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六章 先去见小齐

作品:《怪厨

    从银行出来,转身走进隔壁大厦,那里代售车票、机票。 免 费小说买好票,看时间还早,想起卖报纸那位老男人,这里距离他的摊位没多远,信步溜达过去。

    大冬天的,卖报男在自行车上面挂着塑料布挡风,坐在小马扎上低头看报纸。

    天冷,卖报男抄着手,报纸铺在另一张塑料布上,上面压本杂志。和前天晚上看到的情况一样,塑料布上满是报纸杂志。

    白路走过来蹲下:“还熬着呢?”

    卖报男见是他,笑道:“进来坐?帮我卖报,你一出现,报纸马上卖光。”

    白路笑着说:“成啊。”从边上绕到卖报男身边蹲下:“还有凳子么?”

    “你坐砖头吧。”卖报男指指压塑料布的两块碎砖。

    碎砖太小,和半拉手掌差不多大。白路说:“你真瞧得起我的屁股。”看眼面前报纸:“进新报纸了?”

    “多新鲜,我又不是卖旧货的。”卖报男问:“你干嘛呢?”

    白路说:“瞎转悠。”跟着问话:“你不会就一直这么蹲下去吧?我认为你现在的形象更影响市容。”

    卖报男拍下胸脯说道:“我还就影响了,反正城管也不敢抓。”

    白路哈哈一笑,多问一句:“以后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熬着?”

    卖报男说:“那倒不会,上面发话了,说寻找合适地点重新安置,估计挺难。你说安置到小区里怎么办?说是协商,让大家都满意,怎么可能?”停了下又说:“你瞧着吧,不光咱区这么干,咱区是打前站,这个事是市里统一行动,所有报刊亭都得整治一遍,市政市容那帮人说,占道的都得换地方。”

    白路笑问:“多久才安置?不会一等几年吧?”

    “应该不用多久,要开国际会议呢。肯定得处理了我们这些人才能召开。”

    白路说:“这样也好。总算有个盼头。”

    “你说错了,是有头没盼。”卖报男有点沮丧。

    “会好的。”白路突然大声吆喝起来:“卖报嘞,新出炉的报纸杂志,买回去不看可以垫桌子。不垫桌子可以生火。不生火可以包裹刀具。实在是居家旅行必备佳品。”

    这家伙毫没来由的突然一嗓子,引起行人注意,顺便地让卖报男呆在当场。小声问话:“你干嘛呢?”

    “帮你卖报。”白路站起来重复吆喝方才那段话语。

    今年一年,全国最火的人是谁?是头条白先生。那家伙经常在新闻里出现,就算你不看新闻,不看电视,不看报纸,可你上网不?看电影不?有手机不?和朋友聊天不?聊天工具和手机的弹窗新闻里也经常有他。

    白路以横空出世的姿态迅速霸占一切能霸占的媒体位置,上过联欢晚会,做过慈善活动,参加过演唱会,演过电影。如果你喜欢吃,这家伙是牛皮的厨子。如果你喜欢音乐,这家伙是小号表演家。如果你喜欢美术,这家伙的素描画卖过四十万一张。如果你喜欢体育,这家伙擅长玩跑酷、投篮准,还曾经上过nba的现场直播。

    这家伙几乎无所不在,不到一年时间就成为国内最红艺人。

    现在,这个最红艺人在大街上卖报纸。

    开始几嗓子,大家只是看热闹,好象有人摔交,你会看一眼一样。

    后面就不是了,街上人来人往,有眼尖的觉得卖报纸这家伙很眼熟,多看几眼,有人问话:“你是白路?”

    这就是被人认出来了,也就一分钟时间,报摊前围满了人,有拍照有问话的,买报纸的倒是很少。

    白路不理会任何人问话,只管大喊大叫:“卖报卖报,新出炉的报纸,皮薄肉多,看一份想第二份……”

    在他的胡乱吆喝下,总算有人买报纸杂志,不过拿到手以后就举着报纸杂志自拍,把白路当成背景男,也不问白路愿不愿意,反正咔咔一通乱照,然后满意离开。

    于是,这个疯子又上网了。

    喊了会儿,报纸杂志快速减少,白路跟卖报男说:“走了。”挤出人群撒腿就跑,不一会儿没影。

    报刊摊周围这帮人啼笑皆非,这位白大明星还真是不走寻常路,有人把握机会,偷拍其英勇的逃跑风姿。

    等白路跑没影,卖报男成为焦点,有人询问和白路是什么关系。

    卖报男说:“就不告诉你们。”

    这时候的白路跑到下一条街上,多等片刻打车去火车站。刚进候车室,刘旺天打来电话问他:“你在郊外有块地?”

