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二章 街上吃烤肉

作品:《怪厨

    疯狂训练一天,天黑下来后,白路都不想回家了,感觉躺到哪里都是沙发床,舒服极了。★雲 來 阁 免 费小说★

    大老王飞起一脚:“赶紧滚蛋。”

    白路努力站起来:“爹啊,你杀过人没?”

    “干嘛?”大老王笑眯眯问道。

    白路叹气道:“你对我都这么残忍,真不知道面对敌人时是啥样。”

    “滚蛋吧,后天早点来。”

    白路走到门边说话:“后天不一定,那个电影,他们想过年时上映,眼看没几天了,还得审批,麻烦事太多,要是明天配不完,后天还得继续,看看吧,如果有意外给你打电话。”

    大老王说:“你看着办。”

    白路开门往外走:“出去玩不?我找几个漂亮妹子陪你逛逛大北城,要不去我家看老虎?五十只呢,总在家呆着多无聊。”

    “你是不是打的轻了?老子是北城人!”大老王咣的关上房门。

    白路叹口气,一点点挪下楼,走到街上再也不想动,左右乱看的找出租车。

    运气不好,等上五分钟硬是没看到出租车。倒是略微缓过来些力气,于是慢慢往外挪。

    没多久走到街口,下意识地往报刊亭那个方向看去,很意外,这大冷天的,那个地方居然有人摆摊。

    好奇过去看,就那么个屁股大的地方挤着俩摊位,一个是卖烤肉串的,一个破铁炉子。一辆小三轮,上面放着个泡沫箱子,就是全部家当。另一个很眼熟,是昨天的报刊亭老板,面前铺块大塑料布,上面用杂志压着些报纸。

    地方不大,东西很少,就那堆杂志报纸,加一起卖不到五百块钱,一共二十几本杂志。十几份报纸。全卖掉能赚多少钱?

    在路口站上一会儿,没看到有人过去买报纸,同样地,也没人过去买肉串。

    白路溜达过去:“什么时候来的?”

    “呀。又是你。”曾经的报刊亭老板、如今的卖报男笑着打声招呼。

    白路蹲下来问:“生意怎么样?”

    “不怎么样。一天也没赚上十块钱。”

    “有这么夸张么?站一天卖不上十份报纸?”白路问道。

    “你家一份报纸赚一块?再说不得吃饭啊。”卖报男问道:“你住这?以前怎么没见你。”

    白路说:“在这住了半年。现在搬了。”说着话拣起几本杂志,再拿几份报纸:“多少钱?”

    卖报男扫一眼杂志和报纸名字,随口说道:“信报、晚报、球报……”

    “不用念名字。”白路说道。

    “恩……”卖报男默算一会儿:“五本杂志二十六。报纸九块,一共三十五。”

    “三十五?”白路摸出一耷钱,又问道:“全包圆了多钱?”

    卖报男不解的看他一眼:“你干嘛?”

    “买报纸啊。”白路说道。

    卖报男看看地上杂志,再看看白路:“不卖。”

    “干嘛不卖,你昨天还想卖我一大堆旧报纸呢。”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昨天我是做生意,今天你是怜悯我,我不缺你这几百块钱。”卖报男越说越气愤:“老子小十万的报亭都没了,还差你这几百块钱?”

    “一个报亭要十万?”白路有点小惊讶。

    “你不懂,干什么不得花钱?报亭没多钱,但是那位置凭什么给你,那么多人想卖报,凭什么轮到你?我花得算少的……”话说一半停住,卖报男记起报刊亭已经没了。

    白路说:“不说这个,我是真想买你的报纸。”

    “不卖!”卖报男说:“昨天那么多有你新闻的报纸杂志你不买,今天买这一堆?告诉你,人不可有傲气,但不能无傲骨,老子不食嗟来之食。”

    “我又没嗟你,干哈这么激动?”白路劝道。

    “一个意思,有什么区别?”

    白路说:“得,怕你了。”

    边上卖烤肉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穿的脏巴拉唧,凑过来说话:“你是白路吧?那什么,我没傲骨,你把我这包圆了呗?一共不到五百块钱,你给四百,全卖给你。”

    白路笑了一下:“高手啊,见缝插针做生意。”

    “不容易啊,大冬天在这站着,腿都冻掉了,又有那么多卖假肉的新闻,根本不好卖。”小伙子也是一肚子牢骚。

    白路摇摇头:“我和别人一样,不敢买。”

    “别啊,我敢发誓,我这全是牛肉,不掺一点假。”小伙子拿起串在外面摆样子的肉串说:“你看看,绝对纯牛肉,一块钱一串。”

    白路看一眼,是牛肉,不过肉块很小,一串是四小块肉,有一块半是肥肉,剩下两块也是不规则形状,一看就知道是被剔下来的碎肉,也就是市场收市时卖的那种筋头把脑,在便宜的基础上更便宜一些。

    白路说:“这大冷天的,在街上吃烤肉?我没这个情调。”

    “别啊,人活一辈子,什么事都要尝试不是?”

