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零一章 和老虎一起

作品:《怪厨

    现在,老高家老付家、甚至军队里的某些人都表示支持,主动提供南方某些人的犯罪证据,老大就放心了,很多人支持自己,可以一弄。 免 费小说

    而这正是靠山同志不想见到的结果。

    经过良久思考,靠山同志决定点胖子熊一下,说让他暂时低调几天,或去外地散心。

    胖子熊不干,奋斗十几二十年才在这个城市建立起威望,成为一方霸主,岂能因为别人一句话就放弃。

    靠山同志没有多劝,挂电话后让人撇清俩人关系,一笔一笔都要撇清,然后持观望态度,如果有需要,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他甚至会帮胖子熊加速死亡过程。

    他这样想着,便要这样行动。可刚做好交代没多久,晚上九点半的时候,有人打来电话通知一件事,胖子熊死了,是被杀,家里手下死了六个,有十六人受伤。

    靠山同志先是震惊一下,胖子熊居然在家被杀了?跟着再震惊一下,这家伙死了倒不要紧,有没有留下某些罪证?

    当消息传开,很多人都被惊了一下。

    胖子熊一死,白路身边警察马上多出五、六个,原先两名警察带回去问话,同时查询这一下午,白路和谁联系过。

    高远也被惊了一下,打电话直接问话:“谁干的?”

    “什么谁干的?”

    “胡文武死了,被杀。”

    “胡文武是谁?”白路不知道胖子熊的本名。

    高远回道:“就是下午和你打架那个胖子。”

    “他啊,死了好。鼓掌。”

    “不是你做的?”高远直觉是白路干的。

    白路说:“我一直呆在医院走廊里,边上好几个警察。上厕所都有人把门,我能干什么?”

    “不是你就好。”高远不想再问,挂上电话。

    胖子熊死掉,高远想要对付南方那个靠山的行动就得停下。在没有掌握靠山犯罪证据之前,这一下午做的努力都是白费。

    张德也很吃惊,他和白路没仇,所谓克扣工资尾款不过是向胖子熊做个表示,咱是一帮的。我一定帮你。

    正常人都会这么选择,一个是某地巨有能量的大哥,一个是遥远城市的遥远明星,当然选大哥弃明星。

    却没想到刚用行动表过态,那大哥就死了,而且是被杀,张德瞬间拥有许多想法。

    既然胖子熊死了。也就没必要帮他撑着了,大晚上的给秘书打电话,让她明天一上班就安排人把欠的尾款打过去。

    这是别人的事情,说回白路,从晚上八点钟开始,等妹子们下机回到家中。告诉另一些妹子白路受伤的消息,他的电话再度成为热线,扬铃打电话询问,柳文青接着问话,沙沙、花花、丁丁……一群妹子挨个向白路表达关心之意。

    扬铃在关心之余还有愧疚感。如果不是她接下展览会的工作,就不会发生后面许多事情。

    柳文青也是同样想法。反正都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又叮嘱白路一定好好养伤,千万千万不要冲动,不要再搞事情了。

    李可儿更是在电话里哭,说不想回来的,因为要送妹子们才回来,等明天就南下,去医院照顾白路。

    白路的回答很简洁,跟每一个人说:“你疯了么?”只除却沙沙,让她不要光想着学习,有时间就出去玩。

    关心电话一直打到晚上十点多,打到胖子熊被杀的消息慢慢传开,传到医院,也传到他耳朵里。

    白路知道这件事的第一反应就是二叔千万别出事。

    不过也真佩服王某墩,这家伙做事情极利索,明明是去杀个才见一面的陌生人,居然说杀就杀了,好象埋伏很久那样精确。

    同时也有点郁闷,他真想亲自动手收拾那帮混蛋,可惜又没有机会。想了想,决定转移目标,把收拾胖子熊的欲望转到张德身上,可惜再次没有机会。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扬铃打电话说张德已经付清尾款,又问白路有事儿没?伤口怎么样。

    这家伙明显是害怕了,可既然给了钱,就不能揍他,白路叹着气说一切安好。

    打过这个电话,来了个警察小领导,先是告诉白路,胖子熊被杀事情,然后问上好一会儿话,最后说道:“胡文武被杀,你和他的矛盾可以放下了吧。”

    白路恩了一声,小领导又说:“能不能保密,把这件事情忘掉,不对人说,当没有发生过一样,可以么?”

