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章高远的对策

作品:《怪厨

    高正强官至正部,年富力强,很有希望往上走。 免 费小说亲,索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高爷爷多少还有些力度,勉强能帮上忙。只要不出意外,高正强很有可能再升一步。这一步升上去就是天差地差的感觉,那是堂堂正正的国家领导人。

    可万一有人使坏,通过孙望北的钱牵扯到自己,假借查帐的名头去查高远,只要证实高远有来历不当的钱财,高正强必然被牵连到。

    付传琪沉思良久,给小齐打电话:“齐沛,麻烦你件事。”

    齐沛,也就是远航八少中的那个小齐笑道:“什么事说的怎么严重?”接着又说:“大嫂,请指示。”

    “衡城开发区附近有个叫朱三良的村长,弄掉他,最少关十年,那家伙是劳改犯当村长,好好查一下,肯定有问题。”

    小齐笑问:“一个小破村长,还是偏远地区的,怎么得罪到你?”

    “弄掉他麻烦么?”付传琪不答反问。

    “麻烦肯定有点儿,不过一个小村长而已,我看看吧。”小齐问道:“还有别的事么?高远最近干嘛?”

    “他在乱忙。”付传琪继续说道:“那家伙身边有一堆虾兵蟹将,一起吧。”

    小齐说好。传奇妹子说:“麻烦了,等你消息。”小齐又说声好,挂上电话。

    挂掉这个电话,传奇妹子看看时间,上午十点钟,白路应该还没睡,打过去越洋电话。

    白路很好奇,接通后问道:“您老人家有什么指示?”

    传奇妹子直接说道:“我把孙佼佼的股份转给你。”

    白路说好,又说:“你等下。”把电话交给丽芙说:“传奇妹子和谈转让股份的事情。”

    这个时候的白路和丽芙、珍妮弗、孙佼佼在一起,他好象是一个全职三陪,努力陪好三位大小姐。

    丽芙接过电话。用英语聊上几句,然后挂电话。

    孙佼佼懂英语,问道:“是卖我的股份么?”

    丽芙说是。孙佼佼苦笑一下:“他们要查我了?”

    白路说:“没有吧,传奇妹子没说。”说完也觉得有点不对劲,既然没查孙佼佼,为什么提前卖股份?难道出事了?

    想上一会儿,因为所知信息不全,没有头绪。

    卖的是孙佼佼的股份。由孙佼佼直接和丽芙签合同就成,然后孙佼佼一下就有钱了。因为不知道国家会不会收回这笔钱。所以没算利息、也没溢价。当然也没降价,以本金二十亿人民币交易。

    他们这面是晚上,相关手续明天办理。

    因为听到这个不开心的消息,孙佼佼的情绪瞬间低落下来。想上好一会儿问道:“要不要把投在电影公司的钱也收回来?”

    白路好奇道:“你要干嘛?”

    “不能连累你们。”家逢巨变,谁都会长大,如今的孙佼佼不开玩笑不胡闹,变得好象不是她。

    白路笑道:“我又不是党员,我怕什么?”

    孙佼佼说:“可你有企业,要照顾许多人。”

    “这个世界没谁一定需要照顾。连郑燕子都能自己活、而且活的挺好,谁好意思让别人照顾?”白路想想问道:“你现在有了二十亿,打算做什么?”

    “不知道。”孙佼佼是真的不知道,前些天还好,把自己丢进剧组乱忙一气,天天累的倒床上就能睡。没时间乱想。现在有了空闲,总在琢磨老爸的事情。

    白路说:“咱这样,二十亿换成美圆,砸进电影公司里,我再往里面投点钱,从此后,这个公司就是咱俩的,不过我要占51的股份,可以不?”他占股份不是为了说话权,是担心孙佼佼的钱如果出问题。自己能做得了主。

    孙佼佼根本没往深处想,也不在意谁做大股东,点头道:“可以。”

    “那就成了。”白路跟丽芙说:“电影公司这块也得麻烦你一下。”

    丽芙笑着说好。

    等大家谈完事情,珍妮弗说:“就你们事多,来,喝酒。”

    白路笑着举杯:“你说你们老外,干嘛就喜欢喝红酒?”喝下一口酒,脑子里突然想到什么。

    珍妮弗说就你们事多……对啊!我跑美国呆了十多天,家里怎么样?孙望北的案子又怎么样?

    这些天一直在忙。倒是忽略掉这些事情,于是拿着电话去阳台,先打给沙沙。

    这家伙一时迷糊,忘记沙沙在上课,等电话接通后才想起来,就问了一句:“最近没事吧?没事就好,挂了。”

    第二个电话打给柳文青,随便聊上几句,再打给扬铃。反正都是瞎聊。问大家有没有事,老虎有没有事什么的。临挂电话时,顺口问上一句:“食品集团那事,新派出去的那些人没被威胁吧?”

