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六十五章 有人找麻烦

作品:《怪厨

    邵成义说:“手续没问题,土地是你的,已经让当地派出所去查了,有消息马上通知你。”

    “还干活么?”白路问:“要是干一半,他们又来捣乱怎么办?”

    邵成义说:“应该不会,这个事情是区里直接下文,已经通知到当地村干部,他们总不能和政府对着来吧?”

    “希望吧。”白路说:“明天我过去看看,你去么?”

    “去。”邵成义应道。他是不得不去,惟恐白路再搞出事情。

    “那成,明天早上你来龙府,咱一趟车过去。”定好时间,白路挂电话。

    柳文青问:“明天去哪?”

    “工地,我回家了。”白路往外走的时候,顺便多看两眼四胞胎美女,实在是轻易不得见。

    大北城的交通状况很不好,高峰期就没有不堵的时候。好在白路几乎不在高峰期出门,随便拦辆车,没多久到家。

    回家先去看燕子。燕子的房间很静,一人倚着被子而坐,一狗卧在她身边。

    白路轻敲下门,推门进入:“饿了吧?”

    燕子说不饿。声音很平很淡,透着股悲意。

    白路也没有多劝,去厨房做饭。

    厨房里有两名小厨师在忙活,主要是给老虎们做伙食饭。白路跟他们说声辛苦了,投入其中一起忙碌。

    很快做好饭菜,俩厨师把老虎的食物送到楼顶,白路则是把饭送去燕子房间。其中有小白一份。

    摆好饭菜,白路去楼顶找刘晨问话:“明天带老虎出去玩好不好?”

    “啊?能行么?”刘晨有点吃不准,一共五十只老虎,怎么带?

    “总憋在这里也不成啊,带出去放放风。”白路说道。

    小老虎不大,两名小厨师不害怕,帮着分好饭菜之后,也去抓只小老虎逗着玩。

    龙儿走过来说话:“白哥,咱是不是应该摆个灵堂,摆个盆烧纸?”

    白路一拍脑袋:“啊。我给忘了。赶紧去买,你们俩过来,这里是一千块钱,每人一百块跑腿费。省下的钱全买纸、蜡烛。你问卖纸的。需要什么就买什么。”说着话拿出一千块钱。

    龙儿又说:“搭灵堂,得有香炉有香有照片。”

    “香炉?”白路把还剩下的几百块钱全掏出来:“看着买,反正都置办齐了。”俩厨师应声好。拿钱出去买东西。

    别的东西好说,可以买,可照片怎么办?

    白路问龙儿:“还有什么要注意的不?”

    “不知道了,反正得多烧纸,对了,不能让香灭了。”龙儿说。

    白路琢磨琢磨,回房间拿些钱出门,过会儿买个呼叫器回来,就是照看小孩那种,一个放在婴儿床附近,一个放在父母身边,只要小孩出动静,大人就能听到。

    白路把监听的那个小喇叭交给刘晨三个人:“辛苦下,多注意注意。”

    三个女孩说好。

    白路又拿着另一个去找燕子:“这玩意放你这,说是一百米以内有效。”

    燕子问:“是什么?我要这个做什么?”

    “呼叫器,你需要什么说一声就成,让别人送过来。”说着话,白路冲呼叫器说话:“楼上的,能听见么?”

    这会儿时间,俩名小厨师回来了,抱了一堆香炉、蜡烛、纸回来。

    白路过去帮忙,叫龙儿几个人也下来,在燕子的房间里搭个简易灵堂。

    因为没照片,那个位置空出来,桌子上摆上水果、白酒,还有鸡肉、猪肉,前面是香炉,桌子下面是火盆,边上摆着两大摞纸。

    尽管燕子一再说不用麻烦,可大家已经把灵堂布置完毕,她便在刘晨的搀扶下慢慢走过去,跪到火盆前面,先燃香,再烧纸。

    燕子的眼睛看不到东西,在烧纸的时候,白路让三个丫头务必留一个在下面。又跟小白说:“看见香没有?快烧没了,你就叫,听懂了么?”

