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二章 孙望北出事

作品:《怪厨

    幸好柳文青及时出现,穿一身板正职业装走过来,肩上背着皮包。☆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

    瞧这意思是要上班?白路好奇问话:“这么早?”

    “一会儿去税务局办事。”柳文青叹气道:“哪有你这样的老板,什么什么都不管,可累死我了。”

    白路赶忙换话题:“罗斯记得吧,打电话说咱饭店是米其林二星了,就这成绩也好意思告诉我,鄙视他。”

    “真的?”柳文青双眼放光:“太棒了!这么长时间,我都以为没戏了。”

    “棒什么棒?不拿三星有什么可棒的?”白路不屑道。

    柳文青瞪眼道:“亏你还是个厨师,什么都不懂,米其林的星星特别难拿,一般都是先拿一星,经过一年多的许多次考察,只有做得特别好的饭店才能升到二星。”

    “是么?罗斯没告诉我。”

    按照柳文青所说,能一下拿到二星好象还很厉害?

    听白路说不知道,柳文青犹豫一下:“我是听别人说的,也许不对。”接着突然大叫一声:“啊。”食指按在嘴唇下方,半张着嘴巴,好象想起什么事情。

    白路说:“干嘛?吓人玩?”

    柳文青说:“按照评分标准,今年拿下二星,明年想要升级,必须比今年做的还好才成?可是怎么才能更好?”说话时,眼睛盯住白路看。

    白路一激灵:“别打我主意。”转身要跑。

    柳文青气道:“放心,不让你去干活。”

    “哦。那你说吧,怎么办?”只要不让自己干活。其它全不是问题。

    柳文青说:“想要升级星星,菜品必须提升味道,这个从目前来看很难很难,因为已经是顶级料理,咱只能从别的地方加分;服务员这块不行,丫头们的服务也已经是最牛最棒,没有多少提升空间,国宾馆那些人不过如此。咱只能从摆设啊装修这一块想办法,白老板,咱重新装修吧。”

    “好。”白路一口应下来,完全不在意饭店刚开业还不到一年。

    柳文青气道:“好什么好?这么好的饭店干嘛要重新装修?再说了,装修就要停业,我才不干。”

    “听你的。”不管柳文青说什么,白路都保持附和的态度。

    柳文青琢磨琢磨:“我再想想。”这句话的意思是想无可想。

    标准饭店的总设计师是她。差不多所有一切都是按照她的想法来做,即便是随着岁月增长,脑海里产生其它想法,可也只是小小改动,与饭店的整体风格不冲突。

    看这丫头又准备当思想家,白路拍拍她肩膀说道:“这么累干嘛?你要向李可儿学习。没心没肺活的快乐。”

    柳文青说:“她是你姐,我又不是。”

    扬铃帮腔道:“就是就是,她是你亲戚,想怎么做都成,我们俩是你的员工。能一样么?”

    白路无奈看扬铃一眼:“再废话把你还给丽芙。”

    “休想!你把老子弄回国,就得负责!”扬铃不惧怕威胁:“再说了。现在丽芙的汉语说的比我英语还好,我回去干嘛?”接着面容一转,用带有调笑之意的语气冲白路说道:“爱情的力量当真伟大,简直就是最强劲的学习动力。”

    白路点头:“你以前能考上国外学校,一定是为了爱情。”又跟柳文青说:“别想了,先庆祝你的二星吧。”

    “对,庆祝,他们什么时候来挂牌?”柳文青问话。

    “还得挂牌?不知道。”白路转身就走。

    柳文青也没追问,这杂志每年一期,想要挂牌,起码得等到明年春天才行。在杂志没出来之前,口说无评,鬼知道是不是真能得到二星评价。

    在白路离开后,柳文青问扬铃:“找到人没?”

    扬铃摇头:“哪儿那么容易?”说话的时候看眼周围,接着说:“最合适的是小丫,可惜她懂的太少,现在又太忙,没时间学习。”

    柳文青问:“李可儿呢?”

    “不成。”扬铃说:“慢慢等吧,反正每个月都招人,总能熬到个合适人才。”

    柳文青笑了下:“还有一年,一年后标准大厦建好,酒厂建好,空出那么多岗位,看你怎么安排。”

    扬铃说:“有什么难的?不行就把白大猪拽来,拿枪逼他干活。”

    柳文青笑道:“这主意不错,交给你了,我走了。”说完话拿着包出门。

    在她走后,白路晃着下楼,他要去片场继续演员生涯。刚打开门,电话响起,是个不认识的号码,接通后是一个陌生的声音说话:“孙叔说要你费心了。”

    就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挂掉电话。

    白路捏着电话想上一会儿,孙叔是孙望北?被抓了?

