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九章 一对一比赛

作品:《怪厨

    白路没想争这个球,等孙佼佼接住球,准备运球的时候他才动身,瞬间站在对方面前。★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

    他往这边跑,牢记任务的元龙和何山青同样跑过来,死死贴住白路,连抱带拽的影响他动作。

    这是犯规,不过白路不在意,伸起双手站在孙佼佼面前。

    如此一来,等于是前面挡着三个人,封住所有去路。孙佼佼只能往后退。可退一步,白路跟上一步,再有纠缠不休的何、元二人,孙佼佼一直没能运球出去,甚至没办法投篮,最后走步违例,交换发球权。

    出师未捷的孙佼佼很气愤,大声说何山青:“你是猪么?篮下面没有人,你贴着我干嘛?”

    何山青很委屈:“你让我们缠住白路。”

    孙佼佼无语,遇到不会打篮球的人就是郁闷!

    轮到白路一方进攻,由漂亮的丽芙站到中场发球。

    这丫头打扮的如此美丽,还穿着高跟鞋,哪是打篮球?分明是参加宴会。

    大美女的正装打扮在球场上显得特怪异,只站在哪里,什么都不做,瞬间就吸引许多目光。

    白路则是站在人堆里,前面是何山青,左边是元龙,右边稍远一点是孙佼佼,她还要负责防守珍妮弗。

    换作正常队伍,这个球肯定传给珍妮弗。不过这场比赛本就不正常,珍妮弗又不会打球,所以还是传球给白路。

    在人群中,白路高伸右手:“往高扔。”

    丽芙双手端球。朝白路方向的空中一扔。白路根本没起跳,一闪一绕。从三人包夹中钻出来,快速往后跑。

    对方三个人赶忙包围着追过来,可根本追不上。那家伙猛一蹬地,跳起老高抓住球。不等落下,右手往外一抛。在他落地后,篮球轻松钻入框中。

    这球进了之后,白路走到丽芙面前说:“我让你往高抛,不是让你打飞机。你扔的太高了。”

    那个球确实很高,高到白路跳起来都抓不到,所以会跑去后面接球。

    丽芙笑道:“下回注意。”

    场上比分一比零,见白路如此轻松投蓝,孙佼佼直咬牙根,跟元、何二人说:“咬住他,千万别出空挡。”

    何山青说:“别打了。那家伙就是个变态,天天在楼盖踩着滑板投篮,咱们三个人根本不够看。”

    踩滑板投蓝?孙佼佼朝何山青瞪眼:“怎么不早告诉我?”

    “我哪知道你不知道啊?大房子里差不多所有人都知道。”何山青跟着又说:“不过最近没玩,应该有半年多没玩了。”

    北城的夏天特热,一入夏,白路就放弃掉这项运动。

    孙佼佼不服输:“我就不信了。一会儿我拿球,你们往蓝下跑,准备投篮。”

    照例是何山青发球,白路照例距离孙佼佼很远。可是孙佼佼一接到球,白路就跟影子一样瞬间贴上来。表情轻松站在面前,随口说话:“不打了成不?”

    孙佼佼不说话。想要突破。可白路动作太快,孙佼佼但凡有个动作,白路一定跑在前面。连试几次之后,把球传给元龙。

    元龙站在篮下,按说珍妮弗和丽芙应该去防守。可两位大美女一左一右轻松站着,好象与己无关一样看热闹,让元龙轻易接到球。

    他在篮下,不用运球,接球后就可以投篮。可刚接到球,刚转过身找到篮框,刚把手抬起来,就听嘭的一声,球被白路拍走,然后很轻松的运球到三分线外。在对方三个人扑过来的时候,轻轻一个跳投,三分。

    他们是打十个球定输赢,按规矩算,正规比赛的三分钱也是一个球,目前是二比零领先。

    此时打篮球的人不多,可是再不多,加一起也有六、七个人,看到这面古怪的三对三比赛,不免多看几眼。

    这一看发现问题,那个扎头发的女人很像明星?

    有少年不打球了,走近来看,然后轻吹一声口哨,回头招呼道:“快来。”

    在这声招呼之后没多久,几个少年认出珍妮弗,于是也不打球了,围过来看热闹,并给珍妮弗加油,还说着要替她下来,让她休息。

    球场上,白路说:“不打了吧,珍妮弗被认出来了。”

    孙佼佼说不行,一定要赢你一个。

    白路撇撇嘴:“好吧,赢一个。”

    见白路表情不对,孙佼佼大喊:“不许让我。”

    “不让你。”白路看看周围,还是方才那几个人,便是放下心来。

    从球员技能来说,白路不算会打篮球,他只会简单的运球,其他全是投篮,再是能接到球。不论多高多远多快的球,只要不是过分夸张,都能抓到手。加上身体条件好,接球后可以快速投篮,所以能连续进球,轻松赢下孙佼佼。

    加上其他几个人不会打篮球,这样一来,场上六个人只显出他一个。

    场边站了俩黑人青年,有个稍瘦一点的、和白路身高差不多的黑人青年朝他喊英语。

    白路问孙佼佼:“他说的什么玩意?”

