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三章 感觉是真话

作品:《怪厨

    一个是老牌豪门,球迷众多;一个是国人最喜欢的球队,体育频道自然要传播这场比赛。★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

    也就是说,不光老美那面在直播,咱这面同样在直播。除此外,还有许多人在网络上观看比赛。在这一时刻,这场比赛是世界上最火的广告媒介,白路一不小心又给自己做次宣传。

    欢笑过后,比赛继续,主角又变回两队球员。当大家注意力慢慢转移开之后,珍妮弗跟白路说:“我得走了。”

    白路起身相送,连带丽芙和元龙一起离场。

    他们四个人,一个是美国大明星,一个是香港大明星,还一个是非常有钱的有钱人,再加上个搞怪白路,很吸引镜头。

    刚一起身,被人发现到,然后镜头就过来了,抓紧时间拍摄。正好轮到暂停机会,啦啦队进场跳舞,大屏幕上却是出现四人的离去背影。

    镜头只出现一下,下一刻又给回到球员身上,可现场观众,连带着看直播的人们都知道这些人离开。

    同进共退,这几个人的关系还真好。让人对白路和珍妮弗的关系又多了一分猜想。

    外面走廊站着孙佼佼、何山青。孙佼佼一劲儿跟何山青说:“丢人啊,白混蛋真丢人,把人都丢到国外,丢到全世界人民面前。”

    何山青笑道:“你想多了。”

    “再废话揍你。”孙佼佼很气愤,一直气愤了十多分钟。白路等人才出来。

    孙佼佼向白路抱拳:“服你了,我实在想知道,这世界还有什么你做不出来的事情?”

    “有的是。”白路问珍妮弗:“你们往哪走?”

    珍妮弗说:“说了你也不知道地方,我们走了。”说完话跟白路紧紧拥抱一下:“等我拍完电影找你玩。”

    前面已经说了,洛杉矶有的是记者,方才发现到珍妮弗离开,有人偷偷跟出来,想看看能否拍到什么东西。这一出来,正是撞见二人拥抱,于是咔咔照相。然后撒腿就跑。

    白路发现到他。想追要照片。珍妮弗说算了,又说我们走了,和孙佼佼往外走。

    白路等人送出体育馆,看着他们上车离开。

    等汽车消失在街上。丽芙问白路:“能呆几天?”

    白路想上一会儿:“明天回去。”

    丽芙说好。跟着又问:“现在做什么?”

    “回宾馆睡觉。”

    “去酒吧坐坐?”丽芙问。

    白路说好。何山青说:“我就不去了,回去睡觉。”说完拽元龙一下。于是元龙也回去睡觉,剩下白路和丽芙沿街而行。

    未必去酒吧。如此天晚人少,走去哪里都是风景。俩人慢慢溜达。

    白路把外套给丽芙披上,丽芙突然问话:“你喜欢谁?”

    这问题够突兀的,白路说:“我喜欢自己。”

    “女人呢?你身边这么多女人,你喜欢谁?”

    “沙沙。”白路痛快回道。

    “她是你妹妹,别人呢?你喜欢谁?”

    白路看看丽芙,认真说道:“对我来说,谁都一样。”

    丽芙点点头:“喝酒么?威士忌还是白兰地?”

    白路笑了下:“对我来说,所有酒都一样,能够醉人。”

    丽芙问:“我能够醉人么?”

    “能,很能。”

    “能醉你么?”

    “当然能。”白路想上一会儿,继续认真说话:“谢谢你。”

    “是我谢谢你才对,你帮我打败二叔,肯卖我股票又肯借我钱。”丽芙突然笑起来:“说实话,我根本没想过你会那么痛快的借钱给我,还不要抵押品,好象个傻子一样轻易相信别人。”

    白路说:“那不算个事儿。”

    “你还真不是一般人。”丽芙沉默片刻又说:“是我该谢谢你,真的,一直想谢谢你,想好好的认真谢谢你,可没什么机会。”

    “彼此彼此,我还想谢你呢。”白路接话道。

    俩人慢慢走,三十米外跟辆汽车,另有两个西装保镖男跟在丽芙身后不远处。

    一晃过去一个小时,白路问:“不想喝酒么?”

    丽芙摇头:“不想,我想吃蛋糕。”

    想吃蛋糕?平白无辜想吃蛋糕?白路脑中灵光一闪,郁闷个天的,还真给忘了。于是一面计算时间一面随口说话:“你喜欢喝什么酒?”

    “甜酒,酒精度低,还好喝。”丽芙说道。

    白路说:“果酿好喝吧。”

    “好喝,可惜在美国喝不到。”

    “问我要啊,随便就给你发过来几十桶。”

    丽芙问:“为什么要问你要?”潜台词是难道只有问你要了才会给?你自己想不到?

    白路挠挠头:“我想去厕所,你去么?”

