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章 露个脸就成

作品:《怪厨

    白路不知道于善扬为什么要拍这幅画帮忙抬价。★免费阅读万本小说★不过知道与否并不重要,反正这家伙眼中只有女人。

    他不愿意看见于善扬,留在这里多等一会儿。

    说起来,自从于善扬阴过何山青之后,大家再没见过面。不过于大色狼还真有精力,泡妞能泡到画展,千万别告诉我,他在追求女画家。

    前次何山青查到于善扬的住址,想让白路去偷精彩光盘回来,被大家劝住,即便偷来也没用,难道真要公布于众不成?于是作罢。

    此时见到这家伙,白路倒是真想跟着去看看,看看于大色狼到底有多凶悍。

    他停下脚步,满快乐和刘叔从身边走过去。满快乐愤怒看他,然后昂着小脑袋快速离开。

    这孩子疯了。白路刚想跟出去,电话响起,赵平问他在哪。白路说在门口。赵平让他等会儿。

    这时候丁丁和明臣也走过来,见他站着不动,问话:“嘛呢?走么?”

    白路摇头:“你们先走。”

    等丁丁二人离开没多久,赵平阴着脸走出来:“喝酒去。”

    白路一看就明白了,笑道:“你的画没卖上价钱?”

    赵平恩了一声,拽白路去停车场。二十分钟后,俩人来到一家烤肉店。

    老赵真是条汉子,大中午的喝二锅头。

    白路说:“我是心理医师,陪你聊天要收费。”

    老赵不管他说什么,只管发牢骚:“你猜我的画卖了多钱?”

    “二十万?”

    “屁!刚刚十万出点头。”老赵愤愤不平:“这不是跌份儿么?太过分了。”

    白路笑笑:“我是意外。”

    “闭嘴!就你那破素描也能卖上四十万,太不平衡了!这顿饭你的。”

    白路正色道:“我是真本事。”

    “真本事个屁。”老赵说:“我前面两幅画,画的狗屁一堆,就因为是个女画家,每幅画都卖上十万,那女的才二十来岁,我靠,我五十多了。好歹有些名气,却比不过个小女孩。”

    白路想起于善扬搂着的那个女孩,问道:“披着长头发?穿一身黑?”

    “没注意,好象是那样,对了,买画那人也抢拍过你的画。”

    白路笑笑,于善扬还是很有想法的。这次泡画家,下次该追作家了。

    整顿饭,赵平都在表示不平衡。

    他是画展请来镇场子的三位名画家之一,可画作卖不上价钱,还怎么镇场子?

    世界是名利场,清高真远的艺术工作者也逃离不开。为了名利。做假、炒做、乃至金钱开道,各种手段一一使用。

    远的不说,只今天一场所谓竞拍,便是各种手段使用个齐全。

    听老赵发牢骚,白路知道是真生气了,在自己擅长的领域被乱七八糟的手段击败,是应该生气。

    很快喝光一瓶白酒。结帐回家,大家就又度过一个美好冬日。

    对于白路来说,很多事情都不太重要,健康快乐地活着才最重要。回家后便扎入老虎笼子,和一群越长越笨的老虎一起玩。

    其间,满正打电话过来,代闺女向白路道歉,说满快乐又任性了什么什么的。

    白路说没事。

    他是真的觉得没事。从年纪来说。满快乐比沙沙大不了几岁,比刘子妍大不了几岁,和自己的年纪相近,最多大个一岁左右。

    这个岁数的人还很幼稚,尤其大富之家没经过风雨,任性一些也很正常。

    听白路说没事,满正又表示下谢意才挂上电话。

    到晚上时候。明臣打来电话,说老虎的视频放在网上。

    白路下楼去看。

    这个是明臣让剪辑师特意做出来的一段宣传视频,借着前天的老虎新闻放到网上,争取多一些宣传时间。

    三分钟多一点的视频。除题头和结尾,从头到尾都是小老虎,努力表现着它们的可爱。白路看的有点愤慨,从电脑屏幕里看到的竟然比现实里更可爱。

    这是《迎战》剧组的又一次宣传手段,如果情况允许,明臣会努力的没完没了做宣传。

    白路看的很满意,甚至回去带几只小老虎下来一起看。可老虎的注意力不在电脑屏幕,它们对白路的床更感兴趣,跳上去卧着,舒服睡大觉。

    虎舍很暖和,可是再暖和也没有水泥房子温暖。

    白路试着努力一会儿,见老虎们的注意力确实不在屏幕上,再看看几个偷懒家伙,上楼顶开门,把所有老虎放进屋子里,至于睡哪,要看老虎们的高兴。

    这一天的新闻不光有剧组精心制作的老虎视频,还有白路价值四十万元的画作。

    记者们神通广大,采访过主办方,采访过主持人,又采访一些画家,用事实和数据说话,当天参加竞拍的画作一共是六十六幅,除四幅流拍外,最低成交价格是八千块。最高成交价格是白路的素描画,四十万人民币。

    这是一个让人吃惊的价钱,什么时候素描画也这么值钱了?就算白路是个明星,可明星的附加值是不是真有这么高?