    “他说要和你单挑。”

    “无聊。”白路说:“告诉他不挑。”

    孙佼佼略微想想,忽然轻轻一笑,跟黑人青年说好。然后告诉白路:“我替你答应了,你们俩单挑吧。”

    白路无奈了:“你是神仙姐姐派来折磨我的么?”

    “然也。”孙佼佼招呼珍妮弗等人下场,把场地留给白路。

    他们下场,那名黑人青年进场,笑着朝白路伸手,说你好。

    这是要握手?白路握回去,可接下来黑人说上一堆外国话。完全搞不懂。

    白路朝孙佼佼大喊:“那个女翻译过来干活。”

    于是,女翻译同志回到场中间。简单翻译下规则。然后开始比赛。

    黑人让白路先发球。

    白路也不客气,把球扔到黑人手里,等黑人把球丢回来,比赛就算开始。

    黑人动作很快,在把球丢回来的同时,身体已经贴上来,可惜遇到的是极懒、又极擅投篮的白路。这家伙接到球原地起跳,双手轻抛。然后就进了。

    黑人青年愣了一下,这么准?

    虽说不是在中场发球,可也距离三分线大老远,这家伙这么轻松的把球丢进去了?

    一对一的规则和三对三略有不同,进攻方进球后可以继续进攻,但是只有一次进攻机会,不进球换对方进攻。其他犯规、出界什么的。都要换对方进攻。

    白路轻松进球,下一球还是他来进攻。和上一球同样手段,无视对方任何防守动作,接球就投,在三分线外一米到一米半的地方玩远距离投篮。

    他投篮特别准,好象带了准星一样呼呼直飞。黑人青年是怎么防都防不住,甚至使上犯规动作猛拽猛拉,可白路一样能投进。哪怕是被黑人拽的身体歪向一边,在身体失去平衡的状态下,他单手往篮框丢球都能丢进去。

    这就太夸张了。黑人青年看白路的眼神有些不对。想说球不是这么打的,可开始规矩根本没说不能接球就投。只能琢磨着使下小手段。

    相比较于正式比赛,街球比较脏,经常出现各种危险动作。黑人青年本以为自己身体壮、动作快,断球偷球最是轻而易举,可惜根本没有这种机会,于是开始犯规。

    接下来又连续尝试几个球,使上各种手段,然后悲催的发现,这个黄种人比自己还壮,根本撞不动。

    当白路轻松丢进去第九个球,黑人青年举起双手乱晃,说不玩了。

    白路很有礼貌,微笑着前倾身体说谢谢。

    这也太牛了吧,场边微观的青年、少年常来打球,也见过许多高手,但是像白路这样打球的却是第一次见。

    身体强壮不说,在三分线外一米半处接球就投,居然投一个进一个?

    瘦黑人青年下场,另一个黑人青年走上来,说也要单挑,不过他要先进攻。

    等孙佼佼翻译后,白路看看黑人青年的穿着,摸摸脑袋用汉语说话:“算你运气好,我不赢穷人钱。”

    孙佼佼笑着问话:“这句话要翻译么?”

    “你说呢?”白路无奈看他一眼。

    孙佼佼又问:“那你比不比?”

    “告诉他,就一个球,他进攻,球进就算赢。”

    孙佼佼如实翻译过去,让壮黑人青年有些不爽,又不是没见过中国人,凭你们的体质和技术,凭什么这么狂?当下沉着脸说好,拿起篮球走到中场。

    虽然只有两个人,壮黑人青年也要打半场。

    白路站着没动。

    壮黑人青年站住了,拍两下球,把球丢向白路。

    白路随手一抓,居然单手接住球。可意外的是,白大先生表现的比谁都惊讶,歪着头看球:“我居然这么厉害?”

    为了验证确实可以单手抓球,这家伙在球场中间玩起左右手互相丢球的游戏。

    左手丢给右手,右手再丢回来,最后满意点头:“不错不错。”

    到这个时候,他才想起站在中场的壮黑人,把球轻轻抛回去。

    壮黑人青年接到球,往地上一丢,嘭嘭嘭的朝前运球。目光盯在白路身上,脚步朝前直行。

    这黑人的三分球很准,打算学白路那样远距离投球。所以运球很快,眨眼来到三分线外。此时白路还站在右侧两米外,也就是本来呆着的地方,他一直没动过。

    黑人青年收球、停步、起跳、投篮,整个动作连贯做出,特别流畅完美。

    可就在球即将离手的一瞬间,壮黑人都感觉球一定能进了,却听到头顶响起砰的一声,球被拿家伙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