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九章 他来见白路

作品:《怪厨

    容忍要有限度,当一亿元人民币砸过来之后,经纪公司不想再忍。

    另外有件事,明臣的和约还有两年到期,经济公司几次想续约,明臣都是不肯,却是跟标准演出公司打的火热。经纪公司担心错过赚钱机会又放跑摇钱树,才会尽量促成此事。

    在他们看来,明臣能陪女人睡觉,也就能陪男人睡。这样的事情在圈子里不希奇,无非看筹码够不够大。可是少考虑两点,一,现在的明臣和以前不同;二,男人和女人不同。

    出于给公司考虑,明臣陪吴昊天喝次酒,其它事情一概推掉。

    吴昊天不干,一个小破明星敢跟我叫板?

    这家伙嚣张惯了,在某些时候,他的话比市长都好使,所以搭上性命,闹到现在这样。这是整个事情的起因。

    警察办案不问起因,只问结果。不管吴昊天曾做过多少坏事,也不问他想迫害谁,事实是白路杀死吴昊天,这是案件的主要焦点。

    从昨天进入市局开始,白路身边就没断了人,一直在问话。手机早被拿走,有许多人看过打架录象,有人说是过失杀人,也有人说是防卫过当。

    早上八点半,大局长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把主要办案人员叫到一起询问案情,第二件事是叫上主要领导,开会讨论怎么处理这个案件。

    一局之长,听起来是好大官,可上面有无数领导压着,别说市长副市长,即便是交通局财政局这些单位的老大说句话,市局局长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更何况,早上给他打电话的是某副省长秘书。

    没到上班时间,领导秘书打电话询问案情,这是表明鲜明立场,这件事你得给我办。

    市局老大叫谭和平。接到电话第一件事是问手下,可电话里能问清楚多少事?只好提前来单位,等上班铃一响,马上开会。

    局领导都知道案件性质严重,同样一大早赶到单位,开会时马上到场。

    看过问案笔录,谭和平有些郁闷。人家开电影节,你也开电影节;人家开电影节请来无数明星,有名有利。你开电影节没有明星捧场,还生明星杀人的人命官司。我这个命啊,怎么就这么苦?

    吴昊天是某省领导的利益代言人,现在死了。那位领导要严办杀人明星。按说没有太大问题,再大的明星在权利面前都是狗屁,可谭和平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杀人犯见多了,明星也见多了,但是明星杀人犯却没见过,更没见过白路这样的明星杀人犯。

    同时。事情还涉及到明臣、元龙、丁丁等明星。别人可以不在意,元龙怎么办?这家伙是香港人,万一对媒体说些不应该说的话……

    所以,这件案子必须办的四平八稳,没有一点纰漏才行。

    会场上,谭和平苦笑一下说话:“今天凌晨的案子,大家都知道了,在开会之前。我想请大家看个视频。”

    所谓视频就是白路录制那个。按正常道理来说,谭和平不应该把视频放出来。

    不过从生案件开始,办案人员看过视频,相关负责人看过视频,单说屋里这帮人,最少也有一半人看过视频。

    既然看过,那就别藏着掖着。直接把所有人都拽进来,大家一起商量怎么办。

    于是就播放吧,视频里元龙和丁丁被胁持的镜头拍的特别清楚,不清楚的是吴昊天的开枪动作和白路的杀人过程。

    当时手机靠着被子竖放。侧前方是手枪,视频里能看到吴昊天拿枪并开枪。因为角度问题,只能拍到吴昊天举枪射击的半边背影、以及那咔的一声枪响。接下来是白路朝镜头方向丢枪,同样能听到响动,但是不知道手枪砸在哪里,只能看到吴昊天呼嗵倒地。

    单就这段视频来说,吴昊天是主动过去拿枪,并有主动射击的意图。事后,警察检查两把手枪,枪中都有子弹。

    也就是说,吴昊天想杀人,白路是运气逆天,吴昊天开枪没响。

    视频里不光有这一段,还有元龙和白路先后被扎伤的情节,因为角度问题,这段情节很清晰,说明当时情况很危险,元龙和白路随时有可能生意外。

    单就这段视频来说,吴昊天是咎由自取。他是行凶人,又是主动攻击,意图杀人,只是没成功罢了。

    可咱是法制国家,万事。吴昊天既然死了,就得有个说法。

    如果是普通人犯案,案件的主要环节该是赔偿问题。杀了人就该赔偿,运气好缓刑个三年两年,断不可能让你像个没事人一样出去。

    这就是法律,有些让人迷糊。

    视频很快播放完毕,谭和平说:“省领导很关注这件案子,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谈谈。”

    大局长说了话,会场中七、八个人都保持沉默,没人愿意开口。心底多在腹诽:谈什么谈?你以为是破案查案?现在证据口供都有,还谈什么?

