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章 双刀手诞生

作品:《怪厨

    厂区面积很大,大门后面是空地,地上到处是滓。正对面有一排平房,好象是办公室。此时大家就坐在大门到办公室之前的这块空地上。

    大多数人在这坐着,领头两、三个人跑进办公室。

    办公室往右是宽阔道路,道边砌着几大块砖堆,一边停着几辆车,有货车、轿车、还有摩托和三轮车。

    白路在左右打量,有人看他一眼,一下看到脸上的胶带,跳起来说:“他在这。”

    白路摇摇头,随手一抬,面前那帮家伙马上跳起来,轰地往外圈散开。他手上是拣来的钢珠枪。

    白路举着枪说:“别害怕,没子弹的。”

    没人相信,散开后距离老远看他。

    外面轰乱,从屋里跑出来六个人,当先是个怒目大脸的家伙,阴着脸走到众人前面,打量下白路,阴着脸问话:“这位朋友,你进入我们厂区做什么?”

    白路坐在地上不愿意动,晃晃手里的钢珠枪:“你有病吧?大脸贼。”

    大脸贼大声道:“我问你为什么进入我们厂区?赶紧出去,否则我要报警。”

    白路当没听见,左看右看,看上好一会儿,才懒洋洋说话:“不想听废话,刚才打我那些人呢?出来。”停了下又说:“拿枪打我?放藏獒咬我?还是三只?生怕弄不死我是不是?”

    不说狗还没事,这一说起狗,跑回来的藏獒和大黄狗马上出现眼前,一左一右站住,凶狠盯着白路。

    白路看看两个大家伙:“赶紧滚蛋。”

    两只狗当然不会理会他,依旧狗视眈眈看他。

    大脸贼再说一遍:“出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你这属于入室抢劫,我有权力收拾你。”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白路懒洋洋站起来:“一,跟我道歉。你们又是枪又是狗的一起来欺负我,随便赔个几十万吧二,关老二在哪?三……没了。”

    事情就是因为关老二而起,大脸心里很是懊恼,平白无辜帮他干嘛?得罪到这么个煞星,手下说这家伙一拳干死藏獒,这等战斗力……

    大脸贼拿起电话拨110,同时沉着脸跟白路说:“我报警了。”

    “报警?”白路琢磨琢磨,报警倒是不怕,可这个警该由他来报。而且还没找到关老二。心下很是不爽。叹气道:“我也想报警。”说着话往前猛冲。

    大脸贼一直在注意白路,见他动手,赶忙往旁边闪。可白路动作实在太快,大脸贼刚想有动作。白路已经冲到眼前,大脸贼脑袋好象被锤子砸中一样,手机掉地上,身体一横,侧倒在地。

    这一动手,两只大狗猛扑上来。要不说狗比人忠心,明知道白路很危险,可为了救主,依旧冲上来。

    白路从来不是心慈手软之辈。你不惹我,啥事儿没有。可你想惹我,白路叹口气,先收拾大黄狗,一脚踹在狗肩上。大家伙横着飞出去,歪在地上站不起来。

    白路借着攻击黄狗的机会,趁势躲避开藏獒撕咬。反手一枪把砸在獒头上,发出喀嚓声响,郁闷个天的,粗制滥造的东西就是不行,钢珠枪居然散架了。

    獒头很硬,钢珠枪散架,那家伙只晃晃脑袋,又扑上来。

    白路很不爽:“给你脸了是吧?”丢掉手中破烂,抓住狗脑袋就一顿乱揍。

    他还是留些力气,边打狗边注意边上人动静。

    还好,他的勇猛吓住院子里众人,一个个都跟傻了一样看白路大战藏獒。

    白路正打架,从办公室一侧跑出来俩人,混身脏脏不堪,脸和头发全是灰蒙蒙。前面明明在打架,他俩却好象没看到一样,绕过人群全力朝大门跑去。

    这俩人一跑出来,人群里有人大喊一声:“拦住他俩。”

    那些人虽然不敢和猛汉白路对斗,却有勇气抓那俩人,快步跑过去,对准一人大腿踹下去,那家伙被踹倒,还是挣扎着往外跑。

    可惜俩人多日劳累,得不到休息,又总处于挨饿状态,根本跑不过打手。眼看跑到门前,伸手就能摸到大门,被后面几个人追上,按倒在地上猛踹几脚。

    白路这面刚收拾完两条狗,一见门口又打起来,这是有情况啊。几步跑过来,连续几拳下去,把打人那几个家伙全部放倒,然后再猛踢几脚。

    突然出现救星,烈头土脸的工人大喊:“救命。”

    白路问:“你们咋了?”