    “不去。”丽芙笑道。

    “这有什么好笑的?”白路装模做样到处看:“前面那家饭店可以去吧?厕所的英语怎么说?”

    丽芙说:“你还真是不学无术,上次来就不会英语,到现在还是一点不会。”

    “胡说八道,经过这一年的努力,我已经成功忘掉了十几个单词。”白路随口胡说。

    丽芙用英语说一遍厕所的发音,白路突然大叫道:“想起来了,是wc。”

    丽芙愣了一下,苦笑道:“喊这么大声干嘛?”

    “哦,我去wc了。”白路想要过马路。

    丽芙说:“你说wc,应该没人知道是什么意思?”

    “怎么可能?全中国人都知道,你们老美反是不知道?”

    “应该不知道。”丽芙肯定说道。

    “那你怎么知道?”白路问。

    丽芙笑了下:“你刚说的要去厕所。”

    “哦,那我去……你再说一遍。”

    丽芙又说一遍英文单词。下一刻,白路像欢快的鸭子跑进街边一家饭店。

    他没去厕所,进入饭店左右乱看,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饭店里能有什么?除去人就是一些餐厅用具。白大先生看来看去都是不满意。

    不满意归不满意,蛋糕一定要有。白路去餐台要蛋糕,可一翻兜,居然没有美圆,只有一千多块人民币。

    这可怎么办?站在屋里想上好一会儿,把尿都想出来了,可既没想起送什么东西。也没想出怎么换美圆。只好去厕所转悠一圈,轻松后出来。

    丽芙到道对面,等白路过来后,笑着问话:“你便秘?”

    白路说:“你见过小便便秘的么?”

    “小便便秘是尿结石。”

    “你倒是什么都懂。”白路继续往前走。

    洛杉矶跟纽约一样。分成许多个区。有的地方治安好。有的地方很乱,也有富人区和穷人区的差别。

    好在俩人只在灯火明亮处转悠,溜达大半天也没遇到麻烦。

    在这会儿时间里。白路的眼睛好象探照灯一样到处看,他要找东西。

    有句名言是,成功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经过这会儿时间的专心寻觅,白路终于成功了,他成功的拣到一枚硬币,价值十美分。

    看着掌心中的银色硬币,白路轻出口气,十分钱有什么用?

    丽芙笑着说话:“恭喜拣钱。”

    白路抱拳回礼:“同喜同喜。”

    俩人继续前行,前面出现一家酒吧。

    白路问:“喝酒么?”丽芙点头,二人走过去。

    进店后,白路说:“我没有美圆。”丽芙哈哈一笑:“喝完把你押在这。”

    酒吧很静,正前方有个小台子,上面放架钢琴,此时有客人在上面弹奏,水平还不错。

    白路和丽芙点了两杯威士忌,便是背靠吧台看那人弹琴。

    如此看上一会儿,白路说去厕所,起身往后走。

    他没去厕所,趁丽芙在看人弹琴的时候,身体朝后面一绕,拽个服务员去了后门。

    等出了门,白路给孙佼佼打电话,让她帮忙翻译话。

    大山寨手机的优点在此时终于体现出来,在不计较声音效果的前提下,大喇叭传出来的话语还算清晰。

    白路对着大喇叭喊,大喇叭再用英语喊回来,大意就是让服务员帮忙找东西,比如要有蛋糕和蜡烛,再要有纸笔等物。顺便借小号一用。

    蛋糕和蜡烛容易找。纸笔也简单,麻烦的是小号去哪找?

    小号是嘴对嘴的私人物品,轻易没人借着使用。再加上一般夜店不表演这些玩意,这家夜店没有小号。

    白路没时间干等,先拿纸笔画出丽芙的神韵,让她能和西方的雅典娜相媲美。然后找服务员要蛋糕。幸亏有大山寨有机里的孙佼佼帮忙做翻译,服务员很快理解其意图。

    下一刻,白路赤手回去吧台。

    丽芙问:“肚子出问题了?”

    白路说没有,多等上一会儿,服务员来找白路,小声说没有小号,如果你不着急,可以明天过来。

    这个事情必须着急,没有小号就没有小号吧。白路看眼丽芙:“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在捣什么鬼?”

    白路笑了下,大喊一声:“捣鬼开始。”

    这一声喊过来,酒吧内四周围的灯光同时灭掉,一道射灯照到吧台上。

    在灯光亮起同时,吧台服务员拿出个巴掌大小的蛋糕,上面插一根蜡烛。蛋糕边上是白路刚才画的像。蜡烛正轻闪着火苗。

    丽芙愣了一下,看向白路问:“你记得?”

    白路不愿意说谎,回道:“本来没记,是刚才算出来的。”

    丽芙笑道:“就不知道说句假话哄哄我?”

    “好吧。”白路板着脸说道:“我一直都记得你,记得那一天,只是准备仓促,请见谅。”

    丽芙一直在笑,有点点的幸福感觉:“明知道你在说假话,可我怎么感觉就是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