    这是完全无所谓的事情,白路答应下来,小领导说上两句感谢话语,叮嘱好好养伤,转身离开。

    胖子熊死掉,事情性质发生变化,钱区长不需要再和白路谈心。纵是白路把事情闹上网,闹的全民皆知,可人家只要随便找个借口就能够把事情快速压下去。比如是疯子,或是身患绝症不想活什么的。

    警察领导得到保证,跟手下招呼一声,带着医院里的警察一起离开,不再监视他们。至于白路和胖子熊之间的群殴案件,在有心人的指示下销案。

    下午时候,何山青得到另一个消息,来找白路聊天:“那个死胖子家里被抄了,贵重物品全丢,有尊十多斤的金佛没了,杀人这家伙真牛,这等时候还不忘赚钱。”

    白路听的一笑,贼不走空,很有自己的风格么,接话道:“要想富,打劫是条路。”

    何山青认真看他一眼:“你的钱都是抢来的?”

    “错,我的钱是挖来了。”停了下又说:“还有些钱是拿来的。”

    “切!拿来不就是打劫?鄙视你。”

    因为王某墩的雷厉风行,解决掉最大麻烦。白路变得无所事事,在医院里和一帮病号打了半天扑克。隔天全部出院。飞回北城。

    警察们倒是格外忙碌,追查胖子熊被杀一案。很快查到街上打架时,有个头带丝袜的家伙帮助白路,于是警察又来到医院。

    可白路已经走了,回去遥远大北方,从温暖地方扎进寒冷之中。

    当地警方试着联系白路,询问些问题,白路一概说不清楚。

    那就不清楚吧。胖子熊这个人很差劲,太多警察巴不得他死掉,查案时自然不会用心,随便应付一段时间,他的案子慢慢放下。

    胖子熊的事情就这样了,白路在上机以后才想起来医药费和机票还没找到人报销,折磨着敲王某墩一笔。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下机。一出机场,白路撇下所有人,打车直奔小王村路。

    天寒夜冷,街上行人减少许多,汽车一路狂奔,停在五星大饭店门口。

    卷帘门垂着。白路直上三楼,敲门后,大老王来开门。

    看着眼前的清瘦老头,白路低声道:“爸。”

    大老王笑着看他:“混够惨的,是演电影时受伤。还是去打架了?”

    “打架。”

    “你真废了。”大老王让白路进屋,跟着问道:“你二叔给你打电话了?这个王八蛋。说了不让他通知你,就是不听,等看到他再说。”

    白路说:“没有打电话,我俩是在街上碰到的。”

    “那还真巧。”大老王问:“不拍戏了?”

    “这边出了点儿事,就回来了。”

    “然后就把你处理成这个德行?真丢人。”大老王说:“明天……什么时候能好?”

    “明后天吧。”

    “那就后天,明天先过节。”

    “明天什么节?”白路完全没有时间观念。

    “元旦!明天过来做饭,对了,你住哪?”

    “去我家住吧,房子大,人多。”白路说道。

    “不去,这地方就不错。”

    “好吧,那我走了。”

    “赶紧养伤,后天开始特训。”

    听到最后那两个字,白路叹口气:“我跟你回沙漠吧。”

    “沙漠伙食不行,对了,把可儿叫来,他爹老担心呢。”

    白路说声好,下楼回家。

    回家后先要接受妹子们的检查,一通嬉闹加问候之后,扬铃说:“以后不接这么远的单了。”

    白路笑笑,跟一众女人说上几句话,上楼找老虎。

    又是一次久别重逢,他一踏上楼顶平台,虎舍里就传来老虎吼声。

    刘晨跟在边上说:“它们知道你回来了。”

    白路笑道:“这么敏感?不是把自己当成狗了吧?”

    “瞎说什么。”刘晨抢先一步去开门。

    曾经的篮球场,如今的老虎家园,里面甚是温暖,还开着几盏暗灯。白路刚一进门,老虎们就围过来,这一次足有二十多天没见,小老虎们又长大一圈,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过了年就会变成大家伙。

    老虎们扑过来要和他玩,白路举起左手说:“受伤了,这里,这里,还有后面都受伤了。”

    老虎们不懂外语,却是能明白白路的大概意思,见主人不舒服,一个个动作变慢,走过来后温柔贴在他身上。

    白路笑道:“得,今天咱们一起吧。”在门边的单人床躺下。

    他躺下,马上有老虎贴着他卧下。虎舍本来就温暖,再有老虎取暖,这一夜睡的很安稳。

    隔天元旦,北城也下雪了,妹子们都很开心,一劲念叨着下大些。

    何山青横着身体说:“你们是不上班对吧?”

    北城交通不好,但凡下点雪,堵车状况就会严重道吓人的地步。

    妹子们说:“多下雪对身体有好处,对庄稼也有好处,对世界更有好处。”

    何山青摇摇头,不理会妹子们说什么,去找柳文青谈事情:“有俩妹子那什么,你知道么?”

    柳文青说知道,一共三个人,一个是自己辞职,两个被开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