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八十三章 能吃东西了

作品:《怪厨

    二楼楼梯口站着俩名老外,其中一人看向从楼下上来的老外保镖。那保镖轻轻点下头,楼梯口俩老外让开道路,一行人走上二楼。

    从白路和冯乐民进入这间别墅时开始,所有行动都有人监视,别说你去厨房拿刀,就是拿根筷子出来,警卫人员也会马上制止。

    上楼后直走,没几步是女王的房间。

    门口有服务员守侯,见他们过来,轻敲下房门,然后推开,等他们进入后关门。

    房间是套间,外面坐个三十岁左右的英国女子,见他们进门,起身迎到里屋。

    里屋很大很温暖,并不奢华。靠窗边的茶几上坐着英国女王,年纪很大,面带笑容站起身,用英语说欢迎。

    白路简直不敢相信,这是重度厌食症的患者?仔细打量一番,身体略瘦,脸上却是有些肉,许是化妆师的功劳,女王大人显得比较有精神,完全不像病人。

    但是再往下看,会发现手和和身体都偏瘦。

    冯乐民捅了白路一下,白路赶忙快步上前,学电视里那样,一把握住女王手背,俯身轻吻一下。

    女王身边站着名女护卫,在白路快步过来的时候想阻拦来着,可白路动作太快,又完全出乎所有人衣料,走过来就弯腰鞠躬,下一秒吻在女王手背上,让女护卫十分想揍他一顿。

    他这一吻,不光让护卫吓一跳,同时把冯乐民也吓一跳,我叫你去问好,不是让你搞这个动作。心下有些气愤。

    女王也闹个迷糊,跟着轻笑一下,收回手:“请坐。”

    茶几边上有俩座位,白路毫不客气坐下,让冯乐民坐在外边。冯乐民越发无奈,跟着坐下的同时,心下一劲儿祈祷别丢人别丢人,千万别丢人。

    女王说话声音很轻,说的也很慢,坐下后说谢谢你做的饭菜。

    这时候有服务员端上两杯热茶,很懂礼貌的白路跟服务员说谢谢,却是忘记跟女王说不客气。可怜冯乐民变成救火队员,捅咕白路一下,同时跟女王说不客气。白路才反应过来,急忙摆手:“太客气了,你喜欢吃就成。”

    于是,冯乐民做最忠诚的翻译,边翻译还得边看着白路说话。

    见面过程没什么可说的,就是不咸不淡的聊几句废话,加一起不到十分钟时间。在聊天即将结束的时候,女王提出要求,问能不能换一下菜样?

    白路答应下来:“换是一定要换的,明天早上再坚持一下。”

    女王说谢谢,亲自送二人出门,出门前送给二人每人一件礼物,有盒子包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白路说太客气了,低头打量盒子。

    冯乐民是太紧张了,生怕这家伙当女王面翻来覆去的看,更怕他举着盒子晃,赶忙拽着白路跟女王行礼道别。然后拽着他离开。

    直到走出别墅站到路上,冯乐民才轻出口气,歪头看看白路,叹口气说道:“走了,明早上找你。”

    白路说好,当街拆开盒子,是一支钢笔。

    这家伙举着钢笔问冯乐民:“你的是什么?”

    冯乐民没回答,快步离开。

    白路很郁闷:“我一个厨子,你送我钢笔?这是什么节奏?”

    关于礼物这事儿,还真不能怪英女王,人家大老远过来的目的是找中医看病,礼物也是为特意为医生准备的一些小物件。

    可没想到真正给他治病的反是名中国厨师,到了这个时候,总不能在中国买礼物送给中国人,而女王身上又只有很简单的女人饰品,没法送人。幸好手下人带着几支手工制作的钢笔,正是派上用场。

    白路拿着钢笔回去房间,第一件事就是脱掉一身累赘,然后查看手机。

    有未接来电就回过去,再看看短信息,然后睡觉。

    隔天早上又去给女王做饭。刚进入厨房没多久,女王的私人秘书下楼问话,问他早饭是什么,能不能换个样式。

    白路说不能,拿出治病的借口说道:“为病人好,再坚持一顿。”

    那就坚持吧。

    等吃过早饭,白路跟丹尼斯说:“你准备午饭,只要不做鸡蛋,做什么都好。”

    丹尼斯不明白,问为什么。

    白路的回答向来简单:“没有为什么。”

    老外们琢磨琢磨,也许这就是治病手段,于是说好,去找来营养师,还有随行医生,一起商议女王的午饭吃什么。

    老外们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翻译冯乐民同志却是十分清楚,原因就一个,白路太懒了,不想干了。