    白路摇摇头,问卖报男:“你得干到几点?”

    “八点吧,等下班的人少了,就得收了。”卖报男回道。

    白路看看时间,现在是六点半多,笑道:“报纸卖我,马上能回家,何必在这靠时间?”

    “就是不卖。”卖报男上来犟劲,说什么都不好使。

    “得,服你了。”白路拿出一百块钱给卖牛肉串的小伙子:“人家烤羊肉,你这烤牛肉,也算是有个性,烤一百串,我请你俩吃。”

    小伙子刚接过钱,有点没听明白,问道:“什么?”

    “我请你俩吃肉串。赶紧烤吧。”白路转身离开。

    这是什么个情况?小伙子想想说道:“好嘞。”卖报男说不行,抢过钱来追白路:“给你钱,有钱了不起啊?有你这么请客的么?”

    小伙子说卖报男:“你怎么这么轴啊?请你吃肉也不行……”话说一半,看到卖报男的严肃表情,咳嗽一声跟白路说:“是没有你这样的,一百块啊,怎么的?我们没见过一百块钱?你这是请客还是打发叫花子?”

    白路无奈了,笑问:“那怎么办?”

    小伙子怕这一百块钱飞走,抢在卖报男前面说话:“你请客,得和我们一起吃。吃完才能走。”

    白路哈哈笑了下:“我在这吃东西?这来来往往的。想让我明天上头条?”

    “大冬天的,谁希得看你?你都和我们说半天废话了,也没见谁找你要签名。”小伙子刚说完话,后面走过来两穿白色羽绒服的妹子。探过头看白路:“你是白路吧?”

    白路正色说不是。

    “少哄人。刚才就觉得是你。在这干嘛?你不是在美国拍电影么?那新闻我看了,你真拼。”妹子倒是自来熟。

    白路看看俩妹子,不想解释太多。索性说道:“我请你俩吃肉串。”

    俩妹子看看前面烧着一点炭火的旧炉子,一个戴粉色耳包的妹子说道:“就这儿?是羊肉么?要是吃到鸭子肉还算好的,就怕吃到老鼠肉,怎么?你喜欢吃路边摊?”

    小伙子不乐意了:“什么老鼠肉?什么鸭子肉?我这是烤牛肉!牛肉串知道不?白路都搁我这吃,怎么敢是假肉?”

    白路咳嗽一声:“还没吃呢。”

    “一会儿就吃了。”小伙子从卖报男手里拿回一百块钱:“开工。”招呼俩妹子:“过来吧,有人请客还不吃?”

    俩妹子看看白路:“你吃么?”

    白路恩一声,俩妹子才高兴的走过去。

    卖报男跟白路说:“没必要,真没必要,我又不是吃不上饭。”

    “你们说什么?”一个妹子问话。

    白路正色道:“我们在研究从太阳那里吸收能量,搞个太空发电厂,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才能把电能传回地球。”

    “什么?”俩妹子都没听明白。

    为避免被人认出来,白路带着俩妹子走到墙边,藏在卖报男身后,背朝马路沉声说话:“我给你俩解释一下啊,太阳这玩意老燃烧一直燃烧,浪费掉多少热能?咱地球呢,石油、煤啊,都挖的差不多了,据说再有个一、两百年就能空?我觉得是胡扯,咱有多少煤矿都被挖空了,才挖了几年?长的有个三十年?短的也就几年时间,所以呢,咱得寻找新能源,太阳这玩意天天烧,还不稳定,有个日冕瞬变什么的,还有黑子活动什么的,经常闹妖,每闹妖一次,就有大量的热放到宇宙中,如果呢,咱在太阳边上建个空间站,上面搞个发电站,距离正好让太阳烧不到,还能吸收不时爆发出来的热能,这不是一本万利么?”

    这番言论下来,俩妹子佩服万分:“牛,你是真牛,比给长城贴瓷砖那些人靠谱多了。”

    “给长城贴瓷砖?这是哪个公司做的?审批了么?”

    俩妹子哈哈大笑:“你真逗。”

    “逗什么逗,都是发财大计,你俩不许告诉别人。”白路继续保持认真表情。

    “得了吧,我俩可不想进安定医院。”

    他们三在胡说八道,烤肉的小伙子招呼道:“好了好了,开吃。”送过来个套着塑料袋的不锈钢盘,上面是大把肉串。

    俩妹子保持戒心,多问一句:“真能吃?”

    白路拿起串肉,咬下块肉嚼几口:“白瞎了这肉,糟蹋了。”

    小伙子表示抗议:“请客归请客,不许污蔑我手艺。”

    白路抓起把肉串拿给卖报男:“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