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五章 她想要回国

作品:《怪厨

    按电影情节,女人痛哭的时候需要怀抱和安慰,白路冲何山青猛使眼神,可何山青只站着不动。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

    白路叹口气,拿纸巾给孙佼佼。

    房间里,两个男人分左右站立,对面是不停哭泣的孙佼佼。哭上好一会儿,问何山青:“我爸没事儿吧?”是问有没有危险。

    何山青回话:“一准儿没事。”

    孙佼佼多抓几张纸巾,起身往外走。

    白路赶忙跟上:“干嘛?”

    “我要回去。”

    何山青也窜了过来:“可不能回去,你回去也找不到人。”

    “那我也要回去。”孙佼佼说:“你们救不出来我爸,我就回去看他。”

    白路和何山青没说话,可是也不让路。

    看看他俩,孙佼佼说:“我要回去找我爸。”

    “谁都找不到人,你回去也没用。”何山青劝道。

    孙佼佼顿住,呆呆站上几分钟,忽然又哭起来。

    当天晚上,孙佼佼几乎哭了一夜。他们老孙家人丁单薄,还活在世上的除去孙望北就是孙佼佼,现在孙望北出事,孙佼佼感觉整个世界坍塌,非常无助。

    何山青和白路轮流看着她,怕跑出去、或是做傻事。

    第二天早上,孙佼佼眼睛红肿,问何山青:“真的想不出办法么?我有钱,要多少钱都行。”

    何山青说:“如果没有意外,你爸的钱已经被控制起来。”

    孙佼佼愣了一下。赶忙翻包,从里面拿出钱包,再翻出两张卡:“我有钱,两百多万美圆。”

    说完这句话,似乎觉得钱太少,转头跟白路说:“路子,把我投在电影公司的钱先还给我好不好?”

    “好。”白路说:“我还可以给你更多钱,但是你爸的事情不只钱那么简单……”

    “不许你咒我爸。”孙佼佼喊道。

    白路停口不语。

    孙佼佼问道:“现在就把钱转给我好不好?”

    何山青淡声问话:“这个没问题,问题是你怎么花出去?你要把钱花给谁?”

    孙佼佼说:“王叔叔,刘叔叔。大院里那些叔叔阿姨一定会帮我。”

    何山青低声说:“他们都帮不上忙。”

    “那谁能帮我?”孙佼佼急问。

    “谁也帮不上。”何山青说道。

    “不可能!”

    “我让我爸和你说。”何山青给老爸打电话。说上两句,把电话递给孙佼佼。

    不知道何老爸怎么劝的,等这个电话打完,孙佼佼愣愣放下电话。不哭也不说话。坐在床边发呆。

    白路叹口气。走过去揽住她肩膀,小声安慰:“没事的。”

    “怎么会没事?怎么会没事?怎么会没事?”孙佼佼连喊三遍,仰着脸质问白路。

    白路没说话。右手轻拍她肩膀两下。

    如此,房间里安静了好一会儿,直到元龙在外面敲门,才打破这种安静。

    白路去开门,俩人一见面,元龙就是一脚飞踢。

    白路抽身躲开,冲他做个安静的手势。

    元龙这才发现不对,孙佼佼怎么哭成这样?疑问着进屋,小声问:“怎么了?”

    白路摇摇头没做解释,走回到孙佼佼面前:“饿么?”

    孙佼佼摇头。

    “我亲自下厨,说吧,想吃什么。”

    孙佼佼还是摇头。

    白路冲何山青使个眼色,拽着元龙出门:“去买吃的。”

    “我大老远跑过来给你买吃的?”

    “给房间里那个人。”白路说道。

    元龙问:“她怎么了?”

    “没怎么。”白路给珍妮弗打电话:“电影拍的怎么样了?”

    “挺好的,再有半个多月应该能结束拍摄,主要是后期制作费时间,还有配音什么的,问这个干嘛?”

    “孙佼佼的戏份拍完没?”

    “还没,她的戏份和我差不多,这两天在拍别的镜头,我俩放假。”珍妮弗再问一遍:“问这个干嘛?”

    “我在洛杉矶。”白路说道。

    “真的?你在哪?我去找你。”珍妮弗很开心。

    “在宾馆,和孙佼佼在一起,他爸出事了。”

    “什么事?生病了?严重么?”电话那头的珍妮弗闹出许多响动,穿鞋,拿包,收拾东西,关门,快速往外跑。

    白路说:“等你过来再说。”

    珍妮弗说好,挂上电话。

    出宾馆南行几百米有个中餐馆,二人进去买饭。

    元龙是大明星,即便在美国也有许多影迷,看见他进门,饭店服务员热情招呼。

    白路说:“借厨房用一下。”

    服务员是个中国女孩,估计来美国有几年,不认识白路,回话问:“你要做什么?”

    “借厨房用一下,该多少钱直接算钱就成。”说完这句话,白路问元龙:“带美圆没?”

