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四章 去找孙佼佼

作品:《怪厨

    白路认真编瞎话:“我是这么想的,等这群老虎长大变成大老虎,咱也弄进电影里,你想啊,不用电脑特技,凭拳脚独斗群虎,这场景过瘾吧?你就是新时代的武松。★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

    “你说的什么我不懂!”元龙不理他说什么,直接问话:“马上圣诞节,你就说圣诞节后能不能过来。”

    白路不回答问题:“付传琪让你把本子发给扬铃,她看后会做修改。”

    元龙不上当,继续追问:“少说没用的,就说什么时候能过来。”

    “怎么是没用的呢?一部电影拍好拍坏,剧本是主要原因,你要重视这个事情。”

    这家伙说来说去都是不肯回答问题,元龙长叹一声,很有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说声:“随你吧。”挂上电话。

    白路轻出口气,算是应付过去这一次。

    可是他要应付的事情有好多,在这越洋电话之后又是另一个越洋电话。

    晚上九点零九分,一个大洋彼岸的座机打来电话。白路以为又是元龙,接通后懒懒道声喂。

    电话那头是孙佼佼,世界上似乎真有父女连心这一说,老爸才出事,她就感应到。打来电话说:“我爸电话关机,能帮我找到他么?”

    孙望北被抓起来,他的电话一定在办案人员手里。可孙佼佼说关机,说明孙望北在被抓之前已经处理好手机问题。

    孙望北处理手机不为藏匿秘密,只为闺女可以晚一些知道自己被抓的事情。可以多过几天舒心日子。

    白路沉默片刻,小声重复道:“关机了……”他不知道怎么接话。

    孙佼佼说:“恩,昨天晚上关到今天早上,我爸手机从来不关机,是不是出事了?”孙丫头很担心,声音有点发颤。

    白路说:“你在干嘛?”

    “刚起床没多久,先不说这个,叫小三他们帮忙,我等你电话。”孙佼佼挂电话。

    白路抱着小老虎不知道怎么办,想上好一会儿。下楼去找何山青。

    很意外。何山青居然在打沙袋,一拳拳砸出去,发出闷闷的砰砰声。

    白路在门口停住。

    何山青打一小会儿已经累的气喘吁吁,甩掉拳击手套。走去沙发。忽然看见白路。问道:“你在那干嘛?”

    “孙佼佼打来电话,让咱们帮她找爹。”白路说道。

    “她怎么知道的?”刚走到沙发前面,何山青也不坐了。转身问白路。

    “不知道,她说从昨天晚上打电话打到早上,电话一直关机……她在美国,现在是早上。”

    “你想怎么说?”

    “告诉她。”

    “万一她想回来怎么办?”

    “所以要你出马,去美国吧。”白路轻声说道。

    何山青说好,去桌子上拿手机,拨出个号码:“订机票,最快去美国的机票……佼佼在哪个城市?”后面半句话在问白路。

    白路说不知道,把手机递过去:“有区号,是不是洛杉矶?”

    何山青拿过电话看一眼,对着自己的电话报出区号,又说上两句话,问白路:“你去么?”

    白路琢磨琢磨:“去。”

    何山青点头说好,让他报身份证号。

    很快打完电话,白路下楼找扬铃:“明天我去美国。”

    “什么?你又干嘛?”来到年根,有很多事情需要白路在场处理。远的不说,明天的事情怎么办?马戏团带一堆动物过来,白路不在,谁能管得住老虎?

    “我去看下佼佼。”

    “佼佼怎么了?病了?要紧么?”跟着说:“我也去。”

    “不是病,是他爸出事了。”

    “他爸在北城,你去美国干嘛?”说完这句话反应过来,扬铃问道:“出事了?”

    “恩。”

    “那你去吧,有事打电话。”

    “好的。”白路又去找柳文青说话,接着找沙沙,把消息一一通知后,再回到楼上,跟一群老虎道别。

    老虎听不懂他说什么,反正是开心和他玩耍,一玩就是一整夜。

    隔天早上,白路给扬铃留下两张纸:“我在金店定了三件首饰,这是电话号码和定金单,你帮着联系一下,看到图案后在网上发给我。”

    “你不懂外语,去美国能行么?”扬铃问。

    白路想上一会儿:“昨天怎么不提醒我?”跟着又说:“没事,找元龙陪我。”

    上午的飞机,狂飞十几个小时,白天飞,白天到达。白路手机里的号码还真是洛杉矶区号。

    在他坐飞机的时候,大房子里乱成一片,五十多个妹子齐聚在天台上,每人连牵带抱,一人管一个小老虎。因为白路突然离开,刘晨等人没能上街买衣服。

    老虎们和妹子们还算熟悉,憨憨的倒是很配合,没有闹事。

    可是没配合多久,上午九点半,马戏团的动物到来。有六只狗,两只鹦鹉,两头猩猩。另外还有两只会做数学题的猪。

    团长是个五十岁左右的瘦男人,见到扬铃后十分热情,挨样动物做介绍,顺便介绍驯兽员,跟着又说:“还有只老虎,两匹马,两头熊在城外,要带进来么?”

