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五章 丁丁和快乐

作品:《怪厨

    白路嘿嘿一笑,转头看向拍卖台。 免 费小说

    台上,刘旺天说竞拍开始,经过片刻等待时间,有人抬手叫价。

    下一刻,罗天宁看眼白路,冲他嘿嘿一笑,跟着叫价。

    白路有点郁闷,你买东西就买东西,看我干嘛?小声问丁丁:“要帮你抢回来不?”

    去年拍卖,罗天宁帮甘倩抢拍丁丁捐出的名牌包,甘倩向丁丁示威。惹得丁丁不高兴,让白路帮忙买回皮包。现在听白路这么说,想起那次事情,心说还算你有良心,刚想说不用,没料到那个混蛋接着说道:“这个便宜,花不了多少钱。”

    丁丁抓起边上餐巾丢过来,白路随手接住,笑道:“你吃饭太费餐巾。”

    何山青正色道:“拍卖禁地,禁止打情骂俏。”

    “你是要死,是吧?”白路反手丢过去餐巾。

    他们在胡闹,拍卖依旧继续,罗天宁遇到对手。岳云龙喊价两万,喊价的同时还得意洋洋看向丁丁。

    看那家伙德行,分明不怀好意。白路暗叹一声,又得买回来了。

    这一次喊价,丁丁没听清楚,依旧气愤看白路。下一分钟,在有人抬价后,岳云龙大声道:“三万。”喊价时依旧看向丁丁,这是色狼之心不死。

    这一句声音很大,丁丁听到后顺声看去,正看到岳云龙志在必得的表情。感觉好像吃了苍蝇一样的恶心。

    白路笑嘻嘻看她,丁丁怒瞪回去。咬着嘴唇不说话。

    何山青表示抗议:“你们小两口干嘛呢?”

    丁丁抓起筷子砸过去,何山青躲避开:“暴力女,会嫁不出去的。”

    这是要疯的节奏,白路赶忙看回拍卖台。

    就这会儿时间,刚才喊价三万块,现在升到四万,这玩意一万一万莫名其妙的升值,要是天天如此就好了。

    白路翻翻兜,摸到银行卡,举手道:“五万。”

    见白路举手。刘旺天愣了一下。不是吧,这家伙又来?去年就是他买走丁丁的捐品,今年可别再来一次。

    见白路叫价,很多人看过来。罗天宁盯着他看上一会儿。再看丁丁一眼。抬手叫到六万。

    举一次手表示加价一千块,可这帮有钱人硬是一万一万往上抬,只能说。土豪真有钱。

    这就又多一个对手?白路叹息,我明明是天大好人,怎么会有这么多对头?

    岳云龙也在看白路,无声哼笑一下,举手:“十万。”

    都是疯子,这世界疯子真多。

    看到这种情况,傻子也知道三个人在斗气,厅中多数人选择沉默看热闹,只除去个妹子。

    岳云龙喊十万,满快乐突然喊价:“十五万。”

    一下抬上去五万块,用十五万买一条价值五千块的旧项链,有钱人都是这么花钱么?

    见满快乐加入战团,白路嘿嘿一笑,老子终于有盟友了。

    丁丁也没料到满快乐会帮她,想上片刻,朝白路做个鄙视的手势:“不用你了。”

    白路叹气,我就是那个过了河被拆掉的桥。

    罗天宁知道满快乐是谁,犹豫片刻,放弃竞拍。

    岳云龙却是大不爽,不过是想泡个妹子而已,你们是干嘛?再次叫价:“十八万。”

    满快乐跟着喊二十万。

    岳云龙继续加,满快乐继续跟,很快喊到三十万。

    岳云龙有些愤怒,仇恨的目标从白路变成满快乐,咬咬牙,想继续斗下去。与他同桌的成晓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上面写着几个字。岳云龙看一眼,再看看满快乐,终于决定放弃。

    于是,项链被满快乐买下。

    今天的拍卖会注定充满斗争,慈善拍卖见过太多次,但是拍出火药味的实在少见。

    下一件拍卖品是个两个半米多高的大花瓶,做价八千。

    花瓶是蓝底,白云为画,一条金黄色的入云龙盘在云中,看起来不错。

    岳云龙很喜欢,和自己的名字相配,当时叫价两万。

    看这家伙花钱的派头,白路很好奇,这样大手大脚,怎么还没破产?

