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八十一章 白色圣诞节

作品:《怪厨

    杨峰拿着钱冲俩人苦笑一下:“发财了。★手机看小说登录★”

    李铁军说:“回去吃饭。”

    这天晚上是平安夜,欧美地区举国同欢,处处彩灯闪烁,热闹非凡,中国留学生们也加入这种欢乐之中。

    二十分钟后,白路到家。站在楼下抬头看,整栋大厦特别美丽,几乎家家悬挂彩灯和槲寄生等节日饰品,给寒冬带来许多暖意。

    白路赶忙上楼。

    丽芙的家是高档公寓住宅,在第五大道边上,上下两层楼。

    等白路进到家门,马上被满快乐大声批评:“怎么才回来?”又说:“都是我们干的,你干嘛去了?”

    房间里很有节日气氛,客厅一角是圣诞树,上面挂着许多小礼物盒、彩灯、彩色拐杖糖、小袜子、小雪人、小圣诞老人等节日装饰。树下面堆着一堆大小不一的盒子,白路惊讶道:“这么多?”

    “你拿的什么玩意这么大?这只猪是怎么回事?没有包装?”满快乐问道。

    白路走去树下放礼物:“猪是我的。”

    “你把‘的’字去掉。”满快乐说。

    白路瞪他一眼:“她们呢?”

    “在干活。”说完这三个字,满快乐走去厨房。

    白路打量打量客厅,玻璃上同样悬挂彩灯,又贴着雪花和庆祝圣诞节的红色彩字,沙发上有雪人、麋鹿和圣诞老人的布偶,房间里还有很多气球,氢的浮上天棚,悬着条条彩带,普通气球摆满地毯。

    看过一遍。走去厨房,便看到一只巨大无比的火鸡躺在餐桌上,四个女人都在忙碌。

    走过去看,丽芙在伺候糕点,有烤好的各种饼干和圣诞蛋糕;珍妮弗在做甜玉米汤。也许该叫粥才对,上面洒一层奶油,还有果粒。满快乐在一旁榨苹果汁和橙汁,孙佼佼盯着大烤炉看。

    看四个女人如临大敌的模样,白路想了又想,不发一言退出厨房。

    十分钟后。满快乐大喊道:“猪,吃饭了。”

    白路暗道侥幸,幸亏有只大金猪,抱起来去厨房:“你找它?你们俩很熟?”

    此时的饭桌上摆满食物,最打眼的是火鸡和烤乳猪,俩大家伙使用两个大盘子。直接占用半边桌面。其它食物围着这两个重量级食物摆放,圣诞蛋糕不必说,还有熏鱼、沙拉、甜汤,最主要的是有酒。

    丽芙打开瓶红酒,一一倒入杯中,分给大家后举起来说:“圣诞快乐。”

    圣诞节就要很多人团聚在一起,人多才热闹。

    看过四个大丫头。白路问珍妮弗:“你不用回家?”

    “我家又不在这。”珍妮弗说道。

    然后就是开吃呗,不管四个女人做的菜味道如何,白路吃的十分爽,从开始到最后,嘴就没停过。正吃过瘾的时候,八点钟电话响起,接通后是一群女人的大喊:“圣诞快乐。”

    白路笑着回句圣诞快乐,心说难怪都喜欢过节,过节会多个快乐的借口。

    因为很多妹子去了海口赚钱,家里人减少许多人。不过再少也住着十几口子,比如冯宝贝是明星,不会以这个价钱去给活动站台。刘晨没去饭店上过班,不能抢饭店服务员的赚钱机会。龙儿和孟兵要陪她一起照看老虎。小丫、沙沙、花花自然在家,再有文青、扬铃、丁丁几个人。甚至连白雨和周衣丹也赶过来,大房子里还是很热闹的。

    白路和每一个人说话,又让孙佼佼、珍妮弗几个妹子和她们说话,一聊就是二十多分钟。

    等挂上电话,丽芙解释道:“昨天你拍戏,他们打你电话不通,就打到我这里,商议好今天给你惊喜,哈哈,开心吧?”

    有人关心当然开心,白路说是。

    他昨天中午拍戏,电话关机一天。傍晚开机时收到许多短信,让电话直接死机。本以为今天会有许多电话,可整整一上午,也就是北城时间的前半夜,居然没人打来电话,白路觉得奇怪,敢情是攒到晚上给惊喜。

    当然,拖到现在才打电话,不光是给惊喜,还有别的原因。

    吃过晚饭,丽芙拿个巨大的圣诞老人穿的那种红袜子走过来:“往里装吧。”

    白路没明白:“装什么?不是小孩才用袜子么?”