    看的出来团长很在乎这次合作机会,带来全部家底。

    其实也好理解,他肯这么做当然是有利可图。能不能成名是其次,首先不会赔钱,不用东奔西走拉场子做演出。

    如今马戏团不好干,大冬天的,这个季节本该在南方村镇里流浪,现在被电影剧组招募过来,不但有钱拿,还管吃管住,多么幸福。而且是按天拿钱。呆的越久越幸福,最好熬过整个冬季。

    扬铃说:“不用带过来,你们先歇息一会儿。”让妹子给他们拿水喝,自己去找李大庆。

    李大庆为小老虎的健康负责,带着俩学生早早到来。现在得到通知,下来检查这帮久经训练的动物。

    其实就是挨个动物摸摸看看,又询问饲养员一些问题,然后放行。为保险,留下学生带着药物、仪器在顶楼看护。

    马戏团不养闲人,每个人都有手艺。加上团长一个。共有六个人照管这些动物。除团长外都是年轻男女。穿着普通,衣服甚至有些脏旧。

    这样一组人走在豪华的大房子里,眼中满是羡慕。感慨真有钱,在北城的繁华地段有这么大一间屋子。岂不是身家过亿?

    等到了顶楼。羡慕变成震惊。

    来之前听说要和小老虎一起住。让动物们彼此熟悉熟悉,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小老虎。而且还有这么多年轻美丽的驯兽员,每个姑娘驯一只小虎。

    团长还好。毕竟年岁大见的多,目标单一,只为赚钱。其余五个年轻男女的心里却有些异样感觉。一直在感慨,同样是人,同样是养动物,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男人在看美色,女人在看衣服,都认为楼上的妹子们很美。

    许是常和马戏团里大老虎一起呆着的缘故,在看到五十只抱在怀里的小虎后,这帮被驯养的马戏团精英动物都很镇定,在各自主人的管理下静静无动,只一双眼睛左右乱看。

    扬铃跟团主说:“管老虎那人去美国了,你得看住他们才行。”

    “我没问题,不过,我们住哪儿?”

    “三楼,白天你们让小动物和老虎一起玩,一定要看住,这帮小老虎天不怕地不怕,可别让它们伤到你们。”

    “这不能,老摆弄虎的,这个没问题。”团长拍着胸脯说。

    扬铃说:“先这样,片场那面在加紧装修,弄好了就搬过去。”

    “行,谢谢啊。”团长对目前状况很满意。

    因为这些人的突然到来,李可儿整个舞团休息下来,和刘晨等妹子一起照看老虎。舞团那里由楼上剧组派人值班。

    同时,扬铃给编剧组下达新任务,十天内拿出个轻松幽默的动物喜剧[片的本子,要人畜无害,从一岁到一百岁都能看,要轻松快乐,看到就想笑。

    这是他们在做的事情,大洋另一面的白路下飞机就给元龙打电话。

    元龙很吃惊,急问你怎么来了?

    白路不回答,告诉他在机场,让他来接人。

    元龙问在哪个机场,白路说在络杉矶。元龙气骂道:“我在纽约,怎么去络杉矶接你?”

    “你可以赶过来,我们找个酒店住下。”

    “我为什么要赶过去?”

    “给我当翻译。”

    元龙到底没抵过白路的无耻,从纽约飞去络杉矶。

    当天晚上,孙佼佼又打来电话,询问找到她爸没。

    白路问:“你在哪?”

    “我在美国,你怎么了,忘了?”孙佼佼说。

    白路说:“我在洛杉矶旅馆,你在哪?我去找你。”

    电话那头陷入沉默,隔上好一会儿,孙佼佼小声问话:“我爸怎么了?”

    “你爸没事,我就是来和你说你爸的事情。”

    “好,我去找你,你别骗我!”孙佼佼挂电话。

    一个小时后,孙佼佼来到宾馆,见面第一句话就是:“我爸出什么事了?”

    白路说:“坐下说。”

    孙佼佼面色发白:“到底怎么了?”

    白路说:“你爸很有钱,你知道吧?”

    “恩。”

    “有些钱有问题,不光是他,还有许多人也有问题,前天抓了好些人。”

    孙佼佼看向何山青:“你为什么不救我爸?”

    何山青回话:“这次事情很大,谁也救不了谁,到现在为止,只知道被抓,没人知道关在哪里。”

    孙佼佼听后,眼泪刷地流出来,不知道说什么,只知道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