    “他们绑架我们。”

    白路一听就乐了,拿出电话拨号码:“老邵啊……”

    后面的话没来得及说,远处大脸贼见白路和这俩人说话,知道情况不好,心一沉,大喊道:“操家伙,剁了他。”

    他一声喊,手下人真有猛汉,跑回办公室抱出几把砍刀,分下去朝白路杀来。

    还有更狠的,一个胖子回屋拿把猎枪出来,还有个家伙抗把气枪出来。

    这帮家伙是真想杀人啊,白路把电话交到一个工人手里:“是警察,去外面说。”反手把小门拽开,让两名工人赶紧跑出去,他则是赤手空拳面对对面扑过来的打手。

    还好,先冲过来的是几名砍刀型选手,凭他本事,只要刻意闪避,那谐刀根本近不到身。可问题是,马上就有俩人举枪瞄准他。

    白路要躲避砍刀,要躲避子弹,还得挡住小门不让人追出去,这个累啊。不禁大骂一句王八蛋,重拽开小门,快速窜出去。在他出门的一瞬间,只听咣咣两声枪响,幸好他闪避够快,那俩家伙的枪法不准,全打在铁门上,白路猛往边上一闪,站在墙壁后面。

    外面还站着俩工人,跑开些距离,站在二十米外打电话。

    白路骂道:“打个电话都不会?”

    “我们不知道在哪。”一个人回道。

    白路说:“往外跑,上公路打电话,找人帮忙。”他很想和老邵说,可是没机会啊。在墙角拣起几块石头,静静等候在墙外,冷冷看着大门方向。

    经过这会儿折腾,白路很累,可是更累也得保持清醒。

    两个工人听明白白路说话,沿着道路快速往外跑,没一会儿消失不见。

    这时候大门发出响动,吱哑哑朝两旁打开。

    门朝里开,打开后停下一会儿,有俩人冲出来。

    打架打到这种境界,白路再不客气,小白飞石朝前直飞,啪啪两下,那哥俩被打晕摔倒。

    他俩一倒下,后面打手不敢出来。突然有人大喊:“一起冲。”

    “对,一起冲。”有人附和。

    于是下一刻,轰地跑出来七、八个人。

    白路猛往外砸石头,可一共就那么几块石头,刚砸倒俩人,门后又冲出来一堆人,其中有两名枪手。那俩家伙一出来就瞄准白路,轰的放枪。

    不管这俩家伙枪法如何,白路是万不敢冒险,在看到那俩家伙的同时,身体已经爬到地上。与此同时,枪声响起,白路赶忙站起来再往前冲,先搞定这领蛋再说。

    不搞定不行,这俩家伙的枪法太成问题,明明是瞄准站立的白路开枪,枪响后,一颗子弹正打在爬倒以后的白路眼前,太容易误伤。

    我这是命大啊。白路冲进人群,拼着挨上一刀,也要先收拾掉俩名枪手。

    运气不错,战争贩子白路同志冲进人群,瞬间接近猎枪手,一手抓住猎枪,另一手握拳挥出,打倒拿枪那人。

    他能打别人,别人也能打他,有打手拿刀砍过来。眼看大刀将近,白路急忙抡起枪一挡,喀嚓一声,刀砍在枪身上。白路就势再一抡枪,砸向拿气枪那人。

    那人很机灵,知道远了才能对白路有威胁,在人群里往后退。

    白路这一抡没砸到人,倒是抡出条空路,身体快速往前冲,追向气枪手。

    他往前跑,别的打手挥刀拦截,猛拿刀砍过去。白路仗着速度快,身体灵巧,嗖地跑出人群。

    平常时候,我们说起零点一秒好象很快很快,好象什么都做不了。在当真有比较的时候,你才会知道这零点一秒的差距有多大。

    白路嗖地窜过去,打手们抡刀砍下来,看着明明能砍到,可就这零点一秒的差距,白路的动作快上一点儿,打手们慢上一点儿,白路轻松避开刀锋,并且站到拿气枪那人的身后。

    顺手拿猎枪勒在气枪手脖子上,双手一使劲,那家伙哦哦两声晕过去,白路接过气枪,大喘气地看着前方众打手。

    搞定枪手,再没有东西能威胁到他,白路脸上是笑容,身前倒着气枪手,他手里是抢来的两只长枪。

    “砍他。”大门口站着脸最大的大恋贼,暴喝一声。手下人重又围向白路。

    白路笑眯眯看大脸贼一眼,丢掉长枪。扯住倒在地上的气枪手脚腕,抡起来砸向那些人。

    打手不能砍自己人,手忙脚乱地或丢刀去接人,或往一旁闪避,白路趁机冲过去,抓住名打手一拽一扯,抢过他手里砍刀,反手砍在那人屁股上。

    没办法啊,总不能随便弄残他们,毕竟要考虑影响,还要考虑怎么跟警察做口供,更主要的是避免这帮混蛋告自己重伤害。

    一刀下去,那家伙捂着屁股往回跑。

    白路持刀前冲,再搞定一名打手后,抢过他的刀,于是,专砍屁股的双刀手诞生。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