    丽芙呵呵一笑,把袜子砸向白路,转身回房间。

    白路拿起大袜子看看,空空的什么都没有,还是想不明白,走回自己房间睡觉。

    又过一会儿,十点多的时候,董明亮打来电话:“你就折腾吧。”

    “怎么了?”白路问道。

    “我说你拍的那个破戏,就闹吧。”

    “不闹。”白路说这是开创历史,跟着问道:“工地复工了?”

    董明亮是承建标准大厦的建筑商,有军方背景,闻言叹口气说道:“正想和你说这个事儿,还没。”

    白路问:“他们想要多少钱?”

    董明亮说:“原先好象有要钱的想法,或者是为难咱们的想法,现在不要钱了,马战和武昌盛几次找上去,都被轻描淡写打发回来,我找遍关系,想送钱都送不上去。”

    白路回想起自己的判断,这帮家伙为难标准大厦,要么是想对付自己和马战等人,要么是要钱。

    现在看来,不知道是自己还是马战得罪到他们。开口问道:“他们怎么说?”

    “就说手续不全,还说有可能偷漏税。”说完这句话,董明亮沉默片刻,接着说道:“何山青、马战、武昌盛、刘总、林总去海口了,今天早上走的。”刘总是鸭子,林总是林子。

    “他们去海口干嘛?”白路隐隐有点儿不好的感觉。

    “他们没告诉你?”董明亮问。

    “告诉我什么?”白路说:“你是不是想说我饭店那帮妹子出事了?”

    “你知道?”董明亮问话。

    “现在知道了。”白路问道:“是怎么回事?”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我是想找马战谈事情,打电话才知道他在机场,然后找人打听一下,觉得你应该知道这件事。”董明亮解释道。

    我应该知道这件事?白路在想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董明亮没让他多猜,接着说道:“前天,高远被东三经侦支队叫去问话,据说还没放出来。”

    白路愣了一下:“高远被抓了?”前几天还打电话劝自己别太拼,这就被抓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抓。”董明亮叹口气说道:“我是这么想的,高远被算计,马战和武昌盛被算计,也许还有你一个,也被人算计,现在海口出事,何山青带人过去,我怕也被人算计,思来想去,觉得应该告诉你。”

    白路说:“谢谢,我问问。”挂上电话。

    不过他没有马上打电话,反是在想家里的那群妹子们,包括沙沙在内,怎么每一个人的嘴都这么严?

    何山青他们是早上走的,说明事发突然,可高远被抓为什么不告诉我?

    原因只有一个,所有人商议好了不通知他,让白路安心拍戏,也安心过个圣诞节。

    事情发生在北城时间的昨天下午,现在是冬天,北城和纽约差十三个小时。白天时候,家中妹子们本打算晚上给白路打电话聊天,可下午突然接到南边电话,说有人威胁她们。

    白路不在家,柳文青赶紧叫扬铃回来,又把何山青、鸭子等人叫回来,商量这件事情该怎么办。

    何山青说不用商量,明天我过去。

    因为白路在拍极危险的动作戏,怕他知道后受影响出意外,大家决定不告诉他。为避免口误,晚上的电话也不打了,等到早上才一起打个祝福电话。

    这就是白路一上午没接到她们电话的原因。

    现在是纽约时间晚上十一点钟,白路拿着电话想事情。突然有人敲门,丽芙在外面大喊下雪了。

    白路走到窗前,外面飘着大雪花,打着旋的下落。

    再开门出屋,看到四个妹子每人披件厚外套站在阳台上傻看,凉风顺着敞开的阳台门往屋里灌。

    白路走出去和她们一起看雪。

    “真美。”满快乐说道。

    白路有点好奇,你一个北城人,别说没见过雪。

    孙佼佼也说真美。

    丽芙说:“还以为今年圣诞没雪呢,真棒,又是白色圣诞节。”

    五个人站成一排往外看,看雪花的洁白,看雪花的飘舞,看雪落的轻盈。几个妹子伸手接雪,看白雪在掌心里一点一点化成清水。

    满快乐看白路一眼,见他没注意,就伸出两只手接雪,还在阳台围栏上抓雪,把小手变得冰冰凉,突然插到白路脖子里,跟着是哈哈大笑。

    白路笑着回头看她,身体却是站着不动,完全不理会满快乐的凉手。

    满快乐放上一会儿,见白路跟木头一样,堵嘴道:“没劲。”收手回去,继续看雪。

    丽芙说:“明天早上堆雪人。”珍妮弗同意,还让白路出苦力。

    白路想了想,到底没说明天要回国的事情,安心陪大家看雪。

    一看就是半个小时,四个丫头被冻回屋,却也被冻的没有睡意。看看时间,即将到明天,满快乐提议:“拆礼物好不好?”

    自然是好的,妹子们先回屋拿毯子盖身上取暖,再围着圣诞树坐下,招呼白路也过来。

    白路坐到最边上,也是最靠圣诞树的地方,听从妹子们的指挥,从树下一件一件取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