    元龙拿出两张大钞,问服务员:“这些够么?他去做两道菜。”

    服务员说:“等下,我去问问。”

    自然是可以的,开店为赚钱,既然能收到钱,管是谁在做饭。

    白路去厨房忙碌一会儿,和元龙拎着四个大塑料袋回来。

    算上即将过来的珍妮弗,五个人要吃饭,得多做一些。

    珍妮弗来的很快,白路和元龙刚走进宾馆,就听见后面有人喊他。

    回身看,正是珍妮弗,没有化妆打扮,穿着也很普通,猛扑过来抱住白路,笑道:“终于知道来看我了。”

    白路笑了下:“上去说。”

    珍妮弗从白路手里接过一个塑料袋,问道:“中餐?”

    白路说我做的。珍妮弗很高兴:“最喜欢你做的菜。好吃。”

    见到白路,珍妮弗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一直笑眯眯看他。等进入电梯,白路小声说:“孙佼佼他爸被关起来,她现在很难过。”

    珍妮弗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问道:“不能打官司么?咱可以找大律师。”

    白路摇摇头。

    一分钟后回到房间,摆好食物,招呼孙佼佼吃饭。

    孙佼佼说不饿。

    白路就没再劝,给她留出份饭,让珍妮弗和元龙等人先吃。

    孙佼佼不吃。别人也不好意思吃饭。都说不吃。

    珍妮弗坐到孙佼佼边上,抱着她说没事,不要怕,我们都支持你。

    孙佼佼说谢谢。看看房间里几个人。多想上好一会儿。猛地起身说:“我没事,谢谢你们,吃饭。”

    大个子一直是个坚强女人。从小到大坚强惯了,和男孩子打架都是自己来。经过一夜哭泣发泄,现在恢复过来,知道哭泣于事无补,振作起来才是正途。

    她只有老爸一个亲人,哪怕是让老爸安心,也要振作起来努力奋斗,告诉老爸自己能行!

    先去卫生间洗脸,然后吃饭。

    白路的手艺向来是品质保证,让人开胃,连没有胃口的孙佼佼都吃上一碗饭。

    饭后,孙佼佼找珍妮弗说话:“帮我把原来那个宾馆的房间退了,买个便宜公寓。”

    何山青问:“你要干嘛?”

    “我要省钱,我要努力赚钱。”孙佼佼的表情很认真。

    白路看她一眼,知道这丫头在假装坚强,省下满心委屈没说。

    何山青说:“省什么省,买什么公寓?我给你买个大房子,替你交税,你只管住。”

    “不要,我要自己养活自己。”孙佼佼问白路:“你们的电影什么时候开拍?我要赚钱。”

    白路说:“赚钱没问题,想赚多少都成。”

    “那好,就这么定了。”孙佼佼去卫生间呆上片刻,出来说:“我想睡一会儿。”

    “你去睡你的。”何山青说道。

    “我要洗澡,没带换洗衣服,你们得出去。”

    好吧,这是个强大理由,三个男人去何山青房间休息。

    只剩三个男人在场,元龙问:“真的没有办法?”

    何山青摇头说没有办法,起码他是想不到办法。

    元龙问道:“他爸到底是什么案子?”

    何山青摇摇头:“我先睡会儿。”又冲白路说道:“你也睡吧,昨天熬一宿。”

    白路恩了一声,去床上躺下。

    眼睛闭上没一会儿,隐隐有点不塌实的感觉。琢磨琢磨,想不出是什么事情,也没了睡意,索性坐起来。

    何山青问:“怎么了?”

    白路说没事,起身出门,去隔壁门口听了一会儿,房间里很静,没有任何动静。

    拿出手机看时间,给珍妮弗打电话,珍妮弗问:“干嘛?”

    白路问:“佼佼睡了没?”

    “不知道,我在给她买内衣。”珍妮弗回道。

    白路暗叫一声坏了,赶紧敲门,屋里没有反应。

    回去通知何山青,然后急跑下楼。

    跑出宾馆大门左右看,没看到孙佼佼。想要询问门童,奈何不懂英语。

    幸好元龙跑出来,白路说:“帮我问话,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大个子中国女孩出去?”

    元龙的英语水平还算不错,和门童对上几句话,告诉白路:“他说有个中国女孩坐出租车走了,不知道去哪。”

    还能去哪?肯定是机场。白路三人坐出租车追去机场,在路上给珍妮弗打电话,让她在宾馆等着。

    洛杉矶有好多个机场,好在白路全不知道,只记得自己下机的国际机场,倒是省下许多口舌。

    算他运气好,在宾馆发现的早,司机师傅又是一路急行,到机场没五分钟时间就找到孙佼佼。

    孙佼佼刚买好票,一个人站在大厅里发呆。

    白路小跑过来问话:“真要回去?”

    孙佼佼点头。

    白路叹口气:“那就回去。”

    何山青啊了一声,表示吃惊:“回去?”(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