    随后关上房门,走到正对面的沙发坐下。

    十八层电梯间是个大厅,靠窗一侧摆了两张背靠背的大沙发,一张对着窗户,可以居高临下赏景,一张正对大门,用来歇息。

    白路对着大门坐下,在想要不要问问高远有关孙望北的消息。

    正犹豫着,电话响起,是何山青问他在哪,在家么?

    白路说在门口。

    下一分钟,房门打开,走出来林子和何山青,俩人在白路身边坐下。何山青犹豫下问道:“你知道了?”

    “知道什么?”

    “孙望北被关起来了。”何山青说。

    白路点点头。

    何山青说:“这个事儿谁也帮不了,从去年开始调查,半年前开始布局,现在才动手。”

    白路问:“你怎么知道的?”

    “知道什么?布局?”

    “不是,孙望北的事。”

    “自然要知道。我和佼佼那么铁。”何山青叹口气:“不告诉佼佼吧?”

    白路点头,拿手机看日期:“都十二月了。唉。”

    孙望北老早就觉察到不对,一直想给佼佼留下笔财产,可是太难。好不容易找到值得信任的白路,在十月初转过去十几亿的托付资金,才算了了心思。

    按说以他身家想去哪里都行,可以带着大笔钱财重新来过。但因为利益关系牵涉太深,偏偏不能走,要老实等着被人调查。

    这是最悲剧的事情。明明知道有人在暗中调查你,却只能装做不知道,要和以前一样的生活。想要自救或是提早做准备,都得偷偷进行。

    何山青又问:“要是查到孙佼佼怎么办?”

    这个查到是说找她问话,询问和孙望北有关的事情。

    白路撇撇嘴:“不让她回来就没事。”

    不让她回来?说的简单。若孙佼佼知道老爸出事,你说会不会回来?

    何山青叹口气,拍拍林子肩膀说:“流年不利。前些日子是桃子家出事,现在是老孙家。”

    林子恩了一声:“目标又不是他们。”

    孙望北是一个典型的红色商人,非官场人,只要肯舍弃钱财,应该能保下一条命,现在的问题是上面想要查多深查多久。

    白路说:“谁也别告诉佼佼。过些日子我去美国。”

    何山青说:“我也去,咱一起。”

    林子想想:“多叫些人,当是去旅游。”

    白路说好,起身去按电梯。

    何山青说:“想一下,佼佼总会知道这件事。到时候怎么办?”

    白路想不出来:“到时候再说。”

    “那成。”何山青琢磨琢磨,起身说:“我现在就去美国。”

    “不能去。”林子和白路一起喊道。白路说:“你现在去。让佼佼觉察到怎么办?”

    何山青想上一会儿,仰起脖子长出口气,重重坐回沙发上,小声说:“其实佼佼也挺可怜的,除了有钱。”

    白路没再说话,等电梯上来后进入,关门后下沉。

    电梯往下走的时候,分别在几层停下片刻时间,有几名外出住户进入。看着电梯门开了又关,住户进了又进,白路的心情有些沉重。

    孙望北的事情不比其它,属于最顶层的斗争,自己再能打能杀,也不可能去劫狱救人。凭自己的力量只能眼看着事情发生发展,最终结束,完全帮不上一点忙。

    俩人在十月初见过一次,从那以后再没见过,也几乎不打电话。从那时的对话来看,孙望北给孙佼佼还准备了一份钱,估摸着数额过亿。可问题是孙佼佼不知道。

    孙佼佼名下有两份大的投资,一份砸在传奇妹子的地产公司里,一份砸在美国的电影公司里。除此外,身上大概还有个百万美圆的银行卡。

    现在孙望北出事,这两笔资金肯定要追查、甚至没收。

    白路想上好一会儿,等电梯门打开后,给传奇妹子打电话:“孙佼佼的股份我要了。”

    传奇妹子说好,问还有什么事。

    白路说:“没了。”

    他要这个股份的意思是说自己拿钱买下孙佼佼那份。

    孙佼佼投资过去的钱是从孙望北公司那里转出去,查孙望北,必然会收回这些钱。国家不要股份,只要现钱。白路这个电话是提前打招呼,如果国家要变现这部分股份,让传奇妹子想办法卖给他。

    走出大楼,有风,冷洌空气扑面。白路紧紧衣服,往小区大门走去。临到门口,忽然停步,给明臣打电话:“我请假。”

    明臣有点激动,声音很大:“为什么请假?”

    “有事,请一天假。”白路挂掉电话,去停车的地方找到自行车,抬到门卫室,接水擦车,又给轮胎打气,收拾一新后回家拿钥匙,顺便换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