    如果是平常案件,根本没必要开这个会,上面一句话,下面人跟着做就是,证据和口供都不重要,完全没必要看视频。

    可你谭和平不但开会公布视频,还把所有事情告诉我们,你想干什么?是破坏规矩还是拖我们下水?

    事出反常必为妖,虽然不知道谭和平想做什么,其他领导却不愿意留下话柄,故此沉默。

    见大家不说话,谭和平笑笑,仔细看过每一个人的表情后说道:“你们先想想。“起身离开。

    刚开会就离开?谭和平今天不正常。下面诸位互相看看,又多些迷糊感觉。

    不光他们迷糊,谭和平更迷糊,所以才会开这个会,说上这么多废话。

    在接到领导秘书打来电话没多久,省军区打来电话,就一句话,司令要去见白路。

    军区老大是省常委之一,他来见白路?

    若只接到那位副省长秘书的电话,谭和平应该会按照他们的意愿去做,搞定一众明星让他们闭嘴,白路就是个软柿子。

    问题是这个柿子好象不软,尤其离奇的是军区领导怎么知道这件事情?

    谭和平索性开会问问大家,我想不明白的事情,先把你们拖进来再说。

    他出去是跟领导打电话,第一个打给市委书记,第二个是市长。

    案件是凌晨生,谭和平没敢马上通知领导,在早上六点左右打过去电话,先告诉市委书记,再告诉市长。在打过这些电话后,才接到省领导秘书和省军区的电话。

    谭和平现在是第二次打电话,把省领导和军区领导关注案件的事情一起报上去。

    市里两大巨头都知道吴昊天和那位领导的关系,接到他秘书的电话不足为奇。可省军区是怎么回事?要去看白路?

    这个电影节开的,居然能闹出这么多事情。

    谭和平跟领导通报过最新消息,回去会议室继续开会。

    会议室里一众人还是不怎么说话。按案情来看,白路杀人是情有可缘,是意外致死。问题是上面领导想搞他,那就得往重里搞。

    有的事情可以做,但不能正大光明的讨论,你想搞白路,随便做个手段就成。大家不明白谭和平为什么公开出来,所以都不说话,

    谭和平的表现更古怪,他们不说话,谭和平也不催。直到十分钟后有警察上来汇报,说省军区卢司令来了。

    那是省委常委啊,大家一起下楼迎接。

    卢司令五十五、六岁的样子,正常人的身高,略胖,面无表情站在大厅。

    谭和平等人赶紧下来,双手握过去:“欢迎欢迎,欢迎司令员来市局视察工作。”

    卢司令握过手:“我来见个人,听说被你们抓起来了。”

    这家伙直来直去,市局一众领导很是好奇,猜测着别是和白路有关系吧?

    被他们猜对了,在把卢司令一行请到会客室之后,没过多久,白路被人带上来。至于丁丁和元龙早已送去医院。可怜白大先生也是伤号一个,却是受到不公平对待。

    白路全不在意,他相信事情会在今天解决,至于怎么解决,要看吉城警方想怎么做。

    等来到会议室看见一屋子陌生人,白路晃晃手铐说道:“我不是犯人,没必要带这个吧?”

    谭和平点头示意一下,有警察解开手铐。

    白路随便拽张椅子坐下:“说吧,想怎么办?”

    他大咧咧的表现惊住一干警察,一个所谓的明星居然如此张狂?你可是杀人犯!

    不过军区司令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卢司令看看白路,面上有些不高兴,就这么个人也值得救?

    昨天颁奖晚会之前,高远打电话劝白路离开。被拒绝后,高远给马战打电话,说白路在吉城闹出点儿事,你有没认识人,弄俩兵护送他们离开。

    马战说没问题,当地军区老大正好是自己老爷子曾经的手下,于是打着自家老爷子的旗号给卢司令打电话。

    卢司令很不爽,我堂堂一个军人,居然沦落到为戏子保驾护航?不过再不爽,送两个人去机场算什么事情?跟下面人随便吩咐一声,说明天上午送几个人去机场。

    军人办事效率相当高,今天一大早跟白路联系,可是没人接电话。办事军官赶忙查白路行程,知道白路住在某酒店,于是给酒店打电话。

    ★百 度 搜 索 ,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