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六章 终于开机了

作品:《怪厨

    连续听到两件混蛋事情,再加上砖厂事情,白路冷笑一声:“别撞我手上。”

    高远道:“看见没,你这么愿意管闲事的一个人也就说声别撞手上,换成别人,谁愿意给自己找麻烦?”

    白路不爽了:“劳动局不就是做这个的?他们干嘛不管?”

    “要律程序,不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要调查,要花时间,要多方取证,做事情不是说话这么简单。”

    司马智插话道:“说这些干嘛,咱都是俗人,就算你真的犯罪了,咱们想的也是如何变成无罪,而不是真的大义灭亲把你送进警局。”

    白路说:“两回事,他们吃公家饭……”

    “吃公家饭怎么了?吃公家饭就没有亲戚朋友了?”何山青起身说话:“换话题,聊这个没意义。”

    白路鄙视道:“纨绔子弟,既得利益者,米虫。”

    林子笑道:“多看点儿书吧,词汇量严重不足,再给你添两个,蠹虫,硕鼠。”

    “鄙视你们,读了一辈子书就比我多会两个单词,有本事再说一个出来。”

    林子反鄙视道:“蛀虫算不算?”

    白路点头道:“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样,形容自己比较深刻。”

    “我形容你个脑袋,想让我们五个群殴你么?”林子继续鄙视。

    白路仰头想想:“咱刚才聊什么来着?”

    “聊你是个废物。”何山青问高远:“小齐什么时候调回来?”

    “不知道,听我家老爷子的意思,他们家想避一避。”

    林子好奇道:“他们家和孙望北那些人扯到一起了?”

    “不知道,别问我,反正明年春天之前回不来。”高远叹口气:“王子还没死。”

    “怎么还没死?”白路问道。

    “还没走完程序。”高远叹气道。

    白路给出建议:“这家伙在派出所里枪杀数人,这么严重的罪名,直接崩了得了。”

    “放心。肯定死,这次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司马智说道。

    听高远主动提起王子,白路有点好奇:“你和王子到底有什么仇?”

    “仇大了。他这次必须死。”高远看看表:“走了。”

    “干嘛去?”白路问。

    何山青替他回答:“接传奇妹子去。”

    说起传奇妹子,白路想起付传宗的案子。问道:“付老大没事儿吧?”

    问的是弄断宫有腿那件事,何山青回道:“能有什么事儿?宫有是活该,被自行车在人行道撞断腿,顶到天是个交通事故。”

    白路笑笑,宫有还真有意思,摆明和老高家老付家做对,想来又是一个强大纨绔。

    晚饭时间。老邵主动打过来电话。

    事出反常必为妖,老邵一定有事情。白路接通直接问道:“什么事?”

    “你忘记件事情。”

    “什么事儿?”

    “王子那件事。”

    “没忘啊,下午还说这家伙怎么还没死。”

    “不是说他,是那件事里面。你答应的事情没做。”

    “我答应什么事没做了?不许造谣污蔑。”白路提高音量说话。

    老邵叹口气,低声说道:“你们打架把派出所砸了,你赔偿两百万。”

    “钱早给了。”白路说。

    “不是钱的事,是你答应在派出所那个地方拍场戏,这都快一个月了。也没见你过去。”

    去派出所拍戏是为掩盖王子的暴力事件,因为白路不配合,警方已经打算把这事忽略过去。只要白路低调过上一段日子,大家忘记此事,便万事大吉。

    可从目前状况来看。这个孙子是低调不下去了,从看守所出来就大闹四方镇,市局领导综合过老邵、林永军等人的意见,决定给这个喜欢惹事的孙猴子找点事儿做,让他去派出所拍戏,最好老实拍上一个月,先把四方镇案子结掉再说。

    于是,可怜的老邵同志又一次充当说客,郑重其事说道:“人无信不立,你答应的事情就要做到,派出所那面已经打好招呼,随时过去随时开拍,希望你抓点紧。”

    白路想上一会儿:“我还答应过这个事情?”他打算赖帐。

    “你说呢?”老邵说:“王子那件事,你前面事情做的很好,可别最后一下掉链子。”

    “你就算计我吧。”白路挂电话。

    这时候,明臣敲门而入,站到白路面前问:“什么时候开机?”

    这家伙说话语气特别沉重,有种荆轲刺秦王的架势。

    白路问:“干嘛?你要和我同归于尽?”

    “恩。”明臣重重恩上一声。

    白路高举双手:“怕你们了,随便你,你说什么时候开机就什么时候开机,不过得先把派出所那个场戏给拍了。”

    “派出所哪场戏……好,没问题。”不管哪场戏,就算没有也可以现加,反正一定要把白路弄过去。明臣当场电话通知导演李森,由李森通知剧组工作人员。

    没一会儿,白路电话响起,是丁丁打来:“你终于舍得拍戏了?”