    这一天卖掉许多画,大部分价钱在三万到六万不等,惟有很少几幅画的价钱在十万以上,包括那几幅炒做画作。

    记者大概提上一句,说画展所有画中,白路的画作最昂贵,这就是又一次的全新宣传。等消息传开,越来越多的人看到新闻之后,除去感慨还是感慨。

    用不用这么夸张,白路已经很全才了,却是连画画也会,难道真是天才下凡不成?

    天有阴阳,事有好坏。有许多人表示惊讶、赞叹,就有人表示怀疑、猜忌。有画师做评论,说素描基本功不错,不过也就是不错而已,画的很像照片。可美术不是画照片,它是艺术,是表达理念、宣扬情感的艺术品。

    画是有灵魂的,要引起观赏者共鸣,你一幅素描画的再像也就是个肖像画,何来艺术感?何来灵魂?又如何产生共鸣?

    这位画师说,目前国内像白路这种水平的画师,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实在太过普通。素描是所有美术系学生的基本功,完全当不起四十万高价。

    这画师说的还算委婉,有知名画家在知道白路的画作卖上四十万之后,轻松一句定语:投机取巧之徒。

    在画作放上网之后,普通人认为画的好,喜欢白路的影迷也是大声叫好。独独某些美术家,或隐藏、或直白的表达出各种意见。

    有争论才能火。当无数人的意见越炒越热,白路又一次出名,轻松登上头条位。

    明臣喜欢看白路出名,如今大家绑在一起,白路越出名,对影片的帮助就越大。当天晚上在看到新闻之后,赶忙给白路打电话:“如果有记者采访你,千万千万别一下就推掉。”

    白路笑笑:“知道了。”

    再晚些时候,何山青、林子等人回来,直接砸白路房门:“路子够牛的,一幅画……我靠,弄这么多老虎干嘛?”

    白路的房间不算小,接近三十平米,却是被老虎占据,连电脑椅子上都卧着个笨家伙。

    白路躺在一堆老虎中间,回话说:“你房间里也有。”

    “什么?”何山青赶紧回房看,果然全是老虎。郁闷走回来问话:“你要干嘛?”

    “我什么都没干,是老虎要住过去。”白路说道。

    “你不放它们,它们敢进来么?”何山青直问关键问题。

    “成了成了,能睡不?能睡就回去睡觉。”白路重闭上眼睛。

    这一夜如此过去,第二天上午,白路的四十万画作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很多画手想不明白,无论学画还是做画,都要长久坚持下来才可能有一点点的成绩。白路哪来的这么多时间?

    他是一名出色乐手,又是个出色画师,这两样技艺都需要大量时间做大量训练。白路却可以兼在一身,只能说这世界上真的天才存在。

    那幅素描在各个美术论坛出现,每一次出现都伴着许多评论留言。有好事者找出几名外国画手的素描作品做比较,看来看去,只能说白路不比别人差。

    因为四十万的素描事件,当新闻渐渐传开之后,白路的电话又变成热线,很多人打来电话,只为表示自己的不相信。

    这个时候的白路在拍戏,电话接连响起影响拍摄,李森很生气,让工作人员拿走电话,才算是恢复一些平静。

    从这天开始,零碎事情总算少了许多,白路安静拍了三天戏,第三天早早收工,这天晚上有《名品》慈善晚宴。

    元龙在大北城憋了好几天,每天都是自己跟自己较劲儿,不停研究那些危险动作。一直憋到今天,熬过今天晚上的宴会,第二天就可以飞去美国。

    这次晚宴,白路、丁丁、扬铃、何小环、明臣、元龙,全部接到宴请函。主角是他们,同时也包括那些有钱人。

    白路不想去。前两天刚参加过无聊的画展竞拍,难道还得参加慈善拍卖?

    他做事不怕议论,只管由着性子来,哪怕是被人说缺乏爱心也无所谓。你不知道我做什么,怎么知道我没有爱心?

    可明臣等人都不同意,甚至连柳文青也来劝他,只要去露个脸就成,不用买东西。

    扬铃更是拿出套崭新西装威胁白路:“公司出钱买的衣服,你看着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