂死狗。说要杀死什么什么的,还会打电话报警。

    这样的事情,郑燕子曾经遇到过。或者说,带导盲犬出行的盲人大多遇到过。很多人生来有缺陷,就不公平,而后的遭遇更加不公平。

    到这个时候,只要关注过白路打架案件的人,只要看过这篇深入报道的人,都会记住一个名字,小白。那只忠心耿耿、却是遭遇疯狂殴打的导盲犬。

    因为记住这只可爱的小家伙,很多人对在医院打架那帮混蛋深恶痛疾,连带的反应就是那帮家伙开始遭罪。

    当初白路答应进看守所抓贼的条件之一,处理这帮家伙。辛猛等人答应下来。

    在白路进去没多久,这帮家伙也进去了,被警察抓到把柄,以打架斗殴伤人的罪名短期拘留十五天,就是说到现在还没放出来。

    没放出来就好办,有些小警察气不过他们欺负一个盲人,暗示老犯挨个收拾,只要不死不残不伤,随便玩。

    于是,他们就倒霉了。

    白路倒是不知道这些事情。隔天上午,一个陌生电话打到他手机上,接通后自报家门:“白先生你好,我是市府办的陈自远。”

    听到这个名字,白路马上明白是什么事情,笑问道:“不会是劝我去日本吧?”

    陈自远是黄江扬副市长的秘书。白路进看守所之前,曾留在派出所接受问讯。单英雄找陈自远帮忙捞白路出去,由此认识。

    陈自远笑道:“是这样的,日方料理协会通过中国烹饪协会向你发出邀请,请你去日本交流访问,市领导认为是个好机会,商议后决定和烹饪协会联合派支队伍去日本进行考察访问,由你做队长。”

    “派支队伍?你们打算派几百人?”一听是这种情况,白路更没兴趣了。

    陈自远笑道:“没多少人,大概十六、七个人,你可以携带两名家属,正常参观访问的费用由我们解决。”

    “十六、七个?”白路笑笑:“都有谁?”

    陈自远说:“主要是两个部门,一个是商委会,一个是招商局,每个部门两到三人,除此外,烹饪协会也会派六到七人参加,其中有三到四名厨师,再算上你,差不多就这样了。”

    从事实出发,十六、七人的考察团,人数不算太多。很多地方政府随便一个商务考察就能弄出去三、四十人,白路这次活动是两国烹饪协会之间的正式邀请,参加考察团的也都算是有任务在身,并没有多加无用之人。

    可架不住白路不高兴,随口回道:“你们去你们的,和我无关。”

    陈自远笑道:“不着急做决定,你先考虑考虑。”挂上电话。

    在这个电话挂掉之后,十分钟后,单英雄打过来电话:“我跟你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白路问。

    “一,商务委员会是市餐饮协会的主管单位;二,招商局会在东京搞一个招商宴会。”单英雄说道。

    白路说:“你说这个干嘛?”

    “从去年到现在,市里高档饭店的生意不是很好,星级宾馆的入住率和就餐率逐渐看低,同时,高档写字楼租金太贵,陆续出现退租现象,有一点要特别说明一下,这些饭店、宾馆、写字楼多处在三环里、或是三环附近的商业中心地带,这种情况不是个案,已经影响到经济发展,政府一直在研究解决方案,就算没有你这件事,没有日本料理协会发来的邀请,在近期、或是明年,商委会和招商局也会去日本走一趟,一是调研市场,二是吸引游客,三是争取引进一些企业,本来旅游局也会参与其中,市政府考虑到你可能不喜欢太多人去,才会将人数一再精简,务必做到过去的每一个人都有用!”单英雄一口气说上一大堆话。

    白路吧唧下嘴巴:“和我有什么关系?”

    “繁荣中国经济,你有责任。”单英雄同志又开始上纲上线:“不光要去日本为国争光,还得为国家发展出力。”

    “老爷子,你弄死我算了,你说这话,自己听着不害怕么?”

    单英雄笑道:“最近报告看多了。”跟着又说:“这些人和你去,就一个目的,带钱回来,但队长是你,你要对他们负责。”

    “打住!”白路说:“我不去。”

    单英雄沉默片刻:“我明天去标准饭店,错了,是烹饪协会和市餐饮协会去标准饭店。”

    “干嘛?视察?检查?吓唬我?”

    “你猜。”单英雄挂上电话。

    白路赶忙打回去:“不闹了成不?千万千万别来。”

    单英雄笑道:“你也有害怕的事情?放心,是好事,做正面宣传。”又把电话挂上。

    做正面宣传?宣传以后呢?这属于赶我上架吧?白路拿着电话直叹气,还是五星大饭店那会儿好啊,哪有现在这么多破事。

    什么是忙碌,现在的白路就是。还没到中午,明臣再次出现在他面前,身边是李森和一叠厚厚的剧本。

    明臣说:“后天是个好日子,适合开机,明天熟悉熟悉剧本,起码得搞清楚前几场戏拍什么。”

    白路只剩下吃惊:“用不用这么急?”

    “用,我问过扬铃,她说最迟下月初,你就要去美国,从今天开始算,还不到半个月,需要你拍完大部分镜头,你说我急不急?”明臣说道。

    白路装出一副很无辜的表情:“下个月去美国?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用知道,扬铃还说了,政府部门打你主意,让你去日本。”说完这句话,明臣瞪着白路说:“明人不说假话,我知道你有钱,可是我不想浪费你的钱,只要一开组,钱就不是钱,会像水一样流出,我希望你能在乎一些,哪怕拍完戏,卖不出钱,是我的事,是我没本事,但是前提条件,你起码得配合一下,才知道我有没有本事。”

    李森咳嗽一声:“那个,好象,我是导演,还是编剧。”他想证明自己的存在。

    可因为白路这个混蛋玩意,把儒雅有礼的明臣都逼疯了,认真跟李森说道:“你是导演,你也是编剧,但,是我挑选的你,希望你能明白。”

    这句话很吓人,剧组里的老大,永远的必须的是导演大人。在某些剧组里,导演甚至要搞定资金的问题,很累很忙,也很有权。

    退一步说,即便是投资公司或制作人砸出大把钱财,他们也不可能天天到场、事事亲临,片场老大依然是导演大人。可明臣居然对着导演叫板,白路仔细看看明臣:“你变了。”说完这句话又觉得不对,补充道:“你没变。”

    因为明臣这么说话,李森有些不爽,可白路自相矛盾的说话,让他暂时忘记不爽,问道:“你说什么?”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