    “恩。”白路有气无力回道。

    “很好很好,等我,我现在回家。”

    ……

    这天晚上的大房子很热闹,原因是很多妹子围着明臣要角色。本来先围住白路,机智的白路振臂高喊,我是演员,到现在都没看剧本,啥都不知道,你们问明臣和导演,然后跑上楼顶,把自己关进老虎笼子里面。

    明臣瞬间体会一次白路的生活,身边这个闹这个乱。

    第二天上午,白路一早被挟持到片场参加开机仪式。照例请些记者过来。

    因为主演有白路一个,很多记者感到好奇,昨天参加葬礼,今天开机演戏?到底是怎么个节奏?

    享受同样待遇的还有影片主演明臣和丁丁,因为有疑问。很多记者早早赶来。

    开机仪式没什么可说的,无非是放鞭放礼炮,剪彩揭红绸。然后象征性的拍一个镜头,就算正式开机。

    主要事情是应对记者采访。明臣担纲弄出这么一摊子事,虽然白路不在意钱财,也不在意他怎么折腾,可明臣有压力,就目前来说,他把目标定在保本。刨除掉各项开支,只要不赔钱就成。他宁肯一分钱不赚也不能让电影亏了。所以特别在意每一次宣传机会,他要努力用最少的钱办最多的事。

    没料到才一开始接受采访,记者们就乱问一气,第一个问题是昨天你们去参加谁的葬礼。

    这问题一出。把明臣闹愣了,葬礼和拍戏有什么关系?

    白路拿过话筒酷酷的回话:“你猜。”

    下一个问题,白路第一次演戏就狂卷十三亿票房,据说投资不过百万而已,请问这次投资多少钱。预计票房是多少钱?能不能超过前次?

    这类问题比较好回答,说上几句谦虚话,来个太极推手,东一句西一句,把话题引开。不直接回答问题,却已经回答完毕。

    不料明臣还没说话,白路抢先说道:“没有可比性,比这玩意干嘛?很多艺术大师的电影卖不过一个动画片,所谓票房不过是个数字而已,拿新闻来说,你们用心写上一百个,未必比某些人随便放个屁的效果大,所以这类问题就是个伪命题,咱问点高科技的问题成不?比如今天晚上会不会有月亮。”

    有记者马上问话:“今天晚上会不会有月亮?”

    白路摇头道:“你还有点智商没有?就这等雾霾天气,现在看不到太阳,你觉得晚上能看到月亮?”

    一句回答引起全场笑声。

    记者可不是好相与的,指着众人背后的横幅说话:“我记得上个月,你在派出所拍过一组镜头,前些天又去看守所体验生活,请问……”

    “是秘密。”白路抢先回道。

    “可你进看守所并不是秘密,当时开过新片发布会。”

    白路琢磨琢磨,点头道:“你说的对,以后尽量不开发布会,低调点儿好,保持神秘感。”

    问话记者很无语,你还能再曲解我话语的意思么?

    整个上午,大家都在胡说八道,记者胡问,白路代表大家进行胡说。明臣不在意白路说什么,只要说出的话有新闻点、能吸引人注意就成。

    新闻点越多,越有人关注,就预示着影片《迎战》会有一个好未来。

    中午,明臣请记者们吃饭,并且送上红包。这才是一个合格电影人该做的事情,否则记者凭什么帮你吹牛皮?

    下午去派出所拍第一组镜头,这是市局强烈要求的事情,并愿意提供场地、器械、车辆、甚至部分群众演员,只求白路老实呆着,一定一定别去四方镇瞎折腾。

    有句话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估计是缺少一个臭皮匠的原因,明臣和李森加一起也比不过一个付传琪,第一天的拍摄总是出错,一直拍到半夜才不得不收工,明天继续。

    警方一直有人呆在剧组,当晚把消息报给市局主管四方镇案件的领导知道,那领导很开心,让手下告诉派出所所长,一分钱不收,努力提供帮助。

    于是,白大先生成功被剧组拴住,不过这家伙的电话巨多,拍戏时专门找个人帮忙接电话。从第一天拍戏到第二天,连续接到元龙、丽芙、马战、珍妮弗、白鸟信夫等人的电话。

    元龙是催他去美国,丽芙是聊天兼催他去美国,珍妮弗是纯聊天,马战有事找他,要介绍个小演员加入剧组,被白路骂一顿、挂电话。

    白鸟信夫从日本打来电话,继续罗嗦去日本的事情,说如果白路不过去,他就再过来,白路借口拍戏暂时推掉。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