    冯乐民和白路一共相处没几天,满打满算不到三天,可就这么几天时间,冯领导已经被白大明星的人品深深折服,用北城话说,这家伙太没溜儿了。

    如果换做别人,冯乐民真想大骂一顿。可是不能,这个没溜儿的人很有本事,冯乐民只能继续忍受他的没溜儿。

    老外们自在忙碌,冯乐民同他们打声招呼,和白路离开。出门后,白路仰天长叹:“终于要结束了。”

    冯乐民看他一眼,心说万幸万幸,到目前为止,这家伙还没出什么洋相。

    时间一晃而过,中午时分,白路和冯乐民重回到厨房,看着丹尼斯大厨做菜。他们几个人商议一早上,认为做鸡汤比较好,有营养,好吸收,简直是恢复元气的圣品。

    西餐的鸡汤和中餐不同,没有中餐这么复杂,基本上就是清洗好食材后,这个食材是整个鸡架,用热水煮一下,过去血沫什么的,然后上锅煮。

    煮就没有中餐西餐的分别了,反正在火上熬,且同样耗时间,都是煮啊煮,一煮就是三、四个小时。但是西餐用的着料少,加入洋葱、菜叶子,或是萝卜皮什么的都成。

    白路去的时候,鸡汤刚刚闭火,清晾一会儿,用细笊篱过滤,滤出一大碗清汤,这就是西餐鸡汤的做法。

    西餐清鸡汤,真的很清,下锅前用开水煮过,下过时没加油,煮出来的全是鸡肉和鸡骨头本身的油花。

    丹尼斯做好鸡汤,问白路:“这个可以么?”

    “行。”没什么不行的,已经吃过五顿饭,加上夜宵就是六顿,胃肠在慢慢恢复功能,喝点儿鸡汤正好。

    在鸡汤端上去之后,白路站在楼下耐心等待,心底是默默祈祷,老人家,一定要喝啊,鸡汤是很好喝很有营养的。

    这顿饭吃的时间比较长,一小碗鸡汤喝了十多分钟,喝完后,女王面带犹豫,说味道怎么变了?

    私人秘书下来跟厨师还有营养师说话,同时询问冯乐民:“女王说味道变了。”

    白路不关心味道如何,只关心女王吃没吃东西,问道:“吃了多少?”

    “一小碗汤。”

    白路无奈笑了下,前几顿吃鸡蛋羹,每顿都是两碗,还都是随行人员严格控制后的结果,这若是放开肚子,怕不是能吃到四碗以上。

    可是端上去鸡汤,却只喝一小碗,说明女王有些不喜欢食物。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引起这个病症,可白大先生既然出手,总不能眼见它失败。跟冯乐民说话:“找个中餐厨子过来。”

    “现在?”

    白路说:“下午吧,下午四点。”然后又说:“告诉老外,晚饭吃最正宗的中餐。”

    冯乐民翻译过去这段话,丹尼斯点头同意下来。

    下午四点钟,女王住处外面站着个四十多岁的中餐厨师。没多久,白路和冯乐民过来,经过检查后带人进去厨房。

    这地方不是你想带谁进来就能进来的,每一个人都要提前做过登记,连英国人也要通知到才行。

    冯乐民找来的厨师是川菜大拿,不过白路用不到他的川菜手艺。让大师傅自己去挑选食材,做一道开胃浓汤,再做一份开胃的清淡小菜。

    所谓清淡就是少油少刺激性调料,大师傅略一思考,做了份改良版的酸辣汤,将酸和辣的味道控制在一定程度,同时多加火腿等食材,熬出浓浓一大碗。在清淡的基础上,尽量让人有胃口吃东西。

    至于清淡小菜,则是取白菜叶,切成粉丝一样的细丝,然后加入调料搅拌。这道菜很简单,有些英国菜的特点,英国菜就是很多生菜叶子吃啊吃。

    做好这两样菜,大师傅问白路:“需要饭不?”

    “不需要。”白路回道。

    冯乐民问话:“这就好了?”

    “好了。”白路和大师傅一起回道。

    于是由服务人员端上去给女王吃。

    这顿饭吃的还算凑合,起码比午饭多吃一点。比如吃了一些白菜丝,也就是改良版的白菜大拌,又吃了一碗半的改量版酸拉汤。

    等听到这个结果,白路跟冯乐民说:“我的任务完成了,留住这个师傅就成。”

    冯乐民说:“这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女王已经能吃东西了。”白路十分想离开。

    只要开了胃口,让身体恢复一些,再让病人有饥饿感,想要吃东西,病就算是治好,剩下的事情就是慢慢养。

    他刚想走,英女王的私人秘书又来到厨房,直接走到白路面前问话:“午饭和晚饭都不是你做的。”

    白路说:“对啊。”这是肯定的,这么多人看着,谁做饭谁不做饭,一目了然。

    私人秘书说:“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女王陛下说的。”()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