    白路认为自己是穷人,不能随意糟蹋钱,就没和岳云龙抢拍。

    他不出手,自然有人出手,从没竞拍过任何物品的丁丁突然举手。

    这可就有意思了,白路决定专心看热闹。何山青几个人互相看看,丁丁妹子是生气了,何山青小声说:“加油,钱不够在我这拿。”

    “谢谢。”丁丁用挑衅的眼神看向岳云龙。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所有人都能看出来俩人之间拍出仇恨。

    互相张望着,有心劝解,可大庭广众之下怎么劝?只好陪着一起看热闹。

    岳云龙很不爽,跟我挑衅?抬手道:“三万。”

    丁丁不说话,轻轻举手,继续抬高价钱。

    出现如此情况,台上的刘旺天很是郁闷,悲剧,又悲剧了。为什么做慈善活动也能搞出这样事情?去年如此,今年依然。

    他想阻止,刚想说话,岳云龙再次喊价:“四万。”

    相对应地,丁丁轻轻举起手,加价一千。

    此时的宴会厅十分安静,两个人好似仇人一样竞价,为避免被误伤,没有人愿意参与进来。

    当然,这里说的是大多数人,天生的捣乱分子满快乐完全不顾忌这些事情,转过椅子回过身,认真看丁丁抢拍花瓶。

    岳云龙不肯失面子,沉着脸一次次加价,丁丁则是面无表情出手,不到两分钟,花瓶的价格抬到十二万。

    太疯狂了,暂时充当观众的有钱人有了想法,琢磨要不要中止这场闹剧,毕竟丁丁只是个戏子而已,再漂亮再有钱也还是个戏子。他们不允许一个戏也敢子如此嚣张。

    和元龙同桌一人看看丁丁,抬手道:“二十万。”这是要以钱压人。

    那人不看岳云龙,也不看丁丁,好像和谁都无关,只是买个东西而已。

    丁丁是针对岳云龙,尽管中年人横插一脚,她却好象没看到,全不在意,没有举手加价。

    她不在意,满快乐在意,抬手道:“二十一万。”

    这丫头一喊价,场中人暗道,这是好戏又要上演的节奏,今天的拍卖真有意思。

    方才喊价那人看看满快乐,笑着摇摇头,有点大人不和小孩计较的意思,放弃竞拍。

    白路也笑,这个疯丫头还真是执着的疯狂。幸亏年纪小,否则就这么干,你爹有多大面子也被你得罪光了。

    何山青跟他说话:“不对啊,应该你是主角,满丫头是干嘛来的?这属于抢戏,你怎么能容忍这等事情的存在?”

    白路鄙视道:“白痴。”

    岳云龙很不甘心,他知道中年人是为自己出头。可那个女孩是怎么个意思?想了想,再次举手道:“二十二万。”

    可他一开口,丁丁和满快乐同时举手,丁丁只举手不说话,满快乐则是大声喊道:“二十三万。”

    刘旺天心下苦笑,岳云龙到底得罪了多少人?取满快乐的最高价说道:“这位女士叫价二十三万。”

    岳云龙继续往上抬:“二十五万。”

    和方才一样,丁丁举手,满快乐喊价:“二十六万。”把岳云龙恨的不行不行。看这架势,这俩疯妹子是跟自己杠上了,抬手道:“三十万。”

    依旧是俩妹子一起抬价,好像咬住绵羊的恶狼一样,坚决不肯撒口,丁丁举手示意加价一千,满快乐开口多加一万。

    被两个女人架到火炉上,岳云龙就是不想跟也得跟下去。不跟意味着认输,事关颜面大事,不是钱可以买回来的。

    眼神变得阴沉,却要努力表现大度,挤出个笑容继续叫价。如此折腾十多分钟,八千块的花瓶已经变成四十万。

    听到四十万这个很熟悉的数字,白路暗道,这是要倒霉啊。

    果然,在岳云龙喊价后,丁丁突然冲岳云龙摆出个胜利者的微笑,没有再举手。远处的满快乐极有默契的转回头,拿筷子吃东西。俩人同时放弃竞价。

    岳云龙让满快乐花三十万买下一条价值五千块的项链,满快乐就让他花四十万买下这个价值八千块的花瓶。两个女人很容易满足,比我们多花十万块就成。

    俩女人极有默契的突然收手,有人当场笑出声来,岳云龙被算计了。四十万能买古董花瓶,他却只买了两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花瓶。

    好在是慈善拍卖,花瓶又是某个女明星的私人物品,勉强算是平衡一些。

    从这件拍品开始,只要岳云龙举手竞拍,丁丁和满快乐一定和他抢拍,反正已经撕破脸,不怕多得罪你一些。

    岳云龙身为男人总要吃亏一些,大庭广众,纵是有天大脾气也没办法发火。

    到了这个地步,岳云龙很有些为难,你是拍也不对,不拍也不对。拍吧,是和俩妹子争,不拍吧,好像是怕了俩妹子。

    幸好在场男同胞比较照顾他,中间两桌客人很给面子,一件拍品,往往在岳云龙叫价后,马上有人接上,给了岳云龙下台的梯子。

    除此外,岳云龙还想试着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可俩妹子太鬼,完全不给机会,基本是见好就收,连续让岳云龙以两到三倍左右的价钱买下几件无用品,比如品牌公司赞助的包包和化妆品,连续买下好几件。自己用不上,只能以后拿来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