    白路问:“不是要打我那块地的主意吧?可都有用呢。”

    刘旺天是慈善晚宴拍卖会的主办者,和元龙关系好,前次白路在庐城救下许多残疾乞讨儿童,刘旺天主动把事情揽上身,跑去献爱心。因为那些可怜儿童,老刘想建个孤儿城,可惜计划不可行,只能放弃。

    刘旺天回话说不是:“我要你的地干嘛?本来琢磨外地的土地便宜,想搞个大的,既然不能搞,就干脆在北城郊区建个孤儿院,把庐城这帮孩子带回来养,我想把孤儿院建在你的地旁边,互相有个照应,你觉得怎么样?”

    白路说:“这是好事,问题是郊区的地也不好拿啊。”

    “你说地方吧,我去试下,前期先拿三千平,如果能多拿就多拿点儿,免得以后不够用。”

    听这话的意思,老刘还是想搞孤儿城。白路笑着说道:“具体地名我也说不出,你先挂电话,我找人跟你说。”

    刘旺天说好,挂上电话。

    白路打给扬铃:“知道刘旺天的电话号吧?”

    扬铃说知道,问白路:“你找他?”

    “我不找,是你找,他想知道咱乡下几块土地的位置,你和他说,现在就打电话。”

    扬铃说好。

    交代好事情,白路在候车室等了四十多分钟,排队上车。

    北城到衡城,正点运行四个小时。不过白路买的是去省城的票,一个半小时以后到地方。下车后给小齐打电话。

    小齐在家泡病号,一个人住间一百六十多平的大房子,肩膀上、后背、胳膊上、头上都有伤口,肚子上还挨了一刀,全身都是纱布。

    问清地址,白路赶过去,见面之后愣住:“用不用这么夸张?”

    伤患虽多,但是不影响行动,小齐站在门口说:“必须夸张。”跟着问道:“来看我怎么不带东西?”

    白路顺手摸出火车票:“喏。”

    “我靠,还想让我报销火车票?”小齐让开门口:“进来吧。”

    屋里面有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孩,戴着套袖围裙。小齐介绍道:“我保姆。”又跟小女孩说:“看见没,大明星。”

    小女孩跟白路问好。

    小齐再跟白路说:“也不打声招呼就跑过来,这大匆忙的没法准备,就订个餐,还没送过来。”

    白路说:“吃什么不重要,你没事儿吧?”

    传奇妹子和他说的时候,只说小齐重伤,具体没做形容,不想竟是挨上这么多刀,这是想要杀人的节奏啊。

    小齐说:“能有什么事?你出车站看到警察没?这几天抓了两百多个人。”

    白路笑问:“都是你挨刀子的功劳?”

    “屁功劳,市里担心我家人乱来,做个姿态。”小齐说:“坐。”让小女孩拿两罐啤酒过来,冲她摆摆手:“上网去吧,我俩有话说。”

    小女孩说声好,回去自己卧室。

    看房间门关上,小齐说:“正想给你打电话呢,你就来了,打算怎么做?”

    白路问:“你能动么?”

    “打架不行,走路还成。”

    “那在家呆着吧。”白路说道。

    “不成!平白无辜挨砍,这股火必须得发泄出来。”小齐说:“我连高远他们都没告诉,就是想听你怎么办。”

    白路说:“你想怎么办?”

    “一共两个人砍我,没别的说,得偿命。”说着话低头看肚子。

    “俩人都要偿命?”白路问道。

    “没错。”小齐说道。

    白路笑了下,这家伙还真狠。

    小齐收拾朱三良是帮白路忙,不过张嘴拜托的是传奇妹子。现在被砍,当然要告诉传奇妹子。当时认为传奇妹子和高远是一家人,告诉谁都成。

    不想传奇妹子却是要他保密,小齐当然没意见,和传奇妹子一起调查砍他的那两个人。可惜从事发时查到今天,俩人都没查到线索。

    白路琢磨琢磨问道:“真的要两条人命?”加重语气重复一遍:“那是两条性命。”

    小齐有点犹豫,冲动时候做什么事情都正常。可他现在是清醒状态,难道真要杀人?

    这几天都在琢磨这事情,一直以来的想法就是杀人,敢砍我?一定得宰杀回去。可当白路重复问话后,竟是有些犹豫。想上好一会儿,点头道:“杀。”

    白路说:“要是杀人的话,就别告诉高远他们了。”

    小齐被欺负,高远、何山青他们可以帮着出气,比如拿钱砸人,以家世压人什么的,甚至可以断手断脚,但是不能闹出人命!

    不论是谁,扯上人命官司肯定要倒霉,所差者不过是时间长短而已。想要不倒霉,就得远离此类事情。

    小齐说没问题,他本来就没想告诉他们。