    扬铃顿了一下,小声说:“没事。”她不想让白路分心。

    可她只那么一顿,白路隐约感觉不对,追问道:“挨打了?出事了?还是被威胁了?”

    扬铃犹豫下说道:“挨打了,不过我告诉传琪了。”

    告诉传奇妹子了?可传奇妹子刚才什么都没说。白路琢磨琢磨问道:“她怎么说?”

    “没说什么。”扬铃回道。

    没说什么?然后给我打电话?白路多琢磨一会儿,说知道了,挂上电话。

    再想上一会儿,打给付传琪,与其猜来猜去,不如直接问话。

    传奇妹子接通电话问怎么了。

    白路说:“食品集团那事儿,你想怎么做?”

    “我让小齐去做。”传奇妹子回话道。

    白路道:“不能便宜了那帮人。”

    “恩。”传奇妹子恩了一声。

    白路说声谢谢,接着又问:“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把孙佼佼的股份转给我?”

    传奇妹子淡声回话:“反正迟早得转,早一天晚一天有什么区别?”她什么都不想说。

    听传奇妹子这么说,白路知道问不出话,笑道:“也是。那挂了。”

    打过这个电话,可以确定传奇妹子遇到麻烦,虽然想不出是什么事情,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和这笔钱有关。

    白路多想一会儿,珍妮弗走出来问:“你在做什么?”

    “我在想事情。”白路用认真表情回话。

    珍妮弗叹口气:“下一场拍什么戏?”

    “在直升机上打架。”

    “恩?”珍妮弗疑问看他。

    白路说:“就是一架武装直升机,我一个人打三个人,司机不算……”

    珍妮弗说:“那叫驾驶员。”

    “一个意思。驾驶员不算的话,我要对付俩。那俩家伙有保险带系在飞机上,手里还有枪,我要和他俩对打。”

    “你也有保险带?”

    “没有。”

    珍妮弗脸色一变:“飞机飞多高?”

    “矮的时候大概二十来米,最高过百米,两、三百米?然后我搞定他们,开飞机回来,拍摄结束。”白路说的风轻云淡。

    “这场戏能不拍么?”珍妮弗说:“我给元龙打电话。”

    不论跳楼、跳车、或是潜水十分钟,存活的可能都很大。可在天上打架,没有绳索保护。只要一失手……神仙也救不活你。

    白路说没事:“明天是元龙的戏,我不去片场,会做一天模拟练习,练熟就没事了。”跟着又说:“以后拍危险戏不能像前些天那样试上几遍就拍,必须做足准备才成。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以后拍的戏会越来越危险,且多是对手戏。一定要配合默契,经过无数次练习才能上镜。

    珍妮弗听出来话中意思,叹息道:“我是真想不明白,你们中国人做事都这么拼么?”

    白路笑着说:“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一点都不拼。”

    就这时候,孙佼佼跑来阳台,举着电话,一脸紧张表情问白路:“他们给我打电话了,说让我回国配合调查。”

    “不回去,可以配合调查。让他们过来,或是视频配合。”白路说道。

    孙佼佼说声好,对着电话说上几句。挂电话后跟白路说:“他们说要考虑考虑。”

    “那就考虑吧。”白路再给付传琪打电话,不论付传琪遇到的是什么事情,多知道一些消息总是好事。等电话一接通,白路说:“刚才有人给孙佼佼打电话,让她回国配合调查。”

    这是要动手了?传奇妹子问道:“她怎么回话的?”

    “不回去,让他们过来问话,或是视频问话。他们说要考虑一下。”白路详细回道。

    “谢谢。”付传琪挂上电话,然后第一时间通知高远:“我猜测,有人想借着孙望北出事的机会对付咱爸。”

    高远一时没明白,问道:“你说的是我爸?孙望北和我爸有什么关系?”

    传奇妹子解释道:“佼佼在我这有二十亿,一定会有人调查这笔钱,就怕到时候借机封查公司帐目,说什么帐目不清,再查到你的身上……”

    话说到这里停住,高远略做沉默。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冷笑一声:“还有人敢打我的主意?”接着问道:“你能调动多少钱?”

    “不停工能调动六个亿。停工的话能调动十五个亿。”付传琪补充道:“大概是这个数字。”

    “不用停工,准备五个亿。”高远说道。

    传奇妹子特聪明,问道:“你想搞乱孙望北公司的股价?”

    “恩,我想借机先赚一笔再说。”高远承认道。

    孙望北有两家上市公司,同时还是两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之一,只要把他被抓的消息放出去,公司股价肯定受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