    小白轻轻汪上一声表示知道了。

    有了灵堂,燕子似乎有了寄托,跪坐在垫子上抬头看桌子,虽然什么都看不到,可硬是一直看一直看。

    白路在下面呆上一会儿,然后拿着项圈去找老虎。

    这是个体力活,费上许多力气才搞定它们。

    老虎们自在惯了,不想带上束缚,于是奋勇做斗争。可惜,五十个小家伙完全不是白魔头的对手,在俩小时之后,每只老虎都被套上项圈。

    带上项圈,白路又去拿绳子。

    这一来,所有老虎都发现不好,嗖嗖的灵巧起来,快速爬到三层虎笼的最高一层。

    白路冷哼一声:“想跟我斗?明天再收拾你们。”把绳子一丢,转身下楼。

    因为燕子姥姥意外离世,明臣的电影计划暂时推迟,再着急也不能在这时候拽白路去拍电影,只能和李森两个人做开机前的最后准备。

    他俩召集工作人员开会,再敲定一遍该做的准备,轻易用去一整天时间。到了晚上,明臣认为,最大的问题是白路,于是晚饭后,他又来了。

    他来的时候,白路正在气愤之中,原因是老虎家园又打架了。确切说,是一帮青年拿着长短武器冲击建筑工人的帐篷,又打伤五名工人。

    此时的老虎家园在做前期建设,就是在圈好的土地周围砌墙。为尽快完工,扬铃请了二十多名工人。

    建筑工人的工资很高,日工资三百起步,如果是盖房子,大工工资更高。

    十月下旬的天气,晚上不算特别冷,所以没有盖屋子,搭上一排帐篷当做宿舍。帐篷里住着很多人,除工人外。还有设计师,勘察技工。要在修建围墙的同时,搞定虎舍和相关建筑的位置,布局,甚至地基。

    如果是别的地方圈地,随便围上一圈铁丝网就成,工序会简单许多。

    这里不行,必须要建上一圈超高围墙,并且不留后门,同时还要修建防护拦。阻止人攀爬。

    扬铃的要求是一个月内完工。可是照目前情况来看,别说一个月,就是一年也未必能修的好。

    一天打两架,摆明了是要找你麻烦。扬铃一接到工地电话。马上告诉白路。白路直接怒了。也太不拿我当回事了。临时决定。明天不带老虎放风,他要去收拾那帮混蛋。

    这个时候,明臣来了。白路看看他,想起单英雄的打算,琢磨着总要做个选择,于是说道:“我决定先和你拍电影,等把眼下事情处理完就拍。”

    明臣说好,然后严肃说道:“麻烦你仔细看剧本,千万千万别到了片场耽误大家时间。”

    如果是往常,白路一定会贫上两句,可现在的他心情不佳,点点头说声好,回去房间。

    可怜明臣大明星,大老远跑一趟,只说上这么一句话就又要离开。

    第二天早上八点,邵成义站在龙府小区门口。白路问林子借车,载上老邵,俩人往南郊驶去。

    早高峰时期,路况不好,白路多跑了半个小时才算到达地方。

    上次来这里,根本没有路。白路是车停路边,慢慢走进去。这一次略好一些,工人们平出一条简单土路,用以运送材料什么的。

    白路把车往里稍微开上些距离,停车后带着老邵往里面走。

    没走多远,眼前出现一排帐篷。许是因为昨天晚上的打架事情,大部分帐篷都歪斜着,有的帐篷甚至被划破几道口子。

    白路慢慢走进去,帐篷前一处空地围坐着七、八个人在谈论什么。

    白路问:“说什么呢?”

    “我们不想干了,哪有这么干活的?刚砌条墙出来,不但墙被推倒,连人都要挨打。”一名工人说道。

    另有工人说话:“你是老板么?把钱结了让我们走。”

    有的人认出明星白路,可事关切身利益,在要回工资之前,什么明星都不重要。

    白路没答话,沿着帐篷再往里走。前面就是圈好的土地边缘,最外圈立着一截很厚的红砖墙,不过再往前就没了,多处被推倒。

    沿着倒塌的砖墙走上几步,白路笑了下,这帮家伙还挺有劲。

    再往前走,是挖出的地基沟,很宽很深,施工要求高,这帮工人做的也算不错。

    往回走几步,站到砖头上左右张望,问邵成义:“这是扩大范围了?怎么感觉和以前一样?”

    他刚说完话,从土路上开进来一辆越野车,车停后下来个三十多岁的黑汉子,身边是个差不多年纪的黑瘦子。

    黑汉子一下车就说:“上午休息,下午继续开工。”

    “还干?再被打怎么办?”有工人问道。

    “不会再打了,况且也不会让你们白白挨打,我刚从医院回来,老板在医院发钱,伤重的每人补偿六千,轻伤补偿两千,医药费都由他们付。”黑汉子是包工头,通过某个人的关系从扬铃手里接下生意。

    昨天晚上打架,他和120一起把伤号送去医院。今天一大早,扬铃去医院看他们。主动给补偿金,然后和黑汉子聊上好一会儿,黑汉子被说动,答应马上开工。

    “可人手不够。”又有人说道。

    打两次架,一多半人送去医院。

    黑汉子说:“大部分是轻伤,下午就能回来。”看到远处站着的白路和邵成义,走过来问:“你俩是干嘛的?”

    有工人抢着回答:“好象是老板,那个人是明星。”

    黑汉子走到近前,疑问道:“你是白路?来这里做什么?”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